《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755章、闻香心神往,入味品饮难

至于长老会是怎么回事,云冲漠的神念中也有详细的解释。云冲漠就是如今的大长老。此刻长老会的成员、此地全体大成妖修已经集合,就在乡政府的会议室里等着成天乐呢,只有一位东方静雪还在食堂里。

他们也清楚,只要成天乐看见了墙上的菜单,就能明白是怎么回事,所以已经做好了正式待客的准备,东方静雪今早就是特意去请成天乐的。假如成天乐看见菜单还没反应过来,或者反应过来了还要继续装糊涂,那么就算了吧,就不必以修士的身份会面了。

东方静雪站起身来道:“成总,请吧!”

武陵乡这几天并不仅是招待一位外地的游客,也是在接待一位前来拜访的昆仑修行界的掌门,这是千年以来的头一次。成天乐可能并不了解这个地方,那么就让他尽量的先了解,等待他自己开口挑明身份,到了这一刻,便是正式的同道拜山了。

乡政府很近,就在饭店隔壁。方才云冲漠的神念中已经说得很清楚,此地的大成妖修共有二十五位,但如今有十人并不在武陵乡中,或已移居外地、或恰好外出行游。长老会议事,就由当时在当地的大成妖修商讨,包括带路的东方静雪在内,共有十五人,也是由他们来接待成天乐拜山。

成天乐曾去过很多修行宗门拜山,早知大概的形式。但这里的情形完全不一样,地点不是什么宗门祖师殿,就是乡政府会议室,场面不像是修行宗门的同道访问,倒更像新闻联播上的领导接见外宾。

会议室正面的墙上有一幅壁画,画的是十万大山,正中间有两张沙发,左边是云冲漠的座位,右边是成天乐的座位,其余十四位大成妖修则分坐两侧。大家说的都是汉语,而且都会用神念,所以沙发后面就不必坐着翻译了。

成天乐先行一礼,众妖还礼,然后分宾主落座。云冲漠首先说道:“我谨代表武陵乡全体妖修、长老会全体成员,热烈欢迎万变宗宗主、成总天乐先生来访!早就获悉成总要来,武陵乡全体妖修充满期待。您已经考察了三天三夜,此地民风如何、众妖精神面貌怎样,想必已心中有数。”

成天乐心中有些好笑,但也跟着说道:“多谢武陵乡众道友的热情接待,向我展示了这世外清修福地众妖修同道的生活与修炼,他们淳朴天真、率性自然,令我倍感亲切。来之前我还曾有所疑虑,不知此处会是怎样的一方世界?到了这里才明白,如果传说真的存在,它就应该是这样的。”

云冲漠:“成总此番不远万里友好访问,希望武陵乡能给您留下美好的印象。不仅在妖修同道间,将来也在昆仑修行界,彼此善结缘法。”

成天乐终于绷不住了,喘了一口气道:“大长老啊,咱们能不能别这么说话了?”

一屋子大成妖修都笑了,云冲漠也笑道:“我们这里从未接待过昆仑修行界哪派的宗主拜山,我也没经验,都是跟新闻联播上学的。”

成天乐:“大长老可真幽默!……咱就不用这样了,该怎么说话就怎么说话吧。”

云冲漠一拍大腿道:“是的,还是自然些好,给成总上茶!”

成天乐坐那等着喝茶呢,但端上来的却不是现成的茶。只见一位容颜秀媚的大成女妖修,也是在座的长老之一水清灵,出门拎进来一大一小两个炉子,炉中点着炭火,就放在了会议室的中央。大炉子上烧着一壶水,水清灵又取出一个砂罐,将茶叶放入罐中置于小炉子上烘烤,并不时转动着砂罐。

罐中的茶叶被均匀的烤热,发出轻微的啪啪响声,一股特有的茶香气息弥漫在会议室里。成天乐从没见过谁家泡茶先烤茶叶的,云冲漠悄然以神念道:“我们这里是白族自治乡,这敬茶之法是白族的习俗,在武陵乡则更有意趣,也是传承至今的神通妙法,一般人是不可能尝到的。”

这茶成天乐喝过,就是大前天小学兼中学校长程玄同请他品的茶,一样的茶叶,但现在却换了一种烹茗的手法。待茶香弥漫开来,壶中的水也开了。水清灵纤纤素手持壶,将热水冲入砂罐,然后就在小炉上以砂罐煮茶,发出的声音竟似滚雷。

少顷,茶已煮好,水清灵又拿出十六个杯子,在座每人一杯,以托盘献茶于成天乐面前。成天乐伸手接过,水清灵自己也端起了一杯道:“成总,请用这头道茶。”

此茶未斟满,只有半杯,色如琥珀带着浓郁的香息,闻之沁人心脾。这可能确实是白族的风俗,但水清灵煮茶时又加了炼药的手法。此茶本就是一种灵药,能清心明目,此刻已将饵药灵性完全融入茶水中,成天乐从未见过这么好闻的茶,当即就舌下生津。

举杯饮下,感觉却与闻上去不同,此茶的滋味极其苦涩!世间有各种苦茶,而这道茶之苦,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能入口的,不仅会让舌头麻了,只要沾了舌尖会一直麻到后脑勺,连全身都会觉得发涩。成天乐神情未变,抿于口中细细品之,将这半杯极苦之茶缓缓饮尽。

众人皆饮,云冲漠笑着问道:“成总,此茶如何?”

成天乐答道:“闻之香息宜人,不禁心生向往;品之苦涩至极,顿感难以饮受。”

既然在这样的场合品这样一道茶,自然不会是简单一问一答。此茶亦是修行饵药,饮下后需运转法力化转其灵效,那么对其药性如何分辨、品饮有何感悟,就是化转吸收药力的过程。成天乐清楚云冲漠在问这道茶的寓意,所以答话中也带着神念。

成天乐并不是一个演说家、喜欢巧舌如簧的谈种种理论,若是论这些,那些搞传销的“讲师”恐怕比他更擅长。成天乐此时在谈自己所见证的和所经历的,此茶就如修行之道,世人闻种种神通法术及修行之妙,每每心生向往,却不知入此门径之艰辛。就像成天乐走入武陵乡,这条路也颇为艰险啊,有的人就是进不来。

梅兰德曾经对成天乐转述他的一位导师所讲解的“一命二运三风水”,成天乐此刻便引用了。禽兽生于世间,原身是何种族类,这就是命,并非本人此世所能选择;就像世上之人,此世并不能自择出身于何地何家何门。但妖物得天地造化,有大福缘开启灵智、修炼成妖,这便是运。

在武陵乡中所见众妖,已化形为人,如寻常乡民。得此成就看似逍遥,可那色欲、身受、丹火、魔境等重重考验,皆非常人能消受。有多少人终身不得度过,甚至因此而殒落。这无论是对于人间修士还是山野妖修,都是一样的。

所以这头道茶闻之清香宜人,品之却苦涩至极。然而它仅仅是苦吗?却有灵效在其中!其清心明目之效并不是普通的调养治病的概念,而是真的能使元神清明、原身目力更强,其效用是永久性的。虽然对于成天乐来说其灵效已微乎其微,但对于一般的妖物或修士却是非常明显的,就看能化转吸收多少药力了。

成天乐出身寻常,少时懵懂,误交损友被骗至苏州山塘,却因此得到了妖修正传法诀,误打误撞竟修炼成功。但他在妄境中羁绊多年才得以堪破,却无法以人身而玄牝大成,这番艰辛历程不落痕迹,外人根本就无法体会。后因高人指点,退藏重修,成天乐付出三倍的努力才得以凝炼玄牝珠成功。

命与运如此,而人之境也在自择,人之自择便是与己、与他人、与世间相处之道,这也是次第之修行。成天乐本人有妖修成就,又创立万变宗指引妖物于世间修行,并立门规庇护天下妖修不因其出身而受胁迫,这便是他选择的立足之道,也就是所择所创之风水。

而观诸武陵乡众妖,成妖是他们的福缘,化为人形于此地相聚,率真相处共守这一方世外福地,这是他们的选择。指引妖物安身立命、于世间相安修行,其实这就是万变宗想做到的事情,而武陵乡以这种方式已经传承了上千年。妖修如何于世间立足修行,并非只有一种方式,武陵乡这样便是其中之一。

若不谈道法修行,亦不谈妖物如何出现于世间,放眼天下世事推而广之亦如是。——最后这句话是大道理了,成天乐却没有多说什么,他主要是介绍自己的修炼经历以及万变宗的创派缘起,还有对世间有妖物存在的看法,其中最重要的是通过这道茶对武陵乡的观感。

云冲漠点了点头道:“成总品得很仔细、很用心、很实在啊!您不仅品出了第一道茶,我们这第二道茶还没煮好呢,成总就好像已经品出了接下来的滋味。”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