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754章、题壁点前事,拱手答相识

所有的桌子全坐满了,连一个空位都没有,只有中间一张桌没人坐,那是特意留给成天乐的。见成天乐进来了,众妖显得很兴奋也很高兴,纷纷小声道:“来了,来了,成先生终于又来吃饭了!”

成天乐走到桌边坐下,很礼貌地请东方静雪也坐。公输子迷这回有点不敢坐,因为东方静雪的脸色不太好,成天乐又笑着请他坐,公输子迷这才又坐下了,看着成天乐神情微带感激,说道:“成先生,我们饭店的菜单已经做好了,就写在墙上,您随便点。”

这时东方静雪扭头道:“你们都让开,别挡菜单!”

现在有很多饭店将菜单和价目表就印在墙上,这样客人点餐会很方便。而武陵乡政府食堂的菜单和价目表已经做好了,不是印的而是手写的,就在成天乐对面的白色粉壁上。但他的正对面也是围观的最佳位置,所以沿墙根站着一溜妖修,把菜单挡住了三分之一,东方静雪让他们都闪开。

那一排妖修闪开,不仅视线没有了阻隔,也等于没有人隔断神识感应,成天乐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赞道:“好书法,好深厚的功力!请问这是何人手笔?”

墙上写的是工工整整的隶书,带着御神之念,必然出自某位大成修士之手。这御神之念不是赋予每一个字的,而是赋予每一道菜的,色香味俱全。读这菜单时,若能感受到其中的神念,不仅能清晰地看见这道菜是什么样子,而且也等于品尝到了它的滋味,这恐怕是世上最高明的菜单了。

东方静雪答道:“是舒半卷写的。”

成天乐:“书半卷?我大前天经过村中一座院落,门楣上刻着‘我有书半卷’,就是那家主人吗?这个姓氏倒是从来没听说过。”

公输子迷赶紧解释道:“成先生记性真好,那就是他家!但他身份证上的名字姓舒,是舒服的舒。”

成天乐:“这其中有典故吗?”

公输子迷:“有啊,当然有了!想当初他坚持要姓‘我’,起名叫‘我有书半卷’,可是派出所长不让,说没有这么起名字的。他又想叫‘书半卷’,所长说没有这个姓,最后就起了个谐音叫舒半卷。”

成天乐笑道:“原来如此,倒是个有趣的人……”他笑着看墙上的菜单,笑容却突然凝固了。

东方静雪察觉不对,立即问道:“成先生,您怎么了?”

成天乐的神情为什么变了?因为他认出了这张菜单,其中有几道菜名与梦湖美蛙饭店是一样的,只是所用的某些食材换成了当地产的近似之物。但这菜单却不是梦湖美蛙饭店的,而与靳晓夜那家饭店里是一模一样,连价钱都丝毫不差!

成天乐前不久曾在市井中偶遇一伙妖修“开会”,地点是在一家饭店里,而饭店老板靳晓夜他竟然认识,是一只芦花鸡妖,曾去过苏州万变宗,还在那里打过一个月的工。靳晓夜对成天乐说,在万变宗见识了梦湖美蛙饭店,所以回来后自己也开了一家。

靳晓夜的饭店有上下两层楼,一楼大堂的侧墙上就贴着印好的大幅菜单。成天乐当时并没有太注意,只是扫了一眼,可是以他的见知神通,此刻仍能清晰地回忆。武陵乡政府食堂墙上的菜单,完全就是照搬靳晓夜饭店里的,从菜名到价目表皆一字不差。

世上不可能有这种巧合,成天乐一念之间就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这个乡原本没有饭店,既然新开一家,咨询有现成经验的人当然最为方便。该做什么菜、卖什么价钱,找个在外面开饭店的妖修发份邮件过来,原样拷贝一下也就搞定了。

成天乐曾经问过靳晓夜,藏行于市井的那么多妖修同道,怎么就像他们那样恰好聚在一起、而且还是已认识多年的样子?靳晓夜当时的神情很尴尬,自称有些不方便说,但成天乐以后会知道原因的。如今看来答案非常简单,那些妖修曾经都是武陵乡的居民,当然早就认识了。

一念及此,那么成天乐瞬间又明白了更多的事情。靳晓夜当初跑到万变宗去打工,已经有大成执事看好他了、曾动心想收为弟子,但靳晓夜离开了万变宗。如今看来,武陵乡应早已知道成天乐创立万变宗的消息,靳晓夜就是被派去考察情况的。

万变宗究竟是怎样一派宗门,武陵乡的妖修长老们也应早已清楚。而成天乐在市里又遇到了靳晓夜,告诉他自己将去十万大山,靳晓夜肯定清楚成天乐要去的地方就是武陵乡;而武陵乡这边也早已得到了消息、知道他会来。

成天乐进村时并没有报出万变宗宗主的名号,武陵乡众妖也没有人追问他的来历,想必早已心知肚明,在食堂中围观他用餐的这么多妖怪,个个都清楚他就是妖宗成天乐。应该是有人发过话,不让这些小妖开口乱问。

甚至连村子里的长老们对众妖修们发了什么话,成天乐大概都能猜到,不外乎是:那位在世间创立了妖修传承宗门的万变宗宗主、被昆仑各派修士称为妖宗的成天乐,要来我们村了。他来就让他来、他看就让他看,你们谁也不许多嘴乱问:他不说自己是谁,我们就不要点破!

众妖也不清楚成天乐想来干什么,所以都很好奇地围观,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创立了妖修传承宗门?成天乐在考察武陵乡的时候,武陵乡众妖也同样在审视着他。这自古妖修聚居的村落,是成天乐所见证的世间风景,但是他在村中走过,同样也是众妖眼中的一道风景线。

公输子迷是个很机灵的妖修,特意找了个机会接近成天乐,在成天乐看来,他是为了和东方静雪套近乎。这只小鹿蜀对那位东方姑娘应该很有意思,但是另一方面,他肯定也对传说中的妖宗很好奇,想跟随在成天乐身边观察学习,也期待有所收获。

公输子迷本人尚未玄牝大成,却喜欢一位大成女妖修,当然也想求修为精进的缘法,自然不会错过观摩大名鼎鼎的妖宗的机会。而成天乐这几天向公输子迷展示了什么呢?就是坦然行走世间的心境,哪怕是在这样一个群妖聚居的村落中、他心里清楚所有居民都是妖怪,也仍将他们就视作武陵乡的乡民。

成天乐只是看见了墙上的菜单,一念间便如此通透。想当初,成天乐是个遇事不爱瞎琢磨的人,脑袋里就像缺根筋或者说就是一根筋。而如今的成天乐仍然如此,可是随着修为精进,已经不需要他去多想什么,看见什么事情自然眼界通明。

既然如此,有些事情就可以挑明了,听见东方静雪的问话,成天乐向饭店里的众妖拱手行礼道:“东方道友、公输道友、诸位妖修同道,多谢这几日的盛情款待!我姓成,大家早已清楚,我是万变宗宗主成天乐,寻访这世外之地,特来拜山问候!”

这话一出口,方才还秩序井然的饭店一下子就乱了,众妖挤作一堆纷纷还礼,大家都在抢着开口说话——

“成总啊,我们早就知道是你来了!可是长老会有吩咐,不让我们乱问话。只要你不说,我们就不许追问!你想看什么,就让你尽管看。”

“那天你从我家门口过去,我可是把前后的房门、院门、所有的窗户都打开了。本来还想请你进去坐坐的,但长老会又吩咐只许看,所以我就没说话了。”

“成总,靳晓夜去过你们万变宗吧?他现在在外面开饭店了,听说你也去过!”

“听说你以人身玄牝妖丹大成,这可太了不起了!我一直就好奇啊,世上真有这样的人吗?结果今天看见活的了……”

“成总,能不能合个影啊?……我这小本揣好几天了,给我签个名吧!”

上百号妖修一起说话,饭店里的嘈杂可想而知。东方静雪一拍桌子,带着法力的喝声压住了所有的大呼小叫:“别乱起哄,刚学会点规矩怎么又乱了规矩?你们早就知道成总身份,人家是来拜山的,是客人,不要把客人给吓着了!”

众妖稍微安静了一些,还有妖修小声嘟囔道:“这几天把我都给憋坏了!”

这时有个浑厚的声音带着神念传来:“成总,武陵乡长老会已恭候多时!”

这是乡长云冲漠的声音,神念中带着解释。其实武陵乡早就接到了在外妖修的汇报,知道成天乐要来。自从他进村的那一刻起,所有妖修都清楚他是谁。此地虽是世外桃源,却并非与世隔绝,万变宗的事情也早就听说了。

成天乐既然要来武陵乡考察,那么长老会就决定让他尽管看,成天乐既然没有挑明自己的身份、也没有点破这里的乡民都是妖修,那么这里人也不会主动说什么、更不会追问成天乐的来历,这样才能让他以游客的身份看得更清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