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753章、极目不得见,寓神妙自陈

山中有农田,面积都不大,更像是一种园艺,确实是纯天然、原生态、无污染,根本就没有什么化肥农药的痕迹。但更多的是药田,并没有明显的分布区域,因为很多瑞草灵药都需要生长在相应的野生环境里。

成天乐不禁想起了正一三山,这里有些情景很类似,将天然环境和洞天福地巧妙地融合为一,让不明内情者根本看不出痕迹。听闻千年之前昆仑仙境中有十大妖王,曾帮助正一祖师凿建正一三山;而此地聚居的妖修,最早就是那十大妖王从昆仑仙境中带出来的。

成天乐见过正一三山中的药田,如今在武陵乡郊外的山野中又有了似曾相识的感觉,两者之间果然有渊源。

行游中有野趣,甚至可以夸张地说,所有的地方都是药田,有很多看上去很好吃的瓜果,说不定在山野何处就能看见不同的瑞草灵药生长。虽是原始野地,也带着人工施法移转地气灵枢的痕迹,利用天然环境进行了巧妙的改造。这茫茫山野经过历代经营,所培育的药田已有千年之久。

山中也有野生禽兽出没,但这些飞禽走兽往往都不敢靠近武陵乡所在的那个村子。走在山野中,成天乐也能印证与确定一件事,这里生长的很多瑞草灵药,都是昆仑仙境中的品种。成天乐最近在那些到万变宗拜山的妖修们手中见过,万变宗的库房里也收存了不少成药。

成天乐只是看,并没有动任何东西。

他虽是孤独一人穿行在起伏的山峦中,却总有一种莫名的感应,仿佛无时无刻都有人在看着他。观察他的人也许不在附近,而是通过某种玄妙的手段,并没有什么敌意与恶意,就是一种审视,想看看他究竟要干什么?而成天乐什么都没干。

成天乐也清楚,他就活动在武陵乡群妖世代修炼的福地之中,那些高手们总有办法随时获悉他的动静。他在万变宗中尚有彩鳞壁可以监视周围,这千年传承的妖修村落怎会没有相应的手段呢?爱看就看吧,自从进了村,那些妖怪们早已将他夹道围观了。

两天之后,成天乐终于转遍了武陵乡周边一带所有的山野。这天夜里,他回到小楼中定坐,元神中清晰的浮现出这一方世界,包括这个村庄、村庄周围与外界有明显分界的起伏山峦,一草一木皆纤毫毕现。怎么形容呢?勉强以常人能理解的方式描述,它就像一个全尺寸三维立体沙盘,出现在成天乐的脑海里。

这是成天乐所修炼的独门法术。所谓法术不仅是用来打架的,也可以用来感知,一般的修士很难有他这么强大而广博的元神世界,这与成天乐独特的修行经历有关。想当初,在他尚未玄牝大成之前,就用最笨的方式,走遍了画卷与现实中的姑苏,并将之完全展现于元神中。不如此,他后来也不会祭炼出神器画卷的种种妙用。

成天乐当初元神外景与内景相合,能够包容整座苏州城;那么今日施展更高明的手段,也能呈现整个武陵乡,且还带着天地灵息所赋予的自然御神之念。

成天乐不禁又有似曾相识的感觉,想起了横断山脉深处那群犀渠兽生活的地方,武陵乡的环境与之非常相似,看来千年之前是有人特意挑选的。以进村时那座桥下的千米深壑为边缘,走过一个大圈,会发现这里是完全与外界隔绝的、被天然屏障所封闭的一个孤岛。南北长约三十里,东西宽约二十里的深山地域,只要是不会飞的东西,根本就过不来。

但这里的村民和那些犀渠兽不一样,他们自古就是神通广大的妖修,并没有自我隔绝在这孤岛中,自有各种办法出入此地、与外界有联系沟通,但他们的秘密却不为外界所知。成天乐不禁又想起了梅兰德,假如那位地气宗师来到这里,一定会感叹道——此乃绝处逢生之地,千年生息之所!

但元神中的这一方世界却是变形的,比如村中的房舍,都呈某种奇异的扭曲拉伸状,这也让成天乐百思不得其解。他走遍了武陵乡周围的地域,在元神世界中沿其与外界隔绝的轮廓重现了它的全景,那么所显现的景象就应该完全如实,不可能出现这样的变化,简直就像幻化一般!

想到幻化二字,成天乐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隐约明白了其中的缘由。这一片地域的轮廓是准确无误的,就像拼图一样,但如果中间缺了一块、其他的部分延伸填补了空白,那么必然会导致所观察到的景象出现变形拉伸。

一念及此,元神中的这一方世界开始出现了变化,沿着轮廓边缘,所有的景物都恢复成了正常模样,完全就如成天乐在现实中所见。这是一种心念化转神通,出现在妄境里,所见种种可以依心念而化转,因此仿佛无所不能、心想事成。

成天乐此刻用的是妄境中的神通,但化转的却并非妄境,而是在推衍真切的世界。渐渐的,元神中的这一方世界呈现出最终的变化结果,就在村子的北侧,出现了一片空白区域,方圆约三、五里。成天乐这两天将这里的山野所有地方都走遍了、看遍了,但这片区域却始终未曾察觉。

这是成天乐在元神世界中化转推衍的结果,但他确信,事实就应该如此。自从他进了这个妖修村落,群妖就将这里的世间生态毫无保留地展示给他看,同时也在围观他究竟能看到多少东西。这里有一片地域是隐秘的,能不能发现,就看成天乐自己的本事了。

成天乐这两天根本就没发现,瞪大双眼展开神识也没看见,却以这样一种特殊的神通手段推衍了出来。元神外景与内景相合,尚未大成修士都可以做到,但像成天乐这样能够完全于元神中清晰的展现一方世界,还能依心念去化转推衍,恐怕就极少有修士能办到了。

并非是他们没有这种神通境界,而是没有这份强大而广博的元神世界,没有成天乐那种特殊的修行经历,更没有像成天乐那样下过一番常人无法想象的笨功夫。

发现了这个隐秘,成天乐却更纳闷了,那片地方并非小昆仑洞天结界,就是真实存在于这片山野中,不是宛如另一个世界的空间。但是成天乐曾走过那片区域,当时应该从这一端迈步就过了三五里的距离,直接走到了另一端,却毫无察觉。

那么这片区域是用怎样的神通法术遮掩的呢,它虽不是小昆仑洞天结界,与外界的分隔却带有洞天结界的特点,要想进入其中,就必须要找到门户。那里面,可能才是这个妖修村落千年来所守护的秘传所在。而成天乐这几天所看到的,只是化为人形如普通乡民般生活在这里的一群妖怪。

……

第四天上午,成天乐走出了院落,迎面就见东方静雪正堵在大门口站着呢。他赶紧笑着点头道:“东方姑娘,你为什么站在这里?是来找我的吗,可以敲门进去呀!”

东方静雪面有不豫之色:“成先生,您已经两天没去食堂吃饭了,也没有让我陪同,乡里派的任务,我完成得不好啊。……请问是不是因为那小鹿蜀太讨人嫌了?所以你您不愿意去吃饭,也不愿意让人陪着。”说着话她伸手向侧后方一指,公输子迷正低着头躲在那边的墙角呢。

成天乐赶紧解释道:“东方姑娘误会了,公输老弟热情好客、礼貌周到、言谈风趣、与人为善,怎么会讨嫌呢?我这两天只是想自己走走逛逛,不想烦劳诸位。”

他搜肠刮肚尽量送了公输子迷一堆高帽子,东方静雪面色稍霁,又问道:“原来您不是被小鹿蜀烦着了,那就是嫌武陵乡招待不周喽?”

成天乐正色道:“绝无此意!我只是有点不好意思,诸位太热情了。”

东方静雪:“不要不好意思,您今天一定要去吃饭!大家都在议论呢,说成先生为什么不去食堂了,是不是认为我们这里的饭菜有问题?……假如是那小鹿蜀烦着您了,我绝对饶不了他!”说着话还回头瞪了公输子迷一眼。

成天乐一看这个架式,只得笑道:“东方姑娘莫要误会,我只是这两天在山野中走得太深,就连前天夜里都没回村呢。……怎敢劳您在门前相邀,东方姑娘、公输老弟,我们去吃饭吧。”

成天乐一边走一边在心中苦笑,这简直就是绑架他到饭店里接受众妖围观的架式啊。这回不用谁带路,成天乐一边走一边与公输子迷谈笑,施施然进了乡政府食堂。

上次来吃饭时,食堂刚刚开业,场面显得有点乱。经过了三天之后,东方静雪这位乡政府后勤负责人显然是管理有方,饭店里显得秩序井然。众妖规规矩矩的在桌边坐着,各点各的饭菜;那些不吃饭或者没占上座的妖怪,也不用谁再吩咐,都已经各自贴着墙根整齐地站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