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752章、民风朴如是,风景观彼此

走过金龙碧的住所,前面又出现了一栋很整齐的建筑,带着院墙操场,周围比较开阔。主体是三层楼,每层楼中间有三个大教室,两侧各有一间办公室,院门两侧各挂着武陵乡小学与初级中学的牌子。再看那些教室,门口也各挂着一块牌子,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中三年级,正好每个年级一个班。

可是这里哪有那么多人上学呢,本地常驻居民还不到三百人,全来了也坐不满这九间教室啊。成天乐很好奇,拐弯就走进了学校。武陵乡邮政所长兼文化站长、小学、中学校长程玄同就站在教学楼前,笑着点头打招呼道:“成先生,您来了?”

此人应该也是一位大成妖修,其原身为獏。这回东方静雪没有让公输子迷抢先,立即介绍道:“这位是程玄同,我们这里的邮政所长与文化站长,也兼任小学和初中校长,负责武陵乡的义务教育与科普推广工作。”

公输子迷在后面接了一句:“程校长还兼任小学到初中九个班的班主任呢,九年制义务教育嘛,国家规定的,就是现在班里没学生。”

成天乐上前与程玄同握手道:“程校长好、程老师好!……既然没有学生,你为什么还呆在学校里呢?该给自己放假了呀!”

程玄同:“我今天是特意来值班的,我们就不要站着说话了,到校长办公室喝杯茶吧。”

空荡荡的学校里没有一个人,老师学生都不见。校长室同时也挂着文化站的牌子,这位程校长显然就是在等着成天乐,进屋之后茶很快就摆上了。程校长的茶非常好,说不清是什么品种,却有清心朗神之妙,也是某种助益修行的灵药,普通人饮用都很有益处,公输子迷今天也跟着来蹭茶了。

成天乐说了声谢谢坐下,然后问道:“程校长,这村子里怎么没有孩子上学啊?……既然没有人上学,为什么又保留了这样的学校,每个年级的教室都有?”

程玄同叹息一声,以忧国忧民的语气解释道:“成先生有所不知,如今广大农村地区儿童失学现象非常严重,并不是当地没有提供九年制义务教育,而是外出打工人口太多,大量儿童也跟随父母外出,并不在当地就学。

我们乡这种情况也很严重,户籍上有六百多人口,实际常驻的不到三百人,其中并没有适龄儿童。其实全国很多地方都面临着这种问题,生育高峰过去,就业人口向城市流动,原先兴建的很多乡村小学与初中都招不满适龄学生,有些地方已经开始撤并学校。

但是我们乡的情况太特别了,离最近的村庄也要走一百里艰险曲折的山路,学校是不可能撤并的。所以乡里面决定,平时不论有没有人上学,也要保证九年制义务教育完整的设施与师资力量,所考虑的不在眼下一时。

经费是乡里自己出的,作为教育机构,上级往往有各种检查,我们把学校和每间教室的牌子都挂好,设施条件什么都不缺,也是为了应付检查,虽然从来都没人进村真正的检查过。可是我们自己要做好工作嘛,首先保证只要有适龄儿童,必定会相应的教育。”

公输子迷嘟囔了一句:“成先生今天不是来检查工作了吗?”

成天乐赶紧解释道:“我就是来旅游的,四处看看而已,贵处乡民太热情了。”

程玄同笑道:“他们只是好奇,也不能算热情,成先生这一路走来,也没请您进屋去坐坐。”

东方静雪板着脸道:“程校长不是请我们进来喝茶了嘛!”

成天乐饶有兴致的追问道:“程校长,假如真出现了一个需要接受教育的适龄儿童,学校马上会开课吗?”

程玄同答道:“是的,立即开课,哪怕只有一个学生,该上哪个班就上哪个班,乡里有不少人都可以来当老师。”

成天乐自从进入武陵乡以来,这里的所有妖怪都没有向他显露原身,也没有提及修炼之事,所展示的就是一个乡村的世间生活。成天乐倒也不好主动挑破什么,他就是外乡来的游客,而武陵乡接待得很热情周到,甚至太周到或者说热闹了。

这里恐怕没什么适龄儿童上学,平时也不需要天天开课。若是真向那些懵懂妖修传授什么世间法,也没必要正儿八经的搞几年全日制教育,修行高人自有手段,以神念心印传授世间诸事,要方便简单得多。但是学校在这里,就是一种象征,这位程校长估计就是村中负责此事的人,他必须是一位大成妖修。

成天乐又问道:“程校长,您还兼任邮政所长,这里也收发信件和包裹吗?”

程玄同笑了:“从来没有邮递员进村,您也知道往这里送一趟信有多难,我们也不想为难别人。本乡在县里设有联络站,所有信件包裹都送到那个地方,我们自己派人去取,假如有谁要向外面邮寄什么东西,也都是自己出山或托人捎出去,不必麻烦外人。”

公输子迷接着解释道:“其实我们乡的居民都很自觉,知道交通不便,往来太麻烦,平时都很少邮寄信件,想传递什么消息或者东西,都让自己人捎。如今网络时代了,如果仅仅是消息的话,联系起来就更方便了,打个电话或者发份电邮就行。”

进入武陵乡的第二天,成天乐在东方静雪与公输子迷的陪同下逛遍了整个村子,考察这里的民风生活以及各种设施。他比那位没能过桥的王崇庆更像是新上任的书记,不厌其烦的四处“视察”,乡里还专门派人员陪同、安排好了食宿接待。

一天转下来,整个村庄的情形已在成天乐元神中清晰的展开,除了妖身来历和修炼之事没有挑明,这里的居民对他这位外乡来客表现得很坦然,村中的一切让他随便看,同时也毫不掩饰地看着他。成天乐有些暗暗心惊,这个自古传承的妖修聚居之地,实力颇为不弱,放眼昆仑修行界,也没有多少宗门能够与之相提并论。

且不说整个村庄就是一座宛如十万大山的法阵,这里生活着数百位有各具神通的妖修。仅仅是成天乐已经亲眼见到的,就有卢霜、云冲漠、凌水芝、东方静雪、金龙碧、程玄同等大成妖修,其中还有云冲漠这样已脱胎换骨的妖王。

成天乐心里也明白,还有很多大成妖修他尚未见到,而且此乡的妖修有一半并不常驻于本地,如此估算一下,武陵乡众妖实力惊人!他们常年隐居于此,保守着共同的秘密,不为昆仑修行界所知,至少绝大部分修士是毫不知情的,除非是正一门掌门泽仁那种身份才有可能获悉,但千年以来也相安无事。

这天午饭和晚饭,成天乐都没有再去饭店。吃饭都记在乡政府的账上,也让他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早上那顿饭是去看情况的,其实成天乐也没必要用餐。

第二天上午一出院门,公输子迷又从对面的墙角转出来了,点头笑道:“成先生又要去吃饭吗?我陪您一起去。”

以神识扫过周围,附近还躲着不少妖怪呢,他们倒不是想设埋伏暗算成天乐,就是很好奇地在观望,但并没有太靠近。因为东方静雪昨天已经打过招呼了,没事不要乱围观。而这位公输子迷昨天已经跟成天乐混熟了,所以仍然等在院门口。

成天乐也笑道:“我带着干粮呢,就不用总蹭乡政府的饭了。今天就不烦劳公输老弟陪着了,我想出村子到外面的山野中看看风景。”

公输子迷:“成先生要去村外山中逛?那我得告诉东方一声,她还在饭店那儿等着呢。”

成天乐:“那就麻烦老弟也转告东方姑娘一声,她有事就去忙自己的事吧,不用辛苦跟着我去爬山了,我一个人四处走走就好。”

公输子迷欲言又止道:“其实,她这几天的事情就是……好吧,我替您转告一声,但她跟不跟来可不关我的事。……如果东方姑娘来了,成先生也不介意再多我一个陪着您吧?我帮您拎包!”

成天乐:“我没带包。”

公输子迷:“没关系,我回家拿个包帮您拎着,山上可以采不少瓜果呢。”

成天乐:“包就算了吧,你快去转告东方姑娘,她不必陪同我了。”

公输子迷匆匆去找东方静雪了,成天乐一转身也出了村子,走进了连绵起伏的山峦原野。他并没有等东方静雪和公输子迷赶来,而东方静雪也没有追着成天乐进山。村子里好像有人发了话,成天乐愿意在附近山野逛、那就去逛吧,不必再跟随陪同,自有人会关注他的动静。

成天乐在武陵乡村外的山野中整整逛了两天,第一天甚至是在山中过的夜并未回村,他走得不快,一路伴随着御神之念,将所见花草树木、山峦景致皆清晰的映入元神。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