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751章、南吕一枝花,碧海金龙鱼

有妖修问道:“怎么结账啊?外面的饭店都有菜单、上面标着价钱,这乡政府食堂里也没有啊。”

东方静雪:“都去柜台里记上,今天这顿吃了哪些饭菜,等菜单出来一块算。”

这么多妖怪轮番凑热闹吃饭,大家一起围观成天乐,导致的最直接的后果,就是这个乡政府食堂准备的所有饭菜很快全卖完了,再来人想点菜都没了。这时候成天乐也吃完了,放下筷子站起身来道:“多谢诸位的款待,也替我谢谢云乡长以及乡政府诸位领导!”

这时屋子里已经有近百位妖修了,有的在桌边坐着,其他的贴着墙根转圈站着,大家目送成天乐走出了饭店。公输子迷与东方静雪也站起身跟着他走了出去,东方静雪在门口回头冲着屋里道:“成先生是来考察的,你们不要没事总围观,该干啥就干啥去吧。”

这顿饭的场面实在不寻常,俗话说事有反常必为妖,可成天乐见怪不怪,因为那些人确实都是妖怪。看来此地虽然过上了现代的生活、连网络都有,但很多妖修常年住在这与世隔绝之处,保留了开启灵智之后淳朴与好奇的天性。

成天乐还注意到,虽然饭店里有近百号妖修在围观他吃饭,但可能都是常年在此地修炼的懵懂小妖。除了东方静雪之外,仿佛并没有其他大成妖修出现,成天乐昨天见过的卢霜、云冲漠、凌水芝等人都不在。

看来这些大成妖修行事还是有分寸的,不像那些小妖,他们可能也在不同的地方关注着小妖们的行止,借此试探成天乐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离开饭店后成天乐并无特定的目标,只是在村落里随意漫步。假如是普通人进了这个村子,还真需要别人来带路,除了中间一条贯通的大道之外,两侧的房屋院落错落分布,点缀着造型各异的假山、花树,还有很多瑞草灵药就种在院子里或池塘边,小路勾连宛如迷宫,在外面看不觉得复杂,走进来视线与神识一旦被遮挡,就很令人发晕了。

这是阵法,没有特定的阵眼所在,每一栋房屋都是阵枢,有一点类似于万变宗前院的万山大阵。而这个村落本身就是一座庞大的法阵,假如启动运转,阵中人如入苍茫十万大山。就算法阵不启动,这些房子也能很容易让人在村庄里迷路。

见东方静雪和公输子迷一直跟着自己,成天乐笑道:“二位,我只是随便转转,就不必烦劳你们总是陪着了。”

东方静雪答道:“我们这个村子里容易迷路,成先生是外乡人,对情况不熟悉。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就陪您一起走走吧。您看见什么想问,就问我好了。”

公输子迷也说道:“我们这个村子房子盖得比较乱,很容易让人转晕了,还是有向导的好,而且也能随时给您介绍情况。”

迷路?成天乐当然不会!就算这村子里埋伏着十万大山,只要法阵没有真的运转,也不过是二百多栋错落分布的房子而已,他所走过之处,元神世界映照清明,完完全全就展现于脑海中,就算再复杂的地方,成天乐也不会迷路啊。

东方静雪突然站定脚步,瞪着公输子迷道:“你为什么一直跟着我?”

公输子迷退后一步,笑着说道:“东方,我不是跟着你啊,是在陪成先生逛村子呢。”

东方静雪:“用得着你陪吗?谁交代你的?”

公输子迷赶紧解释道:“缘分,这就是缘分!成先生今天早上一出门就碰见我了,是我把他领到饭店的,现在再陪成先生逛逛我们村子。假如东方姑娘有什么事,我也可以帮着跑跑腿。……成先生,我是不是可以陪您一起逛逛啊?”

成天乐能说不行吗,只有笑着答道:“今天多谢公输老弟了,就是怕耽误你别的事情。”

公输子迷摆手道:“没事没事,我没别的事情!”

成天乐早看出来了,公输子迷今天就是特意找上门给自己带路的,只要他出了小院,无论碰见谁都会将他领到饭店,而公输子迷一直就守在院门外的墙角边。武陵乡指派陪同成天乐“参观”的人应该是东方静雪,公输子迷却找个由头也跟在他身边了。

刚才吃饭的时候,所有的桌子都挤满了,只有成天乐所在的桌子只坐了三个人,显得很空,处于被围观的中心,他对面是东方静雪、侧面是公输子迷。成天乐见怪不怪,细嚼慢咽吃自己的饭,一边和桌上两人小声的谈话,而公输子迷当时的神情也挺有意思。

见自己也坐在被围观的这一桌,公输子迷略有些得意,但又不敢显得太张扬。和成天乐说话的时候,他偶尔也会偷瞄东方静雪几眼,似乎想看这位大成女妖是什么反应?可是东方静雪就像没注意到,一直对他板着脸。

吃完饭之后公输子迷还跟着成天乐,这原本应该不是他的“任务”,但他又开口求成天乐,想要有继续套近乎的机会。成天乐既受人引路之恩,也不好赶他走啊。

这村落里不仅有很多房子造型极具特色,居民们也很有意思。成天乐走过很多户有人住的院落,那些妖怪并不上前搭话,只是好奇地望着他们,面带微笑。有人见成天乐他们走过来了,还特意把院门、房门、窗户都打开,仿佛是想让成天乐看清楚,然后自己就站在门口现眼。

成天乐一路见到了不少这样的妖修,他们却没有主动上前打招呼或者问什么话,就是很好奇地望着成天乐,同时也让成天乐看清楚他们自己。

也有很多房舍是空着的并无人居住,或者主人此刻不在家,而刚才饭店里聚集的那些妖修又纷纷回到各自的院落里,靠着门框站好接受了成天乐的另一次“检阅”。成天乐还注意到,这个村子里所有的房屋都没有门牌号码,假如是邮递员进了村子,估计会晕头转向的,根本找不到谁家是谁家。

但每一栋房子也都有自己的特征标志,只要熟悉了便很好认。有那么一些房舍院门的门楣是用整块的条石搭成的,上面还刻着字,字体以及所留的年代各不相同。成天乐就看见了“我有书半卷”、“放下就是空”、“一念一世界”、“南吕一枝花”、“想了又遐想”、“独坐看花雨”、“养草育虫人”、“灵山只在吾心头”、“碧海金龙鱼”……等等。

这些刻字含义不一,有的像是某种修行感悟,有的像是某种名号或堂号。成天乐经过一家院子时不禁指着门楣问道:“请问东方姑娘,这些刻字是什么意思?”

东方静雪答道:“不仅是因为他们识字,主要代表了某种想法、感受或愿望,有的也是名号。……写文章的人会起笔名,上网的人会起网名,嗯,还有的叫呢称,意思都差不多吧。”

公输子迷补充道:“不是所有人都会在门楣上刻字的,只要刻了字都是有原因的。……成先生,您家院门上面也应该刻着字吧?”

成天乐“家”的门楣上确实刻着字,就是“万变有宗”,但在这里他也不好提这茬。而东方静雪扭头喝道:“小鹿蜀,成先生家门楣上刻了什么字,关你什么事?”

公输子迷赶紧低头道:“好吧,我不该乱问。”

他既然这么说,搞的成天乐也不好乱问这些门楣上的字了。这些门楣上以条石刻字的人家,很多都空着无人居住,就算里面有人,也没有像其他小妖一样站在门前傻望成天乐。

经过那门楣上刻着“碧海金龙鱼”的院子时,却有一位文质彬彬的男子站在门前向成天乐点头致意,主动打招呼道:“成先生好!我叫金龙碧。”

公输子迷立即上前一步介绍道:“成先生,金龙碧是我们这里的副乡长兼派出所长。”

金龙碧则笑道:“其实我们这个村子里没什么事,我这个派出所长根本就没正经办过案子。”

成天乐也笑着点头打招呼,心中总算明白了此处院门上的刻字是什么意思。这位妖修的原身就是一条金龙鱼,好像唯恐别人不知,竟然直接就刻在了门前。在金龙鱼前面加了碧海两个字,应是一种誓愿,希望有朝一日能腾云出海、飞天化龙。

世间妖物修行道法万千,甚至可以说有多少妖修就有多少种修行,因为他们都是开启灵智后在天地间自悟,也不一定都按万变宗那套正传法诀的路数走。成天乐早就听说过,很多水族追求修行至脱胎换骨、原身化龙,能遨游四海飞天腾云。

世间自古传说的各种龙,很多都是这样的来历。水族原身化龙之后,同样可以显现出人形修炼,但迄今为止,成天乐并没有见过这样的妖修。

这位金龙碧,应该已玄牝大成,但修为离脱胎换骨、原身化龙之境恐怕还有一段距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