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749章、但见炊烟起,不闻鸡犬声

云乡长微微一怔,随即反应过来道:“饭店?有的,当然应该有!你什么时候饿了,就到村子里问一声,他们都会告诉你饭店在什么地方。”

成天乐刚才在楼下看见了厨房,虽餐具齐全,却没有通煤气,看痕迹也从来没人在这里做过饭。成天乐既然是来旅游的,那么食宿问题总得问清楚吧,有地方住也得有地方吃,虽然他未必需要吃饭。

当天晚上成天乐并没有用餐,也没走出这个小院,这一路万里风尘,身上虽然干干净净,可是沾染了太多看不见的气息,他要清心涤虑。玄牝大成之后,成天乐便周身不染污垢,但那只是相对于身体而言。

成天乐用天然温泉水舒舒服服泡了个澡,未必是把身体洗得更干净,但形式本身也很重要,它就是一种涤除杂染的象征,否则各宗门也不必打造金册制定各种仪轨了。焚香净手、沐浴更衣,成天乐点的是寒针翠燃香、以玉龙烟化入温泉洗髓,然后就在静室中定坐。

自姑苏至此山村,一路穿行万里,此刻万里画卷皆在元神中徐徐展现,所遇种种一幕幕重现,直至宁静归元。成天乐刚刚堪破脱胎换骨心境,此时的修炼也是一种巩固,凝聚天地灵息助长神通法力。也只有到这种境界才能如此行功,在他还没有过索桥时尚且做不到。

如此心境,宛如生命的诞生之初,仿佛已孕育圆满、随时会破胞衣而出。

行功至后半夜,成天乐进入画卷世界又见到了小韶。在姑苏人烟风景里、山水灵韵的环绕中,他吃了一惊。

“小韶,你鲜活如斯!”成天乐握着小韶的手,竟冒出来这样一句话。

小韶伸出另一只手将他的手握在双掌心,含笑道:“你见到的一直就是我,难道我以前是假的吗?”

成天乐:“今天的你,不仅仅是这画卷世界的山水神韵,也真真切切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形神。”

小韶脸色微红道:“与其说是属于自己的形神,不如说就是灵体之人身。……只可惜,我仍在这画卷世界里。”

发生了什么事?小韶竟已拥有脱胎换骨成就,就连换骨劫的考验也在短短时间内度过了,她此刻的修为已在成天乐之上。前段时间小韶曾对成天乐说,这画卷世界变得越来越鲜活,实际上也是她自己在发生变化,所以感受与以往不同。

在成天乐的怀中,小韶从来都是一个真正的、真实的人,但今天与以往又有玄妙的不同。小韶不仅是姑苏山水神韵之灵,她已经超脱灵体而凝聚了人身,与画卷世界中所有生灵都不太一样,她是真正完整而独立的自己,并非映射人间风景的推衍。所谓鲜活,不仅是指她在成天乐元神世界中的存在,更重要的是她自身。

成天乐感慨万分道:“你不仅是这姑苏世界的神韵,这世界也成了你的风景。”然后将她搂在胸前,那种温软的感觉前所未有。

小韶在怀中道:“我是你的风景,你也是我的。”

这话没用神念,成天乐却完全能听懂。他这一路的修行见证与种种感悟,同样也属于小韶,小韶也堪破了脱胎换骨的心境。但她的情况和成天乐又不一样,早已修炼多年,随即就度过了换骨劫。

成天乐:“可是我还没有找到让你走出这画卷世界的办法。”

小韶:“但我们毕竟离成功更进了一步,脱胎换骨,我仍然走不出画卷世界;可是不脱胎换骨,我则不可能走出画卷世界,这便是我今日的感悟。……傻乐,你自己还进不来呢,那是你要求证的。”

小韶为何说成天乐自己还进不来?以她如今的修为,已经感应得非常清晰,这画卷里的山河仍只是在成天乐的元神世界中展现,成天乐本人还是定坐在那妖修村落的小楼中。迄今为止,成天乐与小韶之间所经历的一切真切如实,但在某种意义上仍只是一种神交。

一个人怎么可能真正走进一幅画呢?就算他“进”去了,也只是修炼中的一种意境、精神世界的感受,反射给身体拥有完全真切的感觉。可是小韶能在画卷世界中脱胎换骨,则至少说明了两件事。以成天乐如今的心境与眼界,不用去多想,自然就明白了。

首先这画卷世界已非纯粹的人烟风景映射、元神才能感受到的世界,它自身完全能以实有的方式存在。若非如此,小韶是不可能在画卷世界里脱胎换骨的。脱胎换骨成就不仅要在元神定境求证,它也是实实在在原身超脱,小韶是真的,那么这个世界就是真的!

灵体可以存在于依托元神感应的意境世界中,而脱胎换骨,并非意味着凌驾于众生之上,却象征着超脱了出身所限、有俱足之神通。灵修当然可能有此成就,比如訾浩将来若继续修为精进,也可以求证脱胎换骨、凝聚真正的人身。

可是小韶想突破此成就,必须在真正的世界里才行!小韶当初得知“真相”之后,希望能走出画卷到现实世界中,除了想阅历人世,她也明白这一点。可如今的状况出乎意料,小韶并没有走出画卷世界,却仍然脱胎换骨,不再仅是灵体。

小韶的修行求证,也说明了另一件事,那就是成天乐应该可以进来,原身形神真正地进入画卷世界。可是成天乐怎么进来呢?他们还不知道,也许是修为境界未至,也许是这件神器的祭炼未足,因此找不到门户。

这幅画卷的妙用是伴随着成天乐的修炼过程层层打开的,其实成天乐很清楚,当初的画卷世界并非如此,如果小韶不走出画卷的话,是不可能求证脱胎换骨的。可如今她却做到了,只能说明画卷世界也在演变。

神器妙用只是提供了一种可能,成天乐祭炼神器的过程才将这种可能变成了现实。而如今画卷就融合在成天乐的形神之中,成天乐本人尚无脱胎换骨成就,那么对画卷的祭炼也尚缺火候,他本人也无法真正地进入。这是一层尚未打开的妙用。

成天乐这一路行游,以人烟山河祭炼形神中的画卷,小韶首先感受到了。成天乐勘破脱胎换骨心境,这个世界鲜活实有,小韶便拥有了脱胎换骨成就。现在,实有的画卷世界与外面的现实世界之间仿佛还缺一道门户,成天乐还没有打开。

成天乐在小韶耳边道:“我忽然明白了一件事情,你能否走出这画卷世界,其实在于我将这件神器祭炼到什么程度。它包含的种种妙用,其实就是种种可能,不仅要看我们如何去祭炼它,也要看我们选择什么样的方式去祭炼。”

小韶:“你根本就没有选择过,就是融入了自己的修行。”

成天乐:“你就是我的修行。”说话时嘴唇就擦着小韶的耳垂,虽是元神感应中的意境,但那热息却与真实无异……画卷世界里的双修,是前所未有、甚至无法想象的乐境。

……

第二天早上,成天乐走出小院的时候,心情从来没这么好过。他抬头看着阳光,心境是那样的开朗,仿佛能拥抱这个村落、这十万大山、眼前所见的整个世界。成天乐的脸上仍带着呵呵傻笑,与他第一次走进姑苏山塘街时是同样的表情。

他刚出了院门,对面墙角就转出来一位妖修,笑着点头打招呼道:“成先生,您要去吃饭吗?请跟我来,我告诉您饭店在哪里。”

真有意思,云乡长昨天说成天乐什么时候饿了就问一声,村里人都会告诉他哪里有饭店。今天早上他还没问呢,就有人主动来了,仿佛是故意跑来献宝似的。成天乐也点头微笑道:“谢谢你!”

那妖修答道:“不客气!成先生出门也得问别人,所以我就先在这里等着。……自我介绍一下,我复姓公输,名叫公输子迷。”

成天乐没认出这位公输子迷是何种妖物,并不是感应不出来,而是没见过。比如成天乐在这趟行游之前就从未见过犀渠兽,假如有一头犀渠兽化为人形出现,他也是认不出来的。在横断山中他之所以认出了犀渠兽,是因为那群妖兽就是原身呈现,而他看过画册。

成天乐:“原来是公输老弟,这个姓氏可真少见!”

公输子迷:“我们村总共六百多人,却有三十多个姓氏,还有复姓东方的呢,待会儿您就能看见了。……去饭店请往这边走,我给您带路。”

其实用不着他带路,成天乐出门前站在二楼阳台上望了一眼,就知道哪里有饭店了,因为他看见了最明显的炊烟升起,还飘散着饭菜的气息。这个妖修村落有很多独特之处,比如天亮的时候,成天乐并没有听见公鸡打鸣;穿过村子的时候,也没有听见谁家的狗乱吠。

鸡犬之声不闻,这在别的乡村里是难以想象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