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741章、高禽叹野雀,自命鸿鹄游

渐渐地成天乐听明白孔琦的想法了,他见过颇为自傲的妖修,比如毕方就曾看不起世上其他的妖修、不屑于与之为伍。孔琦又是另一种心态,身为妖修已超脱禽兽原身、化形为人来到世间,他内心中则看不起世上那些不是妖修的人;但他又必须与人为伍,所以觉得自己有必要做点什么。

有妖修看不上世人,却又想“挽救”世人,这种心态很有趣,成天乐听得也饶有兴致。孔琦认为,妖修化为人形,在红尘中各方面都比普通人更为出色,他很不愿意看到妖修同道们混迹市井庸庸碌碌,他们应该成为各行各业各个方面的精英表率、人间各个领域的领袖,从而引领人世间的社会生活。

孔琦还认为,这个世上很多事,人做得不好,就应该让妖修来做。他甚至感慨,妖修真正的幸福,就是生活在一个由妖修组成的世界上,如果不是这样,也应该是一个由妖修主导的世界。

可是这样的话题,他所认识的妖修同伴们大多并不是很感兴趣,这也令孔琦失望甚至隐约感到愤然。他觉得这些妖修甚至还不如他所在学校的很多学生,至少他开课讲别的问题的时候,总能吸引很多人来听。

讲到这里成天乐笑了,问孔琦有没有听说过昆仑仙境的蛮荒?孔琦说他知道有昆仑仙境,但从未去过,反问成天乐都了解哪些情况。成天乐也没去过昆仑仙境,却听说了不少事情,于是以神念向大家转述。众妖立刻又来了兴致,大家纷纷发言议论,席间又聊起了众妙飞舟开通之事。

昆仑仙境广袤蛮荒中各种珍禽异兽、天材地宝、奇花异草是众人讨论得最多的,成天乐前阵子在万变宗也见过不少来自昆仑仙境的妖修所携带的各种稀奇古怪之物,靳晓夜也在万变宗看见过很多,大家都感兴趣的追问起来。

孔琦见自己的话题被冷落了,又从脚边拿起一物放在桌子上,这回连成天乐都惊叹了。这是一件神奇的法宝、很罕见的空间法器,看上去只有一个公文包大小,里面却装了很多东西,按空间算的话几乎可以塞满整整几口大箱子。

像这样的法宝往往都是神器,修为不够是无法使用的。而孔琦这个“百宝囊”虽不是神器,但也有类似的妙用,它可以把很多东西装进去,但并不改变其重量。这个包很沉,要有神通法力才能拿得动,而且携带起来并不是很方便,起到的只是掩人耳目的效果,但是无论如何,这样的法宝已经令人很开眼界了。

这件法宝是孔琦从海外带回来的,起了个中文名字就叫百宝囊,他从里面掏出一件件东西请大家品赏,大多是成天乐从来没见过的,众妖当然更不认识,引发了众人一阵阵惊叹。孔琦又觉得很高兴,并很有兴致的请成天乐解说一二。

各地的物产皆有特色,而不同的东西也有类似之处,成天乐这个人很实在,只感其物性而谈,不认识的东西就说不认识,倒也不谈什么好与坏。有些东西从物性感应来看可能是某种天材地宝,有某些特殊的用处;而有些东西可能只是物性奇特,却未必是天材地宝或者很有用的材料;而有些东西他没有见过,也不知道是什么用处,可能仅仅就是某种异域特产而已。

孔琦后来问成天乐:“成总,你身为万变宗宗主,这些东西也没见过吗?”

成天乐点头道:“是的,我的修炼时日尚短,也并无宗门传承。孔道友拿出来的这些东西,我有很多确实不会欣赏。”

这场略显杂乱的Party开了一个下午,后来靳晓夜设宴请客,酒后众妖纷纷向成天乐行礼告辞。孔琦又对成天乐道:“成总,能否私下谈谈?有些话,众人或不明深意,但我想成总是能听懂的。”

成天乐反正也不着急,于是就点头答应了。晚宴后他仍然留在这间包房里,只有孔琦与他两人,就连靳晓夜都已经下楼了。孔琦从百宝囊里又取出一瓶红酒和两个杯子,请成天乐品酒。成天乐尝了一口点头道:“嗯,味道很不错,多谢道友!”

孔琦一边晃着高脚玻璃杯醒酒,一边说道:“这是法国……庄园,一九九八年出产的……酒,仔细品之,入口有月光下的干草气息,其回味则像……郊外的……丛林芳香。这是分辨……口感的重要标志,不知成总品出来没有?”

这段话中有很多名词成天乐没听懂,今天进门时靳晓夜说话的语言风格,就是有些在模仿孔琦。孔琦若是夹英语,成天乐应该能听懂,若是德语或许也能明白,可他此刻夹的是法语。成天乐在欧洲留学期间虽去过巴黎观光,但法语却是没学会几句,自然听不懂的。

成天乐只得答道:“以神念感其物性以及沾染的人烟气息,我大概知道葡萄生长之地的地气灵枢,经手的大都是怎样的人,以何种心境去酿造、存储、购买并示人。但道友所说的气息与回味,我真的没尝出来。可能是不太熟悉吧,我本就不擅这般品酒。”

孔琦:“成总平时不喝酒吗?”

成天乐:“我喝呀,经常喝。有时候喝啤酒,有时候品白酒,更多的时候品黄酒。……咱们不谈酒了,孔道友私下找我,一定是有话要说吧?”

孔琦终于提到了正事:“我听闻成总创立万变宗,开一代风气之先,是昆仑修行界第一家妖修传承宗门,因此对您寄予厚望。如今因众妙飞舟的出现,大批妖修涌入人世间,懵懂无知正需开化引导,乃万变宗大有可为之时。那么成总是否想过,万变宗将怎样立足于世间,引领妖修的目标又是什么?……”

孔琦之所以要单独留成天乐说话,因为他觉得其他妖修理解不了他的观点,也达不到能与他相沟通的层次。他对成天乐还是很看重或者说很景仰的,因为成天乐毕竟做了这么多事情、聚集了那么多妖修。

他想告诉成天乐,万变宗要想真正的发展壮大,必须形成自己的核心价值,那就是要让真正的精英来主导万变宗中的一切事务,从而指引世间妖修主导社会生活中方方面面的主流,让人们学会去欣赏、去体会真正的生活,这才符合妖修进入人世的愿望。

成天乐只是听他说,并没有发表什么肯定或否定的意见,他越来越觉得面前这个妖修有意思了。孔琦见自己拿出来的这瓶酒,成天乐既品不出妙处也不会夸赞,觉得很没有意思,于是收起酒和杯子道:“成总是中国人,既不太熟悉品酒,我们还是喝茶吧。这里有一套我在海外收藏的精品茶具,世间十分罕见难得,成总以为如何?”

他那百宝囊里的东西还真多,又在桌上摆出了一套青花瓷器。成天乐苦笑道:“对瓷器我也不是很了解,恐怕欣赏不了,但我有弟子也有朋友是干这些专业的,他们可能更熟悉。……此物确实少见,以炼器之法加工过,若看瓷器本身并非什么精品,以炼器手法加工也不会成为什么法宝,更添不了其物性之用,殊无必要。”

不悦之色自孔琦眼中一闪而过,他本还想跟成天乐讨论茶道呢,此刻把话也都咽了回去。而成天乐却说道:“孔道友,今日听君一席话,成某亦很有收获。其实身为万变宗宗主,很多事是我早先没有想到的,时势所推而已。但我既然得传妖修法诀,又见证了世间诸事,创立宗门便有责。

万变宗的宗旨,是指引妖物于世间修行,并庇护妖修不因其身份而被胁迫。能做好这些已经很不容易了,我本人并无心成为天下妖物领袖,更无轻看世人之意。实际上我这些年接触的人间修士甚多,并不认为妖修有何超然之处,只是出身族类不同、天地造化福缘更深而已。

而对于道友,成某也想说两句。你自有过人之处,亦得世间难求之大福缘,但可曾想过,这成就与福缘何来?自尊自珍是好事,但过于自重自持有时未必合适,若真有为他人设想之心,何必自居优越呢?我所见过出神入化之高人不止一位,也不像道友这般啊!”

孔琦面无表情道:“我所谈可不仅仅是修行,更多的是世事。我毕竟读过那么多别人没读过的书,上过那么多别人没上过的名校,学到很多别人没有机会学到的知识,接触过很多别人没机会接触的人。虽然看见世人还有很多妖修我都很无奈,但我觉得自己有责任做点事,我原以为成总是能理解的。”

成天乐感觉有点没话说了,但想了想还是说道:“修行就在世事中啊,对于我来说,世事就是修行。就我所见,没有人不想更成功,包括混迹世间的妖修。而道友做到的事情,就是人间给予你的收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