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740章、他乡逢陌客,形容竟相识

靳晓夜的神情更激动了:“没想到成总还记得我的名字!其实我那是去万变宗考察的,同时也是参观学习,体悟妖修在人间红尘中安身立命修行之道,多谢万变宗给了我那么多的指引。……吴燕青前辈开了一家梦湖美蛙饭店,我回来后也开了一家同福风味饭店。”

成天乐点头道:“你还真是看见什么学什么呀。”

靳晓夜:“是的,我还学了好几道特色菜呢,这里没人做,是我家的独特风味,回头客非常多。”

成天乐又问道:“我方才见到两位妖修同道走入这里,难道你在此地又结识了很多妖修,今天要搞聚会吗?”

靳小夜这才回过神来道:“哦,确实有个聚会,叫沙龙也叫Party。有一位着名的妖修学者今天来了,是同道之荣耀,熟识的妖修请他给大家讲讲世间的情况,idea很有创意,机会难得。刚才人都已经到齐了,我正准备收拾东西关门呢,没想到成总进来了,更令蓬荜生辉!……快请,成总快请上楼,我给您介绍一批妖修同道,他们见到您一定会兴奋地尖叫的!”

成天乐微微皱眉道:“靳晓夜,你从哪儿学的这么说话?”

靳晓夜:“最近刚刚学会的,成总来了就清楚了,Party已经开始了。”

成天乐随靳晓夜上楼,来到一间包间,一打开门成天乐就意识到了,这也是在效仿梦湖美蛙饭店二楼的那间特殊包房,在里面说话有拢音之效,不会被外界听闻。估计也不是靳晓夜一个人布成的,可能有很多人帮忙,因为屋子里已经坐满了一桌妖修。

成天乐第一个看见的那位蜘蛛妖叫朱志扬,朱志杨见靳晓夜领了一个陌生人来,立即叫道:“靳老板,Who is he?你怎么带了这人来参加我们的Party?”

靳晓夜赶紧答道:“不用担心,是熟人,大名鼎鼎的熟人——他就是妖宗成天乐!”

屋中的群妖显然都知道靳晓夜去过万变宗,听说来者就是传说中的妖宗成天乐时,一起发出兴奋地呼声。有的女妖怪还发出尖叫,从桌边直接蹦到门前道:“是成总吗?真的是成总吗,活生生的成天乐!……哇,好帅啊,能不能抱抱?”

说着话已经有人上前抱成天乐,仿佛就是想感觉活生生的妖宗,有第一个就有第二个,男男女女嘻嘻哈哈闹成一片,连那蜘蛛妖也过来了,桌边只有一个人没动。

而成天乐露出很谦和的微笑,并没有说什么,他心中有些无可奈何但也有些惊讶,注意力并不在拥抱他的这些妖修身上,也没担心蜘蛛妖的毒刺是否会扎中自己。他在关注桌边坐着没动的人,此人实在太眼熟了!

那是一名青年男子,形容看上去不超过三十岁,但他的相貌却与成天乐曾见过的妖修孔翎极似,不仅五官长得像,而且生机律动特征也极像。假如是别的“熟人”看见了,第一眼说不定会误以为是孔翎女扮男装坐在这。但成天乐很清楚他并非孔翎,此妖化为人形就是一名男子,原身也是孔雀。

成天乐很惊讶,世间相貌类似的人并不少见,比如亲友之间或者孪生兄弟姐妹,但形容如此接近的妖修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同类妖修未必形容相近,比如张潇潇与花膘膘的样子就差得很远。妖物化为人形的样子,与原身之间有些玄妙的联系,但更主要的是心境、寿元的反应,各人之间差异是非常大的。

如果真有某种概率极小的事情发生,比如孪生禽兽皆修炼成妖,他们的样子也可能差异很大。那么出现眼前这种状况,很有可能两位妖修早就认识,其中一妖在化为人形之前只见过另一妖的人形相貌,心境中有所烙印,同时此二人的心性极为相似、原身来历也相同。

成天乐很纳闷,屋里的场面很热闹,一桌子妖怪都过来与传说中的妖宗拥抱,还有人拿出手机拍照留念。而靳晓夜很尴尬的解释道:“成总不要介意,大家平时都是这个脾气,在一起闹惯了,见到您非常兴奋好奇。”一边向成天乐引见了众人。

那位坐在桌边未动的妖修,名字叫孔琦,是靳晓夜向成天乐重点介绍的对象。此人的确是妖修中的一位“名流”,他的经历令同样曾出国留过学的成天乐很是惭愧啊。孔琦的本科与硕士都是在国内名牌大学读的,后来又拿下了英国剑桥大学的博士学位,然后在美国哈佛当过讲师,如今回到国内在北京大学担任副教授。

如果他不是妖修,也是令人赞叹的年轻学者。听见孔琦的经历,成天乐也在想另一个问题,就是妖修在世间的长处或者说特点,他们是否比普通人更聪明或者更容易获得成功?不谈修行经历,至少这位孔琦就比成天乐当初强多了!

妖修混迹红尘,往往会呈现出两个方面互相矛盾的特点。首先他们是山野出身,习性也与常人不同,会非常小心唯恐被世上的捉妖师发现。他们在漫长的岁月中开启灵智,有时候对世情非常懵懂,做的事情往往会令人哭笑不得。

但另一方面,他们有神通法力,在人世间混熟了之后,在很多领域中长袖善舞,能发挥出各种天赋来,不仅是在妖法修炼方面。成天乐所遇到的很多妖修诸如花膘膘、毕明俊、甄诗蕊甚至车轩等人,要么是常人眼中的成功人士,要么在某些方面很有特长。这位孔琦无疑也是这种人,或者说是这种妖。

等众人都热闹一番、靳晓夜介绍了自己之后,孔琦这才施施然站起身向成天乐拱手道:“成总你好,我在海外就听说过你与万变宗的事迹,久有寻访之心。无奈归国后事务繁忙,一直未能登门相见。不料却在这里偶遇,实乃三生有幸!”

成天乐赶紧还礼道:“能在这里结识孔琦道友与诸位妖修同道,也是成某之幸。行游至此,见众妖修聚集到这家饭店中,一时好奇动念走了进来,没想到正赶上诸位的聚会。”

今天在座的众妖修,都是原先早就认识的,他们隐匿身份在人烟红尘中各自修行,平日常有联系,保守着共同的隐秘。而孔琦也是出身于此,但他对世事更感兴趣,在红尘中走得也更远,这次是趁休假时间抽空回来看看的,也颇有荣归故里的感觉。靳晓夜则召集了这次聚会,请孔琦给大家介绍这些年的见闻与感悟。

成天乐的来到,也使这场小型的私人聚会显得更加隆重或者说更“高端”,孔琦非常高兴。添了把椅子,入座之后成天乐又解释了一番自己就是路过,不打扰大家的聚会,他就在旁边听听,也算是学习,孔琦的神情则更满意了。

今天这场聚会的主角当然是孔琦,又意外增添了成天乐这么一位重量级的听众。孔琦向众妖介绍了各种异域见闻,大家都很感兴趣地听着,时不时插两句并发表一番议论,但也仅仅是凑热闹的态度。对某些事物的兴趣,山野妖修与普通人是不一样的,他们可能对某些异域之事很好奇,但心态也不过是猎奇而已,并不会很向往。

因为禽兽超脱族类而成妖,已经是常人无法想象的蜕变福缘,他们进入红尘或为修行或为享受,这种感觉已经是普通人类无法体会的。所以他们听孔琦讲各种异域见闻时,心态大抵上也和普通人看电视上的风光专题片差不多。况且如今资讯如此发达的时代,很多事情通过其他途径也一样可以了解。

孔琦见众妖的态度如此,随即逐一点评大家的议论来,强调某些事物不是众人所了解的那样,他还了解更多的细节。接着话锋一转,聊起了自己研究的学术问题,还有这些年所接触的世上真正的精英名流们的日常生活。

众妖的兴致有点淡了,他们并不太关心这些问题,有人拿出手机开始刷微博,有人则聊起了别的事。成天乐觉得这样不太好,于是仍然很认真地听着,并时不时与孔琦交流,问起了孔琦在海外的学术研究以及教学经历、他又为什么要回国任教?

孔琦则有一番叹息感慨,是因为学术研究不自由。他在哈佛当讲师的时候,校方给他限定的开课题目只能是中国政治或社会问题。但他回来之后,就能开课介绍美国种种,向学生们传播他的理念,并可以对学生们所处的当下环境发出种种感慨。

后来基本上就是成天乐陪着孔琦在聊了,成天乐能看出来,孔琦对在座的其他妖修感到有些失望也有些惋惜。聊着聊着,孔琦谈到了他对成天乐开创万变宗的看法,也提出了妖修在世间立足的种种见解、给了成天乐不少建议。成天乐则未置可否,一直都在听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