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739章、幽怀谁共语,路远阔音形

云端午这个要求确实太唐突了,妖物之本命玄牝珠怎么能轻易给人看呢,更何况是初次见面的陌生人?成天乐却呵呵一笑,张口轻轻一吐,面前三尺处浮现出一枚滴溜溜旋转、半透明朴实无华的圆珠,并非收存于左右臂曲池穴中另两位妖王的玄丹,就是他自己的本命玄牝珠。

云端午既然如此熟悉妖物,当然可以分辨清楚,而成天乐仍站在原地形容不改,的的确确就是以人身而玄牝妖丹大成!云端午目露惊叹之色,拱手长揖道:“果然是成总,天下恐怕无人能冒充您!……多谢成总之坦荡,令我大开眼界,来日必有再见之期。我且告诉成总一句,方才杀人之时,我根本就没把那妇人当妖修。”

云端午走了,就朝着方才那女子所去的镇子方向;成天乐也重新上路,施展神行之法往另一个方向而去,十万大山还在远方。旅途中偶遇云端午,这个年轻人修为高超、眼力不凡,却透着十分的诡异或者说奇特,有很多地方成天乐也搞不明白,而且此人也没有回答成天乐太多的问题。

他最后说的那句话有些怪,什么叫“根本就没把那妇人当妖修”?若按一般修士的习惯,往往会说:“我根本就没把她当人,不过是妖孽而已!”而这个云端午说话的语气完全是反过来的。

成天乐穿越山野的时候,还在琢磨这件事以及云端午所说的话呢。根本没有把那妇人当成妖,可能只是云端午随口之语,但对于如今的成天乐而言,心境中却恍然有一丝明悟。妖物混迹世间与常人无异,就这起事件而言,那两名男子和一位妇人,是人是妖又有何区别?做的都是同样的事情!

若说有所不同,就是那妇人会“妖法”,但人间修士亦可修成种种神通法术。站在人的角度,自可有一种观点,但站在妖的角度,也可以有另一种观点。成天乐所要追求的,便是超脱族类之别的脱胎换骨之境。心境求证如此,但对于他这位以人身而玄牝大成的修士而言,想达到修为圆满还有些艰难。

成天乐在山野间留宿一夜,与小韶详细说了白天的经历。小韶也对这云端午的来历颇为好奇,她甚至提出了一个很大胆的猜测——这云端午有可能是妖王之子。他要么是已脱胎换骨的妖王之间的人身子嗣,要么是妖王与一位凡人的子嗣,所以成天乐感其生机律动才会那么特别。

成天乐恍然大悟道:“不是有可能,应该就是这样!我虽见过各类妖修,也与人间各派修士打过交道,却从来没见过他这种人。难怪那云端午说我虽人称妖宗,但有些方面的见知还略显欠缺。我此番去十万大山深处那个妖修村寨,其实就是为了见证世间百态完整。小韶啊,要不是你提醒,我还想不起这茬啊,你比我聪明!”

小韶扑哧一笑:“你在修行,我也在修行,我们面临的修行关口是一样的,都是追求脱胎换骨之境。我以灵体在画卷世界中求证此成就,很多见知,都是你带给我的。”

次日白天成天乐终于到达了原先那辆长途客车的目的地,是一个规模相对较大的地级市。这里和许多还保持着传统民风的山区不一样,成天乐见到了更多现代文明繁华的影子,同时又看见了更为混杂的世态。此处离中越边境不远,来来往往的各色人等极多,有旅游的、有经商的、还有很多说不清楚是干什么的人。走在市井街道间,成天乐甚至察觉有些人身怀凶器、暗藏利刃甚至枪械。

走在大街上身上藏着枪械,要么是便衣要么恐怕不是什么好路数。成天乐却不禁想起了梅兰德,这位地气宗师有时候也会带枪,甚至在斗法时突然拔枪连射。高人祭出法宝互展神通的时候突然有人拔出一支枪来,这个场面想想也够怪异的,可梅兰德就是那么特别。

梅兰德是江湖术士出身,他不太理会手段的区别,只要有效就行,神通法术和刀枪棍棒终究只是手段而已。但他却是罕见的以术入道,以地气宗师的身份成为一名大成修行高手,如今已突破真空妙有之境,还得到了神器飞螭爪,如今正在天下山川间飞游吧?

不久前遇到犀渠兽攻击的时候,成天乐曾羡慕那些有飞天神器的大成修士,比如手持飞螭爪的梅兰德,但又走了这么长的路,他渐渐琢磨出味道了。未得脱胎换骨之前,没有飞天之能,未尝不是一种缘法,要见证世间百态族类,就需要脚踏实地的行走,假如直接就从天上飞到十万大山了,哪得这些见证?

但如此也不是说飞天神器不妙,得到此等器物是难求之大福缘,就看怎么用了,该行路的时候还是要行路,就连毕方都学会在人间走了嘛!梅兰德所要突破的修行门径也是脱胎换骨,成天乐也清楚这个人与自己不同,他从小就是江湖出身,见证的形形色色人等已经太多了。

成天乐就在这座城市里穿越大街小巷缓缓前行,一边走一边若有所思,看上去神情有些恍惚,甚至是傻傻的神经不太正常的样子。他走路也不看着前方,目光不知望向哪里,还时不时发出似有所悟的微笑,仿佛沉浸在另一个世界里入神了。

但周围的一切事物,都巨细无遗的印入他的元神中,哪怕风吹叶动都察觉得异常清晰,成天乐只是没有直接用眼睛去看而已,见证着所遇的一切却不特意盯着某一片树叶。就在这时,有一个人却引起了他的注意,或者不能说是一个人,而是一位妖修。

这一路已经见到多位妖修,但相比世上的人或各类生灵,数量还是非常少的。成天乐不愧是妖宗,假如是一位人间的高人修士收敛神气走过,他未必会特别留意,可是一个小妖怪从他旁边过去,他不可能不察觉,因此停下脚步往那边看了一眼。

节肢、昆虫、甲壳一类的动物成妖十分罕见,因为岁月留给它们可能开启灵智的时间实在太短暂了。而那人的原身是附近山野里的一种大型蜘蛛,成天乐此番行游也看见了不少,所以认出来了。那妖修进的是一家门脸不大的饭店,上面挂的牌子是“同福风味”。

这家饭店成天乐刚才已经注意到了,看上去与街边的其他小饭店没什么不同,可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许多特点。只说其中之一,这家的窗户玻璃擦得实在太干净了。玻璃干净说明员工勤快啊,这也没什么异常,可是那玻璃上竟没有抹布或者其他清洁工具留下的痕迹,非常有可能说明一件事——用法力清洁的。

成天乐不禁笑了,他见过淝水知味楼的橱窗,确实就有这般特点。而在他所知的妖物中,吴燕青也是开饭店的,如今这家同福风味又是个饭店,看来民以食为天,妖亦以食为天,这种买卖倒是不少见啊。

就在这时,他的眼睛又微微眯了起来,因为又有一位妖修走进了同一家饭店。走在市井中偶尔发现了一家饭店的玻璃可能是用法力擦拭的,然后在相隔几分钟之内,先后有两位妖修走了进去,这未免也太巧了!

发生如此巧合只有一个可能,这里应该是个妖修聚点,而一伙妖怪恐怕就在此时聚会!成天乐想了想,也转身举步走了进去。饭店不大,厅里总共放了七张桌子,后面是个柜台,旁边是楼梯,墙上还写着字画着一个箭头“楼上雅间”。

柜台后面有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不知在整理什么东西,听见脚步声抬头,露出了惊愕至极的表情,赶紧迎出来道:“成总,这不是成总嘛!我这小饭店刚开业没两个月,您怎么会大驾光临?快请,快请!”

那饭店老板神情非常激动,手都有点哆嗦了,上前向成天乐不住地拱手行礼,头也跟着点个不停。成天乐微微一怔随即就认出来了,此人是一位妖修,原身是一只农家芦花鸡,几个月前曾拜访过万变宗,还在万变宗的“工地”上干过一个月的活。

这半年多来,到万变宗拜山或者“打工”的妖修非常多,在宗门道场扩建过程中,始终有上百位妖修在帮忙,有人一直留在那里,有人来了又走,累计少说已有数百之多了。其中大部分都是昆仑仙境新涌入红尘人烟的妖修,也有一部分就是原先人世间的妖物,这同福风味的饭店老板就是其中之一。

成天乐笑着拱手还礼道:“靳晓夜道友,你怎么会在这里开了一家饭店?”他记得这位妖修的名字,想当初吴燕青还曾看好过他、暗中考察过,想过若有机缘说不定可以收为弟子,但靳晓夜在万变宗只呆了一个月就走了,没想到在这里又与成天乐重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