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738章、忽闻儿啼声,魍魉归山丘

那辆面包车急驰而来,恰好在近前到了一个拐弯处,莫名失控冲出公路飞下了山坡。凌空翻滚中车门开了,那女子被甩了出来,怀中还紧紧抱着她的孩子。女子落在柔软的草坡上,仿佛被一股柔和无形的力量托着,竟然毫发无伤。

她的脸上泪痕未干,但此刻已经完全被吓懵了,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事,下意识地抱着孩子坐在草地上发愣。这时候就看出母性的本能,在这种状况下她将孩子仍然抱得很稳,既没有脱手飞出去,双臂也没有勒得太紧伤着孩子。

倒是小孩先发出啼哭声,女子这才如梦中惊醒般,赶紧低头去哄孩子,并检查孩子是否受伤。而那辆面包车早已落下山坡、翻滚着进入树林摔进了一条深沟,此刻已经看不见了。不知过了多久,女子终于哄好了小孩不再啼哭,颤巍巍地站了起来走上山坡来到公路旁,茫然无助地四下张望。

有一名长发男子沿着公路走了过来,女子吓了一跳,似乎很害怕陌生人,但还是怯生生地问道:“大哥,请问这是什么地方,哪里有人家?”

这个问题显得太突兀了,而那男子却和颜悦色地说道:“往前走转过弯,绕过这座山包不远就有一个镇子,步行也就一公里多点。那里有汽车站,也可以打电话,联系家人或者报警都行。”然后又一指女子脚边道,“你的钱从兜里掉出来了!”

这一问一答多少有些奇怪,但女子已无法考虑太多问题,下意识地捡起脚边一叠半折的钞票,抱着孩子匆匆往镇上去了。

现身与她说话的人就是成天乐,但方才面包车所出的状况,却是成天乐一路追踪的那位陌生男子施法所为。这也令成天乐有些惊讶,那人出手可真够干净利索的,救人、杀人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连半句话都没多说!

等女子已经走远,成天乐向着路边的某个方向抱拳道:“这位道友,在下姑苏万变宗成天乐。既在江湖中有缘偶遇,何不现身一见呢?”

“万变宗成天乐?竟然是你!”随着一个震惊的声音,那男子现出身形从山坡上走了下来。他的神情颇有些惊疑不定,方才一路追踪、超过面包车到这里动手,直等到成天乐走出来,他才发现自己也被人跟踪了,来者竟是传说中的妖宗!而他显然早就听说过成天乐以及万变宗的传闻。

那人来到近前还礼,成天乐呵呵一笑道:“我在人烟山川中行游,恰好走到这里,遇见了方才的一幕,道友真是好手段!”

那人的眉头微微一皱:“我方才杀了一名妖修,还有两个普通人。”这话很简单,却带着神念,含义比较复杂。

那人既然知道成天乐的身份,就应该清楚万变宗是妖修传承宗门。在很多昆仑修士的口口相传中,这样的一派宗门就是庇护天下妖修的。而他这名修士出手不仅杀了一名妖修,还有两名并不懂神通法术的普通人,这种行止在很多情况下是非常犯忌讳的。

成天乐先前在暗中跟踪,此刻又突然现身,那人心中很是疑忌,怀疑成天乐想找麻烦或者趁机要挟什么。神念中特意强调了散行三戒:“其一,不得矫众显灵自称圣,惑乱乡里;其二,切勿得神通而忘法本,残害众生;其三,禁止仗道术以图淫邪,勒索黎民。”

他表示自己对这些很清楚,虽然动用了神通道法,但就事而论,并不违天下修士共守的散行之戒,哪一条都套不到他头上去。之所以用神念说这些而不是直接开口,也是在委婉的提醒成天乐,不要拿此事来做文章,他也怀疑成天乐出现在此地并非偶然,就是特意在跟踪他!

成天乐转念间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苦笑道:“道友多虑了,你我只是江湖中偶遇而已,方才我在停车场见势不对便欲追来,不料道友已先行一步。我不知道友何意,这才随后赶来。前因后果我看得很清楚,道友所为没什么可罪责之处,就算你不动手,我也会动手的,只是我出手可能没有道友这般干净利索。”

对方既然能用神念手段,必定也是一位大成修士,成天乐也回了一道神念,没有解释什么,就是介绍了自己坐长途客车来这里的经过,他们原来是从两个方向来到同一处停车吃饭的地点偶遇,他确实不是刻意跟踪那男子来的。他还在神念中委婉的问对方,听到自己的名字,为何会有刚才的疑忌?

那男子终于笑了:“看来确实是我多虑了!我叫云端午,因为出生那日恰逢端午节。每次出门之前,家父都再三叮嘱行走红尘之规,那散行戒与共诛戒更是自幼烂熟于心。我并非疑忌成总,只是听见某些江湖传闻有些想当然了。

世间修士若见妖物杀人,第一念往往是怀疑妖物作乱。而成总人称妖宗,聚集妖修创立宗门,若见人间修士除妖,第一念恐怕另有不同。而且我的身份很特别,见您突然现身,难免怀疑另有来意。说实话,我方才并没有发现您在后面跟踪,见您突然走出来,也是吃了一惊。”

成天乐:“见道友出手,也让成某吃了一惊啊。若无道友在场,我当然也会出手,但可能会擒住那伙人先问个清楚。”这话虽不带神念,但言下之意也等于在说云端午杀人太干脆了,如果再费点事另行处理,或许还可以协助警方破获一个团伙。但各人行事有各人的风格,成天乐并不是指责对方什么,只是从自己的角度提醒。

云端午淡淡一笑:“成总不是本地人吧?这一带拐卖妇孺事件时有发生,而这伙人冒充其亲友在众目睽睽之下挟持,情节已恶劣至极。想那女子与婴儿,若是落入他们手中,下场将凄惨至极。设身处地,你若是受害的当事人,恐欲将之千刀万剐。我只是偶然路过,见到此事当然要阻止,但我还另有要事在身,成总还希望我耽误多少行程呢?”

成天乐点头道:“我方才的话也可能过于苛求了。对行善者多责、对为恶者心宽,这是世间看客常有之误。……而道友恐怕也有所误解,我并非是说你做的哪里不好,只是这山中发生的奇事,又该如何解释呢?”

云端午:“世上不可思议之事甚多,干嘛非得都解释清楚呢?况且此间并无他人,就连那女子也说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我等并无惊世骇俗之举。就算警方来查,这起车祸也很简单。车内有两人一蛇,自然是因为有蛇混入车中,使驾车者惊慌失控所导致。”

成天乐微微一怔:“云道友怎知那妇人是蛇妖?”

成天乐擅察天下妖修,甚至能准确的分辨出其原身来历,这是他独步天下的本事,未必人人都会。对于很多修士而言,哪怕是大成高手,可能会发现妖修端倪,但若妖物自己不现出原身,是很难直接看出来历的。而听这云端午的语气,显然当时就看出那妇人是蛇妖了。

云端午一耸肩道:“我听说过成总的本事,虽无法与成总相提并论,但见得多了,我自然也就熟了。”

这句话的含义就有点复杂了,什么叫见得多了?首先就表明这云端午应该是本地人、经常行走山野,而那种蛇在附近山野中很常见。其次也表明云端午很熟悉妖修,因为妖修的生机律动特征既带着原身的痕迹,但也有化形成妖的特点。成天乐之所以很熟悉这些,也是在修炼过程中有意无意间逐渐摸索总结出来的,来源于见知的积累。

成天乐微微有些纳闷道:“道友方才说自己的身份有些特别,究竟特别在何处?道友本人并非妖修,可是我有一种感觉,你与我见过的人间修士皆有所不同。”

云端午的笑容有些高深莫测:“这些嘛,当然有原因,成总以后自会清楚的。您被昆仑修行各派称为妖宗,但有些方面的见知还略显欠缺,难怪会行游至此。能不能多嘴问一句,成总这是往哪里去啊?”

成天乐答道:“想去十万大山看看。……云道友这又是往哪里去,能否请教您出自何门何派,方才提到的令尊又是何方高人?”

云端午:“哦,成总要去十万大山?嗯,方向没错!我此番出门办点事,要走的是另一个方向,这就不耽误成总行游了。至于我的来历,成总会清楚的,山水有相逢,后会有期!那女子去的方向与我相同,我正好顺路再看看。”

说出这番话,就是要告辞的意思了,成天乐也只得拱手道:“云道友后会有期!”

云端午已转身就欲走,却突然又回头道:“成总,恕云某唐突,能否请教一事?”

成天乐微微一怔:“道友还有何事?”

云端午:“听闻成总以人身而玄牝妖丹大成,乃闻所未闻之事,能否现玄牝珠一观?”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