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737章、妖风飘白日,遁影逐车流

这家饭店的“公关”工作显然做得很不错,成天乐来的时候,已经有两辆大客停在外面了。有不少人站在饭店外的场院和原野中抽烟说话,而饭店里的桌子也几乎全满了。见又来了一辆车,有一位司机很配合的从里屋走出来招呼乘客要发车了,很快又空出来不少桌子。

成天乐也坐下来点了一盘笋干炒肉、一个汤还有一碗米饭,他倒不是因为饿,就是想尝尝这里的饭菜,通过饭菜其实也能品出来不少东西,有人也许不会注意或者察觉的不是很清晰。它包含了风土人情、手艺和用心,食材所携带的地气、从生长之地直至端到桌上所沾染的气息。

同样的东西,出现在不同的地方、经过不同人的手,感觉也是不同的。

成天乐吃饭的时候,外面又来了一辆大客,很快所有的桌子又都满了。他吃完后并没有在桌边久留,让出地方去了外面。对于很多乘客而言,在饭店里用餐消费还是偏贵的,更多人只是站在外面没有进去吃饭,这片荒郊野外显得很热闹。还有人在空地上玩三张扑克牌猜来猜去的把戏引旁观者下注,也是一种骗人的赌局,但显然上当者很少。

成天乐看着这一切,印入元神皆是见证,他莫名有种超然之感,就像在看着一幅随天地自然衍变的鲜活画卷,而他本人也在这画卷中。就在这时,一阵吵闹声将他从超然或恍然的状态拉回了现实。不远的地方好像出了什么事情,引起了众人的关注,大家都在好奇地看热闹。

成天乐来时所坐的客车,半路上来一个抱着孩子的年轻女子。孩子不大,还不太会说话,只会时不时蹦出“妈妈”、“妈妈”等几个简单的音节,是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娃。而女子二十多岁的样子,带着山里姑娘特有的清秀与白皙,长得很是水灵好看,身材也不错,表情一直怯生生的,显得既文静又文弱。

外面停了三辆大客,不知何时又来了一辆面包,车窗上贴着深色的膜看不清里面的情形。那女子正抱着小孩站在离面包车不远的地方,有一位五十多岁的妇人指着那女子喝骂道:“你成天好吃懒做也就算了,趁我儿子不在家,跟我吵一架就跑,还想把孙子也抱走吗?”

那女子完全愣住了,抱着小孩惊慌后退道:“我不认识你!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她的后背随即就撞在别人身上,后面站着两位男子,其中一人道:“你也真是的,和妈吵架就吵架呗,怎么不打一声招呼就抱着孩子回娘家?”

另一人也扯着嗓门道:“妹子啊,我接到电话才知道你离家出走了,还带着这么小的孩子,赶紧来和妹夫一起找你,就怕你出事啊!爸妈也都知道了,说你不应该这么不孝顺,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啊?”

前一名男子又喝道:“快跟我回去,把儿子给我!”说着话伸手就要抱女子手中的小孩,而小孩被吓着了,放声嚎哭。

女子已经完全懵了,一时间根本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当那男子伸手欲夺小孩的时候,她才突然惊醒般叫喊挣扎道:“不是,这不是你的孩子!”

可她的声音随即被那位妇人的叫骂声盖了过去:“不是我儿子的吗?是你在外面跟谁生的野种?难怪我一直觉得长得不像!”

那女子的“哥哥”也厉叫道:“妹子,别在这里胡说八道了!也不嫌丢人?快回去吧!”

而那妇人已上前与女子撕扯,伸手要抱孩子。女子当然不能松手,却莫名其妙被她的力量带着走。两名男子已将车门打开,一人坐上了驾驶座,另一人在后面搂着女子的腰往上一掀,女子连孩子就进了车中。紧接着车门关闭,沿着公路一溜烟开跑了,去的方向是成天乐来时的路。

事情发生的过程并不长,有人在饭店里听见外面的吵闹,等走出来看热闹的时候,面包车已经不见了。有人议论道:“跟婆婆吵架,就抱孩子离家出走,连娘家人都惊动了!”也有人说道:“居然还爆出绯闻了,那孩子不是她老公的!看样子男人也是在外面打工的,女的在家里偷人,平时好吃懒做,婆婆受不了了。”

旁边另有一伙互相认识的人在议论:“看那小媳妇长得真水灵,这么漂亮的老婆不好好看住了,男的自己跑出去打工,难怪会出事呢!”有人接话道:“看她那么细皮嫩肉的,应该也不是会做家务的,估计天天都在家里打扮、勾引野男人吧?”

这时有人突然就像发现什么内幕似的提醒道:“这媳妇该不会是买来的吧?所以找了个机会想逃跑?”如今在落后山区尤其是边境一带,这种妇女儿童的拐卖现象经常能见到,听说谁家的媳妇是买来的,并不太令人意外。

同伴说道:“你没看她娘家的哥哥都来了吗?估计就是平时偷人还跟婆婆不和,所以才抱着孩子离家出走的。”

先前一人又说道:“娘家人来了又怎么样?说不定就是她娘家人自己卖的!换亲啥的,或者收了人家好多彩礼,把女儿嫁过去了。”

在一片叹息、好奇、带着各种各样兴奋情绪的议论声中,也有人小声嘟囔道:“我怎么感觉不对劲呢,该不是拐卖妇女、儿童的团伙吧?……那个女的可能真不认识那些人,莫名其妙就被绑上车了。”

旁边的同伴则说道:“光天化日之下,还这么多人呢,你想多了吧?”

过往的乘客们无论怎样议论感慨,但那面包车早就走了。漫长的旅途沉闷而乏味,出了这样一件事,也是一种刺激,令很多人莫名兴奋,成为无聊中的谈资。

这时接连有两辆大客上的司机出门喊道:“发车了,发车了!……”于是听到召唤的乘客从空地上、饭店里纷纷走出来鱼贯上车,继续赶往各自的目的地,热闹一时的场院又变得有些冷清。

成天乐坐的那辆长途大客再出发时少了四名乘客,三个大人和一个小孩,分别是成天乐以及那女子与她抱的小孩,另有一名不见的男子就是方才自称那女人“老公”者,他居然也是坐同一辆车来的。

成天乐方才早已发现不对劲,他虽不像白少流那样通透天下人心,但以如今的修为境界,很多事物已经一眼就能看得很清楚了。成天乐擅察天下妖物,同样也很熟悉各种人的生机律动特征,会伴随着各种情绪而有各种反应。那女子的反应完全是真实的,她应该根本就不认识那些人!

如果仅仅是这样,成天乐刚才就上前了,可另一个发现使他决定不当场出手,因为那妇人是一位妖修。

成天乐十分熟悉其生机律动特征,就是附近一带山林中体型较大的一种蛇,不是甄诗蕊的原身那种黑尾蟒,成天乐也叫不出名字来。此妖的修为并不算太高,可能化为人形的岁月并不久,身为自悟修炼的山野妖修也没有掌握太多的神通法术。

可是那妇人伸手夺孩子的时候,还是伴随着一丝法力波动,以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着那抱着小孩的女子不由自主就上了车,就发生在众目睽睽之下!没有人注意到,在面包车离去之后,成天乐也悄然隐匿行迹离开了这里。

成天乐是打算到原野中去追那辆面包车的,但他实际上是在追另一个人。因为有人比他更快,已经沿着公路边的原野追了出去,除了成天乐,围观众人皆未察觉。那是一位二十出头的男子,看穿着打扮并不特别引人注意,但给人的感觉却特别的“干净”。

这种干净并不仅是指衣服和身上不脏,而且在污浊混乱的环境中,他的气息也非常之纯净。这男子是坐另一辆长客来的,当时也在饭店中吃饭。

此人也有神通法力,而且修为相当不弱,神气收敛得非常好,以至于成天乐方才也没有发现他是一位修行同道。等其人施了个障眼法隐匿行迹离开,又施展神行之术追出去的时候,成天乐才忽然注意到。

就在这个山区公路旁的饭店里,居然还不止成天乐这一名修士,也不止他一个人发现了问题。于是成天乐也悄无声息地跟在后面,想看看那名修士究竟会怎么办?悄然感应其施法时留下的神气波动,这人并非妖修,然而成天乐总觉得与他先前所遇到的人间修士有些不同,却又琢磨不透这种不同在哪里?

以成天乐的神行之法,高铁恐怕是追不上的,在高速公路上长途追踪急驰的小轿车可能也够呛,但是在这种山区公路旁想追上一辆面包车还是很轻松的,他甚至可以提前超过去等着。而那名陌生男子同样也很轻松,已经超过了那辆面包车,在前方镇外的僻静处等好了。而成天乐则站在靠近公路的地方,借助地形的掩护悄然观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