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736章、同乘鱼龙混,坐处即人烟

小韶沉吟着解释道:“不是这画卷世界里的姑苏城被震动,而是这画卷神器本身、这个世界所依附的法宝。怎么形容呢,我说过它越来越像是属于自己的世界,变得越来越鲜活,我甚至渐渐能够感应到这个姑苏世界所依附的神器存在。……而你是神器之主,它就融入你的形神之中。你受到冲击受伤时,我感觉这件神器仿佛也被震动,仿佛会飞出去保护你。”

话说到这里,成天乐愣住了,开始仔细观详起这幅画卷来。当然不是拿在手中看,因为他本人已进入画卷世界,而画卷又在他的形神之中,从某种意义上说,此刻他就是画卷、画卷就是他。成天乐已经将这幅画以及画中的世界看得清楚得不能再清楚,包括一草一木。

当一个人太熟悉某种事物的时候,往往就不必再去多想,因为它始终存在着,无时无刻都能感觉到。成天乐得到并祭炼画卷这么多年,有一件事很奇妙,甚至会令很多人想不通。对修行人而言,这首先是一件法宝、一件神器,他却从来没有以之与人斗法,无论曾遭遇什么的凶险。

刚开始的时候成天乐并不知情,就算发现画卷的神奇之处,也仍然不想将之意外损毁。可是后来得知它是一件神器,而且也清楚这件神器可以用来斗法,他也从未这么做过。其实就现在已知的手段,这件神器在斗法中可以怎么用,梅兰德已经用他那幅山河画卷做了很好的演示。

只要是梅兰德那幅画卷能做到的,成天乐这幅画卷皆能做到,而且妙用威力只会更大!

梅兰德在与任道直演法时,用自己的画卷展示了另一种妙用,将飞天而起的毕方困入千山万水中;那么成天乐也可用同样的手法将对手困入画中姑苏城。在梅兰德斗李逸风时,也曾经展开画卷为屏风,抵挡对方的法力攻击;成天乐那幅神奇的画卷也完全可以祭出来成为一道山水人烟屏风,替他抵挡各种攻击。

但哪怕这画卷是一件无坚不摧的神器,成天乐依然没有这么施展过。

成天乐前几天遭遇犀渠兽的攻击,是自己硬撞突围的,哪怕受伤也不会祭出画卷。画卷里的姑苏世界、世界中的小韶不应受到任何伤害或惊扰,成天乐连想都不会想这种问题。身为“妖修”哪怕祭出本命法宝玄牝珠,他也不会让画卷有一丝受损的可能。

但他是神器之主,将画卷融入形神中祭炼经年,与画卷早已有不可分割的心神感应,这神奇的画卷甚至比他的本命法宝更像本命法宝,或者说就等于另一件本命法宝了。妖物的本命法宝当然是妖丹、大成妖修则是玄牝珠。有很多妖修在生死危急关头,玄牝珠会自动飞出来保护原身,因为性命若没有了,玄牝珠又有何用、同样会随原身消失的。

成天乐与犀渠兽冲撞只受轻伤,本命玄牝珠当然也会随之震动,而那融入形神的画卷也有微弱的感应,被小韶察觉出来了。但成天乐此刻思考的并不是画卷为何会有这样的感应,他清楚原因,这就像人突然看见飞蛾扑向面门,会很自然的伸手去挡一般。

他在想的问题是——小韶是怎么感觉到的,又为什么能?这画卷还有什么妙用?

如此一件神器落到他手里,他还有幸能成为神器之主,在很多人看来恐怕都会觉得有些可惜了。成天乐迄今为止,不过是进入画卷世界中修炼,并同时耗费那么多时日、情怀去打造这个现实中并不存在的世界。

打造这画卷的前辈仙家恐不会这么无聊,若是追求元神世界的逍遥享受,妄境中种种便可满足,何必借助这画卷世界来实现呢?若仅仅是用来辅助修行,实际上是可有可无的,成天乐没有画卷一样可以修炼。如果是为了倒映人烟风景,那么姑苏就在世间,用不着耗费法力跑到画卷中。至于画卷世界之灵小韶的出现,反倒是个意外。

随着此番行游,画卷世界给成天乐和小韶的感受也越来越鲜活。见成天乐沉思不语,小韶又轻声道:“最近我常常有一种感觉,这个画卷世界很可能会变成完全真实的,就像你对我说过的小昆仑洞天结界。到了那一天,我应该就可以自如出入,而对于你也不仅再是元神世界。”

成天乐微微皱眉道:“可是那样的话,画卷世界中的其他人呢?比如画卷世界中也有一个吴燕青,他如果出去了,世上岂不是有了两个吴燕青?这就像镜中人走了出来,不太可能吧?”

小韶也微微蹙眉道:“是啊,我想不通的也是这个问题,因为这种感觉很奇妙、难以理解。画卷世界本身就是红尘人烟之影,只不过是自成一界的推衍,因你的到来而改变。你进入画卷世界之后,画卷世界里并没有两个成天乐,你还是你。”

成天乐:“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画卷之外的现实世界里并没有你——我的小韶。我也希望能将这神器祭炼到那一天,若真如你的感觉,那么你应该是唯一可以那么走出去的人。”

小韶将脸颊贴在他的胸前道:“我也希望是这样。”

成天乐搂住她的肩头道:“一定会是这样的。”想着祭炼画卷神器更多的妙用,两人在甜蜜温存中相拥。

成天乐在横断山中走得比较远,一直到了云南边境,也路过了甄诗蕊和胡卫华从小生活的那个山村,还特意去看了一番。这里已是热带雨林,有各种猛兽出没,但都没有再遭遇像犀渠兽那样的凶险。成天乐走出横断山脉从云南进入了广西境内,这里依然是山区,但与成天乐走的蛮荒却是两个概念,有很多人烟市镇分布。

就算在二十一世纪,也有很多老少边穷地区依然处于相对贫困落后的状态,无法与繁华的江南相比。成天乐在山区中就见到了不少这样的地方,有很多尚未完全开发的乡村城镇,保留着传统的习俗与生活风貌,充满了古朴的气息,保留着尚未受到太多污染的原生态。

这天经过一个相对热闹、看上去有些现代化的县城,成天乐突然想起家乡了。不是现在的家乡,这里的情形分明带着很多他少年时家乡的影子。这个县城没有通高铁,高速公路也尚未修通,对外的交通主要依靠几条在山中蜿蜒的省道与国道。

长途汽车站的客车有些老旧,车身上并没有广告,土黄的颜色,车尾有些地方漆皮都已经脱落了,车中座位上的人造革蒙皮也可见破损。车站并不大,而且这里很多人的习惯并不是进站买票上车,就是站在公路旁像打车一样招手。

长途车出站后,也会在公路边随时停下来拉人,乘客上车给钱,如果座位已经满了,就在过道上放几个小马扎让人坐下,并叮嘱这些人在过检查站的时候尽量低下头,不要让人看见超载。这种长途客车一般都是私人承包的,一个司机加一个相当于售票员的人帮忙,往往都是自家亲戚。

通过车站售票发车承运,需要交给车站一定的管理费用,所以他们也更愿意在路上自行沿途拉人。而当地出行的很多人也图个方便,不想多跑路去车站,就在路上招手拦,一路下来倒也热闹,车中亦是鱼龙混杂。

以成天乐的本事,赶路也用不着坐车,可他想见证的就是世间种种,所以也从车站买票乘车了。车厢里的人很拥挤、环境比较污浊,若天不冷就会打开车窗吹风。山区公路上的长途客车速度不可能很快,不像高铁那般便捷,这班车的目的地是一个地级市,途中要走整整一个白天,天黑之后才能到地方,中午还要停车吃饭。

长途客车在起伏的山路上间或发出踩油门的轰鸣声,下午一点多钟在路边停了下来。这里前后不着村,只有路边一家孤零零的饭店,向四周望去则是一片原野和菜地。不久前刚刚经过了一个镇子,那里有很多家饭店和商店,车却没有停,又开了十几公里跑到了这里。

这样的饭店当然都与长途客车的承包者有固定的合作关系,一般都是当地有些办法也有些身家的人,就在公路旁边开出一片可以停车的场院,盖一家饭店经营。大屋里放十来张桌子、很老式的长条凳,后面是厨房,通常都是饭店老板家的亲戚们帮厨。

大屋的一角还有个小柜台,相当于一个小卖铺,出售矿泉水、饼干、面包、泡面等物,如果有人不想花太多钱正式点菜,也可以在这里买桶装方便面,饭店提供开水泡好。大屋旁边还有一个小屋,里面放着三张桌子,那是司机和售票员吃饭的地方,他们用餐当然是免费的。

只要司机把车停到这儿来,除非乘客不想吃饭或者只吃自己带的东西,若用餐消费也只能在这里。而司乘人员不仅免费用餐,根据情况或多或少还能在饭店拿一笔好处,各趟长途客车往往都有各自的定点饭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