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735章、行过蛮荒处,心留一线缘

成天乐没有躲闪,只听嘭然闷响,三头巨兽分三个方向被撞飞了出去。成天乐的身形一顿,后退,紧接着仍拔足向前狂奔。他身后已经冲出来十余头犀渠兽,四蹄落地轰鸣皆低着头挑起独角狂奔,速度也不比成天乐慢多少。

再往前跑就是断崖的边缘,下方深切千丈是奔腾的激流。而在对面百米开外,是另一道高崖。成天乐狂奔中毫不减速,脚踏断崖边缘腾空而去,身形像出膛的炮弹滑出一道抛物线。在他跳得最高的时候大约已越过了这深谷的一半,于空中挥出拂尘,青丝成束射出卷住了那一边的崖顶,随即翻了个跟头跳了过去。

成天乐能这么过去,而那些犀渠兽可没有这等本事。它们就在这一带生活,自然清楚前方就是不可逾越的天堑,纷纷减速收住身形,前蹄踢起一片片烟尘土石。但奔在最前面的一头最强壮、速度最快、修为也是最高的犀渠兽却根本没能收住。

就因为它跑得快,以为自己能撞中成天乐,一时忘了别的。当成天乐腾空飞起之后,它的速度恰恰达到了巅峰,也腾空飞出了断崖。这百余米宽的深谷两侧皆壁立如削,下方深切千丈隐约可见激流奔腾,这头犀渠兽是跳不过去的。

它腾空飞起一段距离,便向下方坠落而去,然后一头撞在了对面山崖上。成天乐已在崖顶站稳身形低头看去,那头犀渠兽竟没有摔入深壑。它是方才那群妖兽中神通法力最强的一头,独角竟然插进了山岩中,将它庞大的身体悬空挂住了,就在离崖顶十余丈的下方。

而对面的断崖边缘,有十六头犀渠兽正在驻足嘶鸣,声如人啼,就像几百人在哭闹。这边的那头巨兽悬空乱蹬,前爪已经踢在石壁上,一片碎石泻落。它好像是想把独角拔出来,同时以前爪抓住崖壁,而岩石已有些松动。

成天乐却看得很清楚,假如它真把这支独角拔出来,前爪抓入岩石绝对承受不住它沉重的身体,落入那千丈深壑是非死不可。刚这么一动念,就见那岩层裂开,犀渠兽的独角已经出来了,可是前爪抓住的是同样碎裂的岩层,身形便向下落去。

万道青丝凝成一束忽从上方卷来,宛如一道黑色长虹。成天乐在崖顶站稳以拂尘卷住了这只妖兽,奋力向前一挥。他运用了最强的力量,不仅是原身的蛮力还有最强大的神气法力,将那沉重的巨兽高高卷起,在数十丈外向前抛出。巨兽翻着跟头远远地飞去,堪堪落在那群于断崖边嘶鸣的犀渠兽身后。

与此同时,成天乐发出了一道神念,包含着心印灵引,留在所有十七头犀渠兽的元神中。成天乐已然清楚,这些是与世隔绝环境中生活的妖兽,从未见过山外的情形,更不知人烟红尘之事,它们不知何故开启灵智自悟修行成妖,却完全保留着犀渠兽的本能习性。

只要是有灵智之物就好办,方才根本来不及有任何交流,此刻却可以留下神念灵引,这样的妖兽成天乐也见过,比如喜马拉雅深山的大雪,知道该以什么方式向它们传达信息。这讯息很复杂,不是简单的神念,而类似于上师留给弟子的心印,可以渐渐地去解读。

神念的内容并不是正传法诀,而是以它们能理解的方式讲述修炼及修行是怎么回事、何为开启灵智成妖、而山外又有怎样的世间、世间众类又是怎样生活的。那一群犀渠兽都愣住了,摔过去的那头也昏头涨脑的爬了起来,它已经受了伤,可是身体强悍还能挺得住,此刻也跑到断崖边傻傻地望着对面的成天乐。

成天乐并没有再做什么,转身离去,而那十七头犀渠兽还站在原地发愣呢。

成天乐行走之中又用了跨步行桩之法,缓缓调匀神气,最后那一次冲撞就让他受了轻伤,后来祭出拂尘奋力卷住犀渠兽扔过去,又尽了全力,当时就感觉全身骨节都有些酸痛,此刻才慢慢缓过来。小韶在画卷中以神念道:“傻乐,刚才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遇险激斗之时,成天乐当然无暇与小韶神念交流,他也不想让小韶担忧,所以方才的情形小韶并不清楚。成天乐此刻定住心神,才答道:“本来以为只有一头,结果突然冒出来一群,还真有点麻烦,我冲出包围圈从原路跳回来了。”

小韶惊讶道:“怎么会有那么多!你没受伤吧?”

成天乐轻描淡写道:“我也不清楚原来犀渠兽是群居动物。这种情景太罕见了,可能是在与世隔绝的环境中世代繁衍,成妖之后寿元又长,有同类见之修炼情景,积年累月也可能跟随开悟成妖,所以就聚了这么多。方才我感应得清楚,这些犀渠兽妖修为法力参差不齐,其修炼明显相差好多岁月。”

小韶:“我是问你有没有事!”

成天乐:“受了点轻伤而已,找个近处调息一夜就没事了。你也清楚我是最擅疗伤的、身子骨也是最棒的。”说着话以神念告诉了小韶刚才激斗时的场景。

小韶长出一口气道:“原来是这样!你一直没有出手攻击,所以才会受伤,那就找个静处到画卷世界中吧,我助你一起疗伤。”

成天乐笑道:“我正在找呢,刚才真是被吓了一跳,说起来还真有点惊险。以我的修为尚且可以只招架而不施法攻击,能突出重围,这是最好的结果。假如是别的修士偶尔闯入这里遭遇状况,要么可能不测,要么那些犀渠兽恐怕就有死伤了。

它们自古生活在这与世隔绝之处,根本就没有人来过,谁也不清楚这里还有上古存留未灭绝的物种。它们并不清楚我是什么族类,就是发起了这样一场令我莫名其妙的攻击。这世间幸存的犀渠兽若是灭绝在我手里,那可真是太遗憾了!”

当夜寻一高崖上的岩缝洞穴,成天乐布好警戒法阵定坐调息,进入画卷世界与小韶行欲乐双运之法,妙处自不必多言。此术也有互为疗伤之效,胡卫华当初就如此助甄诗蕊疗伤。成天乐左臂曲池穴中还有黑鱼妖的玄牝珠,同样是疗伤法宝,区区伤势次日也就痊愈了。

但成天乐在横断山中的行程却因此耽误了几天,他要考察那些犀渠兽生存的环境,想知道为什么在他处早已灭绝的兽类,却在这个地方聚集成妖?竟然还出现了十七头之多!他并没有再进入那些犀渠兽生活的领地惊动它们,就沿着那片地域的天然分界外缘走,结果令他微微吃了一惊。

那里的地形,相当于一个狭长的枣核状,边缘全是无法逾越的深壑激流,将山切割成陡峭的悬崖,南北长约百余里,东西最宽处有数十里,隐藏在深山中完全就是自古以来无人能到达的地方。那里的生态环境处于半隔绝状态,地方也足够大,因此能支持犀渠兽的繁衍,机缘巧合之下,也导致了如此独特的局面。

成天乐由此也联想到昆仑仙境的蛮荒,那里有很多地方是与之类似的,有很多山野妖类开启灵智自悟修行,直至殒落也不为人知。如果不是天生的飞禽之属,只要没有出神入化之能,根本就没有离开过所生存与修炼的环境,宛如就在一个封闭的世界中。就算有一些巧妙的手段可以帮它们自己出来,但也没有人会教它们。

任何访客的到来,对于它们都是一种意外惊扰,祸福未知。幸亏今天闯到这里的是成天乐,激斗中尽量没有导致犀渠兽的伤亡,还留下了一线缘法。其实那十七头妖兽中,有的修为早就可以凝炼妖丹了,但无人指点。它们更没有见过人,也就没有化为人形修炼,否则的话,也不会有今天的突然状况。

它们今天终于见到了成天乐这个“不可思议”的人,就算成天乐什么都没留下,但在漫长的岁月中,这些开启灵智的妖兽也有可能自悟出这一步,从而化为人形设法走出那与世隔绝之地。而现在更方便了,成天乐留下的神念灵引中不仅有修行的指引,还有对世间诸事的指引,同时他也留下了名号、介绍了自己的身份来历。

深山“遇险”是行游中的一个小插曲,成天乐此行就是要见证世上的各种族类、世间的各种山河,这样的遭遇也是很有必要的见知。正如他自己所说,在这条修行路上走得越远,世界便越清晰的呈现。

当他终于考察完这一带的环境之后,在深山中继续南行,某次于途中定坐进入画卷中时,小韶在他怀中说道:“傻乐,你上次遇到那群犀渠兽,不想让我担忧,而我就算想帮忙也没什么用。可我却知道你好像有些麻烦,不是神念感应,而是从这画卷世界中感受到的。”

成天乐纳闷道:“难道我与那些犀渠兽冲撞之时,画卷世界也受到了震动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