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734章、尝闻传说事,今日亲历之

说话间那妖兽已经从林中弹跳而起,到了侧上方的一块山岩上,卷起长尾向成天乐直抽而来。方才是法力攻击,这回是直接以凶悍原身练就的“武器”攻敌。这种兽类,在其未成妖之前,最擅长的手段就是用尾巴突扫,就算是寻常的猛兽也受不了这一击。

成天乐的双脚在崎岖的山岩间就像踩在冰面上一样,莫名向旁滑出三尺,拂尘挥出如一片浓云、又像万道青丝编成的一个软兜迎上了长尾。那凌厉的抽击就似打在一团无形的棉花上毫不着力,被一股奇异的力量向旁边卸引,啪的抽在山石上激起一片碎石横飞。

成天乐赞道:“哇,好厉害的尾巴呀!”在斗法中还忙里偷闲向画卷里的小韶发了一道神念,让她看清楚这只怪兽的样子。

小韶追问道:“你说你认出来了,它到底是什么族类?”

成天乐答道:“犀渠。”

小韶:“犀渠?”

成天乐笑着解释道:“訾浩上次买了一部绘图本《山海经》,说是古本翻印,上面画了很多传说中的禽兽,一定要让我看看。我当时也看了,毕方画得很不像,任道直见到了还非常不满意。但如今见到这犀渠,倒与那画册中十分神似,没想到世上还真有啊!”

小韶:“《山海经》我知道,后来也听你谈起,其中很多山川、禽兽的描写,应该都是昆仑仙境中的事物。比如上次易塞北、王欣怡夫妇来访万变宗,提到王欣怡曾在昆仑仙境蛮荒牛首山附近采鬼草、遇飞鱼袭击,这与《山海经》中的描述是一致的。此书不知何人所着,看来作者也曾行游天下,并遍游昆仑仙境。”

成天乐:“此书应非一人所着,流传中经多人历代编纂而成。《山海经》里面很多地名,对应的就是人世间的山川河流啊。”

小韶:“昆仑仙境蛮荒中群山大多无名,就算如今有名者,远古时亦无闻。若想描述清楚,当然可以借用人世间对应之山川河流之名,另有些可能就是顺手杜撰的。而且此书描写的不仅是昆仑仙境中事物,也包括人世间蛮荒异域的种种见闻与传说。”

成天乐:“《山海经》中写的很多珍禽异兽,原先我以为根本就不存在,后来才知道还真有。比如毕方是天地所化生之灵禽,当然不常见到。还有很多禽兽,实际上也是我们所熟悉,只是在远古时用了别的名字。更有一些族类,可能在人世间早已灭绝,而在昆仑仙境中还有繁衍。没想到今天能在这里碰见犀渠,刚才我还以为看见恐龙了呢!”

他的神念中不仅包含眼前所见妖兽形容,也有訾浩买的那本画册中的绘图。小韶又说道:“确实神似,但它背上的板甲和长尾上的棱刺,绘图中却是没有的。”

成天乐:“我已经感应清楚,那板甲和棱刺是妖身所修炼,接近于天材地宝了,可能是妖兽所特有,普通的犀渠兽也许是不长的。……据说‘犀渠之角,可为夜光之宝’,它那支独角倒是真正的天材地宝了。”

神念交流间,“斗法”还在继续,成天乐是一边和小韶说话,一边应对犀渠的攻击。那妖兽在山石上挥长尾抽击不中,随即发出一声啼吼,四蹄顿地飞扑而下,用那支已成天材地宝的独角向成天乐直撞而来。

山野兽类的攻击是一种本能,飞扑蹬地发力,角尖撞中成天乐的那一刻速度恰好达到峰值,有最强大的冲撞力量,这种技巧接近于完美。看其来势,一栋房子也能给撞塌了呀,简直似带着撞角的小型坦克般。由此也可见这种兽类的原身十分强悍,不惧这种硬碰硬的直接冲撞。

可是成天乐最不怕的也是这个,如果站在原地直击的话很可能会伤了此兽,他的脚步向后一滑,避开了冲撞之力最猛烈的那一瞬,然后挥拳向外击出。拳头并没有直接打在独角上,离得还有三尺多远,那犀渠兽的速度就突然受到无形的阻隔而减缓。

它的头往下一低,可是后半身的速度仍很快,翻了个跟头向上掀起,整个后背带着长尾朝着成天乐压了下来。它并没有砸中成天乐,随着成天乐的手势一引,就像做了个体操的凌空翻动作,从成天乐头顶上方飞到远处仍是四蹄落地,撞断了密林中的好几棵树。

这时成天乐刚刚和小韶提到犀渠的角,突然收声原地一旋,左右两拳接连挥出。密林间与另一侧的山岩上斜向又有两头犀渠飞扑直撞而来,它们尚未加速到最快,就已经被无形的劲风给弹了出去。成天乐微微有些变色,感觉自己遇到麻烦了。

就算是三头犀渠兽,成天乐也不会在乎什么,但他也听见了周围传来的声音,还有更多的犀渠兽往这边奔来,他被包围了。犀渠兽看着身躯沉重,可是成妖之后奔跑时却十分轻悄,直至最后发力冲击时才四蹄落地轰然有声。

成天乐能听出来,除了这三头,正在奔来的还有另外八头,更远处有多少尚未被惊动但可能被惊动的犀渠兽还不清楚。他刚才已与犀渠兽正面交锋,并不畏惧与之冲撞,可若以这种妖兽最强的发力状态,几只妖兽从不同的方向同时撞击在他的身上的话,他本人无从卸力也会受轻伤的。

这种震动冲击的伤势虽然轻微,但在反复承受并积累的情况下,后果也可能会很严重。成天乐不由得想起了王欣怡在昆仑仙境蛮荒中采取鬼草的经历,王欣怡这位大成修士知道鬼草附近常有飞鱼出没,遇到飞鱼袭击时也没有太当一回事,因为那对她根本造成不了什么伤害。

可是她没想到飞鱼的数量会那么多,而且是成群的有鱼妖指挥,从不同的方向赶来隐约形成阵势包围无穷无尽,若不是易塞北恰好经过,王欣怡恐怕就殒落当场了。成天乐听见这个故事的时候,也对那蛮荒很好奇,清楚那里充满凶险,但本人出游时却没引起太多的警惕。

不仅因为他是在人世间行走,而且人们听说什么事情都难免会设身处地的想,成天乐若是遭遇那样的状况是不会害怕的。飞鱼虽毒、鳍齿虽尖却伤不了他分毫,以成天乐的“原身”强悍,就算不运用任何神通法力,自能从飞鱼群中轻松离去,用打游戏的术语,因为那种攻击根本破不了他的“防”,他可不是王欣怡。

可犀渠兽也不是飞鱼,它们是大型猛兽,数量不可能有飞鱼那么多,但只要来个十多头对撞猛冲,成天乐只凭硬扛的手段恐怕就受不了了。他这时候有点羡慕那些有飞天之能或者有飞天神器的修士了,因为犀渠兽再猛也不会飞,他自可以从容到天上避开。

心里这么想,成天乐一顿足身形腾空而起,他不会飞但是可以跳,能像滑翔一样跳出去很远。可是他的身形刚飞起来,那两头被击退的犀渠兽反应也是极快,扬起长尾交叉抽至。成天乐跳得很高,那尾巴的末梢抽不中他,却洒出一片像碎玻璃般的东西漫天击来,长尾上的棱刺竟脱体飞出,这是此种妖兽的天赋神通手段。

成天乐在空中无法避开,扬起拂尘化为万道青丝尽数将之击落。这些棱刺被击碎,但又飞回到妖兽长尾上恢复了原状,仔细看不过是带着裂纹而已。只要成天乐不会飞,他跳起来终究会落下,方才在空中的格挡也使他不好控制方向,落向了乱石与密林的交界处。

又有数根长尾从地面飞起,无数碎玻璃般的棱刺呼啸而来。成天乐挥起拂尘迎击,这回不仅是棱刺了,几根长尾同时抽在展开的拂尘上,成天乐虽毫发无伤,却也翻了个跟着落入犀渠兽的包围中。

刚一落地,就有两头犀渠兽发出如人啼哭般的怪叫声,一前一后直撞而来,那锋利的独角正朝着成天乐的前胸与后心。这么快的速度、这么短的距离,刚落地的成天乐是避不开的。他已经收起了拂尘,也没有祭出飞电石,顺势向前后挥掌分别从侧面拍在撞来的尖角上,身形原地旋转。

很难形容这股冲撞的力量有多大,有澎湃的气团向周围爆发,乱石激射连几丈外的树枝都断了。尖角并没有直接撞到成天乐身上,他做的很像是一个太极的动作,在原地一旋拍中前后两支兽角。两头犀渠兽前冲的方向改变,分别从他的两侧扑空,收势不住摔倒在地滑出很远,在地上犁出了两条深沟。

成天乐旋即转身疾奔,因为他听见了前方有更多犀渠兽的奔跑声,粗略估计还有十头以上,刚刚倒下的两头不算,身后还有三头呢。他在疾奔中低头缩肩仿佛也不看路,却避开了所有的障碍。方才的三头犀渠兽此刻皆已再度起身冲来,利爪飞影先至、棱刺激射又起、扬起长尾抽击、狂奔中独角直撞。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