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733章、来路多崎阻,风光在襟怀

毕竟万变宗和大有宗都有门规,不得因妖修身份而胁迫其人,那么有些事做起来就很不方便了。另一方面是更重要的,大有宗目前不缺弟子,重点应招揽那些天赋神通强大、资质根骨优异者,这在昆仑仙境中来的群妖中更好挑选。

由于大有宗的宗门道场距瑶池结界不远,也刻意派人在附近散布消息,很多妖修都是主动找上门去的,不必大有宗多费事。

而成天乐行游的这一路,也并未刻意查探妖修踪迹,他如今的心境,看群妖以及众人已无特异分别的眼光。妖类千奇百怪,世人何尝不也是千差万别。妖物入红尘种种行止,实际上就如同世上种种之人。

不刻意并非等于不会有发现,他只是不去专门寻找而已。沿途也偶尔察觉了七、八位潜藏世间的妖物,有的成天乐擦肩而过并未惊动,有的只是悄然留下一道神念心印、并未告诉对方自己是谁,而有的则留下了更多的指引。

这番行游,比上次那番远行所遇到的妖修是稍微多了点,但也不是很夸张。乔彩凤虽已从昆仑仙境中运来了四千多妖怪,这其中有一部分各有去处,另一部分散落在这偌大的人间,还是很不起眼的。这既是好事也是麻烦,好在人间实在太大了,麻烦也是人间实在太大了。

月余之后,成天乐穿乌蒙、入横断,来到了题龙山道场前。他是来看史天一的,点睛小筑门户未开,所见就是一片空旷山野,仿佛那小洞天结界并不存在。成天乐来“看”史天一,并不一定要亲眼见到史天一,就是来了解他如今的情况。

成天乐施法轻轻试探,扰动点睛小筑门户所在,并无什么反应。然后他笑了笑,就于点睛小筑所在的那片山坡定坐涵养神气,又与画卷中的小韶交谈。小韶问道:“你来到题龙山道场,只是伸手摸门而不敲门,这又是为何呢?”

成天乐:“我是想看看史天一是否在定境之中,若已入定,我那番施法他是不会有反应的,但若真正触动门户,他也会有所警觉。他此番证悟真空妙有之境,可能正在玄妙关头,我不想打扰,只知道他仍在闭关就好。”

小韶:“那你就告诉他来过,并留下一道讯息。”

第二天离去之时,成天乐在这片山坡上留了一道御神之念,就在踏出点睛小筑的门户之外。像史天一这种高手,只要走出来不可能感应不到。

成天乐扩建宗门道场已初具规模,宅院的对面以及两侧另扩大了相当于原先古宅五倍的地方,东南角专门修成了一片相对独立的院落,就是成天乐留给史天一及题龙山在市井中的道场。

早先张乐道等人便已说过,题龙山一脉两百年前避乱世于深山,传承一度兴旺,但如今处于边远险绝之地孤守,并不适合史天一重振传承的誓愿。史天一将题龙山法诀托訾浩转授吴小溪,而成天乐也觉得万变宗指引的是妖修,若有不错的人间弟子值得另行指引,便可推荐给题龙山,就像他曾经向艾颂扬推荐胡卫华那样。

点睛小筑仍为宗门道场以及闭关弟子清修之处,红尘中则应另设结缘之道场。如果史天一出关看到了留讯,可以去苏州万变宗,与訾浩等人商议一切事务,从此两派守望相助。这道御神之念留在山坡上,若无人以法力触动感应,只在天地间自然耗散,可存留近十年之久。

到了那时,史天一怎么着也该出关了。真空境的特点是难入而非难出,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动用不了神通法力,因此对于某些山野妖修以及处于特定状况中的修士非常凶险。但对于史天一而言,在小昆仑结界中已入真空,需要的是时日洗炼心境,并无殒落之忧,否则当时众人也不会放心就让他一个人留下来。

成天乐用东西很节约,可是施展法术的时候却很大方,这御神之念足足可存留十年之久。而史天一仅仅七天后就走出了点睛小筑,发现了成天乐所留神念。这位题龙山掌门感慨良久,遥拜致谢,然后携掌门信物神器化龙池北上去苏州了。

史天一非常感激成天乐,而他也不并矫情,很痛快的接受了成天乐的好意。这位掌门要做的事情太多了,这是他选择的宗门责任,重振题龙山一脉需要时间和机缘,同时他还要追回宗门所失之物。可惜《器物谱》已失,大部分东西就算当面他也认不出来,能追查的线索唯有王天方。

成天乐并不知道他与史天一仅仅错过了七天时间,接下来这段路程,走的都是人迹罕至之处,有些地方连普通的妖兽恐怕都过不去。他是沿横断山脉深处自贵州、云南方向,打算走出深山再入深山,最终直接到达位于广西境内的十万大山。

横断山深处沟壑纵横,深切落差极大,很多滚滚激流根本就不可能渡过,很多千仞绝壁根本就无法攀援。就算成天乐想自如穿行这种地方也要随时祭出法器相助才行,时常祭出飞电石环身,徒步踏过奔腾的激流,手持拂尘万道青丝飞舞,登临绝壁如凌空之仙人。

小韶叹道:“如此险绝之地,竟有独特之美!与画卷中的江南姑苏世界大不相同。”她本人虽看不见画卷外的世界,却可以随时与成天乐神念交流,等同身临其境。

成天乐答道:“红尘未必是人烟,这山河险绝之处也自有其风情,但常人恐怕只能欣赏,无法深入其中去感受。看风景叹风光美,可是对于住在这里面的人来说,却甚为困苦啊。”

小韶:“你此番行游见证世间百态,这天下也有百态山川啊,我感觉这画卷世界越来越鲜活。”

成天乐问道:“鲜活?对你来说,画卷中就是真真切切的实有世界,何来鲜活之说?”

小韶:“真切并非鲜活,我默观画卷世界多年,曾经以为这就是所能见到的一切了。当时不知这座姑苏城中发生的所有事,不过是人烟景象映射,却又像另成一界自行推衍而成,总觉得缺了些什么。

直至你的到来我才明白,原来这个世界只对于其中之人是真实的,对于他人而言并非实有,只是红尘人烟炼就的一缕风景。你来了之后,它就不再完全是这样了,渐渐地造就了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直至今日,我感觉它已呼之欲出。”

成天乐追问道:“属于自己的世界?听你的语气,却不完全像在说你我自己。”

小韶浅笑道:“是的,不仅是属于你和我,也属于这个世界自身,这个世界越来越属于它自己。我是画卷世界之灵,感受的自然清楚,而你是神器之主,又有什么感应呢?”

成天乐:“这一路看风景,我也觉得世界越来越清晰,当进入画卷时感受也越来越清晰。这种清晰并不是看得更清楚,我并没有意识到,听你方才这么一提,还真是有点鲜活欲出的意思。”

小韶仍笑:“你总是后知后觉!……这就是你如今祭炼神器的方式吗?”

成天乐:“是的,走在路上我一直在有意无意的祭炼它,以世界为画卷,以画卷为世界。”

话刚说到这里,成天乐突然向侧前方一闪身,与此同时,有一只三趾利爪突从密林中袭来。什么动物的爪子有这么长,直接能飞到三丈外?它是法力凝结而成,成天乐碰到妖兽了!

偷袭已到背后,但偷袭者还在密林中。此兽成天乐从未见过,如犀牛大小趴在那里气息极似一个土包,寻常修士很难察觉。以成天乐感官之敏锐,其实已经注意到了,感觉密林中某处气息有异,但也没太当一回事。一路走来遇到了各种各样的野兽,这在深山中很常见。

成天乐一边和小韶说话,察觉林中有兽类潜伏,还特意以神识查探,若是普通的兽类自不会惊觉,可是这是一只妖兽,非常敏感。更重要的是,成天乐走入了这种妖兽的领地,而此等兽类未成妖之时就极擅潜伏伪装,捕猎方式就是突袭周围经过的野兽。

飞爪袭来,法力竟十分强悍。妖兽虽强,但以成天乐的修为也不怕什么,这一路不是没有碰到过猛兽袭击,他都安然走过。

飞爪落空,凌厉的风声过处,成天乐后背的衣服被余波撕开了好几道口子,露出的肌肤上有几道白印一闪而过。成天乐转身看清了这只兽妖,当即又微微一愣,此兽的样子好生怪异,头生独角,浑身包着一层坚韧的黑色的厚皮,脊背上却生出板甲,拖着一条带刺棱状板甲的长尾。

小韶察觉有异,以神念问道:“傻乐,你怎么了?”

成天乐答道:“没事,碰到一只妖兽偷袭,我们可能是路过了它的领地,恰好惊动了它。此兽原身好生奇怪,我竟从来没有见过,其生机律动特征也颇为新奇。……哦,我认出来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