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731章、江湖心波险,难料叵测人

成天乐笑了,并未点头。对方欲请教收敛妖气之法,并对万变宗的妖修正传法诀感兴趣,虽然语气谦虚,可成天乐自有分寸,不该说的不会说。刘大有提出的这个建议,表面上很有道理,但略以深思,实际上可能会导致很多后果。

成天乐说道:“多谢刘总抬举了,成某愧不敢当!对于我等来说,成就在于修行,在于世间走这一趟的见证!刘总的提议不错,但在我看来并无十分必要。”

刘大有问:“哦,为何?”

成天乐反问道:“刘总,在你大有宗中,猫妖与狗妖有何分别?”

刘大有一听这话就明白什么意思了,但他只得答道:“无分别,皆是门下之妖修。”

成天乐又接着说道:“那么在我眼中,各派之修士无论是否妖修,亦无分别。万变宗之所以专事指引妖物修行,因为我所擅长的就是妖修法诀。若说结盟,昆仑修行界已然有盟。聚众开宗是顺应潮流之举,但另行聚集成势,倒无这个必要了。

世间修行各派,门中亦有妖修弟子,而在你大有宗以及我万变宗中,你我身为宗主也都是人间修士。刻意如此,不仅容易引人生忌,而且也不利修为。我欲证脱胎换骨成就,追求的本就是超脱族类之别,门上写的也是‘万变有宗’,就不必多此一举了。”

见成天乐如此态度,刘大有并没反驳什么,只是夸成总站得更高看得更远。但他仍委婉的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表示世间妖修若开宗立派,有必要有某种方式联盟,而这个联盟理所应当以成天乐及万变宗为首,无论成天乐自己怎么说,他已被尊为一代妖宗。

刘大有最后还说道:“见范妖王已拜入万变宗门下,我亦心生羡慕,想以大有宗宗主的身份拜入万变宗为弟子,如此也算一段佳话。”

成天乐打了个哈哈道:“多谢道友抬爱,但不要说笑了,这怎么使得!”同时伴随着神念解说,不同宗门之间的弟子拜师确实可以,只要原先的师尊答应、后拜的师父也同意。但是刘大有以大有宗一派宗主的身份,那就不合适了。

昆仑修行界自古以来,也曾有某位弟子特别出色,开宗立派另传一家,使宗门开枝散叶的情况。比如紫清派与旋极派的关系,大抵就是如此。佛家很多修行法门,花叶开散常见此类。凡是这般情况,其传承关系是非常清晰的。

至于像刘大有这样已开宗立派,事后却要拜入万变宗的门下,则是前所未有的情况。其实这就等于宗门合并了,大有宗成了万变宗的一个分支,但它们之间并无传承关系,这种从属的分支也是凭空出现的。

刘大有却正色道:“成总,刘某绝无玩笑之意,方才说的是肺腑之言,我真的很想拜入万变宗受教。但也要看成总乐不乐意了,绝无强求之意。若将来此愿能成,不结盟而自然成盟,大家不都是一家人了吗?”

范妖王开口道:“刘总有此意,很令人感动啊,但成总所言亦在理。大有宗与万变宗虽都是妖修宗门、门规看似相类,但源流不同、所修法诀不同、门中诸事也不同,这确实不符缘法。同道之间可以互相交流印证,不必一定要拜入门中为弟子嘛。刘总想拜入万变宗,那就应听成总之言,成总的意思很清楚,刘总就不必太坚持了。”

范妖王“总”来“总”去,说的有点像绕口令,大家都笑了。成天乐趁机道:“此事就不必再提了,同道之间的交流印证自然欢迎。刘道友远来,今晚应设宴款待,时间不早了,我们去喝酒吧。”算是把这事给带了过去,没有继续多谈。

当晚就在梦湖美蛙饭店设宴,成天乐叫了几位大成执事与门下弟子作陪,席间谈笑甚欢。刘大有又提到了下午说的话,表达敬佩之意,同时也是委婉转述给在座的其他人,听万变宗其余弟子有什么意见、会不会感兴趣?

世间妖修宗门结盟之议,成天乐是没有当场答应,可是万变宗中的妖修都感兴趣的话,将来纷纷在门中建议,恐怕到最后也能顺水推舟促成此事,刘大有可能就是这么想的。晚宴之后,成天乐便打算离开苏州了,而刘大有则提出想在万变宗中盘桓两日,他这趟来就是参观学习的。

花膘膘暗中以神念道:“成总,您要出门,刘大有却留在万变宗中。如今凿建宗门道场,还有众多妖修聚集此间,恐怕生出什么变故来。”

成天乐暗中答道:“我不会因为其人提议,而改变我们自己的宗旨。至于变故,在自家宗门道场中尚且担忧,这又何必呢?我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我该出门就出门,诸位大成执事各司其职。在世间开宗立派,本来就要面对各种状况,无论是善意或恶意,就事而论。”

訾浩亦沉吟道:“刘大有是依礼登门拜山,态度十分恭谨,我们也不能恶意度人。他的提议听上去有道理,细想却有些荒诞,但也不是什么坏事,留下来做客就做客吧。”

花膘膘又说道:“刘大有今天来找成总谈此事,万变宗虽不感兴趣。但是世间若有其他妖物聚众开宗,对这个提议可能会很感兴趣的。成总既已拒绝,那么提出此事的刘大有就可以顺势去做了,他可以自行立盟。”

成天乐:“若是这样,那是他的事。”

次日成天乐便离开了苏州,携画卷南下行游,刘大有则留在万变宗中做客。万变宗扩建宗门道场已有时日,在那宅院之外已经建好了一些静室,挑选一间环境不错的,作为客舍相待,这位大有宗宗主三日后才离开。

刘大有在万变宗中与诸弟子以及参与凿建道场的众妖修以友论交、相谈甚洽,并无任何事端发生。

……

成天乐离开苏州,并未乘车只是步行,他有明确的最终目的地,就是十万大山深处的那个村寨,但路线并无既定之规,只是跟着感觉走。见山川秀丽便入山野,见市井繁华生机旺盛,便于市井中流连,既携画卷于形神,亦展人烟画卷于足下。

虽身在画外,亦可以神念与画卷中的小韶交流,驻足定坐之时,便进入画中与小韶谈红尘人烟之事。行游画卷世界,不仅感受画卷中的山水灵韵,也带着人烟里的神念气息。

他刚刚离开苏州的第二天,正走在一个江南小镇中,背包里的电话突然响了。成天乐吓了一跳,因为他虽然带着手机出门,但此时已经关了,所以才会放在背包里,怎么竟然响了呢?摘下背包掏出手机一看,手机竟然真的在响,屏幕上却没有来电显示。接通后放在耳边一听,是白少流的声音。

成天乐叹道:“我说白总啊,你也太神通广大了!这都能给我打通电话?你不是在坐怀山庄闭关吗,怎会有事找我?”

白少流在电话中笑道:“这是我琢磨的一点小法术,偶尔和成总开个玩笑,不是所有人的手机我都能这么打通的,只是和成总特别熟而已!……我前两天出关了,与石盟主以及泽仁掌门走了一趟,顺便告诉你一件事,你认不认识一个叫乔彩凤的?”

话筒中传来的声音竟然带着神念,介绍石野等三人往见乔彩凤的经过,成天乐不禁愕然良久。他最近常听说乔彩凤的名字,却万没想到竟然与他一样都是八一路小学毕业的,他小时候从来不认识这个人。乔彩凤比他高几届,学校里又那么多人,没听过这个名字也很正常。

成天乐是第一次获悉乔彩凤欲度十万众生的宏愿,也了解到他将八大妖王扣在众妙飞舟中的用意。如此说来,昆仑仙境蛮荒中欲到人世间的妖修,除了那些已脱胎换骨但尚未出神入化的妖王之外,余者都得乘坐众妙飞舟。

白少流还告诉了成天乐另一个消息,说是听泽仁转述,十万大山深处有一个自古妖修聚集之地,并介绍了其来龙去脉。

成天乐还在发愣呢,白少流又问道:“老成啊,你如今在哪里,又在忙什么事情?”

成天乐对着一部电话,不知道该怎么回神念,是将御神之念赋予这话机上呢,还是以随言入境神通对着话筒说话?这种玄妙的手段他还是没有搞清楚,只得老老实实的口述答道:“白总啊,多谢你的提醒和转告!关于那个妖修村寨的事情,其实我已经知道了,正出门行游,目的地便是那里。”

白少流惊讶道:“真是巧啊,你是怎么知道的?”

成天乐:“我最近刚刚招收一名妖修弟子,他在入门前告诉我的。”

白少流:“原来如此。此事也非绝对隐秘,你创立万变宗之事流传甚广,昆仑仙境中亦有大批妖修涌入人烟红尘,想必那个村寨恐怕都听说消息了。我本就是想建议你去一趟的,但一切自己掂量着办,祝好运!”

成天乐:“多谢,也祝你早日修证十二品莲台化身圆满。”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