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部:脱胎换骨
第730章、谁知座上客,当面不识妖

成天乐呵呵一笑:“刘总太客气了!我当年并非专门有心如此,只是因为我所学是妖修之法,又在红尘中结识了诸位妖修同道,这才立此宗门,实为际遇与时势所推。而刘总则是因势利导,有心指点世间妖类,聚众开宗,算是另辟蹊径了。”

刘大有:“无论如何,大有宗之门规、宗旨,皆有借鉴万变宗之处,万变宗出现并得到昆仑修行界的认可,妖修宗门在世间方有出头之日,刘某既敬佩又感激,特登门致意。”此人真是好胆色啊,假如成天乐认出他就是当初的刘漾河,那么万变宗便是龙潭虎穴,可是他不仅来了,且是只身一人,还能如此谈笑自若。

说话的时候他们还站在厅侧的格架边上呢,显得很随意。范妖王则说道:“刚才我领刘总观赏了万变宗的道场,刘总也多有夸赞之言,还问及了此间诸事诸物的渊源,十分佩服成总写在墙壁上这幅玄牝诀的手笔。”

刘大有又笑道:“成总的手笔令人惊叹,万变宗创立短短时间,所见一事一物都玄妙难言,宛如千年传承之大派啊。……你看看,就这格架上的蟾雕,简单的摆饰,已不能用栩栩如生来形容,鲜活如斯,仿佛随时可跳起鸣叫,这是多么高明的御神之念方能打造!”

他手指的是格架上放的一只蟾蜍“雕饰”,比普通的蟾蜍略大,浑身呈油青色带着淡褐的纹路,看上去非金非玉似天然硬木,非常有质感。以神识感应此“器物”,生气十足活灵活现,恐怕是世间最高明的御神之念才能赋予。

大厅的格架上放的这件东西,只是普普通通的一件摆设,却暗合玄机令人深思,它应该就象征着世间万类开启灵智成妖的过程,出现在别的宗门可能突兀,但对于万变宗来说却是再贴切不过,所以刘大有会特意夸赞。

他的话音未落,就听那“蟾雕”呱地叫了一声,声音中似乎很有些不满,然后从格架上一蹦多远,走了!刘大有的手犹指着原处,笑容一时有些发僵。他竟没认出那就是一只蟾蜍,只是收敛气息一动不动地趴在那里。

总得照顾客人的面子,范采耀与成天乐都忍住了笑意。成天乐解释道:“那是我的末徒于忠肃,它就是一只蟾蜍,修炼至今却一直没有化为人形。”

于忠肃从开启灵智之初重新修炼,但它的修行是非常特别的,那“收敛妖气”的手段就是当初于道阳教给成天乐的。成天乐本人不是妖身,用不着专门练这个,但对于平时收敛神气也很有借鉴作用,而五百年前的于道阳本人最为擅长此道。

于忠肃从头开始修炼,这收敛生机律动特征之术当然已达到完美的程度,绝不是它这等修为的其他妖兽所能掌握的,况且它已服用四枚陆吾神仑丹,其原身形神有非常玄妙的变化。而刘大有也是犯了先入为主的误会,谁能想到成天乐的徒弟趴在客厅的架子上看热闹呢。

说这蟾雕活灵活现,那当然没错,因为它就是活的!怎样的手段才是世间最高明的御神之念?就是世上生灵本身的气息,于忠肃神气收敛得太好了,已近于器!

刘大有的反应也很快,随即自嘲道:“原来是成总的高足,这份收敛神气似浑然天成的手段,实在令人惊叹!”

成天乐也笑道:“我这个徒弟确实够调皮的,回头我得好好教训它,在访客面前不得如此胡闹!……不要站着说话了,快坐下喝茶吧!”一语带过掩饰尴尬,请刘大有在厅中落座。

刘大有落座后仍然问道:“我进门时已见门楣上花砖,了解妖王楚平黄之事前因后果。刚才那只调皮的蛤蟆,就是楚平黄当初跺的那只吗?”

成天乐点头道:“除了它,还能有谁!净惹事闹笑话,需要好好管束了。”

刘大有赶紧摆手道:“成总千万莫责弟子,我倒觉得于忠肃天真可爱,这不是笑话而是佳话。它是您的传人,那收敛气息已近完美之术,是成总教的吧?这趟真没白来,正需好好向成总请教!”

成天乐呵呵一笑:“这还真不是我教的,是我这名弟子自悟,开启灵智之初便已掌握,宛若天赋神通一般。……刘总今日登门,我也很高兴能与您相见。早先就听闻您的事迹,此刻又见到您本人,其实我也很好奇——您所修是何种正传法诀,又为何发愿创立妖修传承宗门?”

“敛妖气”之术是万变宗本门秘传,法诀自不便轻易告知外人。但成天乐的话音中带着神念,也向刘大有解释,此术的原理不过是收敛生机律动特征而已,妖修多有自悟,只是或多或少不够完美,若是整理总结,其实有很多种手段可以借鉴。

他问刘大有的同时,也以神念解释了自己创立万变宗的过程,简练而详细。偶尔得到妖修法诀,误打误撞修炼成功,经高人指点以人身而玄牝妖丹大成,在这个过程中又结识了众多妖修,遇到了种种事情,至开宗立派时已是水到渠成。

这些事情,昆仑修行界早有多种传闻,成天乐只是从头做了一个明确而清晰的概述。他创立万变宗是这样,那么刘大有创立大有宗又是怎样一种情形呢?

刘大有答道:“我是一界江湖散修,偶然有幸得到前辈高人所留秘法,修至大成,同时也涉猎印证各种法门颇多,深感修行有成之不易!我这样的江湖散人尚且如此,那么对于山野妖修而言,修行就更加艰难了。

我的愿心亦与经历有关,想当年我隐居修炼之时,就有一妖物伴随左右。它刚刚开启灵智,常常窥探参详我的修行。我发觉之后将之召到身前,就修行中所悟传授指点,后来此妖也玄牝妖丹大成,便是如今的大有宗总管燕无欢。

燕无欢为我的护法侍者,随我行游人间山河,在山野里、市井中,也偶遇不少妖修,有的尚未化形从未见证过红尘人烟,有的则以人身潜伏于闹市。怜其修炼不易,若有缘法亦现身指点,就这样,我也聚集了一批妖修追随。

久闻世间修行各派,自古偶尔也招收妖修弟子,譬如当今昆仑盟主石野,其道侣韩紫英与弟子丹游成皆是妖修。我便动念,世间是否能立一宗门,专门收留苦无指点的妖物?但昆仑修行界向来无此等传承宗门,所以只是想想而已。

后来成总创立万变宗的消息传开,我闻讯欢欣鼓舞、心怀大慰!恰逢有高人开通众妙飞舟,运送昆仑仙境蛮荒中诸多山野妖修至人烟红尘。我所遇者甚众,恐其不解世事而滋生祸端,亦现身指点之,并效仿成总之举创立了大有宗。

成总为我等垂范,今日特来拜谢。我虽指点妖修至今,追随弟子亦各有成就,但却不像成总这样能以人身而玄牝妖丹大成,指点门下时只能因材施教,各依修行中所遇问题所需印证不同而教,并无一定之正传法诀,所以也必须请教成总!”

成天乐举盏道:“原来如此,那刘总真是有心了,成某亦十分佩服!……请喝茶,请教二字万不敢当,我的修为也不比刘总高明。”

刘大有的言谈自始至终十分谦虚,饮茶后又说道:“成总,您太谦虚了,您当然比我高明多了!今日范妖王也在座,刘某也不怕自曝家丑了。范妖王曾与另外两位来自昆仑仙境的前辈,赏脸参加大有宗的开宗立派典礼,我邀请范妖王为大有宗供奉长老,范妖王并未受邀。如今才清楚,他已拜入万变宗为正式入门弟子。仅此一斑,已足见成总及万变宗海纳百川之气象。”

范妖王赶紧开口道:“当日未受大有宗之邀,并无它故。我非常感激刘总及大有宗的盛情款待,也感谢您欲尊我为供奉长老之礼遇。但我此来是见证红尘,以期堪悟修行关障,向各族类众生请教大道之妙,今日如此选择,更适合我的修行缘法。”

刘大有赞道:“范妖王深得修行之妙意,令刘某敬佩万分,今后若有机缘,还请范妖王多多指点。您虽不在大有宗为供奉长老,但我本人及大有宗对您的敬意,丝毫不减。”

几人就在厅中相谈,有诸多恭维之语。客套寒暄之后,刘大有又很委婉的表达了另一种意愿,也是他此次拜山的目的之一,就是想“结盟”。

在刘漾河看来,万变宗与大有宗都是在新时代下顺应潮流所出现,可能会遭遇种种非议,遇到种种问题。万变宗首先做出了表率,大有宗则是效仿响应,世间很可能还会有别的相类宗门出现,因为如今就有大量妖修来到人世间中。

这样的宗门更应该团结一致、守望相助,彼此之间与别的门派关系当然大不一样。若在今后遇到了什么问题,也能互相及时提醒解决,谁有什么麻烦,也能更好的处理。妖修在世间若一盘散沙,可是凝聚起来,将是一股谁也无法忽视的力量,要善用之、善引导之。这么做,首先就是成天乐的成就与功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