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729章、天下神器,不可为也

乔彩凤有点不高兴了:“说了半天,你还没告诉我惊门是什么样子的、将会出现在何时何地?”

乔散人的笑容有些高深莫测:“其实我是来向道友请教的。”

乔彩凤一摊双手:“你请教我什么呀?若论修为,你明显在我之上,我看你就是一副想飞升随时就能飞升的样子;若想问众妙飞舟是如何打造的,你已经知道原因了,那桃核舟真是捡来的!”

乔散人:“我就是想请教道友——那神器‘惊门’将会出现在何处?”

乔彩凤愣住了,过了一会儿才瞪着眼睛道:“你是不是傻啊!应该是你告诉我的事情,怎么还来问我呢?”

乔散人仍然微笑道:“我想和道友打个赌,只要你说它会出现在什么地方,它就将出现在什么地方。”

乔彩凤一拍椅背道:“你这不是扯淡嘛!难道我说它会出现在这里,它就会出现在这里?你看,你看,这里什么都没有啊!”

乔散人摇了摇头道:“这不是扯淡,而是缘法,话不是这样说的,而是道友在驾驭众妙飞舟往来瑶池结界之时,告诉乘舟人天下有这样一件神器、又会出现在某个地方,那么它就将出现在那里。道友若是不信,便跟我打这个赌。”

乔彩凤:“赌什么呢,十块钱吗?”

乔散人又说了一句让乔彩凤目瞪口呆的话:“赌我不得飞升仙界。”

这话可太严重了,乔彩凤退后一步道:“我不跟你赌了,你爱飞升就飞升,我信还不行吗?但有一件事情要问清楚,你说你见过那件神器,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乔散人笑着答道:“在唐朝,那时我已成仙。”说完这句话,他的身形便不见了,仿佛从未来过一般。

乔彩凤一蹦多高,化为一阵旋风在附近以及原野和雪山上来回不知飞了多少圈,最后又落回原地很激动的自言自语叫道:“仙人,下界的仙人!难怪说完最后一句话就不见了。可干嘛要跑来跟我说这件事呢?难道以为我会配合你把这个消息放出去吗?过分,太过分了,我还真会这么干!

但我也不能这么轻易就让你的诡计得逞,得好好抻抻你,让你等着急了再说。不对,不对,我听说仙界一天、人间一年,也不知是真是假,万一是真的,那先着急的可是我啊!……嗯?还是不对,他刚才并未飞升而去,肯定是还躲在人间什么地方正等着想看热闹呢,等过个一年两年、或者十天半月、或者三天五天,本山人心情大好时再说吧。”

……

成天乐恐怕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打开的神奇画卷以及亲手祭炼的这件神器,竟然还有那么多不可思议的妙用,就连化身五五境界的乔彩凤都不敢相信世间会有这样的东西。此神器非人力可打造,当年两位金仙只是造就了法宝的外形,赋予其推衍的玄妙,真正炼就它的是千年来的人烟红尘气息。

此画卷到了成天乐手中,他有幸成为神器之主,伴随着自己的修为精进,自始至终在修行道路上一层层打开画卷的玄奇,并亲手祭炼其中的世界,见到了画卷世界姑苏山水神韵之灵小韶。小韶的出现,恐怕是个意外,也许当年清风、明月两位金仙都没想到。

据乔散人说,此画卷首先是一件洞天神器,但目前在成天乐手里尚无这等妙用。所谓小昆仑洞天结界,应该是像正一三山那种,以供人出入的另一个空间。而成天乐打开了画卷中的另一个世界,一切仿佛与真实无异,但那并不是真正的出入。

比如成天乐定坐于假山凉亭中,进入画卷世界时,他本人还是坐在现实世界里的,只是元神世界于画中呈现。若有朝一日他的修为更高,将画挂于室中,自己就进入画卷世界,那才叫真正的洞天、属于他的洞天世界。届时若有他人在旁,也只会看见墙上的画,不会看见成天乐,因为成天乐已在画中。

若成天乐修为更高,不仅自己能出入画卷洞天,还能打开门户让他人出入往来,使其成为万变宗众弟子清修的小昆仑结界,这才等于真正展开了洞天神器。至于怎样才能做到,此刻的成天乐根本就不清楚,他甚至连想都没想到过这些,画卷世界的一切玄奇,都是伴随着他修炼与祭炼的过程自然发生的。

但修为到了成天乐这种境界,他当然不会再像当年那样懵懂,也会去思考证悟修行中的很多玄理。他一直以来都在想一件事,就是如何分辨天下妖修?这一手功夫,对于成天乐本人而言已是独步天下,就连妖王范采耀都佩服得五体投地。

可是成天乐本人的修行经历太特别了,特别到他人无法复制的程度。成天乐可以教门下弟子妖修正传法诀,也可以指引他们如何察辨各族类的生机律动特征,却不能直接将自己的这套本事总结成一套传承法术授于弟子。这很像妖修的天赋神通,比如毕方天赋的炎火之精术,是很难传授给其他妖修的。

可是成天乐回顾自己的修行经历,感觉其中并非无规律可循,还是有希望能够总结出一套东西来的,心中朦胧有所悟,却又不真切。他已知当年玄妙观一派又称镇妖门,据说也有察辨天下妖修的独门秘术。修炼这种秘术的人,分辨妖修的本事可能赶不上成天乐,但比普通修士却要强多了,更重要的是,此秘术可传承。

成天乐也清楚自己的修为还不够,尚未脱胎换骨。脱胎换骨就相当于能超脱族类之别,站在那样的高度才能够擅察万类,将其中的玄妙处感悟清楚。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现在就不必去求证,修行既有突破顿悟的过程,也有修炼渐悟的积累。

万变宗中既有范妖王坐镇,还有昆仑修行界两大绝顶高人在苏州,宗门道场无事,而最近各路妖修不断涌入人世间,成天乐也打算再度出门行游。他并不是刻意去搜寻那些妖修,以前的行游中这样的事情早已做过,如今的弟子郝然、姜璋就是这么结缘的。

假如路上偶尔碰到,那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不必刻意如此,因为万变宗之名及其宗旨,恐怕已通过各种途径散布于大量妖修之中了。成天乐此番行游,是带着画卷去见证红尘人烟,他已有所感悟,画卷中的世界以人世间的红尘情怀去洗炼,可能才是祭炼这神器更好的方式。

但他也有最终的目的地,就是广西十万大山深处的那个村寨。于道阳曾告诉过他这个隐秘,但说的都是五百年前的事情了,如今不知还在不在?在于道阳了解此事的时候,那个村寨至少已于人间存在了五百年,那么也完全有可能再存五百年直至今日。

成天乐被称为一代妖宗,练的就是妖修之法,想的又是如何总结察辨世间妖物的秘术,当然要去古已有之的各类妖物聚集的传说之地看看。尽管五百年后地形地貌已有很大的变化,但应该还能找到。他此时还不清楚,那里如今已不是一个自然村了,而发展成了一个行政乡。

成天乐这天交代好诸事,刚刚出门还没离开苏州城呢,却突然接到了电话——大有宗宗主刘大有登门拜山!今日应是范妖王采耀值守,而范采耀与刘大有是旧识,成天乐想了想,就让范妖王先接待,自己这就赶回去。

成天乐曾经对刘大有及大有宗很好奇,甚至想过亲自登门拜访,可是听胡卫华尤其是范采耀讲述了大有宗的情况,便觉得没兴趣了。但如今刘大有以一派宗主的身份来访,他既然人还在苏州,那还是以礼数见见吧。

刘大有的样子,成天乐在范采耀的神念中早已见过。当成天乐赶回宗门道场时,刘大有并没有坐着喝茶,而是与范采耀一起站在厅堂的格架旁闲聊,观赏上面放的东西。听门外通报成总回来了,也听见了脚步声,刘大有赶忙转身行礼道:“成总,久仰大名!在下刘大有,是刚刚开宗立派的大有宗之宗主,今日登门拜山,也是特来拜谢的!”

成天乐原先猜疑过刘大有是否是妖修出身,但今日见到本人,感其生机律动特征还真就是一个人!如果连成天乐都分辨不出来,要么是他的修为实在太高无迹可寻,要么他就不是妖。但刘大有的修为范采耀说得很清楚,与成天乐一样已达真空妙用之境,但尚无脱胎换骨之能。

成天乐也微笑行礼道:“我亦久闻刘总大名,今日才得见真容!初次见面,刘总何故称谢?”

刘大有谦逊道:“因成总创立万变宗,专为指引山野妖类于世间修行,并立门规庇护天下妖修。见贤思齐,刘某亦效仿之,世间这才有了大有宗。您是引路之人,故此登门拜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