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727章、仙山拂袖,身随洞天

有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可能很多人都会问——妖怪和妖怪能不能生出来小妖怪?答案是不能!虽然妖物已化为人形修炼,但在未脱胎换骨之前,仍然不能超脱原身,以人身交合甚至双修当然都是可以的,但不同族类之间是无法繁衍后代的;同一族类当然可以繁衍后代,可是生育的后代仍然只是禽兽之属,这样的禽兽可能比同类更强大,但并非是妖。

成妖是超脱族类的福缘,“妖”本身就意味着一种修行成就。就算是修行世家子弟,刚出生的时候也是毫无修为的,需要从入门开始修炼。而禽兽之属更麻烦,并不是父母想教就能让它开启灵智的,就算让妖宗成天乐来也是束手无策。开启灵智自悟修行而成妖,是天地造化之功。

像这样出身的禽兽,其开启灵智的可能性要比普通的山野禽兽大得多,但从绝对的概率来讲,也仍然是很渺茫的,而且谁也无从确定,只能看造化福缘了。但还有一种情况是最特别的,若不同族类的妖修皆有脱胎换骨的妖王成就,他们是可以有后代的,其后代就是人身。

这样的人在新生之初也同样没什么修为,但若有幸迈入修行门径,在修炼过程中可能会出现种种类似于妖物的天赋神通,这是得自父母的福报。这样的人拥有的就是人身,自然也可以在人世间繁衍后代,至于其福报能不能遗传给后代,概率极小,这种谁也说不清楚的事情,仍然是要看福报的。

那个村寨里的居民世代修行,与一般的修士恐怕有很大差异,所擅长的法术可能就是人们所认为的各种妖法,或生而知之,或学而知之。那里可能也有某些妖王繁衍至今的后代,但大多数还是历代所聚集的各种妖修。村子里就流传着各种妖法,世人所不知的一切,对于他们而言成了一个对外界共守的秘密。

至于如今的具体情形如何,泽仁也不太清楚,他只是知道有这么一回事而已。而这件事情,春村曾告诉了刘大有,并无具体的地址;于道阳也曾告诉了成天乐,却有着五百年前明确的方位。这些内情,石野等三人是不知道的。

所以泽仁提起这茬,也算是一种提醒,觉得有必要将消息透露给成天乐。他们虽不好直接插手大有宗与万变宗之间的事情,但若乔彩凤的出现与那个自古就存在的妖物村寨有某种玄妙的联系,那也顺应缘法帮成天乐一把。假如成天乐得知消息找到了那个村寨,会发生什么事情,就非石野等人所能知了,只看成天乐自己会怎么办。

石野问道:“那我们谁去告诉成天乐这个消息呢?”

白少流:“我给他打个电话吧。”

泽仁提醒道:“这消息必须是一对一的单独转述,据我所知,成天乐的电话经常没信号。”

白少流笑了:“没关系,不论他在哪里,我总能让他的电话接通,而且只有他才能听见我的声音。”

泽仁赞道:“白庄主真是好手段,难怪成天乐曾夸你是‘与时俱进的现代化神仙’。”然后他又行了一礼道,“今日随二位一行,解答了我心中的很多疑惑。难怪门中三位太上长老皆告诉我,与石盟主与白庄主此行,我将到达苦海岸边。在此多谢!我这就要回山闭关度苦海了。门中事务将托三位太上长老暂管,不知何时才能见面?”

石野:“泽仁掌门且去,相信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

泽仁又施一礼,化为一道金光激射天际而去。白少流问石野道:“石盟主,你看泽仁度苦海有几成把握?”

石野答道:“自古以来,像这种事情是谁也说不准的,但若具体到泽仁,听他今日所言,我可以说他有十成十的把握成就出神入化。守正真人当年的眼光真准,直接传位于这位徒孙,自然是早就料到了今天。”

白少流也行了一礼道:“我也要回坐怀山庄闭关求证十二品莲台化身,石盟主,你看我们何时才能相见?”

石野:“这我可说不准,你今生必将有此成就,但再见时可能很短、也可能很漫长。”

白少流一笑:“那我更得抓紧时间了。”

石野:“别忘了给成天乐打电话。”

白少流:“那是当然,我还要赶紧去找风先生还黑如意,将赤炼神弓拿回来。”

石野:“那你恐怕还得等两天,我师父这几天去南方度假未归。听说江南一带接连来了台风,天气不好,既煞风景又影响行程啊。”

……

石野等三人走后,树影东移,太阳照在了石椅上。乔彩凤闭着眼睛靠在那里晒太阳,嘴角微翘带着笑意,这笑容很得意,就像一只黄鼠狼刚刚偷吃了小母鸡。但是没过一会儿,他的笑容突然僵住了,从石椅上跳起来喝道:“什么人!”

高原上一阵风吹过,有一位形容三十多岁的男子走出了树荫,他是凭空出现的,就像从不存在的地方抬脚迈到了乔彩凤的眼前,这并非是施展了什么藏匿神气的法术。仅凭这份神通手段,已是世间法出神入化之尽头,当乔彩凤察觉不对的时候,这个人就已经来了,所以他才会大吃一惊。

此人剃着平头,国字脸,肤色微黑,身形略显消瘦却非常之精悍,眼睛很圆,眼白与黑色的眼珠对比特别醒目,给人的感觉好像时刻充满了旺盛的精力,却又有异于常人。他向乔彩凤微一拱手道:“道友莫要惊讶,你不认识我,我却是认识你的。我们是本家,我也姓乔,名散人,号亦散人,你可以叫我乔散人。”

乔彩凤眯着眼睛看了乔散人半天,神情颇有些惊疑不定,就凭刚才他从树影下走出来所显露的神通,恐怕已是化身五五之上的待诏境界了,两昆仑修行界却从未听过有这么一号高人。他师父九黎当年讲解人世间以及昆仑仙境修行各派时,没有提过什么乔散人;而乔彩凤遍访昆仑仙境各大出神入化的妖王,更未听说过这样一位高手。修为到了如此境界若不显露身份,他究竟是人还是妖修,就连乔彩凤也分辨不出来。

乔彩凤眯着眼睛问道:“你怎么会认识我呢?我从生下来到现在,可从来没有见过你!”对于已度过苦海、拥有出神入化成就的高人而言,哪怕是刚出生时抱过他的人,很多年后再见面也会记得、能认出来。这是常人无法理解的见知境界,而乔彩凤确实从未见过乔散人。

乔散人笑了:“我可以确定,你当然不可能见过我。但是你看见我的时候,却觉得非常眼熟,是不是这样?”

乔彩凤突然也笑了,从刚才的紧张中放松下来,笑眯眯的道:“还真的很眼熟耶!你姓乔,我也姓乔,莫非我们俩是亲戚?”

乔散人:“可惜啊,我们俩真不是亲戚,长得也不像。……听说道友打造众妙飞舟,欲证渡十万众生之宏愿,而我觉得仅仅以飞舟运送十万众生,算不得真正的宏愿。这艘飞舟开通之后,所推衍出的世事,才是你真正的宏愿。看来道友是个非常喜欢热闹的人,既然如此,我今天就来送一场更大的热闹。”

送热闹?世人见面可能会送各种各样的礼物,但还没听说过有人找上门送热闹的。乔彩凤眨了眨眼睛道:“你有什么热闹啊?”

乔彩凤一指虚悬于高空的众妙飞舟道:“道友打造了这样一件可以穿行瑶池结界的洞天神器,其实它的用处并不仅仅是在这里,而是一个能飞游天下的小小洞天,里面不仅有八位妖王的闭关之处,还能摆好几桌酒席呢!”

乔彩凤:“是啊,它是我亲手打造的天下神器,道友是来夸我的吗?”

乔散人摇了摇头道:“我是来告诉你一件事的,其实世间还有另一件洞天神器,可比你这众妙飞舟还要神奇多了。它包含一座人烟城郭,是由金仙灵台造化而成的一方世界,有自行推衍演变之神妙,却可出现在人间为道场洞天。此洞天可以随身携行,若以出神入化之能于其中凿建世间风景,还可打开到达世间各处的门户。”

话音中带着神念,向乔彩凤介绍了这件神器的玄妙。这件神器是千年之前由两位最擅炼器的金仙在人间打造,就如众妙飞舟一样,其中包含着一个小洞天结界,但它的洞天规模可比众妙飞舟要大多了,堪比正一三山,其中有一座完整的城郭。

当它祭炼完成、真正展开的时候,其中一切情形与真实无异,就是一个洞天道场,有门户可供人出入。这简直是不可思议之物,想想正一门的正一三山、青城剑派的千柱道场、终南派的太牢灵境、三梦宗的梅花圣境这些地方,都是某派宗门拥有的小昆仑洞天福地,在千年的纷繁动荡中,宛如另一个清净世界。

可如今有这么一件神器,神器中就有这样一个洞天,它相当于可以随身携带的正一三山。这件神器的名字叫做——惊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