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726章、再入之愿,生而知之

世上有这么搞笑的人吗,立誓世世轮回都做黄鼠狼?且不说这种誓愿多么滑稽,他又怎么能办到呢?轮回之说向来缥缈无凭,或许真有,但谁又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呢,那也是了不得的本事啊!可偏偏就出了这么一号人物,千年之前的一位妖王,神通广大威震蛮荒,与他结伴相交的九位妖王皆飞升成仙,再入轮回的他却立下了这样的誓愿。

那十大妖王当年曾助正一祖师凿建三山洞天,所以正一祖师留下的笔记中有所记录,很委婉的提醒后世弟子,要注意后世的黄鼬成妖。若其人有可指引之道,则应结与缘法;若其人行止不堪,应善规劝之,莫使误入歧途;若其人在世为恶,实在不堪造就,则应斩之令其重来。

仙家高人行事就是这般,正一祖师要后世弟子注意世上的黄鼬妖,并非是偏袒关照,而是重点留意、尽量结缘指引,根据其在世行止,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若其中真有姚妖王轮转之黄鼬,如此才能早日助其在世世轮回中超脱。

正一祖师的笔记,是留给后世未成仙的弟子看的,像这种事情,有些玄妙之处是很难讲清楚也是不应该讲清楚的,所以描述得非常隐晦,并不完全是泽仁说出来的那些意思。而泽仁是看了笔记之后,结合自己的理解与猜测做出了刚才那番转述。

白少流和石野皆有出神入化成就,境界在泽仁之上,他们一听就明白了其中有些关窍,可能并非在世之凡人所能解透。白少流问道:“泽仁师兄,你的说法并非正一祖师的原意吧?”

泽仁答道:“是的,祖师只留下寥寥数句隐语而已,并非刚才我直述的那般意思。我站在苦海岸边有所感悟,所以才有那样的理解。”

石野:“若正一祖师确实留下了这样的笔记,泽仁的理解便有道理,就算不全中也相去不远。……小白,目前万变宗中那两只黄鼬,妖王楚平黄与金线鼠盛龙,其中之一真有可能是当年的姚妖王的轮转之身吗?”

白少流苦笑道:“这是谁也说不准的事,就算乔彩凤如泽仁师兄之猜测,是某位仙家欲证金仙成就而下界轮转,带着某种誓愿,企图用这种方式接引某只黄鼬,但乔彩凤生在人间后,也是无法确定那人是谁的。他只能于再入轮回之前,推衍世事之变,在某种时候以某种方式行事、可能有某种缘法,然后带此愿心而来。

比如打造这众妙飞舟,让世间呈现千姿百类之修,必有妖修宗门出现,指引妖物于世间修行,那黄鼬妖便在其中。这便是当今的时局,千年以来所未见,他利用了这个时局。但谁能保证在世世轮转中又能找到谁,还能助他飞升成仙?像这种事情,是无法强求的,强求亦不得。所以乔彩凤的做法,只是顺应世间缘法引导之,期望这种结果的出现。”

泽仁追问道:“如此说来,白总也认为乔彩凤是仙家下界喽?”

白少流仍然苦笑道:“当年我在传销团伙中结识成天乐,他也曾问过我转世轮回之说,我则回答他——讨论这个问题没有意义。因为众生皆是再来人,前世之缘留可能是今生之福报,但今生之行止,已与前世无关。

我们每个人都立足于今生,若真有前生后世,那么此世便是前世之来生、也是来生之前世。每一位凡人,如你、如我、如所见众生,在这世上皆已不知经过多少世轮回,所以追究于这些并无意义。”

这番话很玄妙,同时带着更玄妙的神念解释。泽仁是因为到达苦海岸边才会问出这样的问题,而传说中的苦海劫,在定境中可见前生世世轮回,白少流与石野都是经历过的。白少流则告诉泽仁,苦海劫中要见证的并不是自己前生是什么,那种种经历可以是自己的世世轮转,也可以是世上众生种种所遇,若因此而动念,这一劫根本过不去。

历苦海并没有失败重来之说,要么度过苦海成就出神入化,要么就在定境中殒落。但是苦海种种,见证的都是人世间的事情,已飞升超脱人世的仙界经历,苦海中也是见不到的,因为这是世间法的成就。假如一个人真有所谓的前世,那么苦海中也可能见证前世种种,假如一个人根本就没有前世,那么见证的就是世上众生之遇。

乔彩凤这个人的身世来历已经调查得很清楚了,他就出生在人间,假如是仙家再入轮回,他自己也不会清楚的。就算其人是仙家下界,当面问他也没有意义。有些话,他只可能在飞升或坐化前最后的遗言中才会交待,也可能根本就不会交待。

白少流一连说了好几个没有意义,可他的话对于泽仁来说却颇有意义。泽仁又问道:“那么乔彩凤所称的宏愿又是怎么回事?他生于人间既不知道自己的来历,又怎么会恰好做出这样的事情?”

石野以神念道:“这是生而知之,所以我们才会猜测他是仙家下界。那艘众妙飞舟,也绝非是传闻中那么简单打造出来的,听上去如有神助,实际上恐怕也是确有神助,它就是留于世间的天下神器。一个出神入化的乔彩凤,再加上八位出神入化的妖王,几年时间就打造出众妙飞舟,我听了都不敢相信,但它确实发生了!若无法解释,那就只能做这种解释。”

人有生而知之,有学而知之。所谓生而知之,是天生就会的技能或者与生俱来的见知。比如婴儿会哭、会吃奶,鱼儿会游泳,黄鼠狼会放屁……这些也不一定是刚生下来就会,却不需要谁来教,在成长的过程中,会逐渐的自行领悟。

那么更玄妙的生而知之,就是某种缘法与宏愿了,传说中仙人下界可以有很多种方式,但某些修行求证却必须再入轮回,就是新生于人间与常人无异,只是带着生而知之的某些愿心和缘法。比如乔彩凤所说他小时候做的那些梦,拜九黎为师后突然明白了少年时的愿望是什么意思。

众妙飞舟这样的神器,从理论上来讲,以乔彩凤与八大妖王之能,并不是根本打造不出来,可想成功过程也是艰难无比。别的不说,其设计的玄理,恐怕就不是九黎散人能教出来的,需要乔彩凤本人在漫长的岁月中去参悟。就算参悟透彻着手打造,也会经历一次又一次的失败。

山野中的妖王,则更不可能精通这种炼器之法,这简直是人世间炼器之极致了,这件神器本身也复杂到了极点。区区只修炼了十几年的乔彩凤,其本人修为精进虽然令人惊叹,但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而他能打造出众妙飞舟,只用数年时间便一次成功,这才是真正的不可思议,就像是生而知之一般。

说不定他在昆仑仙境蛮荒深处打造众妙飞舟的过程中,还有很多没有露面的“高人”相助,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就这么成功了。但这种事情是谁也无法妄下断言的,只能在心里琢磨琢磨,不必去纠结求证。

白少流叹道:“妄测他人玄妙不能言之来历缘法,如同我们不能妄证自身。其实当年成天乐问我之时,我既是在回答他、也是自己在参悟。如今看来,乔彩凤确实是生而知之,可能从轮回外带着宏愿再来。……但是成天乐,怎么看就是个傻小子,于轮回中懵懂,此生有幸清明啊!”

石野:“既然明白了这些,那乔彩凤的来历就不必再去打听了,就算把他的家谱都找出来也是没用的,无论是否生而知之,就是世人行世事而已。……人世间出了个成天乐,他这一世之修的成就才令人感叹。所以世上众生,谁也不知道际遇究竟如何,只能以缘法引之。”

白少流:“最近又冒出来个大有宗,其宗主行事看似低调,可图谋甚远。估计用不了多久时间,必然要与万变宗见个分晓。这就是乔彩凤打造飞舟所造就的局面,万变宗与大有宗已占据先机,就算再有此类宗门出现,最终的结果恐怕也要看这二者。”

泽仁突然说道:“若乔彩凤的出现与传说中的姚妖王轮转有关,那么妖修宗门之争,恐怕会牵涉到千年之前十大妖王的后人。妖物潜于人世聚集自立一方,古已有之,在广西十万大山深处,曾有一个村寨……”

千年之前曾协助过正一祖师的十大妖王,也曾从昆仑仙境中带了一批小妖来到人世间,就在广西十万大山深处聚居修炼。所谓的“后人”,并非一定是指直系血亲后代。

就算是妖物,除非有特别的缘法,若不得飞升成仙也很难在世千年。那个地方世代有妖物聚居,已从千年前的深山村寨发展成今天有完整区划的一个乡。那个乡的居民看上去与常人无异,其实世代都是妖修聚集。

他们在世间行游时,若碰到有缘的妖修也会带回去加以指点,成为新一代的居民,世代存留至今。虽然妖怪已不是当年那批妖怪,但是缘法还是当年的缘法,后世妖修说起来也算是十大妖王的后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