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725章、飞舟何渡,有心之人

这番话是不能说出口的,所以泽仁只用神念。乔彩凤、石野、白少流三人的脸色顿时都有些变了,只见乔彩凤站了起来,差点把茶杯都给打翻了,连忙摆手道:“泽仁掌门,你可别吓唬我,这是想把我挤兑走吗?你们应该查过我的底细啊,恐怕连底都让你们查掉了吧!

我此世生在人间,就是个普通孩子,只不过从小爱做点梦而已。我从小老老实实上学读书、用功学习,每次考试都及格了。有幸遇到师尊九黎,引领我踏入修行大道,修得今日成就。因感叹师尊当年的遭遇,突然明白我此生的愿心是什么,这才打造了众妙飞舟,发下渡十万众生的誓愿。

泽仁掌门刚才不也夸过我吗,这是孝行也是仁愿。至于用不用宏愿这个称呼,我就是这么形容而已,你何必抠字眼呢?你说的那些事,我此刻并不清楚,既在世间也不敢妄言。而泽仁掌门苦海未度,更未飞升成仙,怎么好说这些呢?”

泽仁仍以神念道:“乔道友莫要激动,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求教而已。看来是我唐突了,在此致歉。这些也非我所知之事,只是在祖师留下的典籍中看到过种种说法,今日确实不该妄言。”

乔彩凤拍了拍胸口道:“不该妄言就不要说嘛,瞧你把我给吓的,一身冷汗啊!假如天天有人这么吓唬我,这日子还咋过啊?”

石野呵呵一笑道:“不会有人这么天天吓唬道友的,况且只要你本人分寸端正,无论他人怎么说,也是吓不着道友的。我看你虽不至于胆大包天,但也差不了多少了!”

乔彩凤大言不惭道:“过奖过奖,石盟主,其实你的胆子也不小的!……你们还有什么话要问的吗?赶紧都说出来吧!”

白少流:“我们没什么事了,但是乔道友你也要悠着点。驾驭众妙飞舟载人穿越瑶池结界,颇耗大神通法力。按如今形势,渐渐将不会次次都满载,又何必空费呢?你这一三五、二四六的实在太忙了,等将来往返穿行者越来越多,对你的誓愿求证也有更好的助益。

若没有今日之谈,求证渡十万众生之宏愿可能漫长无比,说不定要等待百年光阴。可是道友既然把话说清楚了,待你的愿心传遍天下,会让你耗时最短,说不定十几年也就完成了。我劝你也别太累着,有空就给自己放个长假,忙里偷闲回家看看吧。”

这番话什么意思?以前众人不知道乔彩凤要渡十万众生,可等到将来消息传开,大家就会清楚,不论这“名额”有多少,终究还是有限的。若是等到这十万人次已渡满,恐怕就没得众妙飞舟坐了,所以有这个打算的人都不会错过机会,而已乘坐飞舟来到另一个世界的妖物或修士,只要不想常驻,也会尽快回去。

乔彩凤则答道:“常回家看看?嗯,陪妈妈吃饭!”

白少流一笑道:“坐怀山庄就在道友的家乡,乔道友什么时候回乡度假,且让我好好款待。”

乔彩凤则一挥手道:“不必客气了,你还是闭关修炼吧,我清楚你是中途出关跟随石盟主来找我的,已经十分过意不去了,怎么好意思再打扰白庄主呢?那地方我更熟,自己逛就行。”

白少流:“那就有空在家乡转转,说不定还能碰到有人给你算命呢!”

乔彩凤的样子仿佛又被吓了一跳:“你可别拿这个吓我,我也没干什么!咱们今天该说的话不都说得很好了吗,白庄主没有带着写着‘仙人指路’四个字的幌子来吧?”

白少流又笑道:“没有,当然没有,我就是这么一说而已,乔道友何必紧张呢?”

石野咳嗽一声道:“小白,你就别开玩笑了,缘法如何,要看各人的际遇。……今天是乔道友的休息日,打扰了这么久,我们也该告辞了。”

乔彩凤又站起身道:“其实我也挺不好意思的,让你们百忙之中大老远跑来一趟,专门为了我的事,这就赶紧回去吧!”

石野说走却未走,突然又问了一句:“乔道友,你是八一路小学毕业的,是不是?……那么认不认识成天乐呢?他当年也是八一路小学的,便是如今的万变宗宗主。”

乔彩凤一拍大腿道:“你们说他啊!我当然认识他,可他未必认识我。”

白少流的眉头微微一皱:“此话怎讲?”

乔彩凤:“我的年纪比他大两岁,当然也比他高几届,应是学长了。你们也读过书,学校里那么多人,比你们高几届的学生,也不可能都认识啊!我当年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呐,默默用功从不惹事,成天乐恐怕连我的名字都没听说过。

可我却听说过成天乐,那小子可是个名人啊,明明叫成于乐,可是连老师点名都叫错了,后来都叫他成天乐,听这外号就可乐。而且他的学习差,人也傻乎乎的,经常闹笑话,老师总是找家长,在当年的八一路小学,知名度是相当的高啊。”

石野等三人皆释然道:“原来如此!”

乔彩凤又说道:“我也真没想到,这傻小子居然有这等机缘,二十多年过去了,竟被人称为一代妖宗,还搞了一个像模像样的万变宗出来。我就纳闷啊,世间有哪位上师能收这样的徒弟,是不是吃错药了?……”

石野打断他道:“成天乐是自悟修行,宛若山野妖修,误打误撞机缘巧合而已,咱们就不要在人后说这些了。”

……

石野等三人终于告辞离去,飞上云端一路东行,玉柱峰已远在身后。泽仁于云端上突然开口长叹道:“乔彩凤真是好手段!我也想不明白,他究竟是怎样搞定的那八大妖王?如今的局面,也不知成全了谁?”

言语中依然带着神念:那八位有出神入化之能的妖王脱不了身,从昆仑仙境来到人世间的妖王若是神通法力最强者,恐怕也就与范采耀相当了。范采耀是有望到达苦海岸边的妖王,只是修行中尚缺某些求证,他拜入万变宗门下倒是非常明智的选择。

能否度过苦海劫成就出神入化之地仙,那是谁也说不准的事情,但若想修为精进,必须要找到那穿过无涯之岸的机缘。至于大有宗招揽的两位供奉长老,金华与宣威,修行火候还差了一些。其实成天乐及万变宗能以不同的方式“搞定”范采耀和楚平黄,在那八大妖王无法出山的情况下,就可以应对最棘手的局面了。

而白少流却答道:“乔彩凤并不是专门为了帮成天乐,他其实帮的是有此心的所有人,也包括大有宗的刘大有,就看谁真正能立得住。世间百态万象纷呈,他让妖物混入世间自行其是,也让有心人各显其能,他本人就是凑进去等着看热闹的。

其人的来历很清楚,在世间便是世人,就算来历不清楚,在世间亦是世人。泽仁师兄从来不是妄言之人,方才怎么突然提到求证宏愿心之说?就算那是在世所行之事,也非在世所谈之事,只要那乔彩凤尚在人间,是问不出任何结果的。”

泽仁有些不好意思地答道:“我就是一问而已,因为想起祖师典籍中记载的一些事情。而今日一谈,隐约有至苦海岸边之心境,回山之后恐怕就要闭关历苦海劫,也想看看那乔彩凤的反应、欲有所参详。”

石野开口道:“泽仁,既然你今天已经说了,不妨就多说一些。你在正一祖师留下的典籍中究竟发现了什么线索,从而猜测乔彩凤的来历?这种事情可以猜,但人家只要不认的话,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乔彩凤并非否认你的提问,但只要他尚在人世间,今日所答便句句属实。”

泽仁则向石野和白少流发出一道神念,解释了他在正一祖师所留下的笔记中看见的一条千年之前的秘闻。令人意外的是,这条秘闻其实与乔彩凤无关,却与万变宗很有关系。当年昆仑仙境中有十大妖王,协助正一祖师凿建三山洞天,后来这十大妖王中有九位皆飞升成仙,只有一位姚妖王再入轮回。

这姚妖王当年已求证化身五五、有待诏之成就,可是并未度过飞升时的天劫。他的原身是一只黄鼬,据说这位妖王再入轮回之前曾立下誓言:“世人憎黄鼠狼,嫌黄鼬之屁臭不可闻,而我以黄鼬之身证此成就,若不得飞升超脱,便世世轮转为黄鼬。”这是他的愿心,至于轮转之誓的玄妙,不到达那个境界是很难理解的。

假如这位妖王真的如此世世轮转,如今一千多年过去了,他要么已超脱轮回飞升成仙,要么还在世上做黄鼠狼。可是别忘了另外那九位妖王以及正一祖师都已成仙啊,若有机缘怎能不下界指引?仙家下界玄妙难言,非世人所知,所以泽仁猜测乔彩凤的出现是否与这件事有关?

如果说当世之黄鼬成妖,修为最高的便是妖王楚平黄,如今正在万变宗中。但万变宗中还有一只黄鼠狼,就是金线鼠盛龙,他们之中是否有人就是千年之前的姚妖王轮转此生,或者根本就是另有其人,世人也无法妄测,泽仁只是突然想到这件事而已。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