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722章、在世行禅,遇事皆修

乔彩凤这番话中也带着神念,并没有反驳泽仁什么,泽仁说的他全明白。但乔彩凤表示,自己不会停下众妙飞舟,除非石野等人能指出他本人的行为有什么错处。他还强调,在世修行面对的就是世事,那么他与众妙飞舟的出现,就是石野等人所要面对的世事。

妖怪涌入人间确实令人头疼,那么就去解决这种头疼的局面吧。既然承诺了两昆仑藩篱已开、可自如往来,就要面对今天的结果。说共守红尘之责,那么就去尽责呗,跑来找他乔彩凤啰嗦什么?他就是个“发班车”的!

石野闻言与泽仁和白少流对望一眼,神情都很无奈,这个乔彩凤简直是块滚刀肉,突然冒出来,就像是来考验人的!石野不紧不慢地开口道:“乔道友不辞劳苦助人为乐,令人十分佩服!你自己的船愿意开就开、谁愿意坐就坐,我等确实无从干涉。但有一件事要请道友帮个忙,那就是承诺往返之资、使乘舟者有自如往来的缘法。”

这话什么意思啊?简单地说,就是让乔彩凤愿意发班车就继续发班车,但从今天起,得卖往返双程票。如果有谁乘坐众妙飞舟从一边到了另一边,当他想回去的时候,乔彩凤就不能再要“钱”了,应该“免费”送此人回去。

道理很简单,就在“自如往来”这四个字。那些妖物本无穿越瑶池结界的修为,若在乔彩凤的帮助下过去了,想回却回不来的话,必然滋生事端,这就不叫自如往来了。乘坐飞舟要以天材地宝或瑞草灵药为代价,很多妖怪倒是攒了一些身家,却只够出去的,等回来的时候就拿不出东西了。

就算有的妖怪带着足够的天材地宝和瑞草灵药去了人世间,但这些东西是因为有用才会有价值,假如再用掉的话也就没有了。若是他们在世间待着不满意,想回去却“买不起票”,必然引起各种乱子,这才是最可怕的后果!

大多数妖修只是抱着出去逛逛看热闹的心态,但他们并不清楚人世间是什么状况,而且于世事懵懂,恐怕也没做什么长远的明确打算。在世间逛了一圈想回去,却发现自己回不去了,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如今众妙飞舟开通的时日尚短,这种问题还没有出现,但过不了多久,就会有很多妖修逛一圈要回老家了。假如他们为了再上众妙飞舟,在人烟市井中搜刮天材地宝与瑞草灵药,将会是怎样的乱相?人世间可不是昆仑仙境啊!所以无论乔彩凤说破天,石野今天也必须要让他答应这一条。

乔彩凤却一脸委屈地说道:“本来只是单程票,如今却变成了双程票,我不是亏大了吗?”

白少流却笑道:“以道友之修为境界,还谈这种亏不亏吗?就算你是做生意的,这也很好办啊,原先收多少东西让人上船,如今收双份不就得了!至于已经走掉的那些妖修,你闹的乱子你来弥补,若他们要回去,你便送他们回去。

这才不违两昆仑之约,符合自如往来之本意。话又说回来了,你现在谈亏不亏,刚才说的不是渡十万众生之宏愿吗?我能听明白,你算的是人次!只有这样做,才符合你的宏愿心啊。为证愿而实行,为何还要推诿呢?”

泽仁也说道:“乔道友有渡十万众生之宏愿,贫道也十分佩服!目前已经过去了大半年,来时次次满载,回去时却大多空放神舟,不过运了区区四千人,离十万之数还相差很远。此刻及时改变做法,并不影响道友的谋划,反而对你早日实现宏愿更加有利。

随着时间推移,有兴趣立刻就穿越瑶池结界者渐渐都走得差不多了,乘舟人会越来越少,还想每次都满载将不可能,而返程者将越来越多。按石盟主的要求做才是长远无忧之计,于两昆仑局势有利,于乔道友本人的宏愿亦有助,何乐而不为?”

乔彩凤仍然摇头道:“我只是发班车的,你可见过公交车或者火车卖双程票的?就算有卖的,也不是一定非要卖双程票啊!”

石野脸色一沉道:“就事论事,莫强做类比!打比方可以,但不要偷换概念,假如我和师尊这么讲道理,师尊的黑如意早敲我脑门上了!你用发班车来形容众妙飞舟也无不可,但不等于它真的就成了班车。世上有什么交通方式,汽车、火车、飞机还是步行,能让修为不足者穿越瑶池结界呢?既然没有,那就只能指事而论。

你刚才说了另一个世界,不错,对于必须乘坐飞舟才能穿越瑶池者,那边就是另一个世界、一切尚属未知。以前也有修为不足者在高人相助下穿越了瑶池,但你却把特例变成了常态。正常情况下,不论是旅游也好、碰运气也罢,谁都不会对所去之地一无所知、打算一去不回。可是蛮荒中很多山野妖修真的不清楚,他们上了船可能就回不去了,所以我才会提出这个要求。”

乔彩凤有些愁眉苦脸道:“可是这样做的话,会有很多人骂我的。”

白少流笑了,反问道:“你不这么做,就没人骂你了吗?”

乔彩凤无奈地答道:“有,当然有,当面不敢,可是背地里有不少呢!因此他们付不起或者不想付乘坐飞舟的代价,却又想去人烟市井中看看。”

泽仁:“这代价已经够低了,我也打听过乘坐众妙飞舟需要拿出的天材地宝与瑞草灵药,对于昆仑仙境蛮荒中很多修炼多年的妖物而言,只要有心并非难事。如此之低的代价,却求如此难得的缘法。我算了算,假如就当成做生意的话,乔道友恐怕还真得运送十万之众才能回本啊。

世间本无众妙飞舟,那些妖物原先就算花百倍的代价,也难有机会穿越瑶池结界。现在有了众妙飞舟,给了他们能见证另一个世界的可能,他们反倒要骂你。乔道友认为这有道理吗?对于这样的人骂你什么,以道友的修行境界,会在乎吗?”

乔彩凤一耸肩道:“当然不会在乎,我是苦海已度之人,怎会看不破这些?”

白少流:“那不就得了,所行就是所愿!你从一开始,就应该按石盟主说的那样做了,何必等我们来提要求?而现在也不算晚,十万愿方渡四千,而且只要将缘法讲清楚,骂你的人只会更少不会更多。”

乔彩凤眨了半天眼睛,终于问道:“假如我不答应呢?”

他话音未落,眼前的情景就变了。他的对面有三张石椅,石野坐在中间,泽仁与白少流一左一右,此刻并没有谁站起来,泽仁莫名其妙却坐在了中间,谁也没看清他是怎么与石野交换的位置。

泽仁的发丝微微飘拂,那四寸发簪雷神剑看上去没有任何变化,神识深处却能感应到其中的神霄天雷之威。石野的青冥镜不知何时已浮于上空,而白少流手中也轻轻晃着黑如意。这三件神器号称正一三宝,由三位高手同时催动,发出的合击有形神俱灭之威。

其实真想打架的话,石野如今已是公认的两昆仑神通第一,就算乔彩凤修为再高,石野一个人也能收拾他了。况且若有化身五五之能,一个人就可以发动三宝合击,而今天还有另外两位高手拿着另两件神器,乔彩凤想跑都跑不了。

正一三宝合击,由雷神剑为引发动,泽仁的位置突然变成了中间,就是已经锁定乔彩凤、随时可以发动的架势。

石野脸色沉声道:“按乔道友方才所言,我等在世修行面对的就是世事,那么道友与众妙飞舟的出现,就是我们所要面对的世事。这不错!而道友自己也说了,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等待多长的岁月也要实现宏愿。

但别忘了,道友本人也在世间行事,我等的出现,同样也是你所要面对的世事;而我等提出的要求,就是道友要付出的代价之一。更何况这个要求有助于你更好求证宏愿,只是帮助并非阻挠。你有你的宏愿,同样的道理,我也有我的愿心,就看彼此能否和光同尘了!”

乔彩凤的脸色变了,可过了一会儿他又突然笑了,笑着说道:“我刚才就是问问,假如不答应怎么办?但又没说我不答应!其实你们早知道我会答应的,从善如流就是我这个人的优点,怎么会不答应这样的请求呢?你们干嘛搞这么大的阵仗来吓唬我,真的没必要啊。”

见乔彩凤已经答应,石野与白少流分别收起了青冥镜与黑如意,三人同时拱手道:“多谢乔道友深明大义、从善如流!”

乔彩凤也拱手还了一礼,饶有兴致的追问道:“我一直很好奇,正一门历代掌门怎么都将掌门信物成天顶在头上呢?……你们带着正一三宝来,很清楚能吃定我。但若万一真的动了手,我一个不是对手,可我这儿还有八位出神入化的妖王呢!”说着话手指高空那若隐若现的众妙飞舟,示意众人——八大妖王就在里面呢。

白少流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乔道友,以我等之修为境界何必绕这个弯子、打这等机锋?真当我们看不出来吗?平日那八大妖王无奈,自然听你驱使;可是在那种情况下,他们难道还会帮你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