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721章、赤子之心,仁孝之道

白少流皱眉道:“另一个世界,什么样的世界?”

乔彩凤:“说出来很难理解,但是诸位肯定会明白的。就在我们身边,往往存在着太多的不为人知,你只有能打开那扇门户,才能见证种种玄奇,从此世界就变得不一样了。”

石野微微点了点头道:“我师尊当年传我世间三梦大法,入门之初,便可以阴神行走于世间,并可在梦中修得种种成就。我理解道友的说法,有些福缘是与生俱来的,比如你所做之梦,可能就与你为何来到这个世上有关。”

乔彩凤摇头晃脑道:“原来石盟主也很会做梦啊?风先生的世间三梦大法我当然听说过,若论梦修成就,天上地下,可没谁敢说能超过他。但我不一样啊,我当年并非是在梦中修炼,就是个小破孩在做梦而已。

你理解一个孩子的心吗,就是太上所说的赤子之心?‘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为天下溪,常德不离,复归于婴儿。’这是丹道中的返璞诀又称元婴诀,你们当然都是懂的。诸位早已突破了脱胎换骨之境,拥有了婴儿俱足神通,能穿越瑶池结界。

可是尚无这等修为的人,也可以有这样一颗心,像赤子般不带任何成见的去看这个世界,去想象是否有不为人知的玄奇?于是我做了一个又一个梦啊,梦中的世界开了一扇又一扇门,我见到了种种妙趣。

但可惜,那只是孩子的梦。可后来我很幸运,遇到了师尊九黎。他老人家一眼就看出我有慧根,于是收我为徒、将我引入修行门径。我终于知道,原来身边真有另一个世界,于是我潜心修炼,就像打开了一扇又一扇门。

不知诸位有没有听说过我师尊九黎的故事?他老人家年轻的时候,嗯,其实也不算太年轻,那时有七十多岁吧,年富力强、风华正茂,刚刚度过换骨劫拥有飞天之能。他听闻自古以来有关昆仑仙境的传说,便想穿越瑶池结界到达那天成的广袤洞天福地。

可能当时他不太小心,或者修为境界尚不稳固,或者神通法力尚不强大,或者护身之能还差了那么一点点,险些在无形罡风中殒落,最终未能成功却身受重伤,养了很久才恢复。这是我出生之前的事情了,当我听师尊提起的时候却很感慨,假如当时有人能够打造一艘众妙飞舟,该有多好?”

泽仁点头道:“弥补尊长之憾,是孝行之心。虽然九黎前辈对你讲这个故事时,以他的修为早已能穿越瑶池结界无碍,但你仍起了此心,这便是仁德之愿。没想到乔道友先谈婴儿之诀,再谈孝仁之道,倒是句句在理啊。”

乔彩凤笑道:“过奖过奖!道友的法号中不也是有个仁字吗?应该明白我是什么意思。我也明白你们今天来就是跟我讲道理的,而我绝对是个讲道理的人。”

白少流又问道:“乔道友就是在那时,起了打造众妙飞舟之愿吗?”

乔彩凤摇头道:“那时是定下了众妙飞舟这个名字,我决定要打造这样一件飞天洞天神器。但这样的愿望我从小就有了,让那些想见证与感受另一个世界的人,如愿以偿!小时候的想法很懵懂,但到了决定打造众妙飞舟的时候,就明确了。

昆仑仙境千年以来,对于大多数修士只是传说,倒退到二十多年前,有很多修士可能根本就不知道。拥有小洞天结界的宗门非常少,不是谁家都能藏座正一三山的,那广袤的天成福地洞天号称仙境,只要听说了难免会生出见证之愿,比如我的师尊九黎。

而对于昆仑仙境中的妖物以及众修士而言,他们能够穿越瑶池结界的机会也太少了,不是谁都有运气也有本事能请到拥有阳神化身之能的高人帮忙的。于是我明白了一件事,我从小做的梦、我能遇到师尊九黎,皆是缘法。打造众妙飞舟,渡十万众生,便是我的宏愿!”

乔彩凤这番话说到最后是慷慨激昂,白少流却笑了,他笑着轻轻鼓掌道:“精彩精彩,堪比天花乱坠啊!”

乔彩凤一瞪眼:“白庄主,你难道认为我所言不实吗?”

白少流摇头道:“我毫不怀疑你说的每一句话,以你的修为,可能会说瞎话,但绝不会打诳语。……但你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却堵不住我们的嘴。”

他的声音中也带着神念。乔彩凤每一句话可能都不错,但无论他怎么说,也改变不了目前的事实。众妙飞舟如今起到的最大作用,就是将那些对人间尚懵懂的妖怪们运了出去,已经有四千多号了!乔彩凤可以认为这是在求证自己的宏愿,但麻烦却全留给别人了。石野等人今天来,就是告诉他这么做已经与即将导致的后果。

乔彩凤一摊双手:“你们还有话要说啊?”

泽仁:“是的,听君一席话,句句有道理,但谈的都是你自己的宏愿。而以乔道友之修为,应早已度过苦海,不应该不明白另一个道理。观世间众人,如我之生生世世轮转,知人若知我。所以你应该知道,我们不会听了你那些话便走的。”

乔彩凤盯着泽仁饶有兴致的追问道:“石盟主的修为我清楚,不在我之下,此生就算过不了那飞升时的天劫,估计也有人会帮他的。而白庄主的修为我也隐约有所耳闻,琢磨来琢磨去竟有一个非常不可思议的想法,他这一世到头若不飞升而去,简直是不可能的!但是泽仁掌门,据我所知,你尚未度过苦海、求证出神入化吧?”

泽仁很平静地点头道:“是的,这些年我一直在无涯之岸行走。而今天随二位高人来见乔道友,听你这番很有道理的话,却感悟了另外的道理,我想我已经走到了苦海岸边,回去后恐怕就要闭关历劫了。”

乔彩凤大言不惭的拱手道:“恭喜泽仁掌门,那你得谢谢我啊!”

泽仁亦拱手道:“我真得多谢乔道友!修行机缘玄妙亦难料,说不定会怎样碰到。但今天来,谈的既不是乔道友你的宏愿,也不是我的修为,而是世间正在发生的事情,不因你我的想法而有所区别。……你可知这昆仑仙境瑶池结界,之所以要有脱胎换骨之能才能穿越,谙合了天地间何种玄机?”

这番话是问也是答,以神念做了一番解释。脱胎换骨之修为意味着什么?若说禽兽开启灵智修炼成妖,是超脱族类之大福缘。而到了脱胎换骨的境地,则已经超出族类之别了。这种超出并不是泯灭原身来历,而是不受其限,除了天赋神通之外,已经没有因族类差异而导致的差别。

这不是割舍自己的出身,而是超越自身,去印证反思出身来历、成长环境、修行道路所包含的一切。

这种境界被称之为婴儿俱足,就像我中之我重新生长,后天与先天合而为一。见证与经历“另一个世界”,此时已是修行之必须。所谓另一个世界,未必指的是什么外星球,也可以就是寻常世事,在婴儿俱足心境中全新的感受与发现。

这时他们能够穿越瑶池结界,来到自古天成洞天福地昆仑仙境,是与修为境界相应的一种求证。但是对于普通修士而言,红尘种种的经历还没有求证透彻呢,跑到昆仑仙境中去清修虽说并非不可以,但可能并无什么实质性的益处,甚至是有损的。

这对于那些蛮荒中的山野妖修也是一样的,他们不仅对人烟市井尚且懵懂无知,就连所生活的世界还没看透彻呢!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就比如说留学吧。小小年纪一切尚未成型、世间诸事未通,便离家远行跑到完全陌生的环境中,未必是一件好事。

成天乐就是例子啊,他倒是没上大学就去德国留学了,结果又怎样呢?

不能说已有脱胎换骨修为,去领略另一个世界就一定是好事、必然能使修为精进。但那是到达那种境界需要求证的见知,不以这种方式也必然要以另一种方式,否则无法继续修为精进。在求证的过程中,也可能遇到种种劫数,这种劫数甚至可能是自己的所作所为。

泽仁告诉乔彩凤,昆仑仙境瑶池结界的存在,与修行之道的求证谙合,其中自有玄理。所以乔彩凤打造众妙飞舟,对世间未必是一件好事,也未必对那些来往的人有多少助益。乔彩凤刚才说的那番话,所谓的道理只是满足自己的想法,若是普通人也就算了,但有他这等修为,想法就要切合世间缘法。

乔彩凤闻言皱了皱眉,开口道:“你们三位今天既然来了,我也清楚肯定是不会轻易走的。我有我的宏愿,立誓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等待多长的岁月也要实现。你们也有你们的目的,要做你们的事情,有话就直说吧,到底想我怎么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