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719章、红尘喧嚣,发愿渡妖

比如当年的毕明俊、花膘膘这些妖怪,能在人世间混得很好,各种门道都摸得很清,假如不是识破了他们的身份,仅凭行止简直分辨不出他们是妖修。可就算是这样,自古以来世间的妖怪也闹出过不少乱子,因为毕竟出身和习性不同,不能完全以人的思维常理去测度之。

现在倒好,根据昆仑修行界监督统计,众妙飞舟开通半年多来,累计已经运送了四千余名妖怪到了人世间。人烟市井原本就不是他们所熟悉的生活及修炼的环境,而且他们的习性与现代文明社会有很大的隔阂。很多妖怪并不是故意来捣乱的,就是想来见识一番,但他们按习性行事,一不小心就会闹出乱子来。况且像这样的妖怪一般都是哪儿人多往哪儿钻,反正是来看热闹的嘛!

更有一些妖物本无意为祸,可是到了人间之后发现这里很好玩很好混,私欲滋生说不定就会改变想法,这才是最可怕的。人世间有捉妖师,这的确不假,对于他们而言昆仑各派修士都是捉妖师。但就像世上有警察一样,还是有人会不断地犯罪,并设法躲避追查。

这些妖物当然也会有侥幸心理,有些鸡鸣狗盗的事情自以为只要做得足够隐蔽、便能不被人察觉,有时候还确实不容易注意到。好在这些妖物都是有修行的,通过了种种心境考验,一般不会刻意太乱来,可是他们一旦乱来,后果往往更严重。

四千多名不通世事的妖怪啊,撒豆子一般混入人间,就算还在中国境内,平均每个省也超出一百多号了,谁也无法预料他们会闹出什么状况,想想就令人头大!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知下落、已被处理、或者被附近的修行宗门暗中盯住知其落脚地的妖修,总计近两千名,还有两千多个妖怪目前下落不明啊。

在原先的情况下,只有那些脱胎换骨之妖王才能来到人世间,就算修为高超数量也不可能太多,而如今这种状况才是最令人头疼的。更头疼的是,乔彩凤根本就没有停下众妙飞舟的意思,仍然是每周一、三、五从昆仑仙境发“班车”,仍不断有各种妖怪涌入人间。

白少流也叹息一声道:“明知道他在找麻烦,却让你抓不住把柄无话可说。我已调查过他从小到大的种种事情,也是一点把柄都没有留下,让你挑不出他的毛病来!”

乔彩凤从小就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门门功课都棒得很,却不喜欢当班干部,家长似乎也没给老师送过礼。他在少年时代遇到了九黎散人,从此迈入修行门径,何时修为大成并不清楚,因为他从来不显露神通也不惹事,在学校里甚至没跟同学打过架。

乔彩凤大学毕业后、去凝翠崖清修之前,先后在两家业务性质完全不同的公司工作过,业绩都非常不错,职务提升很快,后来却都不干了。这对于修行高人来说也是很正常的,但白少流还查出来的另一件事,就令人啼笑皆非了。

有一天乔彩凤下班回家,大街上有群体事件正在斗殴,无关人等都跑得远远地观望,只有他这位围观群众却凑进去看热闹。结果警察来了,将他也当成斗殴者之一带回了局子,任乔彩凤怎么辩解,最终还是被治安拘留五天。

乔彩凤当时的修为应该已经很高了,恐怕已有脱胎换骨飞天之能。可是他脸红脖子粗的对派出所民警吼了半天,自辩清白无效,还是去看守所里老老实实待了五天,并没有企图杀出牢笼的举动。其实以他的本事,完全可以不惊动任何人无声无息地就出来了,但他也没有。

就这样一个人,平日在昆仑修行界中毫不见动静,谁能注意到、谁又能抓住他什么把柄?这时正一门掌门泽仁道:“此人行事好生诡异,利用的恰恰是千年所未遇之时机,表面上却又好像没什么目的,就是看热闹不嫌乱子大!”

其实众妖王携带手下妖修涌入人世的状况,昆仑修行界是有所预见、也有所准备的,否则各派尊长为何支持成天乐创立万变宗呢?就算没有成天乐的出现,也可能会有别人来做这样的事情;但成天乐恰好是最合适的、简直就是送上门来的造化!

其大背景不仅是世事的变迁,同时也与昆仑仙境的状况有关。昆仑仙境自古就有大批修士,有大大小小很多宗门,这些宗门的外围道场中也有许多散修和妖修驻足,广袤蛮荒中还有无数妖修。自古以来当然也有不少冲突,但大体上还是相安无事的均衡局面。

二十多年前,昆仑仙境中最有影响的三大宗门,分别是太道宗、妙法群山、万法宗。可是二十一年前,因为两昆仑芒砀山赌阵之战,石野之师风君子追入昆仑仙境灭了万法宗,废其宗门尊长驱散其门人,联合昆仑仙境的散修领袖陶然客,接管了其道场闻醉山。

十一年前,就在昆仑仙境闻醉山,石野与太道宗宗主周春论道斗法,其冲突不可调和。结果石野以正一三宝合击,在斗法中斩了周春,太道宗也从此树倒猢狲散。也是在这场论道斗法后,众修士约定了两昆仑藩篱已开,共守红尘自如往来。

两昆仑之间的根本冲突倒是解决了,可是昆仑仙境中的均衡局面被打破了。原先各宗门以及众散修皆以三大宗门为首,与蛮荒群妖相安无事,如今三大宗门被灭了两家,妙法群山一家无法完全镇住场面,那么蛮荒中的山野妖王们就蠢蠢欲动了。

其实若以长远的眼光来看,这不过是历史长河中掀起的一朵浪花,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宗门兴灭本是寻常事,万法宗与太道宗也是自取灭亡,假以时日便会有新的传承宗门兴起,这是自古以来的常态。

石野等人也清楚,有些妖王听说两昆仑藩篱已开的消息,可能会跑到人间聚众,驱使那些潜伏的妖物为属下,就像在昆仑仙境蛮荒中那样。可人烟红尘不是山野蛮荒,这种状况是要防范规劝的,但事情不能绝对的阻止,便以万变宗为指引。

某些有出神入化修为的妖王,可能不需要跑到人间来搜罗妖修,他们自己就有本事把属下小妖们一个一个都带过瑶池结界。石野以及各派前辈对此的态度是,想开宗立派可以,想指引妖物在世间修炼也行,但不能乱来。具体该怎么办呢?——请参照万变宗!

不料真正的大麻烦和原先预想的不一样,众妙飞舟一开通,可不仅是约束几位妖王的事情了,一下子跑出来好几千妖怪。他们各有目的,散布到了红尘各处。乔彩凤可真会选时机啊,历史长河中的一朵浪花,恰恰会让当时当世之人受其冲击,他则顺势将这浪花卷得格外汹涌。

身为昆仑盟主石野与天下第一大派掌门泽仁,当然不能坐视不理,石野还特意请白少流调查过乔彩凤,今天这三位高手各携神器正一三宝来到了这里。

说话间他们转过一片绝壁,行走间脚步凌空飘飘然若仙家临凡,远远地望见了乔彩凤。此人的照片他们早就看过了,约三十出头、长得浓眉大眼,浓密的络腮胡子修剪得很短很整齐,看上去也是相貌堂堂,粗犷中还有几分俊逸。

此人应该很懂享受,在这苦寒高原上“学雷锋做好事”,还不忘以大神通开辟了一片小小福地。只见前方有一片山坳,绿草如茵点缀着似锦繁花,在葱茏的树荫之下有块天然如躺椅状的巨石,旁边还有天然的石桌。阳光正烈,乔彩凤正躺在那石椅上打瞌睡呢,旁边的石桌上放着一个精美的青花盏,盏中的茶还在冒着热气。

不知这茶是谁给他斟的,也不知这热气已经冒了多长时间,反正周围看不见一个人。这片山坳的后方便是雪山绝壁,而前方却缓缓延伸向一片谷地。这里就像个特殊的码头,将小妖们从昆仑仙境里接出来,正可从这里走下山自行离去。

那八位出神入化的妖王不见踪影,而在乔彩凤身前上方的高空中,若隐若现浮着一艘飞舟。这件神器并没有收起,外表看上去约十丈长、三丈余宽,呈柳叶形非常漂亮。若以神识感应之,它似在这个空间又仿佛在另一个空间里,似实质又似虚影。

石野等人站在这里,若展开神念极目望去,会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感应,那飞舟既是浮于眼前的高空,又是漂于并不存在这个世界中的另一片水面上。雪峰环绕间的千里高原旷野,隐约可见一座烟波浩渺的大湖,便是传说中的瑶池。

千里天池波光浩渺!看湖面的高度,恰恰与周围雪山的最高峰平齐。不要误会群峰之间真有这么一池湖水虚悬,但所见也不是幻象——它是另一天然洞天空间的景物,恰恰在此重叠,这里便昆仑仙境出入人世间的门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