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718章、身随三宝,有备无患

突破关障的机缘玄妙难言,须岁月的积累,须勤学苦练,也需要感悟开窍。最近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世间看似平静没什么变化,只有成天乐这种人才明白其暗流涌动。所以小韶见宗门之事没有什么好操心的,外面暂时有法海大师与陈昱霖掌门,家中又有一位妖王及十位大成妖修坐镇,宗门道场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成天乐正可趁此机会放心地出门。

成天乐被小韶说得动心了,打算携带着自己的画卷出门,行游于更广阔的天地画卷之中。只有这样,他才能给自己与小韶的世界赋予更多的内涵。成天乐自己倒不太在意修行关障,但他有不断精进突破的愿心,就算不为别的,怎么着也要实现承诺将小韶从画卷世界里带出来。不知要有什么样的修为才能够办到这点,恐怕至少需要出神入化之能吧?

他并不着急,因为已拥有五百年的寿元,但在这世事纷繁中爱惜自己,仅仅有寿元是不够的,人世间还会遭遇太多的未知。

……

就在成天乐打算出门行游的时候,有三名修士远游到了青藏高原玉珠峰以西的地方,他们三人成天乐都认识,当中一人是昆仑盟主石野,旁边的是昆仑第一大派掌门泽仁,另一人是他的老朋友坐怀山庄庄主白少流。

这三位高人怎会突然联袂至此呢?据成天乐所知,白少流这两年一直在坐怀山庄中闭关,修炼十二品莲台成就,其境界就相当于丹道中的化身五五。昆仑修行界新冒出来一个乔彩凤,区区十六年便修得化身五五成就,从默默无闻而一鸣惊人。谁也没想到,尚未出神入化的九黎散人竟留下了这样一名传人。

如今的修行各派盟主石野,其修为精进也堪称神速了,但他修得化身五五成就,从修行入门时起也用了十七年半!虽然修为成就不以精进速度而论,有人可能突破关障很快,可到了某个地步之后,那一步终身都没有迈过去。但无论如何到了这等境界,也是一种玄之又玄的考较啊。

当世之人中,若还有谁在修为精进速度上可能超过乔彩凤,恐怕也只有白少流了。白少流自修行入门至今,其实只用了不到八年,他的修行年月并不比成天乐长多少,却已经在闭关修炼十二品莲台化身了,只是尚未修证圆满而已。

这种闭关绝不是一两天的事情,甚至也不是一两年的事情,哪怕在坐怀丘中一坐百年也并非不可能。若无必要,白少流绝不会轻易以本尊法身出关。

成天乐有几次拜访坐怀山庄,都没有见到白少流的本尊法身,虽然与常人之间见面并无太大区别,但那只是以化身所寄托的神念交流。可如今白少流却出关了,并非十二品莲台修证圆满,而是有事要跑一趟,这三位高人是来找乔彩凤的。

他们从云端落下,在荒凉的高原群山间款步而行,看似闲庭信步其实脚程也是极快,这山间跑得最快的猛兽尽全力也追不上。泽仁的四寸发簪金光闪闪,便是名镇天下的雷神剑;石野的神器青冥镜当然是随身携带的,融入形神看不见藏于何处。

白少流的手中却拿着一支尺许长的黑色如意,上面雕饰着一大一小两条龙,便是神器黑如意。名震天下的正一三宝,此刻就在这三位高人手中。若是他们三人联手发起合击,铆足劲真想打架的话,就算是仙家临凡恐怕也要退避三舍。

石野一边走一边问道:“小白,你去借黑如意,我师尊就随手给你了?”

白少流:“风先生就把它放在书架上,都落灰了。我去借,风先生就要我自己拿,我差点没拿起来。”

石野笑了:“十一年前,在昆仑仙境闻醉山斩周春、灭太道宗一战之前,我先去守正前辈那里借雷神剑,又去师尊那里借黑如意,也吃过这个亏。当时黑如意是放在茶几下面的,师尊要我自己拿,我也差点没拿起来。

这件神器被师尊做了点手脚,普通人随手都可以轻松拿起。但天下修士既知其为何物,自然要以神识感应其用,若尝试与身心一体御器,不仅有龙魂咆哮冲击元神,也会受那封印神魂之力吞噬,除非能镇得住才行。它并不伤人,但你拿不起来就得放下。”

泽仁:“白总将黑如意给拿来了,可见十二品莲台化身已修炼有成。”

白少流谦虚道:“有所小成而已,尚未求证大圆满之境。”

泽仁:“我有点好奇,你是怎么向风先生借的黑如意,编了个借口就这么拿走了吗?”

白少流苦笑道:“哪有那么简单!我告诉风先生,我的木器加工厂最近在研究古典工艺品,想借他的如意做个参考的样品。风先生说那是平时砸核桃用的,我就把赤炼神弓押给他了。风先生很高兴,说很好,他小时候就爱玩弹弓,黑如意就在书架上,让我自己拿……”

石野笑道:“小白啊,你的赤炼神弓好大的面子,居然能冒充弹弓了!我师尊小时候玩的弹弓,可是用碧水烟帔将瞄日鹊绑在呈风节上,打出去的弹子也是息壤神珠,件件都是名震天下的神器。”

白少流:“幸亏忘情宫中不养鸡狗,否则那时一定会被风先生闹得鸡飞狗跳!……下次再有这种事,我干脆把坐怀山庄押给风先生得了,就不留人质了。”赤炼神弓明明是一件神器,白少流却说是人质,因为那就是他的护法侍者赤瑶寄托形神之器。

说话间继续前行,时间已是盛夏,他们走的位置在寒冬季节被冰雪覆盖,此刻雪线已经退到了更高的地方,在融化的雪水滋润下,这里长出了一片片浅草,石缝中偶尔也能见到各种颜色的野花。风仍然很冷,但四处充满了顽强的生机气息。

白少流又说道:“我们这个阵势,很有点吓唬人啊。”

石野:“也许是我多虑了,但那乔彩凤偏偏是在我师尊所住的地方长大,这些年默默无闻,谁都没有注意到。如今突然冒出来搞出这种事情,其用意颇为费人思量,究竟是敌是友、是否有别的目的,真有些吃不准,还是有备无患的好。”

泽仁:“修为到了他这等境界,是绝不会轻易动手的,除非是求证大愿,否则就算出手也不会见真章。我们这次只是去找那乔彩凤聊聊,搞清楚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又为何要这样做?”

石野:“这可说不定,想当年的太道宗宗主周春,修炼古传三头六臂神通圆满,也相当于丹道中的化身五五之境啊!不是也被我斩于闻醉山吗?否则两昆仑之间的冲突根本平定不了,这个人是关键,也是其中的死结!”

泽仁:“那与今天的事情性质不同,周春的大愿不仅要打开两昆仑的藩篱,还要冲破红尘中的约束欲横行人间,自古以来这么做的人结果都是覆灭,覆灭之前却会带来一场浩劫。那是他要证的大愿,这场冲突谁都不会让步,所以才要那样解决。

而乔彩凤不过是打造了一艘众妙飞舟,从昆仑仙境往人世间运妖怪而已。两昆仑修士以及石盟主您十一年前都亲口承诺,藩篱已开可自行往来,守散行戒及共诛戒即可。所以他这么做,我们是抓不住任何把柄的,只能去找他谈谈具体情况了。”

石野苦笑道:“昆仑仙境,是自古飞天修士清修福地,有广袤蛮荒与众多天成道场,还有无数天材地宝与奇花异草。但那不是谁想去就能去的地方,有瑶池结界为屏障,若无脱胎换骨之能连门户都看不见。开两昆仑藩篱只是顺水推舟之事,千里瑶池,这么大的门谁能看得住?

我等当年的目的只是守护红尘安宁,约定在世之行止而已。谁能想到十年后出了个乔彩凤,他确实没有违反任何约定,而且已经答应了妙法群山,在群妖登舟之前便会宣布散行戒与共诛戒,以防那些山野妖修从没有听说过。可是他运了这么多妖物到人世中,谁能受得了!”

人世间自古就有妖修潜伏,当今世上究竟有多少妖怪,是谁也说不清楚的,因为不可能有人会站出来公开宣布自己是妖怪,除非偶然被高人发现了,那也是修行界内部的事情。成天乐在有意无意间结识了众多妖修,已经是意外中意外,谁都不可能总是碰见如此之多的妖物聚集,而且当世只有这么一位妖宗。

正如范妖王所言,人世间的妖修,与昆仑仙境中那些从未见识过红尘繁华的妖怪们多少是不一样的。他们可能也是在山野中开启灵智,但如今人烟密集繁华,绝大多数的妖怪在修炼中或多或少都会接触到人世种种,漫长的懵懂岁月里逐渐学习并熟悉,就算自己不是人,也会了解人间的很多事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