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716章、真情入毂,假意禅机

范妖王很感激地看了花膘膘一眼,也说道:“成总的成就,可不仅仅在于今日之修为高低。我若能正式拜入万变宗门下,也是这一世修行的福缘,请成全!”

成天乐心念一转道:“范道友一身神通惊人,这是你数百年自修的成就,并非万变宗传承之功。你肯结此缘法,我自然求之不得,这样吧,你拜入万变宗门下必须受戒、守护宗门之规,但我也不过于约束你,除了宗门必须之仪轨事务,道友其余之事可自便。”

范采耀还没答话呢,訾浩说道:“本来就是这样嘛,修行传承宗门只点化弟子修行,并不干涉其私密之事,平日除了守护宗门之责,并无其他驱使。若为宗门效力凭自觉自愿,宗门会另赐缘法的。”

这位大总管当然也想万变宗能招揽一位妖王,话说得也是四平八稳。范采耀赶紧接话道:“万变宗的门规我也清楚,既有此愿当然会立誓守护。拜入门下是不是要交出一件原身之物?鳄鱼是会不断换牙的,这么多年我攒了很多颗牙,都是天材地宝级别的。拿其中一枚执行门规,其余都献给宗门器物库。”

一来二去,话就这么说定了。范采耀拜入万变宗,与成天乐等人平辈,除了遵守万变宗门规、有守护宗门之责外,平日行事可自便。成天乐很高兴啊,这顿酒席尽欢而散,第二日便为范妖王举行了入门受戒仪式,并在仪式上当场赐予一枚陆吾神仑丹。

为了这场仪式,万变宗的宗门道场扩建工程停工半天,所有来帮忙的妖修都到后园中观礼见证。成天乐请这些山野妖修来参加,当然有各种含义。首先表示万变宗指引天下妖物于世间修行,就连妖王也不例外。其次嘛,在场也有很多小妖想拜入万变宗门下,此事有希望但也有难度,且看看万变宗此番收的是什么样的高人!

仪式之后,范妖王采耀就是万变宗门人了。虽说成天乐让他一切自便,但范采耀就留在了宗门道场中,世间还有比这里更好的修行处吗?范采耀也加入到宗门道场扩建的工程中,首先就是指挥一批小妖凿建自己的修行静室,这种事情他当然乐意干。

由一位来自昆仑仙境的妖王,指挥一批来自昆仑仙境的小妖,干起活来也是得心应手。干脆,就由这位新入门的妖王执事来担任“宗门道场扩建工程现场总指挥”,这也算是他所负责的第一项宗门事务。

范采耀与宗主成天乐之间有一番谈话,成天乐对门下从不藏私,既然范妖王已入门受戒,他就以神念传授了万变宗密传的妖修正传法诀,并谈了自己在修行中印证的种种感悟。这套独一无二的法诀,世间只有成天乐是从头完整的修证至今,很多微妙之处,除了他恐怕连创立这套法诀的镇妖门历代前辈高人都说不清楚。

范采耀当然也知道陆吾神仑丹的丹方了,但是想炼成此丹可不是万变宗一家的事情,有昆仑修行各派的协助方集齐灵药。范采耀虽然修为深厚,可对于外丹饵药之道并不擅长,决定从头开始修习,或许能对目前的修行有触类旁通之助。等万变宗炼制下一炉神丹时,他便帮忙打下手,以深厚的法力看护炉火。

成天乐当然也问过范采耀,大有宗既然尊宣威与金华两位妖王为供奉长老,肯定也向范妖王发出了同样的邀请,范妖王为何没有留在大有宗呢?那个时候,他还没有遇到易塞北与王欣怡,更没有那封推荐信的事。

范采耀则告诉成天乐,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最简练的总结就是一句话——他没看上刘大有!

范妖王仅凭原身之强悍,就能与成天乐拼拳旗鼓相当,这已不亚于天地所化生的瑞兽灵禽。脱胎换骨成就只是一种境界的描述,在丹道中以“婴儿”形容之,或称元婴,也有次第的不同,就算修为境界相当,还有神通法力的强弱区别。宣威与金华虽然也是妖王,但范采耀的神通法力更为深厚,真要相斗的话,他们两个加起来恐怕才能敌住范采耀一个。

此等强大的妖王来参加开宗立派大典,刘大有怎能错过机会,诚挚恭敬的邀请范采耀为大有宗的供奉长老。说供奉那可是真供奉,不仅享有超然的地位,而且平日各种修炼所需,大有宗都将尽量满足。范采耀有什么事只要说句话,自有很多小妖替他去办。

这刘大有确实算得上是一号人物,尤其是他手下的大成妖修燕无欢更算得上是出色的人才,否则也搞不成这么一个大有宗,可是还远远没到能让范采耀折服的程度,他对这个供奉长老的身份也不感兴趣。

首先在范采耀看来,刘大有虽号称创立了妖修宗门,但他本人并不是妖修,而是一位人间修士,总让人感觉到有些违和。其实这个问题对于成天乐也是一样的,而当时范采耀也对成天乐很有成见。

其次更重要的是,范采耀来到人间的目的可不是驱使一帮小妖,如果那样的话还不如在昆仑仙境中占山为王呢。他已修炼了数百年拥有妖王成就,若有此心早就有机会独霸一方,何必跑到人间来这么干呢?

他之所以找到牛首山那座仙人遗留洞府中清修,此世的愿望还是想超脱飞升的,要走过到达苦海那无涯之岸。在大有宗,刘大有或许可以指点一些小妖印证修为境界,却指点不了他。刘大有对他的态度极为恭敬,所谓供奉之意就是高高在上,有事是需要向他请教的,他在这儿却学不到太多自己想要的东西。

另一方面,他对大有宗这个宗门的性质也很疑惑。大有宗既不像是占山为王的聚众帮派,它有传承宗门的组织形式,但除了门下弟子全是妖修之外,又并不完全具备妖修传承宗门的特质。就像昆仑修行各派偶尔也会招收妖修弟子入门一样,大有宗不过是全部招收妖修弟子。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总感觉其中缺少了什么东西。

宗门大典之后,大有宗又召开了一场内部法会,指引门下妖修,非妖修的昆仑十三大派贺客当然没有参加。范采耀身为刘大有想招揽的妖王却受邀参加法会,与宣威、金华并肩坐在高台上刘大有的身后,座位还稍微高出刘大有一些。可正是因为这场法会,范采耀更加不愿意做大有宗的供奉长老了。

在这场法会上,刘大有讲了妖物开启灵智之不易、为超脱族类之大福缘,又讲了在人世间立足所要面对的种种艰难。这些都四平八稳没什么错,后来他又提到了种种修为境界的印证,这些对山野妖修来说也都是有帮助的。

但是后来在讲入门心境的时候,他告诉这些山野妖修,要放下对出身的执念,也要放下对人世间的种种成见,要有空灵的心境才能接受真正的大道指引。这些话,在理论上挑不出来什么错,但接下来的苗头却让范采耀感觉不太对劲。

世上蛊惑人心的各路“大师”们,最喜欢讲一个仿佛很有禅意的故事。某人去拜访一位禅师,在座前喋喋不休。禅师笑着给他倒茶,杯子倒满了还不停,茶水一直溢了出来。客人发现后提醒禅师道:“杯子已经满了!”而禅师说道:“是的,已经满了,怎么还可以再装进去新的东西?”

这个带点扯淡的段子,假托禅门公案之名,编得却似是而非。但是很多人却喜欢引用,包括传销课堂、各种灵修培训班上都会反复讲。大意是要人放下心中的执念和成见,将自己“倒空”,才能接受新的事物和理念。说穿了,这其实就是想给对方洗脑的开场白,还用这种方式诱导对方做好心态上的配合,目的是为了自然的突破各种心理防线。

真正的修行或者说修炼,也确实讲究“空”。它的第一种含义,是要让身心空灵,无论是“止”、“静”、“定”各种境界的体验,首先都要去除各种杂思,到极深处还讲究断绝外缘,既不受外扰也无内虑。

但是这样的定境是一种自我体验,目的或是为了反观内照,或是为了元神浮现,恰恰是进入一种内生的清明状态,不随杂思而乱想,寻找内在纯净之我,而不是把自我给倒空了。更不是在某种不思考的状态下,去接受某种理念的反复灌输,这不是真见知。

在修行师徒的传承中,上师也不是直接灌输什么,而是教弟子怎样进入那种定境,然后留下神念心印或者就是言传身教点化。让弟子在切实的行止中去修证,不断感悟与突破重重考验,这才是真见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