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714章、万蕊初生,黄钟应律

等范采耀从石化状清醒过来后,旁边已有万变宗弟子把他的茶杯又添满了,新加的茶叶冲的开水。这位妖王仿佛没感觉一般,把那滚烫的一杯连茶带水饮尽,下意识地抹了抹嘴角道:“今天大开眼界!但见到成总如此神妙的手段,我又有一事不明,不知能否请教?可能与成总的修炼有关。”

成天乐:“范妖王有话但说无妨,我能答的自然都会答。”

范采耀感慨道:“成总千万莫要再称我为妖王,称道友即可。哪怕就按人间的规矩,我的形容比你稍年轻一些,叫我一声小范也行啊!”

成天乐:“你的年寿长我太多,怎么可以称小范呢?又不是街头摆地摊的,这万万不可!范道友,你方才究竟有何事想问?”

范采耀:“只是一点小提示,我本就对成总以人身而玄牝大成之事将信将疑,以为一定另有内情。后来见您接连祭出两枚其他妖物的玄牝珠,便自以为明白了奥妙,却反而搞错了,成总真是玄牝妖丹大成。

您既然拥有本命法宝玄牝珠,又能在形神中滋养祭炼其他妖修的玄牝珠,那一定就能炼化吸收那些玄牝珠中的神通法力,融入本命玄丹中为己所用。有此夺天工造化之妙法,您的神通法力之强将远胜于我,您为何没有这么做呢?”

成天乐苦笑着摇了摇头道:“范道友见我有此手段,便做了这等推断,理论上仿佛可行,但修行之道哪有这么便宜的捷径可走?我确实可以炼化吸收那两枚玄牝珠,将其神通法力融入本命玄丹之中。但我的原身毕竟不是黑鱼或黄鼬,有些神通只能明其玄理却是施展不出来的,而有些神通虽能掌握,想施展仍受修为境界所限。

至于其中蕴含的法力,确实可以炼化吸收,但也是有极限的,而且一旦这么做就不能半途停下,那玄牝珠必然消散。以我目前的修为境界,大部分都会浪费了,我的本命玄牝珠还不够强大,本人也非脱胎换骨之妖王,炼化吸收不了那么多。

所以对我而言最好的办法,就是收于形神之中滋养祭炼之,从而感悟体会其玄妙,将它炼制成类似于本命法宝之物,印证其中蕴含的神通手段。等到将来我的修为更高、本命玄牝珠足够强大,倒是可以试试炼化吸收之法,那样才更好。”

这番话是什么意思?成天乐可真会过日子,什么东西都一点不想浪费啊!

他打了个比方,修为境界就像一个水桶,有多大的容量就可以装多少水。炼化吸收他人之玄牝珠,比如楚平黄这枚,并不等于就能将楚平黄修炼三百年的神通法力都收为己用,只能融合其中一部分,其他大部分神通法力都随着炼化的过程消散了。

不同的妖修其生机律动特征不同,修炼的术法也不一样,而炼化吸收玄牝珠就相当于本命玄牝珠与对方的共鸣融合,那些不能共鸣一体的部分将会散去。而另一方面,如果自身的修为不够,所能炼化吸收的神通法力也就更有限。

正一祖师曾有句丹诀可以形容这个过程——万蕊初生将此类,黄钟应律始归家。

假如换另一位大成之妖,反正是白捡来的、他人的修炼之功,不论能够炼化吸收多少,都变成了自身的神通法力,往往会在短时间内尽快增强自己的实力。神通法力的修炼过程漫长而艰难,有一丝增长都是难得的。

可是成天乐并不着急,反而以自身神气长期滋养之,感悟这些玄牝珠中蕴含的玄妙,等到将来修为境界更高时,才打算更好的炼化吸收其中的神通法力。能答的话都答了,但他还有没答的。

其实那枚黑鱼妖的玄牝珠,成天乐是打算在自己度换骨劫时炼化吸收的;至于楚平黄的那枚玄牝珠,他也没打算还回去,将来有可能的话就赐予盛龙吧。金线鼠盛龙其实是成天乐心目中万变宗下任掌门的人选之一,也是如今的“重点培养对象”。——这些话就没必要说出来了。

范采耀拱手赞道:“成总,您这才是大家风范!”他同时也在心中暗叹,若有朝一日成天乐能度过换骨劫、与他拥有一样的修为境界,恐怕神通法力将远胜于他。

成天乐此时站起身来道:“我与范道友一见投缘,眼看天色已经不早了,咱们找个地方饮酒欢谈,如何?”

聊到现在已经接近饭点,成天乐要设宴款待范妖王。其实以他们这等修为不吃饭也完全没事,但饮宴本身也是一种礼数,同时还是红尘中的享受,人们会吃东西有很多时候并不是因为饿。听见这话有个家伙流口水了,就是池塘对岸的那只大黄鼠狼,他已经很久没吃过东西了。

楚平黄失去了玄牝珠,也等于失去了假合人形修炼了三百多年的神通法力,但他的修为境界仍在,仍是脱胎换骨之妖王,不吃东西是饿不死的。可是他馋啊,这种馋并非简单口腹之欲,同时也伴随着伤憾之心。

楚平黄与范采耀同为昆仑仙境中的妖王,来到万变宗问的都是同样的问题,怎么下场就这么不一样呢?楚平黄也在懊恼,假如自己当初也来这么三关之问,不跺那么一脚,然后不也就去喝酒了?可惜世事没那么多假如,如今的楚平黄尚不清楚这种旁证假设之心,就是要在苦海劫中堪透的。以他目前的状况,这一世还有没有机会到达苦海岸边,恐怕太难说了。

喝酒的地方还是在梦湖美蛙饭店二楼那间特别的包间里,本来也可就在后园中设宴,但成天乐却特意将范妖王带到了玄妙观前。在这个如今着名的旅游景点处,他讲述了当年镇妖门的一些往事。从万变宗道场到观前街路稍微有点远,成天乐却没有坐车,与范妖王并肩步行穿过苏州城,还一路讲解着各种人烟景致典故。

范妖王对此非常感兴趣,成天乐不仅请他喝酒,还陪他游苏州,最后介绍了昆仑修行界的一段往事,其中各般滋味自有体会。很显然,成天乐对这位妖王起了结交与招揽之心。

在如今的形势下,莫名其妙冒出来一个乔彩凤,学雷锋做好事送了大批妖修到人间来,又有各路妖王见状蠢蠢欲动,还总有人在背后做某些事情针对万变宗。

万变宗既在世间创妖物传承宗门,而且还招揽了这么多小妖帮助凿建道场、顺势指引他们在世间的修行,那么就很有必要结交来自昆仑仙境的强大妖王,至少可以互通有无、互相印证,这对万变宗是有益无害的。

法海大师在寒山寺、陈昱霖掌门在玄妙观,有这两位高人于苏州镇场子,其实成天乐并不怕什么人来捣乱。这次范妖王登门,他心里有底,处置应对得也非常从容,最终并没有惊动那两位前辈高人,这就是成天乐自己的本事了。

那两位前辈高人不可能永远待在苏州,成天乐心里也明白,这不过是昆仑修行各派给万变宗缓冲的时间,让他可以放手去做一些事情。至于将来是否能站稳脚跟、成为真正的传承宗门,还得靠万变宗自己。所发生的各种事情都是机遇缘法,成天乐要善随之、善用之、善导之。

范采耀的事情当然没完,比如他提到的那封推荐信还没下文呢,成天乐却不再继续追问了,换个场合、换种气氛到酒桌上再谈。

范妖王采耀登门时气焰很盛,分明存着考问成天乐之心,是他自己设了那三关难题,结果是心悦诚服,在成天乐面前都想自称小范了。而成天乐反倒更加礼待,这顿晚宴由诸位大成执事作陪,听涛山庄弟子胡卫华也来了,他们曾在大有宗的开宗典礼上见过面。

除此之外,还叫了几位来自昆仑仙境的妖修,陪范妖王一起喝酒。这些妖修原先在昆仑仙境中就听说过范妖王采耀之名,如今能在苏州城中与这位传说中的妖王同席而饮,颇有些受宠若惊啊。他们是来帮助万变宗凿建宗门道场的,其实也是某位大成尊长看好、正在暗中考察行止的传人,否则也不会被叫到这个场合来。

这样的安排也让范妖王非常满意,感觉也格外亲切,一屋子坐了满满三桌,席间众妖轮番敬酒。范妖王海量,来者不拒,一张白脸喝得红光满面。见气氛差不多了,终于谈起了正经事,花膘膘于席间问道:“范妖王此番到万变宗拜山,是因为在路上遇到了易塞北夫妇,还是在昆仑仙境中就听说了成总以及万变宗的某些事情?”

范妖王答道:“我在瑶池岸边遇到了春村,我们在昆仑仙界中曾是故交,听闻他刚从人世间回来,而我正打算去,当然要聊聊,是他告诉了我万变宗的很多事。”言语中带着神念,向众人转达了春村当日所介绍的情况。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