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713章、实至名归,乐道天成

无论是修为境界还是神通法力,范妖王当然都比目前的成天乐更强,可是成天乐这一拳令他彻底服了!说完刚才那番话,范妖王站在那里又发了好半天的呆,仿佛还不敢相信所发生的事情。而万变宗众人纷纷鼓掌喝彩,原来是成天乐占了上风,他们当然高兴,但为了给客人面子,这喝彩也不好意思太大声。

成天乐又挥手令门下把桌椅都搬回来,什么东西都没打坏,地上也只留了成天乐最后那步浅浅的脚印,可见两位高手力量控制之精妙!他笑着请范妖王重新落座,范妖王这才回过神来道:“成总,您就是妖宗!不论别人怎么说怎么想,但对我范采耀而言,您就是当世一代妖宗。”

成天乐:“范妖王过誉了,我只不过恰好擅长此道而已。”

范采耀:“方才考成总分辨妖修之眼力,你也说恰好擅长此道。……其实我不必考您什么,易塞北说得不错,您能创立万变宗这样的妖修传承宗门、指引如此多不同族类的妖物修行,就是一代妖宗成就!”

訾浩又插话道:“要饭王啊,不不不,口误口误,您千万别介意!我说范妖王采耀,您别总着急夸成总,刚才说有三道题目,还有最后一道是什么?”

范采耀摇头道:“不提也罢,若是要考察成总的虚实,已经没那个必要了。”

訾浩却追问道:“怎可以这样呢?您就告诉我们吧,大家的好奇心都被您勾起来了!”

范妖王想了想,颇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道:“成总之能,确实令范某心服口服。但我有一件事很疑惑,您真的是以人身而玄牝妖丹大成吗?这种事自古以来闻所未闻,请恕范某冒昧,您能否祭出玄牝珠令我一观?此刻这已不是什么考您的题目,就是一个不情之请。”

成天乐刚才那一拳将范妖王打服了,但也打得他更困惑了。范妖王本来就对成天乐以人身而玄牝大成之事很疑惑,此刻更加在心里想——他是人吗?莫非是什么天地所化生的异兽,才能拥有如此强大的原身,若不亲眼见证一番,无论如何解不开心中疑问。

祭出玄牝珠,妖修就会恢复成原身,所以范妖王才会提出这个请求,算是验成天乐原身为何物的委婉说法。成天乐闻言却笑了:“范妖王想看玄牝珠吗?没问题!”

说着话他左手一挥,指尖外三尺处凭空浮现出一枚乌溜溜的圆珠,仿佛无质而有形,略带着乌金色的光芒,其中原本蕴含的残暴凶戾气息在这段时日已被成天乐彻底祭炼消去,以神识感应则一片安宁,恍然间仿佛能安抚形神中的伤痛。

范采耀傻眼了,目瞪口呆好半天才说道:“成总,这,这不是您的玄牝珠啊!……但您能将玄牝珠收存于形神之中滋养祭炼,使之相当于一件法宝,这等匪夷所思的神通手段,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确实不是成天乐的玄牝珠,是和锋真人所斩杀的那头黑鱼妖的。一般的妖修甚至大成之妖都可能分辨不出来,但身为凝炼本命法宝玄牝珠多年的妖王范采耀,在这种面对面可凝神专注观察的情况下,还是分辨出了其中微妙的差别。

这玄牝珠祭出之时,确实是与身心一体的法宝,却不是原身神气假合的本命之物。成天乐点了点头道:“范妖王果然好眼力,我这种手段,你是第一个看出破绽的人。”

范妖王惭愧道:“那是因为我离得这么近,您将玄牝珠祭出来安安静静地让我仔细观察,所以我还能够分辨。假如是在斗法之中突然祭出,我也不可能看出什么端倪。……成总,您是怎么做到的?这简直独步天下!”

成天乐呵呵一笑:“误打误撞,我只不过恰好擅长此道而已。”

范妖王看着成天乐,脑门上都快冒汗了,以一种似乎哀叹的声音道:“成总,您千万别再说这句话了!”

成天乐收回这枚玄牝珠,接着一挥右手,三尺外又凭空浮现出一枚透明的圆珠,笼罩着一层淡金色的光晕。池塘对岸已经又把脑袋埋在前臂中的大黄鼠狼,此刻就像受了什么刺激,突然又抬起头来,用一种复杂的难以形容的眼神望向这边。

那就是楚平黄的玄牝珠啊,是他三百多年假合人形修炼的神通法力所凝,为妖物的本命法宝,自有身心相连的自然感应。可此时他却摄不回来,感觉就像一只手被人切断了,但那只手还是活的,听别人的操控和指挥。

成天乐将这枚玄牝珠就当成法宝激发,一道金色的光晕形成了两尺方圆的金环,是一种可攻可守、含而未发的神通法术,然后笑着问道:“范妖王,您可认识这枚玄牝珠?”

范采耀已经傻了,张口结舌道:“这,这,这是楚平黄的玄牝珠!我方才看见他的样子,就知道他失去了玄牝珠,在闹市是断不敢以原身就这样走出万变宗大门的。本以为他在斗法的紧要关头祭出玄牝珠保命,玄牝珠被毁才落得如此下场。没想到玄牝珠却被成总收去,而他依然活着!”

訾浩是最清楚成天乐这种本事的,他曾经就相当于成天乐的“妖丹”,否则成天乐也修不成那套妖修法诀。此时见范采耀如此震惊,他很开心的笑着问道:“范妖王,您干嘛这么看着成总,就像看见鬼似的?”

范采耀赶紧解释道:“不不不,绝无此意,我的感觉真真切切就像看见了传说!我在昆仑仙境中也听说过镇妖门的故事,他们借助神器布成的锁妖大阵,可收妖王之玄牝珠,放逐其原身回归山野。可那不是一种直接施展的神通法术,而是一种阵法的妙用!万万没想到成总竟能修成如此神通,难怪被称为一代妖宗。妖宗者,不仅能指引天下妖物修行,也有锁妖、镇妖之威啊!”

成天乐呵呵一笑,收起楚平黄的玄牝珠道:“范妖王过奖了,我只不过……”话说到这里又把后面那半句“恰好擅长此道而已”咽了回去,因为范采耀刚才已经求过他不要再讲了。

范采耀抓起旁边的茶杯一饮而尽,却没注意连杯中的茶叶都吞了下去,这才定住了心神,今日到万变宗拜山所见的一切,对他数百年来的见知也是极大的冲击。假如换做普通的小妖物,对很多修行妙诀尚且懵懂,可能还不会有这么大的震撼甚至于惊骇,但对于范采耀这等妖王而言,这简直就是颠覆性的!

他放下杯子喘了一口气,这才叹息着说道:“百思不得其解之事,明白原由之后才知如此简单。成总以人身而玄牝妖丹大成,竟是这样一回事!”

听这话,他显然是误会了。他以为成天乐是掌握了一种特殊的神通秘法,本人就是一位大成修士,又能在形神中滋养祭炼妖物的玄牝珠,所以才称人身而玄牝大成。

成天乐却摇头道:“范妖王,您自以为明白了,其实又错了!”说着话突然张口吐出一枚核桃大小的圆珠,悬浮在身前三尺处,完全透明中隐约可见,流转着奇异的光华。以神识感应之,与成天乐这个人不分彼此。

范妖王这下不仅看傻了,而且整个人都呈石化状。他感应得非常清楚,这就是妖修的本命法宝玄牝珠,而坐在椅子上的那个“人”,真真切切就相当于妖物的原身。成天乐以人身而玄牝妖丹大成,并非是他刚才所理解的那种情况。

等到成天乐收回自己的本命玄牝珠,范采耀还是好半天没说话,嘴也一直张着没闭上。假如成天乐一开始就祭出自己的本命玄牝珠,范妖王还不至于有这样的反应。可是当他自以为搞清楚了其中的奥妙,成天乐再做此等演示,范妖王已经彻底呆掉了。

在那池塘中,有一只蛤蟆静悄悄地趴在一片浮于水面的荷叶上,也在默默地望着成天乐。成天乐所练的妖修法诀,是当年的于道阳所留。可是成天乐此时对范妖王展示的手段,就算当年的于道阳本人,也是一样都不会啊!

假如在五百年前,就让于道阳自己去收徒弟,也万万教不出这样一个成天乐!而成天乐确实是练了他所留下的妖修正传法诀,这原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却偏偏发生了。如果刻意去教,恐怕没人能教出这样一位弟子来,但成天乐能有今日的成就,也必然是因为有所学、付出了苦修之功。

这个人的经历就如他的名字一样——乐道天成!而他的名字就是一个叫张乐道的人给起的,只不过张乐道起的是“成于乐”,却自然而然被人叫成了“成天乐”。

陆吾神仑丹在万变宗中,已经被成天乐搞得像发糖豆一样。如此也就罢了,顶多被人议论一声是暴发户。但看现在这个架式,假如成天乐继续修炼下去,玄牝珠有可能也快成糖豆了,这又找谁说理去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