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712章、击拳较艺,长技服人

范妖王答非所问道:“我听说成总炼成了陆吾神仑丹,诸位可知此丹来历?”

成天乐摇头道:“不是很清楚,我只是偶然得到了丹方而已。”

范妖王:“我在昆仑仙境偶尔听说过,此神丹是古时昆仑仙境中的山神陆吾所炼制,对妖物修行有极大的助益,不仅能强悍原身,还能增强天赋神通的威力。此神丹的丹方曾经在昆仑仙境中流传甚广,但其所需灵药想采集齐全实在不易,所以渐渐失传不显于世。

听说成总并非妖物出身,而是以人身玄牝妖丹大成。你既然炼成了陆吾神仑丹,想必也服用了不少,那我们就比一比原身之强悍吧。我的天赋神通之一,便是拥有强悍的形神之力,想看看究竟是那神丹的灵效更妙,还是我的天赋神通更强。”

扬子鳄披着一身厚厚的板甲,非常坚韧,是天然的保护,而范采耀已是脱胎换骨之妖王,其天赋神通就拥有强悍的形神之力,已经超出了一般修士的想象。他就要与成天乐比自己最擅长的神通,假如这样成天乐都不落下风,才最能令他心服口服。

成天乐很开心的笑着答道:“范妖王,我的修为本就不如您,又是比试您最擅长的天赋神通,没有把握啊!”

他为何笑得这么开心?若是比什么神通法力,他真不如这位修炼了几百年的妖王。但是比“原身”之强悍嘛,那就两说了!陆吾神仑丹的神丹之名可不是白给的,成天乐本人最清楚其效用。就连尚未凝炼妖丹的蛤蟆于忠肃,都能经得起楚平黄那怒气冲冲的一脚。

成天乐服用过六枚陆吾神仑丹,而且都是严格的按照化转药力之法,尤其是后来那几枚,就是按最佳的助益修行的方式服用的。就算他没有服用这些神丹,以人身而玄牝大成的过程中,可是反复修炼了三个来回啊,其“原身”已经比一般妖物强大得多。

成天乐与铁瓦金舍大成的刘漾河硬碰硬对过拳,还曾一拳将天地化生的灵禽毕方从空中打落。以如今的修为境界,他最不怕的就是这么与人试法。

而范采耀也很大方的一摆手道:“成总不必担心,我知道你的修炼时日尚短,尚未突破脱胎换骨之境,能有目前的成就已经非常惊人了。我想验证你是否如传说中那般以人身而玄牝妖丹大成,也想看看陆吾神仑丹究竟有多大的灵效?

有些事情仅听传言未免不足信,但只要亲手一试,本妖王便能分辨清楚。演法而已自知分寸,我不会伤到你的。而成总也不必赢了我,这是不太可能的,只要你能展示相应的实力便可,那么以你的修为以及修炼的岁月,完全可称妖宗了!”

成天乐笑呵呵地答道:“成某有些机缘幸遇,偶然证入修行门径,但万万不敢与范妖王您这等修为深厚的前辈比肩!”

范妖王一笑:“不要称我为前辈,万变宗既是妖修宗门,成总就应该清楚,对于妖物来说很多事情不能以年岁论的。就比如我吧,一百岁的时候还懵懂得像个三岁小孩。……不说这些了,来,咱们试试法!”

成天乐吩咐众人把桌椅搬开,就在原地脱掉外衣挽起袖子道:“那就试试吧,不要打坏东西就好。”

范妖王:“以你我之修为,当然能收发由心,彼此之力只锁定对方形神,除非是飞出去砸坏东西,否则是打不坏东西的。……我站在这里不动,请成总尽全力攻我一拳。”

成天乐想了想道:“我们还是互相出拳吧。”

范妖王微微一怔,随即又笑道:“也对,这里是万变宗的道场,你是万变宗的宗主,这样做才符合登门拜山的礼数,否则倒显得我过于傲慢托大了。”

两人面对面相隔五步站好,其余众人都退到了远处,訾浩干脆飘到了假山顶上去看全景。池塘对岸那只装睡的大黄鼠狼也悄悄把脑袋从前爪间探出来半截,露出眼睛往这边观看。楚平黄非常好奇——成天乐凭什么敢跟范采耀比原身之强悍?

楚平黄早就认识范采耀,多少了解这位妖王的天赋神通,若不动其他法术手段,就是硬碰硬比拼原身的话,当初的楚平黄绝对是要退避三舍的!而万变宗众妖同样很好奇,他们与楚平黄不一样,已经很了解成总,所以也想看看范采耀的原身究竟强大到什么程度,居然要和成总比拳头?

就连成天乐自己都很好奇,试法之前还以神念召唤一声,将正在宅院对门“工地”上指挥群妖凿建道场的任道直也叫回来看热闹。两人站定方位也不用再出声打招呼,神识中互有感应,同时向前迈步挥右拳击出。

这动作看上去平淡无奇,就像两个人随意走过去击拳相庆,可是围观的众人在这一瞬间都有短暂的失聪,耳朵里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可想而知其中蕴含的冲击力有多么惊人。所谓妖物原身之强悍,可不仅仅是指铜筋铁骨,成天乐与范妖王都不是钢铁侠。

这种形神之力是一种整体的防护,不仅使骨肉坚逾金刚,否则的话哪怕皮肉再坚韧,在巨大的力量打击下内脏也会震碎的。它是形神一体的功夫,假如对方的力量超过了自己,可能会被打飞出去,但只要在承受范围之内,便不会受伤。

表面上看是拳头碰在一起,但冲击并不仅是由拳头来承受,原身形骸都在承受与化解。如果谁的拳头受了伤,那只能说明一件事,受到的冲击力已经超出了形神所能对抗的极限。但这种事在演法时是不会发生的,像范采耀与成天乐这种境界,是发力由心、瞬间能互生感应。演法不会真的伤人,最多就是把谁打飞出去砸坏点东西。

成天乐身后是那座两层楼高、半月形的假山,池塘对岸的楚平黄在兴奋地期待着,想看见成天乐被打飞出去、把假山砸出一个豁口的场面。

两人的拳头挥出,看似速度不快却没有丝毫的停滞,尚未触碰到一起之前,就有巨大的力量冲击相撞,这才是形神之力的体现,可以勉强的理解为有一层屏障。这撞击的力量一波比一波更强,当拳面堪堪碰到一起的时候,达到了爆发的高潮。并不是普通人那样用拳头砸拳头,甚至没有发出一点碰撞的声响。

但围观众人的耳中突然又能听见声音了,元神中响起一阵轰鸣回音,大家都不由自主地晃了晃赶紧稳住身形。成天乐也晃了晃退后小半步,看上去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站稳身形再退到几步外抱拳道:“范妖王天赋神通令我震惊,原身之强悍为成某平生仅见,佩服佩服!”

这番试法的结果到底如何?范妖王也晃了晃但脚下未动,成天乐却退后了小半步,如此强的力量互击,他们应该是旗鼓相当、而成天乐稍落下风。可范妖王却一脸惊骇甚至有惭愧之色,赶紧摆手道:“成总,千万莫要这样说!真是没想到啊,我竟然输给了你!”

这番话中带着神念,解释了演法的具体经过,否则围观者还真看不出门道来,真正的感受只有他们两人自己清楚。范妖王原本未打算尽全力,认为自己只要挥出去一拳,在力量冲击之下成天乐只要不飞出去,就已经令他满意了。

可是成天乐那一拳挥出的刹那,范妖王立刻就清楚自己必须得尽全力,否则飞出去的就得是他了。成天乐心眼很实在,他很清楚范妖王的强大,所以这一拳毫无保留,把范妖王吓了一大跳。虽说发力由心随时可生感应,但是高手之间演法如此轻敌、遭遇意外,范妖王一出手便失了先机。

力量冲撞、双拳互击,纯粹就凭原身之力不动用其他的神通法术,这是事先的约定。范妖王身形一晃,止不住就要向后踏出一步,这时有股隔空的柔和之力轻轻扶了他一把。——成天乐犯规了,他施展了其他的神通法术辅助!

但范妖王随即反应过来,成天乐在如此强大的力量冲击中,还能施展如此精微控制、让别人察觉不出来的法术,就是为了稳住他的身形、给他留面子啊!范妖王的身形稳住了,成天乐自己没稳住、向后退了小半步,就是大家所看到的场面。

假如范妖王脸皮够厚,此时抱拳说一句“承让”也就含糊过去了,可是他没有,心神之震撼难以形容。他最得意的天赋神通就是原身强悍,几乎可以硬扛很多法宝的攻击,平时在蛮荒中遭遇状况,最喜欢的斗法方式就是直接冲过去格斗,有时还会化出原身以尾巴横扫群敌。

但他若遇到了成天乐,这种打法便一点都不占便宜,托大之下还很容易中了对方的反算,如何能不惊骇?要想让一个人心服口服,和体操冠军比下棋、和围棋冠军比翻跟头是没用的,要比就比对方最擅长的手段。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