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711章、三关设问,万鳄识妖

成天乐很谦逊地笑道:“楚平黄并未被斩,也非我亲手制伏,是万变宗众门人联手将之拿下。至于事情的经过,已写在万变宗门楣之上。”

范采耀点头道:“我听说了这件事,刚才也看到了那御神之念,觉得很惊讶。我在昆仑仙境中也与楚平黄打过交道,此人的脑袋虽然糊涂了点,但是神通绝不弱。你说他并没有被斩,那他现在何处呢?”

成天乐:“仍万变宗道场中盘桓未去。”

范采耀脸色微微一沉:“你若斩了他也就罢了,为何扣留囚禁于万变宗中?”

成天乐苦笑道:“并非如此,万变宗并未囚禁、更未折磨楚妖王。我驱除他所受的毒伤之后,便没有再做任何限制,楚妖王大可自由来去。”

范采耀:“是这样吗?那为何一直没有楚平黄的消息!”

成天乐:“范妖王若是为此事而来,到后园一看便知。”同道拜山,通常应该在前厅中接待,但成天乐也不是教条死板的人,当即吩咐门下将桌椅都般到后园去,就在池塘边品茶坐谈,顺便看看那只大黄鼠狼。

这个时候楚平黄已经能动了,他也听见了范采耀的动静,顺着墙根偷偷溜到前院的角落。一听范采耀要到后园看他,赶紧一溜烟又跑了回去,在池塘边的太湖石下一躺,假装睡着了坚决不醒来。昔日都是昆仑仙境中笑傲蛮荒的妖王,如今在范采耀面前他实在丢不起这个人,却又没地方躲,只能装死了。

范采耀来到后园一看,立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只得摇了摇头长叹一声,并没有去叫醒这只大黄鼠狼,转身对成天乐道:“你说得不错,他果然来去自由。”

成天乐道:“范妖王是为楚平黄而来吗?”

范采耀:“我并非为他而来,但毕竟曾在昆仑仙境中同称妖王也打过交道,总要过来看一看。事情既然是这个样子,我也就没法再说什么了。”

这时众妖已在池塘对岸将桌椅摆好,成天乐说道:“范妖王还有别的事情吗?那就请坐下说话吧。”

两人脚踏水面走过池塘,分宾主落座,有万变宗众门人陪坐。互相见礼完毕,刚喝了一口茶,范妖王又站了起来,就像屁股上带弹簧似的。成天乐诧异道:“怎么了,这茶不对口味吗?”

范妖王摇头道:“不是茶的问题,这么客客气气喝你的茶,待会就不好意思动手了,还是站着说话更舒服点!”

成天乐一愣:“你要和我动手?”

范妖王:“是的,我有话要问你!”

不是说动手吗,怎么又变成动口了?成天乐更加纳闷地问道:“请问范妖王有何赐教?”

范妖王:“楚平黄当初欲问你的那些问题,却没有机会当面开口。我若不是有别的事要办,来到人世间恐怕也会直奔万变宗,问你同样的问题——你是不是号称一代妖宗,难道自以为是天下妖修的祖宗吗?如此说来,是不是也是我范采耀的祖宗了?”

这完全与楚平黄说的是同一套嗑啊!成天乐赶紧站起身答道:“当初楚妖王登门也是这般问的,万变宗如何回答,已在那门楣的御神之念中。”

范妖王板着脸道:“其实我已经知道答案了,就是想问出来而已,成总不必回答。……但我认为妖宗就是妖宗,无论万变宗怎么解释,天下妖修听到了总会有各自的联想。成总要想让我心服,我就要先考考你。不过请放心,我不会像楚平黄那样胡闹的。”

成天乐皱眉道:“同道来访,若想试法切磋印证,只要不伤和气也无不可。但成某并不以天下妖宗自居,范妖王考我的结果无论满不满意,应该都不重要。”

范妖王:“对你也许不重要,但是对我很重要!有人还给我写了一封推荐信呢,我总得验一验——妖宗成天乐是否实至名归!”

这些妖王的脾气真是难以琢磨,办事一个比一个更莫名其妙,成天乐一头雾水道:“什么推荐信?”

范妖王一瞪眼:“我先不告诉你,等你过了三关再说!”言下之意,是要考成天乐三个问题。

成天乐只得苦笑道:“请问范妖王登门拜山,又要为我设下哪三关呢?”

范妖王:“我虽是山野妖王出身,但别以为我就是莽撞无礼之辈。登门之前我也打听过,妖宗这个名号,主要是说成总不仅擅于指引妖物修行,也擅察天下妖修。听说你还认出易塞北是狼妖了,这份眼力不错,但离妖宗称号还差了点!你现在看看——我的原身是什么?”

已脱胎换骨的妖王,除非是像楚平黄那样以原身来历张扬、自号什么大仙,若注意收敛神气真的极难分辨。当然还有一个取巧的方式,成天乐听说过范采耀的来历,可以根据他的经历去推测。

这时,旁边的黄裳悄然以神念道:“成总,他不是牛妖,任何一种牛都不是!”

范采耀在拍门时,带着法力的喝声极似牛吼,其人的洞府又在昆仑仙境蛮荒中的牛首山,据说就是一位牛妖修炼成仙之处。成天乐知道这些内情,假如判断不清楚,很自然的会猜测他也是牛妖。

易塞北夫妇在万变宗盘桓数日,介绍了昆仑仙境中的种种情况,黄裳也听说过有关范妖王这一段。黄裳身为万变宗的大成修士,虽远不如成天乐那般擅察天下妖修,但这方面的本事也比普通修士强多了,而且他本人就是牛妖,最擅长分辨同类的气息。他看不出范采耀的原身为何物,却能断定其人肯定不是牛妖,唯恐成总猜错,所以特意以神念暗中提醒。

成天乐确实在猜疑范采耀是不是牛妖呢,收到此神念暗暗点头,开口对范妖王道:“若不嫌得罪的话,成某能否展开神识查探阁下?”

范妖王大大咧咧地答道:“这不算得罪,范某就站在这里让你尽管搜身!反正若是要动手斗法的话,你肯定也会展开神识查探我的。”

所谓搜身,可不是指伸手到范妖王怀里摸东西,修士展开神识尽情查探,可比普通人搜身要厉害多了。成天乐平日分辨妖物,都是暗中感应其生机律动特征,而范妖王的神气收敛得太好了,他若是暗中感应真的分辨不出来。

展开神识公然查探,就相当于以法术伸手摸人家了,这在同道之间是很无礼的行为,除非在斗法时才会如此,所以成天乐要提前打声招呼。范妖王点头了,成天乐闭目片刻,然后开口笑道:“您的原身是鳄,扬子鳄!”

成天乐的语气是如此肯定,就连“假如我看得不错”之类的客套话都没说,直接给出了明确的结论。在易塞北面前,成天乐只说对方是狼妖却断定不了是何种狼,因为他没有见过啸雪狼。可扬子鳄成天乐是见过的,而且见过很多!

芜城市郊有个军天湖,乘坐公交车就可以到达,那里过去是个军区农场,如今是片自然保护区,里面设有国家扬子鳄繁育研究中心。成天乐去芜城时,曾到那里参观过。这个繁育中心的很多区域是向游客开放的,不同的池塘里放养着各个年龄段的扬子鳄,从刚出生不久只有几寸长的小鳄,到成年后超过两米长的大鳄,成天乐总计看见了上万只。

普通游客可能只是看看热闹,但成天乐身为一代妖宗,在这种情况下对扬子鳄的生机律动特征查探入微,任何微弱的细节都体会得异常清晰。扬子鳄是中国江南一带特有的珍稀物种,没想到昆仑仙境中也有,今天还遇到了这样一位妖王。

此话一出口,范采耀是深为震惊啊,后退一步拱手长揖道:“佩服佩服,果然是一代妖宗的眼力!很多人都猜测我是牛妖出身,还有不少高人查探我平日的神气,以为我是飞鱼妖。这些判断都很有道理,我曾常年观飞鱼于水中聚游攻敌,刻意模仿过其特征,自创了一套攻敌法术。

但我的原身的的确确是扬子鳄,曾生活在昆仑仙境的深山水潭中,从小身边就有一群飞鱼栖息。我在来的路上曾遇见了易塞北与王欣怡,他们告诉了我在万变宗中的经历,对成总是大为推崇,我还有点不服呢。

你能认出易塞北是狼妖,算不得大本事,而且你并未认出他是啸雪狼,原因据说是没有见过。但你既在世间,很多动物园里都有扬子鳄,应该是见过的,我就想看看你能否分辨出来?没想到成总居然看得这么准,的确是名副其实啊!”

成天乐笑道:“范妖王不必如此夸我,我以人身而玄牝妖丹大成,既然创立了妖修传承宗门,在这方面自然比一般人更加擅长,也算不得什么大本事。”

范妖王并没有着急说另外两关是什么,旁边看热闹的訾浩反倒着急了,插话提醒道:“范妖王啊,你还有两道什么题目要考成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