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707章、求仁赐仁,从善如流

黄裳、兑振华所在的山峰接连倾颓,他们也露出了身形,但四神十二时大阵仍然在运转,那流星火雨落下,几乎快把黄大仙给烤焦了。楚平黄已清楚万变宗发了狠,就是不计代价的想拼命了,当即厉啸连声道:“你们这么做又有何好处?知不知道我可以杀光你们!”

任道直的声音从高空传来,很干脆地答道:“阁下还有什么神通,请尽管施展!”恰在这时,万山大阵中所有的万变宗弟子都收到了一道神念,来自不知何时潜入大阵的成天乐。

大家不约而同运转了最强大的法力,各种攻击从四面八方卷向楚平黄,又有一座山峰倾颓,伴随着澎湃的法力爆发。笼罩楚平黄的金烟炸灭,露出他嘴角带血的身形。众妖合力强攻之时,四神十二时大阵便露出了一丝破绽。毕竟布阵之人不全,合力防守时看不出来,可是运转稍有凝滞便能被高手发现端倪。

万山大阵此刻也有破绽,已被楚平黄毁了好几座山峰了。这位妖王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拼着受伤也要趁机脱困,手中短棍飞出炸裂出无数道金芒,身形飞起朝着一座高峰迎头撞了过去。他果然看对了方位,就像穿过了一道虚影,那山峰就似无形般并未有任何阻拦的效果。

他以毁器之法反攻所有对手,自己的身心亦受重创,而首当其冲的熊向、兑振华、黄裳亦吐血倒地。四神十二时大阵虽形成整体的防守,但攻击太强时,也会出现薄弱的环节,那短棍炸裂的威力实在惊人。他们紧接着又都跳了起来,但带伤的楚平黄已经冲了出去。

一道长长的鞭影出现在了幻影巨峰的另一侧,迎头抽中了楚平黄,却没有皮开肉绽的场面,也没有将他拦下,而是诡异的透体而过。这是訾浩的无形之器电灵鞭,平时极少见到这位大总管使用法器,而訾浩在万变宗中也是很少有机会动手,这一下却是猝不及防。

楚平黄重伤之身又挨了訾浩这一记全力偷袭,浑身一片冰寒还笼罩着丝丝电光的余波,身形一滞就要向下坠落,奋力运转法力再度冲天而起,却骇然察觉已被一个法阵困在了半空。万山大阵名为万山也有边缘,只要冲过前方那座山峰便能破阵而出,可恰恰就在那座山顶上站着一个人,就是成天乐。

成天乐早就琢磨过对付飞天高手的办法,况且在万山大阵之中也无所谓对方能不能飞天,楚平黄冲出来不仅挨了訾浩一鞭,而且一头撞进了成天乐的飞电石法阵之中。楚平黄并不认识成天乐,但在此时也知道生死系于一线,长啸一声吐出一道耀眼的金光射向成天乐。这是妖修最后的搏命手段,他祭出了本命法宝玄牝珠,这件法宝可以施展最强大的天赋神通。

成天乐并没有躲闪,以神念喝了一个字:“斩!”

楚平黄吐出玄牝珠时已经化为原身,是飞在半空一只硕大的黄鼠狼,他只要击退成天乐便可以破阵而出。他身后的巨峰突然消失,九位妖修都出现了、呈扇面形站立,一齐发出了“姑苏画中烟”,各色光华若闪电般激射汇聚而至。

楚平黄的原身躲不开,飞电石在半空中散成十二个光团将他环绕,就听一声惨叫,这头硕大的黄鼠狼坠落于地不省人事。他本已身受重伤,此刻伤上加伤当即晕死过去。

那玄牝珠前一刻光芒耀眼如激射的太阳,成天乐手挥拂尘展开万道青丝,似以乌云欲将之包裹;就在这一刻玄牝珠的光华突然黯淡,又成了一枚滴溜溜的圆珠从半空直坠。楚平黄晕厥之时自然失去了对法宝的控制,但玄牝珠不同于别的法宝,自生感应瞬间就会被原身摄回。

乌云中有一根白丝飞出将其摄去,随即封印在成天乐右臂的曲池穴中,他的左臂曲池穴中本来就有一枚玄牝珠了,此刻又多了一枚。他清楚怎样在这种情况下夺走玄牝珠,老蛤蟆于道阳当年就这么干过,只有一瞬间的机会,而成天乐掌握得非常好,万变宗众人的配合也接近完美。

这一场大战,万变宗付出的代价很大,熊向、兑振华、黄裳都受了伤,前院假山中也有多块巨石被损毁。还好有四神十二时大阵的防护,以及万山大阵的整体掩护,他们伤得都不算重。至于万山大阵也需要修复,可不是再往假山上添几块石头那么简单,要依阵法并运转神通法力布置,众妖全力以赴,至少也要用月余时间才能完成。

这是万变宗开宗立派以来经历的最惨烈的一场斗法,所遇到的对手也是迄今为止最强的,以前成天乐指挥门人布阵攻敌,还从来没人受过伤呢。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战果就是楚平黄身受重伤昏迷不醒,玄牝珠也被成天乐摄走了。这妖王没死,并非成天乐手下留情,而是他自己本事够大、修为够强悍,居然在那样的攻击中还活了下来。

斗法已结束,成天乐便没有继续要他的命,但若是不闻不问的话,楚平黄也是非死不可。原本脱胎换骨之妖王即使身受重伤,只需神气内敛进入一种近似休眠的状态,还可能在漫长的岁月中渐渐恢复,就像是一种自我愈合的神通。可是楚平黄不行,他已经失去了玄牝珠。

楚平黄伤得自然是极重,但纯粹的伤势只要没有当场身亡,便有一线生机留下。真正致命的是毒,蛤蟆妖于忠肃的毒液已进入他的经络腑脏。这毒对楚平黄来说原本不算什么事,可他在全力斗法中一直没有机会凝神驱毒,等昏迷不醒之后,毒性便蔓延到全身了。

成天乐在形神中滋养那枚得自黑鱼妖的玄牝珠之后,便相当于拥有了一样天赋神通,就是极擅于疗伤。万变宗众弟子的伤势他当然要救治,但首先救的却是楚平黄,他若再慢点动手的话,楚平黄就要毒发身亡了。

一只失去了玄牝珠的黄鼠狼,哪怕是妖王,此刻在昏迷中也绝对受不了尚未化形的蛤蟆妖的毒液侵袭。成天乐祭出黑鱼玄牝珠给他驱毒的时候,骂道:“你这一脚怎么就这么贱呢?没事非要跺蛤蟆,恐怕想不到这才是真正会要你命的!”

楚平黄若是当场被斩,成天乐也绝不会皱一下眉头,但他既然未死,万变宗便留他一命。成天乐只是为其驱毒,简单地稳定其伤势不至于继续恶化,并没有再继续费力为他疗伤,然后就把这只一米多长的大黄鼠狼扔到了后园的池塘边躺着,连笼子都没有。

接下来这段时间,成天乐每日帮受伤的门人疗伤,同时组织门人修复万山大阵,万变宗一度非常忙。而他又多做了一件事,就如楚平黄所说,在那门楣花砖上又加了一道御神之念。并不是为了解释妖宗的称号,而就是楚平黄拜山的经过以及其下场。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楚平黄也算是求仁得仁、得偿所愿,用自己的亲身事迹为万变宗门楣上的神念增添了很重要的一笔。他若不跺那一脚就不会有事,他登门的言语虽很无礼,可是出门走几步,外面的菜市场天天都有吵架的,互相骂的话都难听得很,难道要天天因此杀人吗?

万变宗自不会因口舌之争去斩一位妖王,更何况是在自家的宗门道场内斗法,可是那一脚跺下去之后,问题的性质就完全改变了,万变宗怎能容人闯进道场出手伤害门下弟子呢?作为传承宗门,首先就要有护佑传人的态度和决心,否则宗门的凝聚力和归属感从何而来?

在门楣花砖的御神之念中留下这样一段信息,也是一种解释。楚平黄到万变宗喝问成天乐,肯定有不少人或妖是知情的,假如这位妖王没有回去的话,定然会有人猜疑、打听或前来询问。万变宗也不必费唇舌多说什么,事情的经过都写在门上呢。

这同时也是一种震慑与号召,连楚平黄这样的妖王,万变宗都该斩就斩了,他落得如此下场,什么人还想捣乱的话,那自己心里先掂量掂量,至少也得注意言行分寸。另一方面,万变宗身为一派宗门,有自己坚守的原则,门中哪怕是一只尚未化形的蛤蟆妖,也绝不容人无端残害,就算是神通广大的妖王也不行!

老蛤蟆于道阳当年恐怕万万没想到,他五百年后又出名了,在昆仑修行界甚至昆仑仙境众妖中名扬天下,甚至有人说他能拜在万变宗门下,是古往今来最幸运的一只癞蛤蟆。这些也都是后话了,蛤蟆妖于忠肃的声名是渐渐流传开的,短时间内他还没有来得及像多年后那么大名鼎鼎。

楚平黄十多天后才从昏迷中苏醒过来,他很纳闷自己还活着,首先感到的是庆幸与狂喜,接着等完全回过神来,又感到深深的惊恐惶然,深深的悔惧几乎深入骨髓。他意识到自己遭遇了什么,正以原身躺在万变宗后园的池塘边,而成天乐就在池塘对面的假山凉亭中定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