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705章、妖王西来,拍门叫阵

当务之急,万变宗要处理的事情有两件,一是推进宗门道场扩建计划,二是仍要应对每天来访的妖修。但有了这么一番铺垫,成天乐心中已经完全有底了,所以并不着急,仍然每天在后园中定坐修炼、静观事态变化。但是不久后的一天,万变宗终于迎来了真正的麻烦,有一位怒气冲冲的妖王到访。

按照易塞北夫妇的解释,这些妖王都有飞天之能,可自行穿越瑶池结界,出入人世间用不着乘坐众妙飞舟,与近日那批妖修的情况不一样,而此人今天怎么会找到万变宗呢?他拍响门环的声音很大,在门前喝道:“楚大仙平黄到此,成天乐快出来见我!”

昆仑仙境中很多妖王的习惯,都是在称号中加妖王两个字,比如这位妖王名叫楚平黄,通常会自称楚妖王平黄,唯恐他人不知道自己是妖修出身,这与人世间的情况不一样。而这位楚平黄可够另类的,不自称楚妖王而是楚大仙。

成天乐在后园中当然听见了动静,不禁暗皱眉头心生怒意。这楚平黄的声音太大了,还带着穿透神识的法力,唯恐周围的人听不清楚。幸亏巷子对面以及宅院周围的民房已经全部搬空了,围绕这片地段还布下了拢音法阵,否则定会惊动不少人。成天乐本人并没有亲自现身,假如一个陌生人叫一声就把他叫出去了,那万变宗也不成其为万变宗了。

今日恰好是任道直主事,而万变宗中诸位大成妖修都在。任道直也没有出门相迎,隔空施展法力将宅院大门打开,于厅中传音道:“哪位道友在万变宗门外喧哗,若是拜师求丹,请抬头看门楣刻字。若是登门拜山,就请以礼相见。”

虽然昆仑仙境中无数妖修无名,但是易塞北夫妇上次拜山时已介绍了不少情况,那些曾露过面的几十号妖王,基本上都提到了,其中就有楚平黄。易塞北也不知这位妖王原身为何物,只知他的脾气和其他妖王不太一样,不自称妖王而号大仙。

楚平黄拍门叫嚣之时,后园中的成天乐已展开元神,借助地气灵枢大阵感应周围的各种气息变化,也察觉到这位妖王的生机律动特征。易塞北没看出来倒也正常,其人的“妖气”收敛的非常好,但成天乐还是能认出来的,来者果然是位“大仙”——黄大仙。

成天乐心生怒意的同时也不禁有些想笑,暗道可惜今天盛龙不在,否则可以见识一番同类中的妖王了。盛龙也算是黄大仙出身,且比一般的黄大仙特异多了,是一只罕见的金线鼠。而这位楚平黄的原身就是普通的黄鼠狼,化形为妖拥有脱胎换骨的境界。

想必此人在昆仑仙境中与各派修士打过交道,可能也曾来过人世间,知道人们将黄鼠狼称作黄大仙。昆仑仙境中的妖修并不忌讳自己的出身,得知人间有这样的说法,便以为荣耀并自傲,所以他就起了这么个名号,以示自己与别的妖王不同。

成天乐坐在凉亭中暗自嘀咕,而楚平黄已经大踏步绕过假山走进了宅院前厅。任道直在厅中迎候,另有吴燕青与黄裳在座,今天就是这三位大成执事轮值,另有两名晚辈弟子奉茶。厅中加上楚平黄只有六人,但万变宗其余门人除了成天乐之外,此刻都已聚到了前厅周围。

很显然这位楚平黄来意不善,而且是修为高超的妖王,迄今为止到万变宗捣乱最厉害的刺头,当然要格外重视。任道直寒着脸问道:“这位道友,何故在万变宗门前喧哗、惊扰四邻?”

楚平黄眼珠子一瞪:“我是来找成天乐的,你们谁是成天乐?”

任道直答道:“在下任道直,今日万变宗中由我主事。若是以礼拜山,有事请开口,无事请自便。成总正在闭关修炼,今日就不能亲自接待道友了。道友登门时,就没有看见门楣上的刻字吗?”

他问楚平黄有没有看见万变有宗那四个字?指的当然是有没有搞清楚其中蕴含的御神之念?说话的同时也伴随着神念,向楚平黄介绍了在座的其他人。黄裳亦开口道:“道友若是登门拜山,请坐下说话。”

楚平黄却不坐下,仍然扯着嗓门道:“我当然看见了‘万变有宗’那四个字,我也是识字的!不看清楚怎么知道敲对了门?但我既不是来求神丹的也不是来拜师的,那上面的神念与我有什么关系?”

见他不坐下,任道直等三人就自己坐下了,吴燕青又问道:“楚道友方才要找成总,请有何事?若与万变宗有关,告诉我等也是一样的。若是私事的话,只要方便说,我等也可以带为转告。”

楚平黄站在那里背手挺胸道:“和万变宗有关系,但我主要还是找成天乐。听说他号称一代妖宗,是不是这样?”

难道这位妖王是冲着成总的名号来的?任道直心平气和的解释道:“这并非是成总的自称,而是江湖同道的赞誉而已,因为成总创立万变宗、指引妖物于世间修行。”

楚平黄又问道:“那成天乐有没有公开宣布——他不是一代妖宗?”

任道直等人都愣住了。当有人这么夸赞成天乐的时候,“不敢当”之类的谦虚之语他当然是说过的,但成天乐也不可能到处宣传自己不是一代妖宗啊!就像大家都夸张三长得漂亮,张三本人也不可能逢人就说自己其实长得很难看吧?这个问题实在不好回答。

见众人不答,楚平黄追问道:“你们都是妖修,也是万变宗门下,对吧?成天乐有没有对你们说过,他不是一代妖宗?有没有吩咐过你们,同道拜山之时你们要告知来客,他不是一代妖宗?”

任道直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沉声答道:“没有。”

而楚平黄的脸色居然更难看,指着在座众人怒道:“你们是万变宗弟子,刚才说有什么事情找万变宗,就在这里谈也是一样的。那我就问一句,成天乐是不是妖宗?”

假如成天乐本人在场,自可以谦虚一声自己不是,但作为万变宗的门人,尊长不在场的情况下,怎么能替成总谦虚呢,根本就不能答“不是”啊!吴燕青站起身来道:“虽然成总谦虚,不愿担此赞誉,但在我等心目中,成总就是当世妖宗。道友如果是想来问这个问题的,现在已经知道答案了,就请回吧!”

楚平黄却怒气冲冲上前一步道:“这话可是你们万变宗说的,那就休怪我翻脸了!别以为我不识字、不知道妖宗是什么意思!我们这些妖修,就算脱胎换骨甚至出神入化,也仅仅自称妖王而已。他成天乐倒好,区区一位人间修士,竟然敢自称妖宗,难道他是我楚平黄的祖宗吗?既然他敢起这个名号,就是跟我过不去,我今天来就是要当面要个说法,他得认我做祖宗才行!”

厅中的气氛一时降到冰点,黄裳等三人都已经站了起来,差点就忍不住要动手了。这时总管訾浩走进前厅道:“这位楚大仙,你有没有搞错?成总干嘛要做一只黄鼠狼的祖宗?就算你想乱认祖宗,成总也不能愿意啊,该是什么就是什么!”

此番话中也包含着神念,向楚平黄解释了“妖宗”二字的含义,这个“宗”可不是自称哪位妖物的祖宗,而是万变不离其宗之意,象征着宗门传承、修行之道的指引。成天乐在后园当然也知道前厅发生的事情,特地给訾浩发了一道神念,让他去看看情况,并尽量劝阻任道直等人动手,否则非打起来不可。

神念解释得倒是四平八稳,可訾浩说的话很不客气,因为他本来心里就有气。成天乐不想动手,原因很简单,在这里打架可不是荒郊野外,打坏什么东西都是万变宗的。且对方修为高超、法力深厚,对付起来并不容易。

有些时候有些事并不是因为不敢去做,而是没必要付出那种代价。想必楚平黄也清楚这个道理,心里明白就算自己很无礼,万变宗也不一定会当场翻脸动手。

听见訾浩的话,楚平黄瞪眼道:“既然如此,就请把这段神念也印于门楣花砖之上,明确告诉天下妖修,成天乐并非妖宗。而昆仑修行界有人捧这个臭脚,所谓妖宗的含义,也要像你刚才解释的那般说清楚。”

黄裳是律师出身,平时各种原告被告互相咒骂的场合看得多了,他倒是显得不那么冲动,只是冷笑着答道:“万变宗的事情,用不着阁下操心!若是成总有命,万变宗的门楣花砖上应有那样的神念,那就一定会有。如果成总没有吩咐,你说了等于没说,万变宗岂会从你之命?”

黄裳告诉楚平黄,他耍错地方了。这些人只会听成天乐的,而不会听他的,那门楣花砖上的神念应该包含着什么信息,怎么可能由他说了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