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704章、道驻玄妙,僧宿寒山

万变宗遭遇的只是“拜山”事件,有同道登门本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当然没必要禀报淝水知味楼并转告天下各派。可接二连三这么长时间、这么多人就显得异常了。成天乐正打算向淝水知味楼禀报这一事态,不料易塞北和王欣怡夫妇已经来了,告诉了他事情的缘起,还有几件不为人知的变故。

并不是没有妖修在世间捣乱,实际上有些妖物一踏入人世间就开始乱来了。他们做的事情看上去有些哭笑不得,但该收拾的也必须得收拾。

孤云川长老绯焱从宗门道场返回淝水知味楼的路上,遇到了成群结队的妖修,他们聚在一起商量应该占据哪座洞天福地作威作福。这些妖修长年在蛮荒中修行,未受教化也没见过什么世面,来到人世间一看这么多人都不懂神通法术,便以为他们上百号妖怪聚集在一起便天下无敌了,正在图谋大计呢。

绯焱见势也混了进去,告诉群妖道:“东昆仑第一道场是正一三山,只要占了正一门这个山头,那么大好红尘就可以尽情享受了。”而这伙妖修正有此意,于是跑到芜城去攻打正一三山。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反正也没人再见过这伙妖修,不知他们到底被怎样了。

无独有偶,另一伙妖修不知从哪里得知芜城是天下修行根本重地,而张氏是千年世家、张家兄弟乐善好施。于是就他们跑到芜城张家去了,要求张氏兄弟送房子、送车、送道场等等,并表示将来会罩着张家的。

张乐道与张荣道也是哭笑不得,告诉这伙妖修道:“芜城九林禅院乃千年古刹,以佛法布施众生、有教无类,去那样的地方扬名立万岂不是更能名震天下、万人拜服?芜城张家门庭太小了,容不下你们这么多位尊神。”

结果这伙妖修真跑到九林禅院去了,恰好三位神僧都在,外人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反正三天之后,这伙妖修都毫发无伤地离开了九林禅院。他们离开了芜城一路渡江北上,每见到一座和尚庙或者一座尼姑庵,就哭着喊着要出家,哪怕暂时不得正式剃度,剃个光头留在门中修行也好。沿途每一座庙或一座庵留下一位妖修,从芜城一直走到了嵩山才算完事。没有人逼他们出家,这些妖怪真是自愿的,也不知吃错了什么药,反正是从此消停了。

另有一件事情则发生在峨眉山。成天乐这段时间在万变宗闭关修炼,众门人也都有事在忙,他们没有关注到一条新闻,就是峨眉山上的猴子大批逃到了山下。人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有专家推测是因为生态环境的恶化,也有人猜疑是地震的先兆,总之很是热议了一段时间。

昆仑盟主梅野石亲自去了趟峨眉山,找到了一位妖王和他手下的群妖。这位妖王从昆仑仙境中带出了素日聚集的小妖,打算在峨眉山中建立道场、独霸一方,小妖们把猴子都赶跑了。

梅野石问这位妖王为何要这么做?那妖王告诉他——自己早已来过人间多次,觉得红尘繁华是大好享受,唯一的遗憾就是手下没有那么多小妖听命,不够舒服也不够过瘾。人世间自古本也有妖修潜伏,但一个个找起来太麻烦,就算找到了也未必能听他的,他早就有想法把手下的妖修都带出来,做红尘中的妖王。

如今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这位妖王的第一步计划是先占住峨眉山建立道场,那些猴子就不必在这里啦,以后上山的游客可以向他的属下小妖供奉。

梅野石苦口婆心的讲了半天,告诉他来到世间修行并无不可,在峨眉山深山建立道场也可以,但有些事情的做法是不对的。结果那位妖王不听,谈崩了,竟然想向梅野石出手。别看梅野石平日在成天乐面前都是敦厚长者模样,真动手时从来没有留情过,亮出青冥镜干脆利索的斩了这位妖王,令其当场形神俱灭!

妖王手下的小妖们给吓坏了,纷纷表示以后就跟着梅盟主混了。梅盟主则训斥了他们一番,详细讲解在人世间该如何安身立命,有一部分人留了下来,另一部分小妖当即决定返回昆仑仙境。

这三件事是易塞北夫妇在正一三山听说的,有关人等并没有公开宣扬,所以淝水知味楼中的各派晚辈弟子尚不知情,成天乐这阵子只忙着门中的事情,也没有去打听别的消息,所以他也不知道。

算算众妙飞舟开通的时间推测已入人世间的妖修数量,除了那三批已经被解决掉的、公然捣乱的妖物,剩下的有一多半已经来过万变宗了。幸亏易塞北、王欣怡夫妇主动登门,成天乐才清楚了这些内情,自然是感激不尽,当天设宴款待这两位拜山的贵客,又留他们在苏州万变宗盘桓数日。

易塞北是妖修出身,与万变宗众妖有很多可交流印证的地方,成天乐也讲了不少妖物修行的感悟,除了正传法诀和宗门隐秘之外,可以说是知无不言。这二位夫妇告辞之时,成天乐还送了一批很贵重的谢礼。

然后成天乐将万变宗近日发生的事情,像世俗中写工作报告般整理成一份材料,派人送到了淝水知味楼。虽然大派高人已经知情,但从成天乐的角度,他还是该做什么就做什么。石盟主让易塞北夫妇到万变宗来,恐怕就有这个用意。从昆仑仙境乘坐众妙飞舟来到人世间的妖修,除了已被解决掉的三波,大多数已经到万变宗“报过到”,这件事也最好由万变宗来转告天下。

履谦回了一封信,首先代表昆仑修行各派对万变宗表示了谢意与敬意;其次他告诉成天乐,如今各派皆已知情,会各自做好应变准备,若万变宗有事,各派高人也绝不会袖手旁观。他还强调,若万变宗遇到什么状况自觉搞不定,可随时向知味楼求助。

就在成天乐收到履谦的回信后不久,听说了两个很意外的消息。

其一是九林禅院的神僧法海带着传世神器紫金钵,居然跑到苏州寒山寺了。寒山寺并非哪派宗门的修行道场,就是一座大庙、如今着名的旅游景点。而法海也不是以修行高人的身份来的,他就是一位到寒山寺中修行的和尚。寒山寺离万变宗道场并不远,以法海之神通,假如真有什么大动静,跺脚的功夫也就到了。

法海啊!还带着神器紫金钵!这很容易让人产生某种联想,就是《白蛇传》。白蛇传中也有法海,法海手中也有紫金钵,就是专门收妖的。而九林禅院的传世神器紫金钵,自古就是化缘之钵、吃饭的碗。它最早是玄奘西行时所捧,玄奘传于弟子智诜,智诜曾为九林禅院住持,一代代传承至今。它除了可以用来化缘吃饭,收妖也毫不含糊,比白蛇传中的那个钵盂只强不弱。

无独有偶,紫清派掌门陈昱霖也携带门中神器玉蟾剑来到苏州,他通过道教协会的关系直接到玄妙观升座。这位陈昱霖除了是紫清派的掌门,也是道教界的一位前辈,他来到这里顺理成章,并不引人注目。玄妙观在近代曾经被废弃,但是新世纪重修之后,又恢复了香火,有道士住持。

陈昱霖曾闭关清修多年,为了度过苦海劫他甚至没有参加二十一年前两昆仑芒砀山赌阵之战,如今已有出神入化之修为。玉蟾剑是紫清派的祖师、传说中仙家白玉蟾留于人间的神器,妙用玄通不可思议,当然能震慑各方邪魔。

这一僧一道分别来到寒山寺与玄妙观,各自遵循世间的缘法,并没有特意强调是来干什么的,但昆仑修行界人人心中有数。他们就是帮着万变宗镇场子的,防止出现意外的大乱子,成天乐手下那伙妖怪搞不定。

成天乐闻讯之后,组织门人集体进香,先到寒山寺供奉布施,也恰好见到了法海神僧。法海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头行礼而已。万变宗供奉的东西都是送给寒山寺,而不是直接送给法海神僧的。

至于玄妙观就在梦湖美蛙饭店门前,群妖恭恭敬敬的列队买门票进去了,不仅供奉给道观不少财物,还向各位道长供奉法衣,也见到了陈昱霖前辈。这位前辈第二天来到了万变宗,以修行同道的身份登门拜山。成天乐召集门人在后园接待,恰好此时又有一位妖修登门来访,陈昱霖道长亲自见证了万变宗是如何处置的。

紫清派掌门坐镇玄妙观,紫清派弟子当然也会常常往来苏州,也不适合都住在道观里,于是万变宗就成了最佳的落脚点。成天乐也乐意接待,巴不得他们常来,由此两派交往甚密。

想当初李逸风勾结旋极派长老苏渔隐,企图陷害万变宗,挑起万变宗与紫清派之间的冲突,却没想到会促成这样的宗门缘法。在外人看来,成天乐成总的确擅于钻营结交、借势成事。紫清派长老陈秀芸曾与成天乐共赴题龙山,交情当然更不一般,于是她经常来到万变宗,与成天乐切磋相论,而这些都是后话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