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703章、默默无闻,一鸣惊人

昆仑仙境广袤蛮荒中究竟有多少位修为深厚的妖王,也是未知之数,大概的估计可能有上百位。听起来不少,但在方圆万里之地也是非常罕见的,其中不少人只顾着清修,或者占据一处洞府、聚集一批小妖,享受大好修行,并没有兴趣干别的。还有一些瑞兽灵禽根本就没有化为人形,甚至从来都没露过面。

其中有出神入化修为者,二、三十号就顶天了,这也是因为其寿元长久,在漫长的修炼岁月中所拥有的造化福缘。由此可知那乔彩凤确实手段了得,将这批有出神入化修为的妖王搜罗了一小半,却干的是这件令人想不通的事情。

万变宗迄今为止并无妖王登门骚扰,原因很简单,那些妖王本人根本用不着乘坐什么众妙飞舟,若无穿越昆仑仙境瑶池结界的飞天之能,还称什么妖王呢?对于这些妖王而言,瑶池结界从来不是障碍,他们一直都是想来就能来的,假如对人世间感兴趣,早就来过了。近日到万变宗登门的这一批妖修,都是乘坐众妙飞舟过来的。

但这并不意味着众妙飞舟出现之后,不会有妖王到人间闹事。蛮荒丛林之中这些妖王,修炼数百年往往聚集群妖独霸一方。这与万变宗这种修行传承宗门,意义和概念完全不一样,只是相当于一个聚众的帮派而已。

比如某只灵禽毕方修为强大,在昆仑仙境蛮荒中占了个山头,成了附近的妖修头目,但这位妖王不能传授不同族类的妖修正传法诀,就像毕方不能教一头老虎或者一条鱼修习他的天赋神通炎火之精。各类妖物聚在一起形成组织,也有可能对彼此的修炼有所帮助,但并非修行传承宗门。

以往有些妖王在昆仑仙境蛮荒中独霸一方,但想来到人世间也只能是他一个人,现在有众妙飞舟了,可以把手下小妖们都带出来,可在这繁华的红尘中自成势力作威作福。假如出现这种情况,是令昆仑修行界最为头疼的,处理起来也是最麻烦的。

王欣怡最后说道:“那些妖王本人早就可出入人世间,就像观光旅游一般,如今有新的状况出现了。假如他们让手下的小妖乘坐众妙飞舟离开昆仑仙境,于人世间重新聚合,如今肯定在哪里忙着占山为王呢,暂时找不到万变宗这儿来。若真有哪位妖王登门,要么就是闻讯前来拜山,要么就是求法诀或者灵药,要么就是来抢万变宗的山头。”

成天乐苦笑道:“我这里没有山头,只有一座宅院,正费了一番工夫把周围的地方买了下来,准备扩建宗门道场呢。”

易塞北也笑道:“修为强大的妖王来到人间后,自然会明白很多事情,无冤无仇干嘛来抢您的山头?假如是那样的话,就是与整个昆仑修行界为敌了,成总反而不必担忧。目前比较麻烦的是,有些妖王被人蛊惑上门滋扰,届时恐怕会起冲突。”

在座的兑振华插话道:“我小时候就听过人间的一首歌,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

话说到这里,成天乐忽然心念一动,追问道:“二位道友,你们可曾听说消息,有什么人故意在昆仑仙境中散布万变宗的传言,指引这些妖修带着种种目的找到此处?”

易塞北听说:“不用听说,我本人就遇见了,就是春村散人。他在昆仑仙境中认识好几位妖王,对他们讲了您和万变宗的事情,也散布众妙飞舟已开通的消息。我遇到了他,春村散人亲口告诉我,成总自称一代妖宗,在苏州建立万变宗,号称指引天下妖物修行,并有陆吾神仑丹为倚仗。他还说了大好红尘种种,对于昆仑仙境众妖修而言,简直就像匪夷所思的传说。”

成天乐长叹一声道:“难怪!这么多妖修第一次来到世间,找万变宗怎么就能找得这么准?”接着又问道:“那乔彩凤率领八大妖王开通众妙飞舟,昆仑仙境的众位高人就没有做什么应对吗?”

王欣怡笑了:“当然做了很多,包括我夫妇这次来到人世间都与此有关。众妙飞舟开通后不久,昆仑仙境散修领袖陶然客以及妙法群山的掌门羽灵就找到了乔彩凤,但他们没有办法阻止乔彩凤的行为。

这人与其说是在做生意,还不如说是在学雷锋,他们只得要求乔彩凤在放人上船之时都必须申明散行三大戒与共诛戒。昆仑仙境中的修士以及跟他们打过交道的妖修们当然清楚,但蛮荒深处的那些妖类还真不知道这些。我夫妇乘众妙飞舟来到人世间,一方面就是想看看那乔彩凤是何许人也,另一方面妙法群山也想查此人的来历底细。”

成天乐:“听此人之名以及他所做的事,我怀疑他也是一位妖修,甚至就是灵禽彩凤。”

易塞北点头道:“谁都是这么想的!而我们这次来查证的结果恰恰相反,此人并非妖修,他的来历很清楚,就是一个人。他于一九八五年出生于大连,就在那里长大,十六岁那年,被离开凝翠崖行游天下的九黎散人收为弟子。

乔彩凤二十一岁那年,曾去凝翠崖修炼,其后不久九黎就坐化了,然后他又回到家乡。其人何时突破脱胎换骨之境、拥有飞天之能并不清楚,但他修成化身五五境界就在去年,恰好在众妙飞舟完工前不久。从修行入门至化身五五,仅仅只有十六年时间,自古以来罕见!”

成天乐暗暗心惊,原来乔彩凤还是他的同乡,年纪也和他差不多大,堪称修行界不世出的天才啊!这个人却一直默默无闻,直到最近才一鸣惊人。他又问道:“就二位道友所知,他如此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王欣怡苦笑道:“我当然捉摸不透,此等高人行事,恐非我所能测度。有些妖王猜测,他可能是为了积世间功德,以应对飞升时的天刑业力。但羽灵掌门又认为不是这样,因为骂他的妖修远比感谢他的妖修更多。将来若真是遭遇天刑,那伤神之业力恐怕只会更重,而这位乔彩凤显然不是太在乎。”

乔彩凤分明是在“学雷锋做好事”,骂他的妖修怎会更多呢?这要看实际的状况,有很多妖修想来到人世间逛逛,可是他们拿不出“买票”的天材地宝与瑞草灵药,或者舍不得拿出来,于是腆着脸相求能不能白蹭飞舟。乔彩凤断然拒绝,于是就有妖修起哄谩骂,却都被神通广大的乔彩凤毫不客气的收拾了。

当面不敢骂他,背后还不能吗?那些想去人世间凑热闹、又不想付出代价的妖修们,有很多都在暗地里咒骂乔彩凤。至于很多妖修拿出东西上了船,但他们心里也觉得肉疼啊,有些人背地里对乔彩凤也不会说什么好话。

这些妖物是在山野中自悟修行,未经文明传承教化,做事凭本能习性往往不会思考太多,有时候并不是很讲道理的。他们也没算明白,乔彩凤打造众妙飞舟以大法力带人穿越瑶池结界,所花的代价要明显大于收他们的那些东西。

乔彩凤干的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但他却乐在其中,也不在乎那些妖修暗地里的咒骂或非议,就更不在乎各派修士的质疑了。

成天乐闻言,皱眉问了另一个问题:“天刑?业力?我没太听懂!”

易塞北摇头道:“我们也不是很懂。据说只有修炼到出神入化境界、掌握了阳神化身之能,才会隐约感应某些天机。而羽灵掌门也有化身五五之能,她只是说出这么一番话而已,并没有多作解释。”

这个问题显然是成天乐尚无法一探究竟的,他又问道:“二位道友既是为了追查乔彩凤的来历而入人世间,想必昆仑修行各派也有所耳闻,他们对此事有什么反应吗?”

王欣怡答道:“我们第一站去了乔彩凤的家乡,第二站去了正一门,在那里正好碰见了昆仑盟主梅野石,听闻了万变宗最近的遭遇,第三站便来到了成总这里。其实在我们之前,梅盟主已经命人查过了乔彩凤的来历,调查之人就是你的朋友、坐怀山庄庄主白少流。”

成天乐叹道:“原来他们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我还想向淝水知味楼禀报呢!但是淝水知味楼那边,怎么一点消息都没传出来?”

王欣怡解释道:“淝水知味楼中,目前除了履谦和五味道长,其他各派晚辈弟子并不知情。众妙飞舟也是刚开通不久,那些妖修来到人世间还没有引起太大的骚动,前辈高人只是在静观事态、暗中戒备。

总不能不让他们来到人世间,也不能认为人家来到红尘中就带着恶意,所以也不好提前擅做处置。成总这段时间没有向淝水知味楼禀报什么,您一直就在宗门中闭关修炼,万变宗众人也没有外出,恐怕还没有听说过世间其他地方发生的一些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