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701章、不为名累,利促事成

当清楚这并不是什么大面积的动迁,只是私人机构的一个业务计划之后,其他人也都动心了,因为条件确实优厚且无后顾之忧,假如等这件事情做完了,错过这个村恐怕就没这个店了。于是街坊邻居们纷纷改变了主意,尤其是宅院对门原先拒售态度最坚决的那户人家,又主动找上门坚决要卖,就按花膘膘先前提出的条件,能再加一点当然更好。

可是花膘膘在忙别的事,正帮助邻居的老人搬家并联系那边的社区活动中心呢,已经不答理他们了。于是这户人家又找到了研究会的秘书长訾浩,还送了訾浩两条软中华呢,希望研究会能先考虑自己家的房子,连院子里两棵种了几十年的枇杷树和石榴树都一起送了。

訾浩哭笑不得的收下了“贿赂”,“利用职权”帮他们办了这件事。此事传出去之后,就连巷子口那家卖虾仁荷包蛋、“百年老字号小饭店”的老板都找上门来,给訾浩送了两瓶据说是珍藏了多年的茅台,希望研究会这次能把他的小饭店也给买下。他正想换个地方去开更好的饭店呢,就是手头缺点资金,如果研究会能连搬家带装修都帮忙就更好了。

可是那饭店远在巷子口呢,在万变宗的计划之外,所以訾浩摇头拒绝了。那老板回去之后在街坊邻居面前讲了訾浩不少坏话,说这个研究会的秘书长以权谋私、作风贪腐,肯定收了宅院对门人家的不少好处,然后用研究会的公款高价买了他家的房子,借机中饱私囊!而他就是送的东西太少了,所以才会被拒绝。

街坊邻居们对訾浩是颇有非议啊,连他进出巷子时都被人在背后遥戳着脊梁骨议论。但这件事一传开,来求訾浩的人反而更多了,因为毕竟有人找他办成了事嘛,这就是个门路。花膘膘与任道直的第一步计划不仅顺利完成,而且第二步计划也提前完成了,近三个亿的预算花了出去,想买到的房子也全部买到了手。

事情之所以办得这么顺利,不仅仅是因为条件优厚,而且花膘膘这只老狐狸早就把各种情况都想到了,所以才会有以这座宅院为核心扩建宗门道场的计划。苏州这座古城与全国许多别的城市不太一样,它拥有大量的保存完好的古典园林建筑,历史与文化积淀非常深厚。

在古城范围内以及近郊周边施工,房子稍微拆多一点、地基稍微打深一点,说不定就会碰到什么古物,按照规定在处理妥善之前是不能继续施工的,甚至连工程规划都要彻底修改,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而且古城区的格局很多地方千年未变、河道纵横,没有太多大片的可开发地段,近年来尤其如此。

所以苏州的建设思路是保留古城建设新城,古城区的格局基本不动,只做保护性修复以及适应性改造,在东西两侧分别建设了工业园区与高新技术开发区。很多开发商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搞项目必然逐利为先,既然有别的地方可开发,谁会去碰那些既麻烦又难啃的硬骨头呢?

就拿成天乐这座宅院所在的位置来说,它处于两条古河道之间,前后不远就有两座被保护的古桥。地块决定了这里没有大规模商业开发的价值,所处的位置也不适合起高层,而且处于苏州古城边不尴不尬的地带,绝非商业或旅游的热点区域。

没有哪个追逐利益的开发商会打这片地皮的主意,而且这里的居民构成太复杂了。除了政府部门福利性的棚户区改造,这样的地方是不会有人动的,但这里又不是棚户区,只是半新不旧的杂乱民居而已。所以这里的很多居民在有生之年,恐怕等不到所谓的动迁、当钉子户坐地起价的机会。

以园林风景研究会给的价,就算在附近买同样的房子,原住户手头也能多出一大笔钱来,而且也不费他们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地块是买下来了,改造成“园林风景演示场馆”还需要时间,并继续投入更大的人力、物力、财力。万变宗甚至还有计划,将这座宅院以及周边所属的某些建筑的历史好好发掘一番,然后申报文物保护单位。疏通一下有关方面,这件事情是能搞定的。成了文保单位有些方面可能会有点麻烦,但另一些方面也省下了不少麻烦,这才是长治久安的打算。

这些都不是短期内能完成的,有很多都是后话了。花膘膘等人在做这件事的同时,仍不断有各路妖修上门,万变宗应对起来已有章程,处理各种状况已是轻车熟路。成天乐虽没有亲自出面,但这些日子心里不可能没有新的想法。

昆仑修行各派当然也经常有同道往来拜山,可是万变宗所遇到的状况,恐怕千年以来也是头一遭。每天都有人来到门前,累计有上百号陌生的妖修了,无论哪个修行门派的山门都从未这么热闹过。六十年一度的正一三山会,可能一次聚集几千名修士,但也不可能连续这么长时间、每天都有陌生的同道去正一门拜山啊!

首先,这些妖修离开昆仑仙境来到人间,是不是有人特意组织的?其次,他们接二连三持续不断地跑到万变宗,是不是有人在幕后故意指引?谁会和万变宗过不去呢,成天乐也想到了春村。

这么多妖修涌入人间,或多或少必然会生出事端,这可不是万变宗一家的事情,昆仑修行各派是否已了解到这个状况,有没有什么态度和对策?各派当初支持万变宗的出现,就是为了应对这种状况,所谓的对策就是让万变宗顶在前面吗?就凭成天乐和万变宗,肯定是顶不住所有事情的。

已登门的妖修,迄今为止以那位搞笑的三鲜道人修为最高,除了他之外,还没有谁玄牝大成,最多的是周松源那一类的小妖。传说中那些聚集群妖、修为强大的妖王则是一位都没出现,这让成天乐既觉得纳闷也有些担忧。假如有强大的妖王来捣乱,又该怎么对付更稳妥呢?花膘膘等人扩建宗门道场并计划壮大宗门之势,也是为了做这方面的准备,但目前还没有准备好。

成天乐虽不亲自出面,但一直在暗中观察着此事、观察着那些形形色色的妖修。又过了不久,他终于走出后园,亲自接待了两位特殊的访客。来者与其他人不一样,是一对夫妻道侣,他们皆是大成修士,但尚未突破真空妙有之境也无飞天之能。

男的叫易塞北,是一位妖修;女的叫王欣怡,却不是妖修而是一个人,出自昆仑仙境的第一修行大派——妙法群山。他们不可能是来登门拜师的,也不是来求神丹或者要到万变宗任职,就是游历人世间、路过苏州前来拜山。

这本是修行同道往来最正常的情况,而在如今特殊的状况下,最正常的访客反而成了最特殊的。成天乐亲自率门下弟子相迎,并有三位大成执事陪坐,在前厅中奉茶问其来意。易塞北形容约三旬左右,身形健硕目光如电,他笑着说道:“久闻一代妖宗之名,擅察天下妖物并指引众妖于世间修行,那么想请成总看看——我的原身是何物?”

这是个玩笑,同时也有考较成天乐的意思,就像古时文人骚客会面互考诗词吟咏,易塞北在考成天乐辨识妖修的眼力。成天乐沉吟道:“我无法确切分辨易道友的原身为何物,世间各族类万象纷呈,成某也不可能全见过。您的神气收敛得非常好,换做寻常修士根本察觉不出您是妖修。但以我的感应,您的原身是狼,但却不是我所见过的任何一种狼。”

王欣怡掩口笑赞道:“一代妖宗果然名不虚传!我夫君确实就是狼妖,但妙法群山中我的同门绝大多数都分辨不出他是妖修,更别提一眼就能看出原身来历了。”

易塞北拱手道:“佩服佩服!不瞒成总说,我的原身是一只啸雪狼,在人世间早已绝迹,是昆仑仙境中的特有物种。成总这些都能看出来,这份眼力可谓独步天下。”

话题这么开始,气氛显得很轻松融洽。成天乐之所以会亲自接待这对夫妇而且场面还挺隆重,也是有些事情想请教他们。先前来的三鲜道人并没把话说清楚,而其他的小妖很多事情又说不清楚,虽然万变宗掌握了不少信息,但那些妖修说得乱七八糟总不得要领,需要找真正的明白人确认。

成天乐近来的疑惑,在易塞北、王欣怡夫妇这里都得到了清晰的解答。确实有高人组织昆仑仙境中的妖修来到人世间,这个人叫乔彩凤,来自人世间,是一位散修前辈九黎的弟子。

九黎散人隐居于一个叫凝翠崖的地方,也是有脱胎换骨修为的飞天高手,二十一年前曾参加过两昆仑芒砀山赌阵之战。但九黎散人并没有度过苦海成就出神入化修为,十年前已于凝翠崖坐化。九黎只有一位衣钵传人,就是乔彩凤。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