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700章、安身立命,万变相应

使用这种手段也不容易,在座诸妖虽已玄牝大成、能够运用神念,但他们中绝大多数人只能自行施展,尚不能将这神念信息赋予花砖刻字上展示,只有突破了真空妙有之境才能办到。所以那门楣花砖上的文章,在目前的万变宗中只有成天乐和任道直才能做。

既然成总今天没有参会,任道直便主动表态自己将负责此事,大家共同商议好需要赋予那门楣刻字什么样的御神之念,他便施法留于其中。那御神之念是神气法力所聚,每被激发一次其中法力便耗散一分,最终也会完全消失。打一个可能不太恰当的比方,这就像一节电池,反复使用最终也会将电力耗空。

万变宗其余大成修士,虽不能将御神之念留于门楣花砖中,但是他们可以施法弥补其耗散,就像不断给蓄电池充电。于是会议上又决定,每过一段时日,值守的大成修士便重新凝聚神气法力于那门楣花砖的御神之念中,来访的妖物总能得到万变宗所传达与指引的信息。

至于他们接受到这样的信息,是否会转身离去或者仍会登门拜访,这都是说不定的,但至少万变宗已经把话说清,也省了彼此很多事情。在这种情况下仍要执意求见的人,要么是真的有事,要么就是真的不懂事,那该怎么处置还是怎么处置。世事百态,也不能指望一劳永逸。

訾浩召集并主持的第一次宗门会议圆满结束,这位大总管很满意地说道:“我这就把诸位商量的成果汇报给成总,若成总无异议,那就立刻组织实施。”

话音未落,就听成天乐的神念传来道:“很好,我并无异议,就这么定了!訾浩总管,决议已经有了,现在就由你负责分头组织落实吧,众执事各司其职。”

诸事商量完毕便着手去办,成天乐身为宗主也没有袖手旁观,亲自动手与任道直一起将那些御神之念留于门楣花砖之上。訾浩这个提议很好,花砖上所留下的信息不仅是成天乐曾对周松源说的那些,比当时用词更加简练内容也更加丰富,包含了万变宗中各位大成妖修于世间修行的感悟。

这个办法真的很妙,有很多妖修再来到万变宗门前,抬头总要看看那门楣上的四个字以确定是不是找对了地方,然后沉思良久便离去。有人若有所思,有人显得很失落遗憾,有人心怀不满腹诽甚多,还有人离去前则深施一礼。

当然了,很多人并没有止步于门外,既然万里迢迢找到了这个地方,哪怕想问的问题、想请求的事情已经知道了答案或结果,也要登门打声招呼的,于是以神识拢音开口求见。既是同道拜山,万变宗仍会接见,每日都有一名大成修士主事。

虽然仍是正常接待,但过程却比以往简单了许多、轻松了不少。有人登门求见并没有别的事情,只是为了打声招呼结个缘法,或者表示感谢云云,其中不少人还留下了拜山之礼,大多是来自昆仑仙境的各种天材地宝或灵药。

还有人确实想拜师,即使了解了万变宗的态度,但毕竟未见到万变宗的人,所以仍想登门试试,声明自己的来意和请求的理由,虽不强求也留下一线将来的缘法。至于万变宗的传承本意、在什么情况下会收弟子,其实门楣上的信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心性行止,万变宗的尊长其实也看在眼里,对那些纠缠不清者当然也没有什么好印象。

另有少数人是敲门表示不满的,他们的想法是“老子万里迢迢的找来了,你万变宗就想凭一道御神之念就把我给打发了?好歹得接待一番啊,更重要的是听我把话说清楚,不能连人都见不着!”这些妖修大多自以为修为高深,想刷存在感或者秀优越感,种种情况不一而足,仍然有个别妖修是被轰出去的。

总之宗门会议的决定实施之后,虽每天仍有妖修来访,但万变宗却比以往清静了不少。成天乐没有再亲自理会,仍于古宅后园中闭关修炼。像他这样以人身而玄牝大成的修士,养元之法欲修炼圆满迎来脱胎换骨的考验,是相当艰难的,需要长期的积累并没有取巧的捷径。首先要做到功夫俱足,其后才能谈得上机缘。

除了修炼之外成天乐也未闲着,他研究各路妖修所呈上的拜山之礼、那些来自西昆仑的天材地宝。然后组织门中弟子体会其物性,并尝试炼化成器。这也是众妖修炼和学习的过程,有传承价值的经验总结都记录在宗门器物谱中。

成天乐和门下弟子炼成了一批法器,大多是瓶子、罐子、匣子、盒子一类的器皿,用来装东西的。如今器物库中攒的各种灵药、法宝、器材也不少了,不同的东西需要不同的存放条件,所以就要以不同妙用的容器来满足最佳的保存效果。

新炼成的这些器物,成天乐都将履谦所传的法阵炼入其中,可以封存神气法力所凝之态。这样的器皿不仅可以用来存放玄牝珠,也可以用来保存别的东西,比如装落雷金就很合适。成天乐并不是妄想能得到很多枚玄牝珠,那种东西到手全凭机缘,若勉强去求反而有伤天和,但做好收存的准备总归没错。

古宅门前总有人驻足沉思、站在那石板小巷中发傻,又经常有人拍响门环大呼小叫,周围的街坊邻居和过路人当然觉得好奇,心中暗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啊,这家研究会究竟欠了外面多少钱,难不成每天都有黑社会组织人上门收账或示威?

与此同时,万变宗宗门道场扩展计划也在悄然实施,首先第一步是买下宅院对面的民居,总计十九户人家。任道直负责调拨资金分批支付,花膘膘负责谈判说服,黄裳负责办各种手续,甄诗蕊则负责设计新的道场。

改造要以不引人注目的方式完成,房屋拆除和修建都要进行得很巧妙,原来的分布格局做一些修改便能有迥然不同的效果。这是一条古巷,淹没在建国后修建的民居中还有不少古建筑,经过了各种改建几乎都认不出来了,可以保留并修复。

随着苏州近现代的发展以及城市的变迁,有很多非常精致、古时造价昂贵的传统建筑正在渐渐消失,民间散落着大量的园林风景点缀之物以及建筑构件,包括各种精美的木雕、砖雕、石雕、湖石、廊柱斗拱结构,甚至还有需要移栽的古树名木。有不少文物贩子就在苏州民间活动收购这些东西,然后转卖外地甚至海外。

前几年香港着名影星成龙捐了几座徽派古建到新加坡,其实那些精美建筑构建都是从徽州一带的老房子上拆下来的,有人专门到乡下收购这些东西转卖,被那些感兴趣的人收藏。

徽州如此,苏州也如此。甄诗蕊、南宫玥、张潇潇等人便注意收集散落民间的精品,吴贾铭回苏州或在南京时也留意帮忙,它们将来会成为宗门道场中的建筑或园林风景的一部分。万变宗既然以苏州园林风景研究会的名义做这件事,当然就有了顺理成章的借口,他们买地方搞建设,是为了展示苏州园林风景的各种特点。

设计得再好也需要先把地方买到手才行,花膘膘私下里挨家挨户找人去谈,开的条件很不错,有十几户人家很痛快的卖了。万变宗不仅买房子还帮人的忙,比如找新房子、代办中介手续,甚至连小孩转学、老人搬家都帮着操心。

訾浩曾担心的情况多少还是出现了,有业主见花膘膘大片收购周围的房子,还真以为是动迁改造,或者就把此事当成官方动迁看待,有了当钉子户坐地起价的觉悟,花膘膘找上门时要么一口回绝,要么叫价惊人、几十平米的破房子包括违建开口就是几百万。有些人是住习惯了不太想搬家,另有个别人就是想趁机发家、打算下半辈子都靠这个机会了。

花膘膘倒也不勉强什么,先帮那些已卖房的业主把诸位都安顿好,搬空之后也不着急改造。有意无意之间,那些搬走的老街坊在离开之前总会把一些东西暂时寄放在尚未搬走的邻居家里,隔三岔五便会回来拿一趟,顺便聊聊近况。

话题大致如下:搬走了之后,他们体会到日子过得比以前舒服多了,什么都更方便,居住条件也改善了太多,手里还剩下一大笔钱。然后他们又会聊到园林风景研究会,人家并不是在搞动迁,就是找地方修建园林风景展示地,买谁家的房子都是买,没必要一定选什么地方,谁卖谁不卖其实都是无所谓的。但这家研究机构这笔专项经费目前很充足,所以这次收购的条件非常优厚,如果是政府组织的动迁,条件是远远比不上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