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697章、迎门指月,留缘相见

成天乐未置可否,首先问道:“周道友是怎么从昆仑仙境来到人世间的?”

周松源答道:“我是昆仑仙境蛮荒中的野兽,有幸自悟修行,曾见到过很多人间修士,最终也凝炼妖丹化为人形。以我的修为,原本没希望穿过那瑶池结界来到人世间,可是最近有高人垂怜相助,施展大神通法力将我带出了瑶池结界。

来到人世间时,又有好心的高人指点我,妖修混迹红尘修行不易,而在江南姑苏繁华地,有一位妖宗成天乐创立了万变宗,不仅有正传法诀指引门下妖修,还有陆吾神仑丹可助益修行。我来到这里,感觉确实与昆仑仙境大不一样,晚上都找不到洞府过夜。

迷茫之中,不知在人世间能做些什么、又能得到什么,所以就想到了万变宗。我想拜入门下有宗门庇护,假如能得到陆吾神仑丹助益修行,则是最好不过。我并无强求之意,只是来碰碰运气,假如成总能够收我为弟子,我定为万变宗驱驰效力。”

成天乐笑了:“周道友,就算你是想应聘的,我们单位也没招人啊。”

周松源愣住了,试探着问道:“成总的话高深莫测,晚辈不解其意。”他还真是刚刚来到人世间,不太明白“单位”与“招聘”是什么意思,成天乐这个比方算是白打了。想和他把话说清楚可不容易,但既然接待了就好好聊吧,成天乐开始介绍起红尘中的种种事情。

有些话用神念才能表达得更清楚,但以周松源的修为,成天乐又不能用太过庞然的神念去冲击他的元神,所以就用了随言入境神通,很有耐心地和他讲了不少事。首先就从单位和招聘讲起吧,告诉他市井中的人都是怎么生活的,介绍了一个大概的轮廓。

然后成天乐又讲了万变宗的门规以及宗门宗旨,还介绍了各派宗门传承的内含,不论是传承之缘还是师徒之缘都不是这么简单的。某些方面就跟搞对象一样,他看上她,不等于她就会接受他。弟子拜入师门,当然有各种各样的原因,绝不是简单地开口相求。

成天乐足足和周松源聊了一个时辰,周松源毕竟是有神通修为的,成天乐以随言入境之法介绍的信息内容,几乎相当于一部厚厚的百科全书了,专门介绍人世间的各种状况。他当然也没有忘记介绍修行事务,也介绍了陆吾神仑丹是多么的珍贵,他现有的门下弟子也不是人人都得到了。

其实话说到这里,万变宗就是不收徒的意思了,至少是不会在这种场合就定什么师徒名份。成天乐本人已经不打算再收弟子了,若周松源仍在世间行走,假如将来有缘的话,万变宗中的平辈大成修士倒也可能收他为徒。但那要看缘法,将来的事也只能将来再说。

周松源面露失望之色,但他来之前本就是抱着侥幸心理,所以谈不上有什么悲喜。但既然来了,他还是想尽力争取这种福缘,又小心翼翼地说道:“若成总或其他尊长能收我为弟子,我会介绍很多同道妖修来拜入万变宗门下,使万变宗门庭兴旺无比。”

成天乐笑了:“多谢道友的好意,但是用不着。我是开宗立派,并非占山为王。”言下之意,假如成天乐想这么做的话,还用得着通过周松源吗?万变宗确实想发展壮大,但不会脱离其宗旨,有缘法之良才当然也想收入门下,可这与周松源的想法是两回事。

周松源此次“拜山”虽没有达成目的,成天乐既没有收他为徒、他也没有得到陆吾神仑丹,但他的收获还是很大的。一代妖宗以随言入境神通给他讲了人间事,几位大成妖修以及陪同会见的万变宗其他弟子也聊了各自在红尘中的经历,这对他有非常重要的参考借鉴价值。

万变宗的宗旨是指点妖物在世间修行,所谓的指引,并不仅仅是收入门下为徒,否则成天乐浑身是铁又能打几根钉、这座宅院又能装多少人?他们今日告诉周松源的,就是很重要的指引,是于人世间安身立命、修于行止之道。

周松源告辞离去之前,已经不感到失望,反而自觉非常尴尬唐突,向着成天乐及万变宗众妖连连称谢。成天乐又叮嘱道:“你方才说,可以介绍很多妖修拜入万变宗门下,不必如此。你若真能遇到妖修同道,无论出身人世间或与你同样来自昆仑仙境,就请转告我今日对你所说的话。”

周松源连连点头,回答定当如此,然后掏出两样东西躬身呈上道:“成总,这是我在昆仑仙境中带出的宝物,今日便以之为拜山之礼!”

这小妖修倒挺有意思,“拜山礼”到出门前才拿出来,估计也是临时的决定。成天乐以神识扫过,微微惊讶道:“你修为尚浅,竟会拥有如此上品的天材地宝!我虽从未见过这两种东西,但也能察知其物性不凡,它们究竟是何物?”

周松源答道:“这红色的石头叫丹粟砂,为昆仑仙境蛮荒深处溪流沙石中所产,可炼制法宝也可入药,可惜我还没能成功炼器。此物是天然所产,在溪流浅滩中采取并无困难,但它往往只出现在昆仑仙境蛮荒偏僻之处,想遇见的话很不容易,需要碰运气。

我开启灵智的地方就有这么一条溪流,那里有很多露出浅滩的丹粟砂,而我曾经并不认识。待到我走出山野见到了其他修士,也听说了很多天材地宝的信息,才明白那是什么、有何物用。昆仑仙境中的修士,尤其是已化形的山野妖修,见面时交流最多的就是这些信息。

后来我又与几位妖修一起穿越蛮荒回到了开启灵智之地,采取了很多丹粟砂。虽未能炼成法宝,但也经过简单的法力凝炼、以精纯其物性,将细碎的丹粟沙砾凝结成这种大块之形。若非如此,我此番也无法穿过瑶池结界来到人世间,我就是用丹粟砂答谢那位送我出昆仑仙境的高人的。

至于这根血木髓,得之纯属偶然。我曾在蛮荒中遥望天雷聚落、威势无匹,我躲在很远的地方都感觉到元神受其威压。很久之后我去了那里,发现那是一位树精历天刑雷劫,神魂散尽原身被毁,只留下了这么一支修炼多年并经天刑洗炼的血木髓。”

成天乐微微动容道:“这么珍贵难得的东西,你要送给我?”

周松源解释道:“丹粟砂我还有,至于这血木髓是凭缘法偶得,今日送给成总也是缘法。您刚才不是说了吗,万变宗有门规,若有人以妖修的身份而胁迫之,万变宗得知便会阻止。假如我遇到这种事情,可以来向万变宗求助吗?”

成天乐点头道:“那是当然!其实你送不送我这些东西,万变宗都会那么做的。”

周松源:“这便是我的谢意。”

成天乐最终还是将东西收下了,送周松源出门的时候,他给这位妖修又留下一道神念心印,不仅告诉他在人世间的注意事项,也提及了修炼之事。他首先提醒周松源,在世间行走要注意收敛神气,这不仅是隐藏身份的一种方法,同时也是精华内敛之道,久而久之对修行是有助益的。

成天乐并没有教他万变宗秘传的“敛妖气”之法,因为这种宗门秘术只授于门中弟子。但各派修士都会注意收敛神气波动,内敛精华不耗散是最起码的要求,而对于山野妖修而言,收敛其生机律动特征的方式远不止一种。比如混迹市井中的妖修,出于对传说中捉妖师的畏惧,在漫长的修炼岁月中或多或少都会琢磨出各自的方法来。

周松源显然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所以成天乐提醒了他,让他在修炼中去自行领悟吧。但成天乐也传了他法诀,是关于如何炼器的。这不是修行大道的正传法诀,而是对神通法力的应用之术,成天乐见他已能自悟将天材地宝的物性提炼精纯,但还没有炼成法宝,所以也顺势帮一把、指点了他一番。

成天乐与昆仑修行各派的绝顶高人相比,尚算不得什么炼器大宗师,但他于炼器之道也有自己独特的感悟与成就,首先是合器之法,其次是熟悉妖物原身之物的炼器之法。对于周松源来说,成天乐就是难得遇见的大行家了,如今能指点他炼器的入门基础,也算是难求之福缘。

炼器之法教给周松源了,至于他能不能将手中的丹粟砂炼成法宝,就得看他自己的修炼还得靠运气。经过一番试练,这位妖修或许在将来还可用原身之物尝试炼器。成天乐今日虽然没有收他为弟子,却也留下了一丝传承之缘。

周松源告辞离去,这件事解决得很圆满。可是麻烦仍接踵而来,不断有妖修带着各种目的、以各种方式来到苏州万变宗,而且都自称出自昆仑仙境。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