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696章、或利或害,不召自来

三鲜道人这才注意到众妖中最特别的一位小伙,此人神情平和神气内敛,虽不像吴燕青那样派头十足、也不像任道直那样气息威压凌厉,但往这里一站,却自然有种润化之感,仿佛能与所有人的神气相应。

尴尬之色在眼中一闪而过,三鲜道人随即又恢复了自然,穿着满是油渍的道袍也是仙风道骨的做派,又向着成天乐行礼道:“实在抱歉,贫道方才眼拙了!久闻成总大名,今日一见,万变宗果然人才济济!”

成天乐也没回礼,背着手直截了当地问道:“你是来干什么的?”

三鲜道人很潇洒地答道:“我来自昆仑仙境,听说人间初现妖修传承宗门。贫道闻讯甚感欣慰,这是红尘中大功德之举,特来登门结缘。”

成天乐又问道:“你进院子怎么不敲门呢?”

见自己递出这么多话,成天乐根本就不搭,三鲜道人眼中有一丝不豫之色,但还是很耐心地解释道:“久居世外仙境,性情未免疏狂,请成总及诸位同道不要介意。我在昆仑仙境中清修多年,与各种山野妖修打过交道,亦熟知他们的习性和行事之风。既然万变宗专事指引世间妖物修行,贫道特来拜会。”

话音中伴随着神念,告诉了成天乐自己的来历,很有几分自得之意。这位三鲜道人修为高超,早已度过真空妙有之境,离脱胎换骨也只有一步之遥。他在昆仑仙境中确实和各种妖兽打过交道,既擅长收妖也了解那些妖物的习性。

如今来到人世间,见红尘繁华与世间芸芸众生,他那感觉真像是仙家下凡啊。自古就有妖物隐迹市井,而最近出现了一个万变宗,领头的叫成天乐,在东昆仑已经小有名气。三鲜道人既来到东昆仑,他自恃甚高,想的不仅是安身立命,还要去找高人前辈的感觉,于是就来到了万变宗。

按他的想法,自己只要开了口,万变宗还不得乖乖请进门让他做个供奉长老,恭恭敬敬的供起来啊。这种刚刚创立才几年的宗门,情况又这么特殊,正需要他的指点啊!

众人闻言却颇有些哭笑不得,同道之间,三鲜道人此等出身和阅历,能互相交流印证确实也是好事。但是他用这种姿态、这种方式跑到别人家里来,开口就要做供奉长老,素昧平生,万变宗凭什么要供他?还好他的潜台词是用神念表达的,否则就更搞笑了!

成天乐答话还算客气,不动声色道:“各派同道来到万变宗,拜山是客!但道友并不是拜山之人,而是翻墙闯阵的。就算你修为高超、对各类妖修见知渊博,也与我万变宗无关。天下此等高人很多,难不成我万变宗都要供起来吗?

既结缘便应循缘法,不知道友与我的缘法何在?我万变宗的确是妖修传承宗门,但诸事只与门中传承有关,与道长无关。你闯入大阵,在此公然烧烤,并非为客之道。不论道长从何而来、不论你有何修为见知,这么做都不合适。”

三鲜道人微微一皱眉,其实在他的概念中,此地有一伙妖修聚集,他这样的高人登门肯做供奉长老,对方肯定求之不得,哪里还会计较这些?世外高人行事,不都是不拘小节的嘛,而万变宗居然不买这个账。

但三鲜道人既然这么来了、话已经出口,面子上总要过得去啊,倒也不好发作更不好认错,打了个哈哈一指面前的烧烤架道:“我在这里备上美酒佳肴,就是为了与道友欢谈,本以为能一见如故呢!”

成天乐没接话,黄裳说道:“道友摆错地方了,这是在宗门道场的守护法阵中,不是荒山野炊之地!若说以美酒佳肴待客,你也不是此地的主人。”

訾浩亦说道:“三鲜道人,你有可能初来人世间,不太适应这里的习惯。但无论在哪里、无论与谁打交道,你都不能擅闯门庭。万变宗今天还算客气,没有发动法阵攻击你,假如你跑去别的大派道场,此刻恐怕已经没命了!”

三鲜道人的脸色终于变了,訾浩说的也是实话,假如换作别的地方,哪怕就是昆仑仙境中的那些大派宗门,他也是万万不敢如此轻率的。可是来到人世间后,所见之人绝大多数皆无神通法力,他的感觉是越来越像神仙。原以为区区万变宗会倒履相迎,正需要他的指点和帮助,所以才会如此做出一副高人的样子,没想到却演砸了。

他脸色微沉道:“诸位道友,贫道此来是一片好意,请不要误会。”

成天乐哭笑不得道:“三鲜道长,我们清楚你没有恶意,才会这样问你的来意,否则刚才已经动手了。……你想做万变宗的供奉长老,对不起,我们不想供你,请回吧!”说着话指控阵枢停止了万山大阵的运转。

三鲜道人眼前一花,发现自己在众人包围中站在前院,面前是成天乐,成天乐身后是假山脚下的一块石碑,烧烤架以及那两瓶酒还在他的脚边。仙家高人没扮成,反而碰了一鼻子灰,三鲜道人郁闷啊。但他却不能翻脸,此来就没打算动手,就算动手看这架式好像也不是对手,况且无冤无仇的又何必起什么冲突?

可是被人卷了面子,总得找回场子,他又没话找话道:“这座大阵果然玄妙,但我未必不能破阵而出。但既是登门结缘,我也不想伤了和气,故此才于阵中安坐。”

成天乐笑了:“道长若有本事当然可以破阵,但这算哪门子事呢?你好端端的跑到人家破阵玩吗,一身神通法力不是这么用的!若下次再来,请以礼登门,以道友的身份相见。”

这番话中也伴随着神念,包含的信息比较多,成天乐并不想与三鲜道人翻脸动手,只是想请他出去,同时介绍了万变宗的门规以及宗旨。除此之外他还告诉三鲜道人很多东西,比如他可以散修的身份去昆仑各派拜山,但要以礼登门。

至于对方会是什么态度,那就要看缘法了。素不相识,人家可以接待也可以不接待,如果是以礼相迎,那也是看修行同道的面子而非其他。这些都是客气话,最后还有一句不太客气的——今天的事就算了,万变宗不计较,假如下次再这样无故翻墙闯阵,那么至少得留下法宝才行!

院门已开,三鲜道人一跺脚道:“成天乐,你不识好人心,错过了机缘啊!”

成天乐指着大门呵呵一笑:“错过就错过呗,感谢道长的厚爱,但以后不要这样做了,请回吧。”

三鲜道人收起烧烤架和那两瓶酒走了,訾浩皱着眉头道:“这人是来搞笑的吧?”

成天乐苦笑道:“我看他只是没有搞清楚状况,而我们还真不好翻脸,只有送客了。……假如换一种方式,至少可以请到厅中好好聊聊的。”

三鲜道人的来访,并没对万变宗造成太大的困扰,事后想想反而觉得挺有意思。可这只是一个开始,就是从这天起,万变宗平静的日子被打破了。第二天,成天乐正在后园凉亭中与吴燕青和熊向讲解法诀,前院门外又有一人道:“山野妖修周松源,自昆仑仙境来此,拜见万变宗诸位同道高人!”

怎么又有妖修登门,而且也来自昆仑仙境?这位妖修却并没有直接翻墙进来,而是在外面以法力传音。成天乐微微一皱眉,还是决定亲自接待,看看这位周松源又是何方神圣?等值守弟子将来客引进前厅,成天乐摆茶设座相迎,见到周松源时却不禁又有些哭笑不得。

来者大约二十来岁的形容,圆眼珠骨碌碌地四下张望,神情很好奇又很羡慕。成天乐一眼就看出他是山野妖修了,但也没看出原身究竟是何物,还是以前没有见过的族类。此人的“妖气”如此之明显,而且并没有刻意做任何收敛,别说是成天乐,世间修行各派弟子几乎都能察觉出来。

周松源修为尚浅,应该是刚刚凝炼妖丹化为人形,境界尚不十分稳固,还是一只初入人世的懵懂小妖。成天乐既然以万变宗宗主的身份亲自接待,规格当然不能低了,不仅有两位大成执事相陪,还有门下弟子侍立奉茶。这让周松源很有些受宠若惊,同时感觉有些飘飘然。

周松源连行礼都不太会,只是有样学样,而成天乐自不会计较,见礼之后坐下说话,问其来意,才得知周松源是想到万变宗拜师的,顺便也想求陆吾神仑丹。这听上去似乎与神丹会上豹妖杨林的来意一样,但情况却不同。

周松源并不是来捣乱的,像他这样的妖修谁不希望有大福缘呢,虽然感觉很是战战兢兢,但仍满怀热切地开口,希望自己能有这个运气。这种心态也不难理解,就像世俗中人去买彩票,谁不希望自己能中大奖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