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695章、相由心生,魔从境知

对于这一问,熊向的回答是:“恶怨扰人是魔,残生绝忍是魔,暴躁失智是魔。”很显然他是在说豹妖杨林的积怨、那些残害野熊的偷猎者的行为、自己曾经狂暴失控的躁动,都是修行中所遇之魔。

吴燕青的回答是:“纠结难对是魔,失于坦然是魔,自扰清明是魔。”他显然也是在谈的自己的感受、心境中曾经的纠结。难于面对往事的困扰,不能正视自己所经历的一切,总是想回避也就意味着不能放下,道理很分明的事情却不能处之坦然,因此心境难得清明。

訾浩的回答是:“刻薄于类是魔,离本逐纵是魔,欺心另求是魔。”这话不太好懂,他见熊向和吴燕青都答了三句、每句六个字,于是也依葫芦画瓢这么说,用词却很生僻,还好有神念的解释。

在訾浩看来,刻薄于出身来历,不论是对人还是对己都是不对的;假如超出了一个人所具备的现实情况,强求那些根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也是不对的;自己喜欢的想得到,就不要欺骗自己,以应该的方式去追求,但不能采取欺骗或不应该的方式去得到。

三人的回答大体就是这些意思,也反应了每个人在大成道路上不同的求证历程。成天乐都很满意地点头,接下来同门相贺,三人回礼相谢。然后万变宗还有个独有的仪式,成天乐代表宗门赐每人一枚陆吾神仑丹,以巩固境界助益修行。

这已经是吴燕青得到的第二枚陆吾神仑丹了,去年神丹会前宗门内部的“分丹会”上,他就已经与大家一起得赐一枚,这次算是走运啊。但没人对此有什么意见,其实众妖都很清楚成天乐对吴燕青的感激之心,要不然为什么去年偏偏将他派到淝水知味楼呢?

在万变宗开宗立派之前,梦湖美蛙饭店曾经是宗门重要的聚集地,也是一系列缘法发生的地方,不少妖修都在那家饭店打过工。如今吴燕青终于大成,感念当年之缘,他多得一枚神丹,谁都不会说什么。

至于熊向也与此丹有缘。想当初李逸风就是以陆吾神仑丹为饵,诱豹妖杨林到万变宗神丹会上捣乱,事后又骗熊向去杀杨林企图栽赃。结果李逸风让成天乐给宰了,从他身上搜出三枚陆吾神仑丹,成天乐当场就分给了任道直、梅兰德和沐冷芸。而也参与了这件事的熊向,如今也修为大成得赐一枚。

轮到訾浩的时候,訾浩却婉拒道:“我是灵修,这东西对我没太大用处,还是不要浪费了,留着给别人吧。”

成天乐却摇头道:“上次你就是这么说的,当时大家算了算,手头的神丹确实比较紧张,所以也就委屈你了。訾浩大总管劳苦功高、众门人有目共睹,今日就是你的缘法。这枚神丹如今对你确实没太大用处,但等到将来脱胎换骨之后再服用,还是有重要的灵效的。”

訾浩:“脱胎换骨?对我这等灵修谈何容易!就算有幸求证这等境界,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到时候看情况再说呗。再说了,就算我脱胎换骨,可以化转吸收陆吾神仑丹的某些灵效,但仍然不如对妖修有那么大的作用,还是浪费啊。”

成天乐面色一沉:“这是宗门典礼,赐神丹是宗门之规,只要条件允许,就当依此办理。你身为总管今日推拒,将来门中有非妖修弟子再经历此等场合,又当如何自处呢?你自己服不服用没关系,若想留给他人,那就把神丹拿去,将来也有个做人情的机会。其实吧,神丹是你的,服用神丹的人未必是你啊!”

訾浩一听这话眼睛就亮了,笑眯眯地接过了陆吾神仑丹小心收起,已经在心里琢磨小溪了。陆吾神仑丹理论上最佳的服用方式,是在修行中每度过一重劫数便服用一枚,但实际上几乎不可能有人有这等福缘。

不论哪个门派有陆吾神仑丹,此物珍贵无比不可能多到随便浪费的程度,比如刚刚入门的弟子,连能否破魔境劫出师都说不定,更别提是否大成了,师门也不会这么轻易赐予。但訾浩想的是假如小溪有一天能度色欲劫而修行入门,立刻服用一枚效果是最佳的,反正这神丹是他的,不给小溪又谁给呢?

当今世上,能有缘法在修行入门之初就以陆吾神仑丹这等灵药辅助的,除了来历奇特无比的蛤蟆妖于忠肃之外,恐怕只有将来的吴小溪了。

万变宗开会,好像每次都要出点事故,这边訾浩收起陆吾神仑丹,前院突然传来声音道:“昆仑仙境三鲜道人,问候万变宗诸位道友!”

万变宗今天第一次举行问魔仪式,大家都在前厅开眼界呢。宅院的大门关着,那高墙可以阻挡闲人,但对于修行高人来说形同虚设。可是院门本身就是一种象征,迄今为止到万变宗来拜访的修行同道,无论带着什么样的目的,还没有谁不打招呼就自己直接进来的。

可这个人倒好,直接越过院墙到了院子里,等于闯进别人家了。厅中有这么多高手,这里又是万变宗的根本道场,此人一进院众人就察觉了。院门与院墙虽然只针对普通人,但前院中那座假山其实是一座万山大阵,阵法立时发动将来者困入其中。

那人见院门不设防,就这么进来了,随即遇到了状况。他倒也没慌乱,或者仍想摆高人的架子,并没有立刻出手强行破阵,反而做出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开口说话。

听见那人说话,成天乐就是一怔,眉头皱起的同时嘴角却露出了笑意。三鲜道人?是韭菜、猪肉、虾仁吗,这是包饺子还是韭菜盒子呢,有没有酸菜或者鲅鱼馅的?来者究竟是一位修行高人还是一名吃货,如此登门报名,或者是一名被吃的货?

此人不叫门越墙而入,行止殊为无礼,实是犯了宗门大忌,就算不是修行门派,到谁家做客也不能这么干啊!但听他说话的语气,又不像是来寻仇或者找麻烦的。这里有一屋子对各种危险有先天直觉感应的妖修,谁都没有察觉到丝毫敌意。

众人鱼贯而出来到前院,由于敌友未明,所以并没有停止万山大阵的运转,大家都走入了阵中,有几人则消失在崇山峻岭之间,那是暗中布下的埋伏。前院里只是一座假山,可是走入万山大阵却如峰峦起伏不断,不破了阵法是出不去的。

在一片青山秀水间、风景如画的溪流湖泊旁,有一位穿着布鞋、插着荆簪的道人坐在一块石头上,形容约三十开外,青色的布袍上很多油渍,他竟然在——烤肉?

在这万山大阵围困之中,这位三鲜道人面前放着一个烧烤架,架子上也不知什么肉正在嗞嗞冒油,散发出一股诱人的香味,旁边地上还放着两瓶酒,看酒瓶也是古董啊。他并没有砍柴点火,万山大阵是幻化之山水景象,那些山中的树也不可能真的砍下来当柴烧。

成天乐赫然发现,那烧烤架竟也是一件法宝,以御器之法施展可化为笼形,可大可小只看神通法力,若激发高温火力之术,当然也可以用来烤肉。成天乐有种感觉,此人的法宝似乎很适合用来对付山野中的妖兽,而这个人本身也是兽妖!

但他的原身是何物,成天乐却没有认出来。此人的“妖气”收敛得不错,但以成天乐独步天下之能,还是能看出他异于常人的生机律动特征,之所以认不出来并不是因为本事不够,而是根本就没见过!世上的禽兽之属千奇百怪,就算成天乐行走天下山野也参观过各大动物园,也不可能都见过。

成天乐感觉此人的“妖气”似狸又似犬,甚至还有几分像猫,但又都不是!是什么人闯进了万山大阵,还在这里搞起了野餐烧烤?万变宗众人一时都有些目瞪口呆啊。

而那道人见众人来到,施施然站起身来,看了吴燕青一眼神色略有犹豫,随即便很自信地向着任道直拱手行礼:“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妖宗成天乐吗?贫道三鲜有礼了!”

这是很有趣的状况,以前成天乐和吴燕青一起出门,若事先不做介绍的话,别人常常误以为吴燕青才是“成总”,因为这位吴老板确实更有大领导的气派。在淝水知味楼的那段时间,吴燕青很收敛谦和,但玄牝大成之后,他又回归往日那种气度,但不再是刻意摆出来的架子,往那里一站自然就是气场十足很有派头。

但这位三鲜道人显然眼力过人,身为兽妖元神中也能感应到毕方这种天地灵禽给他的威压,若论神通法力或者无形中的锋芒,在场众人确实以任道直为最盛。他想当然的就把任道直当成天乐了——在这一群人中,这才是统御众妖修的万变宗宗主嘛!

任道直并未回礼,板着脸答道:“你什么眼神!”声音中带着神念,告诉了三鲜道人谁才是成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