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694章、能者多劳,劳者多福

成天乐将所有的大成修士都召集到苏州宗门道场,可能也是因为那心中隐约的感应,不知道会有什么麻烦上门,须聚集最强的实力提前做好准备。有人回来也有人要出去,成天乐与众执事商议之后,决定派盛龙接替吴燕青于淝水知味楼值守。

在成天乐的心目中,盛龙是万变宗第二代弟子中的重点培养对象,其地位大略相当于正一门泽仁掌门眼中的弟子履谦吧。论出身,盛龙是万变宗众妖中除任道直之外最奇特的,但这不是主要原因。盛龙不仅天赋神通对宗门有大用,而且跟随成天乐外出行游历练的时间最长、为宗门事务所做的贡献最多,在第二代弟子中人缘也最好。

另一方面,金线鼠的修炼也颇为艰难,养成气候相当不容易。而成天乐可没把这只金线鼠当成什么灵宠,更没有什么奇货可居的意思,只是与其他门下弟子一般看待,但要用到盛龙的时候,受苦受累的也总是这只金线鼠。假如不是遇到了成天乐,盛龙想突破风邪劫成为大妖,不知道还要经过多少漫长岁月、或者有没有这个机会都说不定。

既然能者多劳,那也应劳者多福。盛龙修行不易,派他去淝水知味楼值守也是一场造化机缘,就看这只小金线鼠能从中获益多少了。众尊长商议完毕,把盛龙叫来一说,不料盛龙却有些踌躇道:“成总啊,我如果去了淝水知味楼当伙计,书君怎么办啊?……要不,您派别人去吧?要么是何凡,他是大师兄;要么是熊向,他已大成。”

成天乐脸色一沉道:“大福缘机会,你居然还推三阻四?这是宗门之命,有什么可讨价还价的?你倒是很好心啊,建议我把机会让给别人。但各人有各人的修行,你怎么不建议我派大乖去淝水知味楼看门呢?”

盛龙不吱声了,訾浩悄然以神念道:“师兄啊,你这阵子要么就有事忙,要么就在闭关练功,有些情况尚不了解。自从盛龙一屁熏走孔翎之后,与刘书君就打得火热,两人正如胶似漆呢。”

成天乐闻言看了盛龙一眼,又说道:“你去把刘书君叫来,我也有吩咐。”

刘书君就在外面呢,盛龙出去喊了一声,这只麝鼠妖进门向众人及成总行礼。成天乐说道:“我欲派盛龙到淝水知味楼值守,他却推三阻四。”

刘书君赶紧道:“这是师门之命,又是造化福缘,怎可以这样!”

成天乐不紧不慢的接着说道:“这样吧,我也把你派到淝水去,让你离开宗门道场出山修炼。”

不仅刘书君和盛龙一愣,别人也很纳闷,訾浩问道:“淝水知味楼同意万变宗派两人去吗?我听说除了昆仑十三大派常年有弟子值守之外,其余各派都是轮流的。淝水知味楼用不了那么多服务员,难道要每张桌旁都站一个吗?海底捞也不这么干啊!”

成天乐瞪眼道:“很多宗门好几年都轮不着派弟子值守,淝水知味楼已经够给万变宗面子了。我们刚刚开宗立派就派了吴老板去,待吴老板大成之后被招回宗门,又让我们再派一名弟子轮换,这简直就是昆仑第十四大派的待遇啊!我可没那么厚的脸皮,不知进退还要多塞一个人去。

但是淝水之大,也不仅仅只有一家知味楼啊。此番派刘书君出山行游,就在淝水待着,不论找工作还是找住处,难道这点小事自己都解决不了吗?修行一场,不仅得神通法力,更是红尘见知阅历,于世间立身之道才是最基本的。修行有成,就意味着不论在什么地方也能安身立命。”

刘书君恍然大悟道:“原来您是这个意思,多谢成总!”

成天乐反问道:“否则我还能是什么意思?我方才话一出口,你就应该能反应过来的。”

刘书君很不好意思的解释道:“如今在万变宗门下,体会到红尘中修行的自在逍遥之趣。成总让我离开宗门道场,我一时还真不太适应呢,感觉就像妖物重归山野一般,所以没反应过来。”

成天乐笑道:“想当初你在传销团伙里四处打游击,什么地方去不得?那一段经历当然不是什么好事,但如今你安逸于宗门,已经不适应涉足红尘,这也不对。”

刘书君赶紧解释道:“不是不适应,刚才就是没反应过来。成总说得对,我确实是在宗门中待习惯了。”

成天乐很理解刘书君这种心态,不仅是她,万变宗中很多出身山野的妖修也一样。众妖加入这个宗门之后,便有一种极强的归属感,这里就是他们的家、同门就是家人,这一点与世间其他修行各派还有着微妙的区别。

有苏州园林风景研究会这块机构的牌子挂着,又有花膘膘、任道直等人在外面经营的宗门产业支持,成天乐能把门中弟子照顾得很好、很舒服,他们除了修炼之外,仿佛世间诸事不用操心。其实这对红尘阅历见知也是不利的,尤其是那些尚未大成、化形来到人间不久的弟子。

成天乐借今天的事,点拨了刘书君几句,也等于是在委婉的点拨其他人。刘书君当年成妖化形不久便进了传销团伙,那里是一个扭曲人性的封闭环境,很多人过着自欺欺人的生活,在坚壳中逃避真实的世界,却反复的催眠自己在做什么伟大的事业。

万变宗的情况当然不一样,它只是指引妖物如何在世间修行。成天乐可不希望门下弟子有什么避世之心,还自以为这就是得道高人的生活,若如此便不是红尘中的真历练。该行走世间就安身立命,只躲在宗门里并不是真修行,实际上最近的熊向与吴燕青,都是在宗门之外的历练中修为大成的。

成天乐让刘书君离开苏州去淝水,就如芸芸众生一样去体会正常的人世生活,而另一方面,她也有机会与修行各派弟子交流印证。待盛龙与刘书君领命告退,訾浩叹了一口气:“师兄,做一门尊长真是不容易啊!尤其是开宗立派之尊长,每一名弟子、每一件事你都要操心,而且都不是一般的心!”

在内堂中开会的众妖也深有同感,纷纷起身向成总行礼致敬。訾浩说得对,迄今为止万变宗的每一名妖修,都有特殊的来历和独一无二的经历,修行求证之路各不相同。但成天乐都伴随他们经历了,并一一给予指引,恰恰就是各自的机缘。能做到这一点,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陆吾神仑丹这种灵药,前阵子在万变宗被成天乐弄得就像幼儿园发糖豆一般;妖修玄牝大成之难自不必形容,而这段时间在万变宗也就像单位评职称一样。假如不明其就里,外人看来感觉就是如此轻松,只有在座的这些人清楚这是多么的难得。

成天乐眨着眼睛看了看天花板,呵呵一笑道:“有你们说得这么夸张吗?我怎么觉得自己没操什么心呢?你们也清楚,我就是个不爱操心的人……”

盛龙与刘书君前往淝水,各修各的缘法,而已经大成的吴燕青与熊向分别从淝水与芜城回到苏州万变宗。再加上不久前修为大成的总管訾浩,成天乐率门中众弟子,为这三人举行了一场问魔仪式。

这是一种宗门典礼,名为问魔其实也有庆祝之意,对内是勉诫弟子,对外多少也有炫耀之意,往往会发帖邀请交好的同道前来观礼,告知诸派本门中又有弟子大成。成天乐当然没有炫耀的想法,只是在内部举行了这个仪式,没有邀请谁来看热闹,所以过程很简单。

虽然简单却不草率,因为万变宗是第一次搞这种宗门仪式,要确定仪轨将来写入金册中。就在古宅前厅中,成天乐领着三名大成修士向着那面写着玄牝诀的粉壁下拜,以取代传统宗门的祭祖仪式,因为如今的万变宗还没有祖师牌位呢。

然后三人依次跪在香案之前,成天乐站在侧前方分别问了同一句话:“何为魔?”

无论哪门哪派的问魔仪式,其核心都是一样的,就是问这么三个字而已。弟子要开口回答,并伴随着神念心印。神念是解释给在座所有的同门听的,说出自己心中对魔的理解、在修行中最真切直接的感受;心印是当场留给自己的,也就意味着自己不会成为什么样的人、是修行所求之反证。

乍看起来,这似乎与发心魔之誓很相似,但其实是两回事。所谓心魔之誓,只是自愿被人种下神念心印,若有违背的话可能有损修为心境。而这个问魔仪式,是针对刚刚大成的修士,是要他们自己去谈对魔的理解,只根据各自的修行感悟。

师长得到了答案,虽不能完全确定这名弟子将来会成为什么样的人,但也知道他不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对其求证大道的方式有所了解,也知道该给予什么样的指引,或寄予厚望或不再理会太多等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