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682章、福兮祸倚,孰知其极

没有法宝怎么御器?别忘了妖修有自己的本命法宝就是妖丹。想当初张潇潇袭击成天乐,最后也是以妖丹为法器。但在正常情况下若非迫不得已,妖物是不会让妖丹离形的,一旦失去或者被毁,那就意味着假借人形修炼的神通法力全废。

宁文白也不是白教,他需要吴老板帮忙去打开一扇门。据说那扇门被法阵封印,而开启阵枢的关键就是妖修之玄丹。至于那扇门在哪、需要怎么开启,宁文白只说到时候按他的吩咐办即可。他告诉吴燕青门后是一间密室,密室中有无穷宝藏,对修炼大有助益,能打开它也是吴燕青的大福缘,可以得到很多梦寐以求的东西。

事情的经过很复杂,小韶也不可能用一道神念就解释清楚,她一边述说一边用了随言入境神通。讲到这里的时候,成天乐又插话道:“我怎么突然想起了一个人?”

小韶反问道:“你是说于道阳吗?听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宁文白所说的那扇门,和于道阳在洞府中所设的陷阱非常像!”

成天乐:“这一阵子你在闭关,我有些事情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你,于道阳如今已削尽神通修为,重新变成了一只蛤蟆,从开启灵智之初修炼,已被我带回万变宗不再是当年之人,名字叫于忠肃。但于道阳当年所设陷阱,那法阵是要用玄牝珠才能触动的;而宁文白所说的那扇门,用普通的妖丹就可以了,好像并没有那么高明。”

说话的同时,以神念介绍了他将蛤蟆带回苏州的前后经过。小韶摇了摇头道:“于道阳的事情回头再说,但宁文白所说的那扇门和那法阵,其玄妙恐怕不亚于道阳所设的陷阱。只是那宁文白修为有限、所知也有限,所以不清楚而已。就算他清楚,也想勉强去试试,假如出了变故,倒霉的反正不是他自己,而是吴燕青。”

成天乐:“你见到那扇门和那个法阵了吗?”

小韶:“我没有见到,因为他们根本没去成。但根据后来的追查,宁文白想打开的应该是玄妙观的某间密室,只是我没查清它在什么地方。”说着话又继续介绍宁文白与吴燕青的往事——

宁文白虽说是请吴燕青帮个忙,但语气不容丝毫的质疑与拒绝,传了那套御器法诀说完那番话之后,就要吴燕青回去好好修炼、随时做好准备,计划在七月十五中元节那天动手。吴燕青根本来不及多说什么,这件事情就已经被宁文白敲定了。

吴燕青也算是挖了个坑给自己跳啊,谁叫他说只要能办到的事就会帮忙呢?结果宁文白便让他祭出妖丹去开启门户法阵!回去之后吴燕青一边修炼御器法诀,一边在想这件事。以他的修为境界本已掌握了御器之能,所以习练这法诀并不难,很快就基本掌握了如何操控本命妖丹为法宝。但是琢磨起这件事,吴燕青却越想越不安。

妖丹对于妖修而言,可是像命根子一样珍贵,是超脱族类化形成妖的象征,假如妖丹被毁,吴燕青就等于被打回原身重新去做一头没有神通法力的马。宁文白要他帮的这个忙,可不像吃饭不结账、跑腿办点事、尽心卖力效劳那么简单,假如不小心出了意外,吴燕青就会修为全废、身受重伤甚至会殒命。

这种事情不得不谨慎,但听宁文白的语气,也根本不容他拒绝,当时甚至连质疑的机会都没给。吴燕青思前想后,终于还是决定硬着头皮登门拜访宁文白夫妇,当面问个明白,如果一定要他帮忙,也至少要个保平安的承诺。

宁文白夫妇经常去吴燕青的小饭店吃饭,一个人去的话还打包带走一份饭菜,显而易见就是住在阊门附近的。吴燕青也不是没心眼的人,他虽不敢特意跟踪宁文白夫妇,但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也打听出他们住在哪里了,还知道这对夫妇有个一岁多的孩子。

这天晚饭后,吴燕青带着早已准备好的礼物登门拜访,既有给宁文白夫妇的重礼也有给孩子买的东西。宁文白住在一个新小区内,那时盖的房子楼层不太高只有四层,宁文白家在顶楼。吴燕青敲了半天门却没有应声,看来是无人在家,他又展开神识查探,确定屋里真的没人。

鬼使神差般,吴燕青突然动了一个念头——他想趁此机会进宁家去看看!一直以来都是宁氏夫妇有事找他,似乎把他的底细摸得很透,但他却根本没搞清楚这两人是什么来历?只知道他们是捉妖师,而且自称大派传人。

如今他们又让自己做那么危险的事情,而且由不得他不答应,吴燕青当然也想查查这对夫妻的底细。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就强烈得无法抑制,吴燕青终于还是没忍住,上了楼顶再下到阳台进了屋内。

他并没有搜查出什么有价值的结果,屋中并没有什么与修行有关的法宝丹药,只是有一些不太常见的道家典籍,在隐秘的地方他还发现了大量的现金,看来这对夫妇也积蓄颇丰,却没有把所有的钱都存在银行里。

吴燕青搜查屋子的时候很紧张、心跳得也很快。他刚刚搜了没多久,宁氏夫妇就回来了,而且很突然,他们走上楼的时候吴燕青并没有察觉到动静,等拿出钥匙开门时,吴燕青才突然警觉过来。宁家的房子是三室一厅结构,吴燕青当时正在一间并没有住人的小屋内,有个放杂物的柜子看来并不是经常用的,他趁势就躲了进去。

从察觉到宁氏夫妇回来,到他们开门进屋这段时间,假如换作别人家的话,吴燕青可能来得及冲出屋子从阳台跑掉,但在这对夫妇面前,他却很难不被发现,只得收敛气息躲进柜子,期盼再找机会悄悄溜走。

到了夜里,这对夫妇却没睡觉,在厅中聊了起来。他们也没想到隔屋有耳,虽然说话的声音很小,但是躲在柜子里的吴燕青却能听见。宁夫人说道:“我们已被逐出师门多年,对那玄一门的开启方法并不是很清楚,只知门后法阵要以妖物玄丹触动,可吴燕青的修为尚浅,他能行吗?”

宁文白:“师父当年收我们入门时,感慨道法传承已不继多年,前辈祖师封印了玄一门,期待我们将来修为有成能够开启,虽然三代无大成修士,但师徒传法未绝总还是有一线希望的。可是后来师父把我们逐出山门,除了叹息之外便没有再说任何事情,他自己把这个秘密带进了棺材。

但据师父生前透露的信息,那玄一门要用妖物玄丹来触动开启,本门阵法之道你我多少也学过一些,这些年也一直在研究,修为更精进了不少,应该能有几分把握。我猜测开启玄一门最好用玄牝珠,但用妖丹试试也未尝不可,只要有一线可能就是值得的。哪怕这次不成功,我们也能看出一些端倪来,以后再动手不是更有把握了吗?”

宁夫人:“可是我们没法预料会发生什么状况,能成功是最好不过,假如不成功可能会生变故。”

宁文白:“假如真出了变故,冒险的也不是我们。”

宁夫人:“我听说妖修对妖丹十分看重,绝不会轻易动用,那吴老板要是反悔了怎么办?”

宁文白:“话已出口,就由不得他不答应!”

宁夫人:“那我们也要注意口风,回头再告诉他,此事定万无一失,才能让他放心地跟我们去。”

宁文白点头道:“我会对他这么说的,如果到了玄一门前,他再想反悔的话就已经晚了。玄一门所在,是世上只有你我两人知道的秘密,他若帮忙便有好处,若不帮忙的话我也不会让他活着离开。他当然知道好歹、会做出选择。”

宁夫人:“最好是一切顺利,这次能够成功。可如果不成功的话,吴老板可能会身受重伤、妖丹损毁。观前街如今很热闹,我们怎么把一匹受伤的马带走?”

宁文白:“触动法阵损毁妖丹,在那种情况下吴燕青十有八九会没命。但我们得把他带走,不能留下任何痕迹。挑后半夜去,弄一辆小货车,以你我的本事应该不难。妖物原身遗骸也有大用啊,我派传人最擅长以此炼器,说不定我们还能炼成法宝呢!”

宁夫人叹息一声道:“到如今,我们连法宝都没有呢!若打开玄一门,应能得到无数法宝甚至神器。……吴老板这个人不错,我倒不希望他送命。”

宁文白:“我当然也不希望,若顺利打开了玄一门,我也不会杀他灭口。会给他一些好处,让他成为听命于你我的护法侍者,我们在这世上岂不是更加自在逍遥!得到了宗门秘藏之物,必然是修为大进机缘,说不定还能成为当世高人、重振……谁!谁在那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