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681章、善复为妖,正复为奇

于道阳恐怕想不到,玄妙观这一修行门派五百年后已不在。其实自民国期间玄妙观就断了道法传承、连续三代无大成弟子在世,有各种各样复杂的原因,总之一言难尽。那对夫妻男的姓宁,叫宁文白。夫妻两人是玄妙观末代弟子,年幼时因举止不端违反门规,被年迈的师父逐出山门。

他们的师父原先是玄妙观中的一位老道士,本人修为就未大成,将这对夫妻逐出山门后不久便仙逝了。其时是文革末年,老道士亦早已混迹市井不住观中,玄妙观一派至此法嗣彻底断绝。虽无宗门依托也无师长指点,但这对夫妻还在修炼啊,师父死后,便以为世间无人知晓他们的身份——捉妖师。当他们遇到吴燕青时,已经是九十年代。

发现吴老板有“问题”之后,这对夫妻就动了心思,暗中跟踪与监视他。吴燕青浑然不知情,他平时也要修炼,到僻静无人的郊野中化回原身吐出妖丹凝炼。很多妖物见识红尘种种之后,往往都会自悟化为人形之法,走的都是凝炼妖丹的路子,但在无人指点的情况下可能需要多年的岁月积累感悟,吴燕青也不例外。

这对夫妻暗中窥探,终于确定吴燕青是妖修、原身是一匹白马。宁文白则对妻子说道:“可惜啊,不是大成妖修,若他的妖丹已经炼成玄牝珠,那用处就更大了,我们的愿望一定能实现的。”

妻子却说道:“一点都不可惜,反而是我们的运气!若真是一位大成妖修,我们怎么可能是对手?这个妖物我们应该能搞定,但得想办法让他乖乖听话才行!”

宁文白:“这还不好办,妖物混迹红尘最怕被人揭穿身份。只要告诉他我们是捉妖师,已经看出他是白马妖,他肯定会乖乖听话的。”

这对夫妇便在小吃店没有客人的时候,登门去找吴燕青。吴燕青当时正在后厨择菜,小吃店没有请伙计,一根一根的择菜洗菜实在太麻烦,所以吴燕青施展了法术。小吃店当然也要洗碗,吴燕青也试过以法术来洗,可是他修为尚浅控制不好,碗多了总是打碎,试了几次也就作罢。

但对于他这样的妖修,开这么个小店是累不着的,开业不到一年生意还不错,熟客渐渐也多了起来,已经攒了一笔积蓄,正打算把隔壁的店面也盘下来呢。听见有人进门,吴老板用围裙擦着手走了出来,看见是这一对老熟客,便笑着问道:“二位怎么现在就来了?饭点还没到呢。”

宁文白说道:“吴老板,我们找你有事,请坐下来慢慢聊。无论我们说什么,你都不要紧张,先有个思想准备。”

吴燕青纳闷地坐下道:“你们难道不是来吃饭的,找我还有别的事吗?”就在说话间他突然中了暗算,神气被封变化不得原身,惊骇欲绝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宁文白的一番话让他彻底傻了,只听这位玄妙观弃徒道:“我们夫妇是捉妖师,吴老板的身份我们早已看穿。你不要害怕,我们并不想害你,出手略施小计,免得你以为我们虚言诓你。”

宁文白要他别害怕,吴燕青却吓得差点魂飞魄散,颤声道:“我虽是妖修,但从来没有做过坏事啊,只是老老实实开一家小饭店而已,不知何故得罪了二位高人?”

宁夫人说道:“我们注意你已经很久了,若是你真的在世间作乱,岂能容你安然无恙到今天?正因为你行事规矩,所以才会找你聊聊!放心,我们是不会伤害你的。如果你老实听话不乱动,这就解了法术,可以谈点事情。”

吴燕青哪还敢乱动,惊慌之下已经口不择言了:“二位上仙饶命!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宁文白收了法术,宁夫人又说道:“今天来不想要你的命,就是打声招呼而已。出于好意提醒你,我们早已识破了你的身份,但考察你的行止并无什么劣迹,所以登门相告。你今后不要随便乱用妖法,就算躲在厨房里,也一样会被我们这样的大派修士发现的。

市井中偶遇就是缘法,只要你不起歹心于红尘中相安无事,这也是善缘。我们夫妇今后可能有用得着你的地方,若你安分守己,也可能赐你修行中的莫大福缘,一切就看你自己如何表现了!”

这次登门,宁文白夫妇并没有说出他们真正的目的,只是点破了吴燕青的身份震慑了这位妖修。他们走后,吴燕青已汗透层衣,坐在那里良久无言,这天他没有营业,把饭店的门关上了,一直在考虑那两人是什么用意、自己又该怎么办?

吴燕青一度也想过赶紧收拾东西悄悄溜走,但最终并没有这么做。因为宁文白夫妇此次登门倒也没有威胁他,只是点破了彼此的身份。吴燕青自思并没有得罪过这两人,只是在厨房中偶尔使用妖法被他们察觉了,所以他们才会登门提醒。

吴燕青没走的原因,并不完全是因为舍不得现在的身份和这家小饭店,同时也抱着某种侥幸心理。山野妖物的修炼确实需要指点,希望能从那两位“大派高人”那里得到更多的指引,也许真的是福缘呢?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他也吃不准那宁文白夫妇是否在暗中盯着他。

接下来的日子表面看上去很平静,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宁文白夫妻还是经常来吃饭。他们夫妻俩有时一起来,也经常只有一个人来、再打包一份带回去。吴燕青当然恭恭敬敬的接待,每次要结账的时候都说:“先记下吧,回头一起算。”

至于私下里,宁文白也找过吴燕青几次,说是要考察他的修为。吴燕青渐渐地已经不再害怕了,但更不敢违背他们的意思,曾在僻静处演法展示。而宁文白反复要他演练吐出妖丹祭炼之法。吴燕青则趁机向宁文白请教,宁文白引经据典一番也总能敷衍过去。

其实他们都是菜鸟。吴燕青是山野妖修出身,开启灵智自悟修行至今,对更高境界的法诀尚在摸索之中。而宁文白夫妇少年时就被逐出师门,当年学到的东西也很有限,后来是自行修炼至今,也缺乏高人指点。但宁文白毕竟是玄妙观出身,对修炼诸事的了解可比吴燕青强多了,随口扯几句也显得很高深玄妙。

吴燕青有时觉得很后怕但也很庆幸,幸亏遇到的是这样两位“高人”,假如是被别的捉妖师识破,下场可能就惨了!吴燕青也问过宁文白夫妇,得知自己的破绽是在后厨中使用了妖法,从那时起他就开始注意了,花钱雇了个厨师还有一个伙计,当起了真正的老板不再亲自动手干活,就不可能使用妖法露出破绽了。

小韶介绍到这里,成天乐突然插话道:“吴燕青在修炼中特别注意收敛气息,在当年那些妖修中,他是隐藏得最好的,以至于我在那么长时间内都没有发觉。后来还是他自己当着我的面使用了法术,当时他以为我已经识破了他的身份,我这才突然察觉到不对。”

小韶说道:“这就与吴老板的经历有关了,他当初并没有学过你所传的那套收敛妖气的秘诀,但在修炼时肯定特别注意了这一点,尽量控制神气波动。另一方面,这个人太有特点了,那么大的派头总是显得气场十足,表面上非常引人注目,却反而让人不容易意识到他是位妖修。”

成天乐:“吴燕青这副做派,可能也和经历有关。就算如今他尚未玄牝大成,但我所传那套收敛妖气的秘诀,他也是练得最好的,几乎到了完美的程度。假如他从一开始就像今天这样,只要不动用法术,连我都不容易发现他的破绽。

你说的那对夫妻,应该就是小溪的父母吧?依我对山野妖修的了解,吴燕青绝对不会主动招惹他们,更不会去得罪,而是他们说什么就会听什么。而你又说是吴燕青杀了小溪的父母,这其中肯定另有文章,后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小韶叹息一声:“后来的事情太出人意料了,其实也怪不得吴老板。”她接着往下介绍——

就这样过去了几个月,到了农历七月份,正是苏州夏季最炎热的时候,宁文白突然来找吴燕青,半夜里把他叫到郊外说道:“吴老板,通过这段时日的考察,你虽是妖修出身但为人忠厚行事可靠,也不枉与我们相交一场。我想请你帮个忙,同时也赐你一场大福缘,如果此事能成,你的好处无穷无尽!”

吴燕青赶紧说道:“您有什么事情就尽管开口,只要我能做到的就绝不推辞。”

宁文白盯着他沉声道:“你一定能办到!”

就在这天夜里,宁文白教了吴老板一套御器法诀。吴老板的修为已有御器之能,应该可以使用法宝,但他本人并没有法宝,更不会有人专门教他其中的诀窍,在正常的情况恐怕要在漫长的岁月中凭机缘去领悟了,而宁文白今天则指点了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