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677章、不善人者,善人之资

春村解释道:“这是两昆仑修士之间的约定,蛮荒中的山野妖修未必知情。他们若来到人世间应该也会听说的,是否真心遵从是一回事,但毕竟不敢公然妄为。昆仑仙境虽号称有数十万妖修,但其中大多是未化形之妖兽,真正有修为化为人形行走红尘者,不过数万之众,有机缘能乘坐飞舟来到人世中者,更是少之又少。

这些妖修混迹广大红尘,谁也不可能天天盯着他们,不闹出动静也没人去特意理会。就算他们有所图谋,也不会公然挑战散行戒与共诛戒,但暗地里其他的事情就不好说了。妖修的习性毕竟与人不同,来到人间也带着各自的目的,若能擅加指引收揽,也是一番大成就。”

刘大有再拜道:“多谢前辈指引!请问第三件事呢?”

春村:“其实妖修在红尘中聚集,宛若自立门户,自古有之。千年之前昆仑仙境深处,有一奇地曰奈何渊,那附近有十大妖王聚集妖众,是妖修第一大势力。这十大妖王还曾助正一门祖师凿建正一三山,其中不少人后来成就仙道。

十大妖王曾经施展大神通,带领一批妖修来到红尘中驻足,他们在广西与越南交界处的十万大山中建立了一个村落。如今千年过去了,那一代妖修早已不在人世,可是那个地方却成了妖修世代聚集之处,如今已经发展成一个特殊的乡镇。其居民都是妖,外人却根本不知晓,我也是在昆仑仙境偶尔听到的传说……”

春村讲了一个令人震惊的传闻,千年之前,红尘中早就出现了妖修聚集的村落,到如今已经发展成一个乡镇。它在十万大山深处非常偏远闭塞之处,自古几乎与世隔绝,但如今听说也通了乡村公路。村子已经发展成一个乡,乡政府所在地变成了一个镇,居民有数百人。

数百人还没有一个大村子的居民多呢,怎么能变成乡呢?这只是行政区划的设置而已,比如青藏高原上的一个市,可能面积与内地的一个省差不多,可是总人口却只相当于一个大型的居民小区而已。因为那里是十万大山深处、交通闭塞的边远之地,作为一个村落管辖起来非常困难,就单独设了一个乡。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乡政府、派出所、卫生站都是有的,很多公职人员都是兼职,有的办公室挂了好几个职能部门的牌子,平时上班的也没几个人,但总归是那么个意思。这里没有外地来的干部,居民都是本地人,卫生站可以开出生证明、派出所可以上户口。这是非常有意思的情况,也就是说妖修来到这个乡,可以获得人间的身份。

比如这个乡可以给某位妖修开一份出生证明再报个户口,虽然他当时并不是刚出生的婴儿,可是再过十几二十年,行走红尘中便无破绽了。此地的秘密极少有人知道,甚至世间妖修也不清楚,那里的妖怪们就像村民一样生活,各有各的修行,假如外人闯进去几乎看不出端倪来。他们偶尔也会收留山野妖修,其中有人也会走出山外行游历练。

妖修寿元长久,与普通人完全不同,所以每过几十年,他们都会编造不同的身份信息。这在过去的乱世中毫无问题,而如今也不算太麻烦,反正都是自己说了算。

讲完这些之后,春村又说道:“我也不知那个乡叫什么名字、在什么确切的位置、具体是什么情况,只是偶尔听见了这个传说。假如今后你有幸找到的话,和他们打交道也一定要小心,这个消息或许对你有用或许无用,但知道了总归没有坏处。”

……

王天方与燕无欢在彩龙鳞壁前看着风雪中的场景,刘大有足足半个时辰保持行礼的姿势没有动,他们既佩服又有些担忧。后来春村开口说了三件事,他们并不清楚内容,但看刘大有的神情以及反应,应该不是坏事,这才松了一口气。

当春村飞天而去、身形消失于暴风雪深处时,刘大有站直身体,全身骨节都发出一连串轻微的脆响,仿佛刚才一直承受着极大的压力,此刻却是充满欣喜。当他回到洞府中,所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们的大气运来了!”

……

远在辽东过年的成天乐,浑然不知万里之外的雪山上发生了这样一件事。热热闹闹的春节不必细述,他接到了很多拜年恭贺的电话和短信,有亲朋好友发来的,也有万变宗众妖的。熊向春节期间没有回苏州万变宗,仍留在芜城知味楼“加班”。

酒楼在春节期间生意很火爆,可是员工们也需要回家过年,往往三倍于工资的加班费也留不住。熊向是初来乍到的“新人”,也感谢此机缘,当然也就留在芜城知味楼总部加班了。九林禅院的空门之中,和尚们也不过年,熊向在这段时间仍然坚持到九林禅院做义工。

他借助法宝孔天晶已证入化妄之境,但堪破妄境还需穿凿功夫。熊向并不是一味闭关入妄,每天还在做自己的事情,只是夜深人静时才定坐修炼,若有所悟便再入妄境试炼。

乡下过年比城里更有味道,大乖在石柱村过得很开心,它也向成总拜年了。大乖不会说话当然更不能打电话,可是火龙果春节期间悄悄去了一趟石柱村看望大乖,然后替大乖给成天乐打电话转达新春的问候。其实年前任道直也去过石柱村,年后熊向也去了,这都是同门之谊嘛。

熊向尚未堪破妄境、大乖尚未凝炼妖丹,而成天乐也清楚这样的事情根本急不得。妖物最大的特点就是修行岁月漫长,通常情况下比人间各派修士用的时间都要长得多,他们需要在漫长的岁月中去感悟这个世界、积累种种机缘。

凝炼妖丹化为人形,其实就是完成一次升华式的蜕变,论其修为境界相当于人间各派修士的丹成出山,而他们经历的修行之路与一般修士完全不同。成天乐是个异数,误打误撞的经历古往今来所未有,就算教都教不出来;而他所遇的这些妖修,其实从某种意义来讲也都算是异数了。

万变宗众妖短短时间内多有境界的突破,甚至还有一批妖修玄牝大成,这在通常情况下简直是难以想象的。不是说这些妖修没有相应的资质或悟性,但他们若没有遇到成天乐,也不知需再用多少年的修行岁月才能突破如今的修为境界。

山野妖修大多寿元长久,但另一方面,由于出身和经历的原因,他们的思维习惯和习性是普通人难以琢磨的。别的不说,妄境中的种种经历可能就要复杂得多,不知要用多少年的岁月才能堪破,哪怕那长久的寿元往往都是不够的。

无上师指引的妖修,当他们历尽千辛万苦终于证入化妄之境,发现定境中可以心想事成、为所欲为,一切感受都是那么真切,恐怕也很难出得来。超脱族类成妖,感觉本已经很脱离现实,再化身为人入红尘,感觉更像是走入了大梦。

倘若是在山野中自行修炼的妖物,没有人会告诉他们这妄境有什么不对、为何需要堪破?他们并不清楚破妄之后的重重修为境界,在妄境中可以做人间帝王、天上玉皇,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所以只有极少数山野妖修偶尔在出离定境、蓦然回神思考身处的现实世界时,才会有顿悟的机缘。

成天乐身边的妖修,尽管大多数都是资质悟性出类拔萃者,但除了任道直之外,也都是在拜入成总门下之后才得以破妄大成的,这其中的机缘难以言述。不仅破妄大成如此,修行中的其他各种考验也是如此。就算万变宗正式奠定宗门传承,将来再收弟子,也很难重复此前的机缘奇迹。

……

成天乐回家过年,其实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处理,却没有任何人知晓。在长假结束返回苏州之前,他首先到坐怀山庄拜山,然后又悄然去了远郊的那座溶洞,进入洞府去见于道阳。自从上次见面问落雷金为何物、怎样采取,老蛤蟆又等了他很长时间了。

当成天乐手持那灵引法器进入隐秘的洞府、穿过那片石笋林时,老蛤蟆低沉的声音从密室中传来:“成天乐,你终于又来了!算算日子,世间刚刚过年吧?”

成天乐笑了,却笑着叹了一口气道:“山中不知岁月,五百年来你恐怕没有关心过这个问题。自从我上次告诉你确切的日期,你居然一直在数日子呢!”

他走到了石室前盘膝坐下,又缓缓开口道:“过年了,你一个人在这里也够凄清的,我特意过来陪你聊聊天。前不久,也就是农历八月十八,我在万变宗开了一场神丹会,多谢你告诉我落雷金产自何处、又该怎样采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