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675章、需郊有孚,不速之客

成天乐回家了,但还有很多人是不回家过年的,或者说根本不过年。万变宗众妖中南宫玥跟毕然回家过年了,张潇潇也跟男友方陵回家过年了,其余众妖则在苏州万变宗一起过年。

而就在成天乐踏上归途的这一天,万里之外的高原上、孔雀河尽头的雪山中,春村散人的身形于漫天飞雪中悄然出现。他来到的位置,恐怕是世上最专业的登山队也到达不了的地方,位于绝壁断崖之上,面前是一条幽长的谷壑。而且没有哪支登山队会选在这个季节去攀登雪峰,因为一月份正是青藏高原上气候最恶劣的时候。

此刻雪山绝壁上寒风暴戾、飞雪漫射,站在无遮挡的岩石上,恐怕连最强壮的野兽也会稳不住身形被卷入万丈深渊。年秋叶当初攀登雪山时就遇到了一场白毛风暴,若非成天乐相救恐已殒命,而此刻春村同样身处这白毛风暴中。

前方那条高山中的幽谷是个避风之地,气候相对温暖湿润,夏日里也有植被生长,就像雪峰间的一个小绿洲,可隆冬季节也同样被厚厚的积雪覆盖。谷中的风虽小,可是幽谷尽头断崖边凌空的巨石上,却是风势最猛的地方。

但就在这一片白茫茫的风暴中,那原本应寸草不生的巨石上面却生长着一棵翠绿的树,树干约有碗口粗,树冠展开约三丈方圆,那翠绿的枝叶在凛冽的寒风中只是轻轻飘摇而已,就如同沐浴在江南的春风里,春村散人便站在这碧影垂枝下。

王天方、刘大有、燕无欢正在那谷地尽头绝壁一侧的洞府中。像这种天气,这里就是与世隔绝之地,而刘大有是苦行出身,倒也没觉得有什么艰苦,以往每年冬天正是他的闭关潜修之时,今年也不例外。修炼之余,还可与王天方、燕无欢一起商量大计,顺便切磋印证一番神通手段。

孔翎前不久已经回来了,但这只孔雀可不喜欢呆在这么恶劣的地方,早已去了更舒服的道场。刘大有手下的那些妖修当然也不会在这里,另有修行蛰伏之地。它们新得到了很多法宝丹药,还有很多修炼上的指点,正需掌握熟练、化转药力、感悟神通,以便尽快的提升实力。

刘大有是苦行修士出身,所以他指点那些妖修时,往往也带有苦行的特点。这对于人间修士来说可能不太好受,但刘大有自荒凉绝地网罗的那一批山野妖修,个个都出身于艰苦残酷的环境中,反倒因这种机缘好运而感到很兴奋。

可这个雪山洞府,却不是其他的妖修所知的地方,就算对于苦行修士,寒冬中此处环境也仍然太过恶劣了。这里如今是刘大有的一个秘密据点,只有几个首脑人物才知道。

度过真空、得到神器之后,刘大有今年冬天仍在此处蛰伏修炼,一方面这已是他多年来的习惯,他修炼的法诀在这里能更好的体会与凝炼天地灵息。另一方面此处很隐秘,恐怕没人会想到他还会再来,密室中的彩龙鳞壁能观察到山外的动静,所以很安全。在幽谷尽头的另一侧山壁上,还有一条密道,若发现山外情形有什么不对,他们也能从容穿越雪山而去。

此三名修士,往往两人闭关,另一人护法并监视着彩龙鳞壁,轮流如此。在修炼的间歇,也商量一些将来的事情,刘大有打算经过这一冬的闭关巩固修为境界,等开春之后便走出深山有所作为。

这天是燕无欢护法值守,彩龙鳞壁中只能看见外面一片白茫茫的飞雪,这个时候是不可能有人来的,但他还是很认真尽职的凝神观望。就在这时,洞府外的风雪中突然出现了奇异的神念:“刘漾河、王天方,你等可在此处?老夫春村,请二位现身一见!”

这位前辈好深厚的法力,竟然将神念伴随弥漫的风雪传出,让幽谷深处隐秘洞府中的修士也能感应到。燕无欢急忙施法移转彩龙鳞壁中的场景,穿过茫茫飞雪看见了谷口巨石上的那株树和树下的身影。不用他出声示警,密室石榻上定坐的刘大有以及外间的王天方也被惊动了,都跑到彩龙鳞壁前来看情况。

王天方惊呼道:“正是春村散人,与李逸风所描述的一模一样,走到哪里都带着春村宝树,他怎么找到这儿来了?”

刘大有皱着眉头道:“因为李逸风被斩,他从昆仑仙境回来了,听说前段时间曾去淝水知味楼以及苏州万变宗索要飞螭爪,结果无人知晓。我已经改名换面,所以也没去找这位前辈。但他应该找到了李逸风的遗讯,根据线索来到了这里。”

燕无欢:“春村前辈显然是有事而来,对我们不知是祸是福。李逸风被斩,他会不会迁怒于刘总呢?”

王天方:“想当初杀狼妖车轩嫁祸燕山宗,就是李逸风的主意。后来在杭州设局企图牵连万变宗,更是李逸风自己干的。神丹会前后的事情,也完全是他自作主张,我们虽然知道他想捣乱,却不清楚他究竟会做什么。李逸风自以为聪明,却最终送了性命,这件事与我等毫无关系。”

刘大有:“若早知道李逸风会那样安排,说不定我们还会救他一命,可惜啊!”

燕无欢:“春村前辈在呼唤刘漾河和王天方之名,见还是不见?”

王天方:“他既然能找到这里,我们是应该现身相见的。但是刘总已更名换面,为今后的大计还是不要暴露的好,我出去拜见这位前辈吧,问问他为何而来?”

刘大有却摇头道:“不,你们都留在这里,我去就行!”

王天方与燕无欢同声道:“刘总,您怎么去?他叫的可是刘漾河!”

刘大有:“像春村这等高人,既然找上门来了,不论是祸是福也得去会会,我就以刘大有的身份出现。”

……

春村先找到了李逸风在世间的遗物以及遗留的讯息,根据线索又找到了这里。但他并不像成天乐那样认识于道阳、知道那洞府的准确位置,只是来到这高原雪山上飞天查探一番,觉得这条地气环境特异的深谷应该是凿建洞府的最佳位置,便在谷口处以神念呼唤。

那洞府非常隐秘,除非将这一带的山野以神识搜索遍,否则也难以在风雪中发现。可是刘漾河若就在此处隐秘的洞府中苦修,应该能够听见他的呼唤。春村等待的时间并不久,只见风雪中飘飘然出现了一个人,手持一根翠绿的竹杖。竹杖轻摇中仿佛有无形的屏障,驱散了周身三尺的风雪。

春村微微一皱眉,开口问道:“你是刘漾河还是王天方?”

刘大有恭恭敬敬的行礼道:“晚辈刘大有,久闻春村前辈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仙家风采非凡!”

春村盯着他,目光仿佛要将他周身上下穿透,沉吟道:“刘大有?你怎么会出现在此地?”

刘大有答道:“此地乃是自古神山,故老相传有神迹留存,如今昆仑修行界有些事情,也与此地有关。晚辈有向道之心,在这雪域高原以苦行磨砺心志,偶尔发现了这处闭关之所,正在此地感悟天地灵息,恰巧听见了前辈的呼唤,于是前来拜见。”

春村看着他道:“刘大有,好,你就叫刘大有吧,你的修为不弱啊!”

听春村的语气,显然已经发现了什么端倪,这位前辈也不是傻子,想当初在万变宗时就能猜到飞螭爪是被梅兰德取走,此刻在这雪山上呼唤刘漾河与王天方,却出来一个刘大有,尽管他以前并不认识刘漾河,但也得到了李逸风遗留的讯息,不可能不猜到点什么,却没有点破。

刘大有面不改色,很恭谨地说道:“晚辈微末修为,怎能入前辈您的法眼!”

春村看着他若有所思,好半天没有说话。而刘大有就一直保持着躬身行礼的姿态,动作仿佛在风雪中定格。时间就这样一点点地过去了,两人谁都没有动。可别忘了他们正站在雪峰间风雪最猛烈的地方,那是仿佛能吞噬天地间一切生灵的白毛风暴。

想当初年秋叶就在不远处的绝壁间遭遇风暴险些殒命,就算当时的成天乐想救她也颇费了一番手脚。施展神通在这风雪中穿行也许还不算太艰难,可是就这样定住身形在风暴最猛烈之处不动,能够保持这么长时间不露出破绽,那也是相当骇人的修为了!

雪山绝壁上是零下四十多度的严寒,空气稀薄、风暴肆虐,那呼号的风雪甚至限制了神识查探的范围。春村站在碧影垂枝中仿佛丝毫不受影响,这位前辈好像故意用这种方式在考刘大有的修为,也是在试探其人的底细,而刘大有就一直在风暴中拱手而立。

这不仅仅是在考验修为境界有多高超,刘大有再大的本事也尚未脱胎换骨,这就是硬扛的功夫啊,考验的是其心志之坚韧、法力之雄厚绵长、筋骨之强悍。刘大有是苦修出身,极难练的铁瓦金舍诀已经大成,还服用过陆吾神仑丹,所以才能在严寒风暴中如此泰然。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