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674章、物生于有,有生于无

就算是和锋那种高人,夺得玄牝珠之后也要以大法力封印、用特殊的法器木匣收存,否则这无神魂所寄的玄牝珠离开妖修原身之后会自行消散。可是成天乐不用,他如果夺取哪位妖物的玄牝珠,可以直接摄入形骸中滋养体悟,而且能随时炼化吸收之。炼化吸收他人的玄牝珠,于道阳曾经教过成天乐相应的秘诀,可是于道阳也没有成天乐这种本事。

修炼之妙趣难以言述,外人看来未免枯燥。就在春村走后这几个月时间,万变宗忙碌而宁静,转眼过了年底,春节又快到了,任道直终于从正一三山回来了。这只毕方带回来一件法宝,看上去像一根金色的有很多层叠纹路的羽毛,就是用落雷金所打造。

在小剑池洞天中,成天乐特意和任道直演法较量,试试这件法宝的威力。结果却发现,如果仅仅就是为了印证修为的话,自己无法击败任道直。他虽已服用了六枚陆吾神仑丹,而且神通法力比一般的胎动境界修士强大得多。但别忘了毕方是天地所化生的灵禽,天赋神通强悍无比,而且在正一三山中已度过了真空妙有之境。

任道直的新法器祭出能化为九对十八柄飞刀,在空中穿梭往来如刀雨一般密集,这就是合器之道的奥妙,若没有强大的元神和精微的神识控制,普通修士是很难操控这样的法器的,但毕方却可以。

这漫天刀雨还带着炎火之精与霹雳电光,成天乐展开飞电石挥舞拂尘全力相斗,场面上也只是旗鼓相当。演法完毕之后,成天乐惊叹道:“任道直啊,你这件法宝太厉害了,简直是为你量身打造的!现在要是出去和人拼命,你可比我厉害,是你自己炼成的吗?”

任道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寒金这种天材地宝,其实正一门弟子并不陌生,但落雷金这种东西,和锋真人上次还是第一次带回正一三山。他老人家让门中弟子炼器,除了熟悉这种天材地宝并记录于宗门器物谱中,还想研究如何将那造化天雷之威赋予法器的妙用。

我按成总的吩咐,到正一三山谷地中央那座石板桥去了,过桥之时便已证入真空,无法运用神通法力,只得闭关参悟,同时观摩正一门弟子研究落雷金。前不久恰好三梦宗弟子梅容成也来到正一三山,她带着梅花山的传承法器毫光羽,样子就像一根羽毛,施展时却能化为万千道七彩飞刃。

正一门众高人受此启发,参照毫光羽的妙用,将一批已经以大法力凝炼物性精纯的落雷金炼制成这样的一柄飞刀。这个过程我只是在一旁观摩体会,根本没有亲自动手,但最后成器之时,和锋真人突然将这柄即将炼化完成的飞刀射向了我。

假如我不接住并完全最后的步骤,众正一门弟子的炼器心血将前功尽弃。当时我想都没想,便祭出天赋神通炎火之精,将其炼化完成。它等于是在我手中最终成器的,我也掌握了它的神通妙用、就像操控原身之物一般熟练自然。”

任道直这番话显然有问题,成天乐皱眉道:“你当时不是在真空境中吗?怎能祭出炎火之精?”

任道直答道:“机缘妙就妙在这里!我证入真空的时候,和锋前辈就告诉我,这是修磨穿凿的功夫,根本就急不得,有一丝躁念都不得堪破。他要我好好在正一三山中修炼,平日观摩正一门弟子炼器,体会这不借神通的感觉,直至习以为常。

在正一三山里,我也用不到什么神通手段。但是看正一门以落雷金炼器,自己插不上手,刚开始还真的有点着急。可着急也没用,后来就忘了,根本没想到自己也能出手。和锋真人让我体会不借神通的感觉,到最后其实就是根本不要有这种感觉,我已经不再去想了。

这件法宝成器的最后一刻,和锋前辈突然将它向我射来,我不能让正一门的前辈和众同道连日来的心血白费,很自然的就发动了天赋神通。成总也清楚像我这种妖物使用天赋神通的感觉,就像人们眨眼睛一样自然,我当时没考虑别的,恰恰就是在那一刻堪破了真空。”

成天乐笑道:“恭喜恭喜!请问这件法宝叫什么名字?”

任道直:“它以落雷金炼制,借鉴的是另一件法宝毫光羽,简单一点就好,就叫它落雷羽。”

成天乐点头道:“落雷羽?不错不错,很贴切,原本我还以为你要叫它毕方羽呢!”

任道直很不好意思笑道:“成总真了解我,毕方羽这个名字我也曾想过,但觉得太得瑟了,好像惟恐别人不知道我是毕方似的。而且天地所化生之灵禽虽然罕见,但古往今来世上也不可能只有我一只毕方。”

成天乐又说道:“有你手持落雷羽在万变宗中坐镇,我也可以放心出门了。”

任道直:“成总又要出门?此番去哪里行游?”

成天乐:“这都一月份了,马上春节就要到了,我要回家过年啊!……任师弟,你打算在哪里过年啊?”

任道直:“山野妖修还真没这个概念,以前大家过年的时候,我总是躲到高原中去闭关修炼。如今嘛,当然是在万变宗过年,大家一起也热闹。”

他们离开小剑池洞天回万变宗道场的时候,任道直又问了一句:“成总,我如今已堪破真空,神通法力更胜从前,又得到一件这样威力强大的法宝。假如再和梅长老动手,依你看,胜负如何啊?”

成天乐笑道:“当初在青藏高原演法之时,你与梅长老皆未度过真空,可后来他比你先堪破真空之境,也一样服用了陆吾神仑丹。就算你修为更进,人家也没有止步不前,依我看真要生死相斗的话,你如果不提前远远地飞开,他照样能宰了你!你说这落雷羽强大,可别忘了人家现在手中有飞螭爪。……唉!因为这飞螭爪,还不知春村会搬弄出什么是非来?”

任道直归来,万变宗设宴庆祝,成天乐顺势又召开了一次宗门内部的法会。如果是一个公司的话,这就相当于一次春节前的年会了,总结了这段时间来宗门的种种事务,并安排了年后的事情。最后成天乐说道:“有钱没钱,回家过年。万变宗门人几乎全是妖修,不是妖修也是草木之精和灵修,就我一个人。大家在一起好好过年,我得回家了!”

訾浩却说道:“有钱没钱?成总,您难道还要跟我们哭穷吗?”

成天乐瞪了他一眼道:“我又没说我没钱,只是说要回家过年。”

訾浩:“但您这么说可不好啊,搞得就像万变宗宗主多落魄似的,你应该说衣锦还乡才对。”

成天乐皱着眉头盯着訾浩,突然又笑道:“訾浩啊,你好久没跟我顶嘴玩了,难道最近有什么喜事吗?”

以訾浩的脾气,与成天乐顶嘴往往都是开心的时候,他笑着答道:“师兄回家过年可要早点回来啊,不要错过了我和小溪的喜酒,定在正月十五了!”

成天乐吃了一惊,站起身来道:“喜事已经定下来了?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没告诉我呢?”

訾浩笑得别提有多开心了:“这不是宗门内务,难道还要成总批准吗?我和小溪商量好了,这不时间还早嘛,就借这个场合宣布一下。”

众妖纷纷起身恭贺,成天乐又问了一句:“吴老板知道吗?”

訾浩:“那当然知道了,是征求过他的意见才定的日子,我还跟吴老板私下聊了很久呢。……成总啊,淝水知味楼那边能不能请假?吴老板可不能缺席!”

成天乐:“那里是酒楼又不是看守所,员工有事当然可以请假了,更何况这种喜事呢?从淝水到苏州又不远,几个小时就到了。”

訾浩追小溪追了好几年,如今终于好梦成真,成天乐当然也高兴。收拾好行装回家过年,在世俗间他仍是苏州园林风景研究理事长的身份,并通过这个社团法人拥有不少产业,也算是事业有成衣锦还乡了。

过了今年,他就三十一岁了,古人云三十而立,如今的成天乐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确实都已经站稳了脚跟。他当然还有一件遗憾事,那就是小韶仍然只在画卷世界中,无法来到这现实世界里。父母虽然不再像以前那样催促,毕竟心里不可能不惦记着他的终身大事,成天乐虽有手段让父母见到小韶,甚至察觉不出破绽,但毕竟还是早日能达成心愿的好。

要等到哪一天才能让小韶走出画卷呢?成天乐并不知道答案,这世上甚至没人能告诉他。但成天乐向小韶承诺过,有朝一日只要能办到,就一定会这样做的。至于现在嘛,小韶看不见外面的世界,成天乐就把世界带进画卷里给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