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672章、修身践言,谓之善行

成天乐从訾浩手中拿过电话,亲自问道:“秋叶师妹要告诉我什么话?”

吴燕青:“她问成总有没有看过《封神演义》?要小心申公豹那样的人!……成总,话已经全部带到了,我先不说了,还有一堆碗没洗呢。”

成天乐:“我知道了,辛苦你了!请转告淝水知味楼中逍遥派值守弟子一声,替我多谢叶铭掌门、多谢秋叶仙子!……先忙你的,快去洗碗吧。”

挂断电话之后,訾浩叫道:“封神演义我看过,申公豹我也知道!那家伙看姜子牙不顺眼,就到处撺弄人和姜子牙作对,谁对付姜子牙他就在后面帮谁。难道秋叶仙子是想提醒我们——春村可能会搬弄是非,用另外的手段找万变宗的麻烦?”

任道直插话道:“大总管,这些我们都知道,秋叶仙子应该是有此担忧吧。”

訾浩:“那我们该怎么办呢?”

成天乐叹了口气道:“春村站在自己的树荫下,这是我们无法左右的事情。就像那李逸风,我们也没法决定他不来找万变宗的麻烦,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呗!既然立此宗门,所要解决的问题、面对的考验必然有不少,像这种人迟早是要来的。”

……

春村走后的当天下午,成天乐在古宅后园的假山凉亭中,将大乖叫到了面前。大乖有灵性,能听得懂成天乐的话,但它还不会说话,只能用简单的肢体语言和叫声来表达。成天乐有在雪山深处与大雪交流的经验,所以和大乖谈话已是轻车熟路,就像在玩一场很有趣的点头摇头游戏。

他直截了当地问大乖:“你在万变宗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如果感觉是这里更好,就点头,如果感觉是石柱村更好,便摇头。”

结果大乖很不好意思的摇头了,成天乐就一点一点的问,大乖就不断地表示肯定和否定,最终也问清了这只灵獒真正的感受与想法。成天乐又想起大乖这段时间经常和火龙果在一起,火龙果应该很了解这只灵獒,于是把她叫来也询问了一番。

火龙果替大乖说话了。其实成天乐曾与大雪玩的游戏,火龙果这段时间也一直和大乖在玩,很清楚它的想法。大乖觉得万变宗很好,这里的人对它都很照顾,但它却觉得自己无所事事,连看家护院的作用都没有,众人还都小心翼翼地哄着护着,多少令它有点不自在。

大乖当年是被风君子从齐云观牵走,到石柱村送给了守正。但这头灵獒当时并不认识什么在世仙人,也不知道守正是什么身份,只当他是石柱村的老中医金三山。金三山经常不在村里,大乖大部分时间就在石野家,那时他也不知道石野是东昆仑盟主。

石野本名梅野石,是芜城梅氏也就是正一祖师梅振衣的后人,但生逢乱世父母亡故,被守正真人金三山抱到石柱村交给一对夫妻收养,所以取名石野。石家父母是一对老实巴交的山村农民,并无什么神通修为也不知道儿子在修行界的身份,为人朴实善良。

大乖在石柱村就是一只看家护院的大白狗,守正真人飞升之后,它仍然住在石野家,就相当于家庭的成员了。泽真此次把大乖带到万变宗的神丹会上拜师,一方面是因为这已开启灵智的妖兽确实需要指引,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大乖的寿数已经有二十八岁,再在村子里住下去恐怕就显得不正常了。

石家父母如今年纪大了,却不愿意离开生活了一辈子的石柱村。他们还有个女儿嫁到了城里,石野和妹妹几次想把老人家也接到城里,可是他们都说不习惯,只和一条听话的大狗仍住在乡下。大乖在石柱村住了二十七年,也被石家父母照顾了二十多年,感觉就像亲人一般,甚至比亲人还亲。

虽然明知道石野的养父母不可能没有人暗中关照,可是大乖总是忍不住想起他们,甚至每天在想老人家睡觉时院门有没有关好、鸡窝里的鸡会不会跑出去下蛋?住村里面不可能不养狗看门,但是再养的狗不听话、不懂事怎么办?其实说穿了,它就是想回去陪老人家。以它的寿元,完全可以陪伴两位老人家到最后。

成天乐听完之后,连连点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也完全理解你的想法。你目前所需的修炼法诀还有种种需要注意的修行关窍,我已全部传授给你,接下来的修炼只在你自己。若有朝一日你凝炼妖丹成功,我会另有指点,且提前已给你留下了神念心印。

我也认为你该回石柱村,陪伴石家父母直至终老,也是你此生的一场修行。以前的问题你不必担心,我有一个亲戚在农村,他家二十多年来也养了好几条狗,都是一模一样的黄土狗,连名字都起的一样,都叫大宝。我找个机会把你送回石柱村,就当石家又养了一条新的狗,别人也不会注意到。”

成天乐决定把大乖再送回芜城石柱村,依然陪伴石家父母,相信两位老人家一定会很高兴的,说不定还会给它起名叫大乖呢,因为本来就是同一条狗。他要专门派辆车,让火龙果和大乖一起去芜城知味楼,然后再找知味楼中石家的熟人办这件事。

大乖听完之后,如人般拜伏在地连连叩首,晃着毛茸茸的大尾巴,眼中满是感激之色。而火龙果也向成天乐行礼,并摸着大乖的后背道:“你回石柱村之后,我会常常去看你的。”

成天乐如此处置,恐出乎很多修行同道的意料之外。大乖的来历特殊,有它在宗门道场,谁也不敢轻易惹事,若不慎伤了大乖就等于是得罪了正一门和三梦宗,万变宗简直就等于多了一道护身符。可成天乐并不这么想,也不如此看待大乖,而是按它自己的意愿将之送回石柱村修行。

火龙果领着大乖出去了,成天乐又把郝墨叫到了凉亭中问道:“小妖啊,听说你多才多艺,既会画画又会唱歌,还会做家务哄小孩呢!是不是这样啊?”在燕山宗中时,大家都叫郝墨小妖,成天乐如今也这么叫他。

郝墨很腼腆地答道:“成总过奖了。”

成天乐:“在神丹会上,燕山宗让你拜在我的门下,既是结两派之缘,也是为你求修行福缘。如今正传法诀已经教给你了,还有种种修行关窍指点该说的也都说了,我绝无藏私之意。日后你修为精进,可随时回万变宗参加法会,我也会继续教你。但你在燕山宗中,同时也是万变宗门人,要守万变宗的门规。”

成天乐的言下之意,是让郝墨也回燕山宗修炼,那里毕竟是他常年生活的地方,他本人也仍是燕山宗弟子。郝墨赶紧跪地行礼道:“多谢师尊,我一定时刻谨守万变宗门规。”

让郝墨回燕山宗,成天乐又叫来了最新入门的弟子熊向,笑着说道:“今日布四神十二时大阵,你也在其中,神通法力不弱。这门阵法你是初学,与同门配合之时却毫无破绽,不错,很不错!”

熊向很惭愧地说道:“师父莫要夸我,我已修炼多年,性情一度有偏,多亏了法澄大师点化,才得以拜入万变宗门下。师父所传法诀御形之道我已修炼圆满,却迟迟不得证入化妄之境,看来还需修证穿凿。”

成天乐点头道:“是的,你还需要修炼,也需要机缘。以你的修为和我的手段,我随时可以为你点破那妄境之门,但这并无太大意义。妄境可能是某些修士所追求的终身成就与享受,但你既为我的门下弟子,入妄便要堪破它。法澄大师当初让你从红尘回山中闭关,可曾说过什么?”

熊向:“法澄大师说了,我从山野而入红尘,遭遇种种困惑,便从红尘再回山野,好好思悟山中之妖在世为人的道理,等待再入红尘的机缘。”

成天乐:“有所得吗?”

熊向:“当然有所得,尤其是遭遇杨林之事,令我感慨良多!但仍朦胧,无法言述。”

成天乐取出一枚法宝孔天晶交给他道:“如今便是你再入红尘求证的机缘,带着此物去芜城吧。史天一已在点睛小筑中闭关,上次泽真还特意提起过,要我再介绍个人去芜城知味楼总部,这也是福缘啊。

我上次去芜城时,发现九林禅院正在新修僧舍,门前场院也拆除了一片,正在清理中,平日有很多居士义务帮工。布施不见得就要掏钱,出力也可以,法澄大师既对你有恩,你此番去芜城就帮九林禅院出力吧。”

话语中带着神念,传授了熊向化妄之法修炼的关窍,并且包含着法宝孔天晶的妙用。成天乐派熊向去芜城知味楼总部当伙计,补史天一之缺,泽真是保人。以熊向的修为,这样的工作不可能累着他,那么业余时间就去九林禅院做义工,也算表达报恩之心。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