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671章、行修言道,礼不逾节

说出这番话的同时,春村的树杖已落地生根,并以飞快的速度向上生长开枝散叶。这种大神通手段可不仅仅是幻化之功,众人皆看得目瞪口呆,同时也感应到了那碧影垂枝法阵的运转。这间古典式宅院的厅堂很高,至少相当于普通的楼房两层,春村手中这棵树如果顶到天花板上、树冠完全张开的话,可以把众人都笼罩在下面。

成天乐左腕上的飞电石微颤,沉声道:“前辈,您怎能在人家屋里种树呢?”

众妖未动也未说话,但四神十二时大阵此时也悄然运转。那棵树本已落地生根长到茶杯那么粗,树干上的枝叶正在缓缓张开,此刻却被一种奇异的力量阻止了。扎入地下的根须仿佛被顶了出来,盘根错节附在地砖之上,而那下面的地砖却丝毫无损,连条裂缝都没有。

这棵树刚刚长到一丈多高便静止了,但也没有缩回去,碧影垂枝笼罩着座位上的春村,神识中的感应就是一株参天巨木。四神十二时大阵锁定不了春村的位置,却把这株参天巨木所笼罩的范围完全锁定了,只留下了一个仿佛是不经意的缺口指向厅外的万山大阵。

春村答非所问道:“前人种树,后人乘凉。成总立此万变宗,宗门势大,既可庇护门下也可自拥功业,非我这等江湖散人能及也。”

他们已经在斗法,成天乐是十一个人结阵对付春村一个,场面僵持不下,他也说道:“前人余荫是福缘,却总有后辈不知珍惜,滥用之胡作非为,以至连累尊长,我万变宗应以此为戒。”

春村话锋一转,又问道:“成总的朋友取走了飞螭爪,万变宗却替揽下此事,我今日登门既拿不回飞螭爪又谈不了条件。那么以成总对那位朋友的了解,假如将来联系上了,他怎样才能归还呢?”

这倒是个挺难答的问题,成天乐很了解梅兰德,知道这个人从来不做亏本买卖,但也从来不把事情做绝,他想了想道:“前辈,我可以承诺,若是我开口他一定会答应归还,不会让万变宗难办。至于条件嘛,现在还说不好,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若您愿意拿手中这棵树交换,就一定没问题。”

春村脸色一变道:“想得太美了,这绝无可能!”

话中也伴随着神念,春村手中这根树杖可不是一般的法宝,虽不是飞螭爪那样的神器,却是春村自修行之初就开始祭炼至今的成长型法器,有点相当于妖修的本命法宝了。他将一株奇树以法力滋润培育了多年,然后破土而出随身携带,这棵树仍是活的,可以随时落地生根凝聚天地灵息,并炼化法阵于其中,是一件强大的法宝。

这件法宝的名字就是春村的法号,叫春村宝树。春村不问世事去昆仑仙境清修多年,追求的就是超脱仙道,若度过苦海拥有出神入化之能,他还打算将这株宝树炼化为一件神器。这是他此生修炼的心血凝聚,对个人而言其意义比飞螭爪还重要,怎么可能拿来谈交换条件呢?成天乐这个提议,在春村听来简直是无礼至极!

成天乐赶紧解释道:“原来如此,晚辈并不知情,看来这个条件是万万不能提的!我刚才只是打个比方而已,若是这等宝物,我那位朋友定会二话不说就交回飞螭爪。这样前辈心中也就有数了,这棵树不行,您可以提别的建议。”

成天乐确实没心眼,做事情不愿意想太多的弯弯绕绕。他见春村的树杖如此神妙,那梅兰德既然是地气宗师,不论是助益修行还是研究其奥妙,得到此物将有极大的价值,一定会答应交换的。他心里是这么想的,也就说了出来,不料却惹恼了春村。

说话间斗法还在继续,谁也没下狠手,同时谁也没占便宜。四神十二时大阵并没有展开攻击,只是逼住了春村的树影垂枝、不让其漫延生长。春村环顾众人,突然握着树干向上一提,那根须离地缓缓消失。成天乐主持的四神十二时大阵也缓缓停止运转。待到树杖完全恢复原状时,四神十二时大阵也停了下来,大厅中又恢复了平静。

斗法就在无声无息中结束了,春村展现了强大的神通境界以及深厚的修为法力,而万变宗也展示了自己的实力,并没有真正的生死相搏,只是一番互相演法较量的试探。履谦判断得不错,春村这种人绝不会在这种情况下翻脸动手,而成天乐也绝对不愿意,因为代价太大不值得。

春村手提树杖站起身来道:“成天乐,你是否愿意拜老夫为师?”

这句话让众妖都吃了一惊,成天乐也愣住了,过了片刻才起身拱手道:“多谢前辈如此看重!若是当年懵懂之时,您这位仙家高人肯赐此福缘,晚辈一定二话不说当即便拜。可如今我已修为大成并度过真空,好歹也是一门尊长,只能说一声可惜了。”

这是很有意思的问答。假如成天乐肯拜春村为师,那春村也就不用问他要飞螭爪了,只需命徒弟将飞螭爪寻回来,因为那是师徒传承之器。能拜春村这样一位高人为师,那是很多山野妖修乃至江湖散修求之不得的福缘,可对于如今的成天乐而言,却是根本不会考虑的。

成天乐本来就没师父,他是自己一路摸索修炼到了今天,以人身而玄牝妖丹大成。就算有哪位高人刻意想教,恐怕也教不出这样的弟子来,完全是误打误撞!修士也可以拜好几个师父,比如燕山宗的郝墨甚至拜了两个宗门。

但对于大成修士而言,意义是不太一样的。大成之后便可定师徒传承,若他收了弟子,那么弟子就得认春树为祖师爷,而成天乐真正的传法上师并非春村,李逸风才是春村真正意义上的传人。传人不是那么好找的,想拣便宜徒弟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对于曾指点过成天乐的高人前辈,可结师徒之缘,但通常情况下定的并不是师徒名分,成天乐可以以师礼侍之、其门下可以以尊长敬之,但他不会直接叫师父的。大成修士若另行正式拜师,那一定有很特别的缘法。

因为李逸风祸害成天乐,被成天乐宰了,这绝不是他拜春村为师的缘法,更不可能为了一件神器飞螭爪定什么师徒传承,那样就本末倒置了。而且成天乐情况则更特殊,他已开宗立派为一门尊长,假如再正式拜师的话,那就等于给万变宗找个祖师爷了!

万变宗大堂的粉壁上是成天乐亲笔题写的玄牝诀,香案上并无祖师牌位。千年之后若万变宗还在,那么正中放的就应该是成天乐的牌位,不论从功业还是缘法而论,本就没春村什么事。所以春村这个提议看似大度,但万变宗根本就不能接受。

听见成天乐当场拒绝,春村叹息一声道:“可惜啊,可惜!”

成天乐亦叹息道:“是的,实在可惜!”

春村又说道:“成总,人言你为一代妖宗。那么今日之后,我倒想看看你是否真能成此功业?若万变宗名不副实,这将是你的劫数,若你真有这个本事,这将是你的造化。”言毕提杖而去,四神十二时大阵悄然运转但并未发动,留了一个破绽让他走出。

成天乐也操控阵枢停下了庭院中的万山大阵,率众人起身道:“前辈,今日之事实在遗憾,我送您出门。”

春村:“不必这么客气了!”

说话间春村已经走出了万变宗的前院大门,成天乐站在门前时,只闻得院内桂花飘香,院外古巷中秋风渐起树影摇曳,而春村已不见了踪影。这位前辈留下那么一番奇怪的话就走了,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成天乐一时还琢磨不透,众妖也若有所思,但应该不是什么好事。

恰在这时,又有人打电话到万变宗了,就是淝水知味楼值守的门人吴燕青。在消息灵通的地方安插一个人也有好处啊,发生了什么事立刻就能向宗门汇报。吴燕青是转告叶铭与春村见面喝酒聊天的结果,逍遥派内部的事情他当然不会在场,但年秋叶却特意派人把消息送给了吴燕青。

叶铭劝说春村的结果是,春村答应登门致歉,然后再提出请求、协商取回飞螭爪。但春村也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成天乐先答应归还,那么有什么条件可以谈。假如成天乐先谈什么条件再决定归不归还,他是不会给面子的,会采取自己的方式。

春村的速度很快,离开了逍遥派立即飞天赶到了苏州万变宗,而成天乐办事的效率也很高,与人打交道往往很简单。等年秋叶派人跑到淝水知味楼对吴燕青说明情况,吴燕青再把电话打过来的时候,春村已经谈完离开了,并没有带走飞螭爪。

听说了春村已走,吴燕青在电话里又说道:“秋叶仙子还叮嘱了,假如是不欢而散的话,一定要转告成总一句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