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670章、言尽由衷,和而不同

看来昨日履谦的解说及叶铭的相劝并非没有作用,春村一进门就声明致歉,而且没有直呼成天乐之名,好歹按习惯叫了一声成总。

成天乐赶紧说道:“儿女不肖,总令父母蒙羞;弟子不器,多使师长抱憾!人间不如意之事常有,前辈已去昆仑仙境清修多年,那李逸风自寻死路实在令人痛恨惋惜,但非前辈之过。”说着话他已率弟子簇拥着春村绕过假山走入客厅。

春村方才进门时抬眼望去,元神外景感应宛如有千山万水阻隔,就知道这院里有一座法阵,处于已开启但并未运转的状态,随时可以发动。待走入厅中,依然如穿行于千山万水之中,看来万变宗虽然客气但也很小心啊。

这座宗门道场,前院有万山大阵,后园有灵枢大阵,前段时间阵法大师张乐道在此做客很长时间,研究一番之后帮助万变宗做了一些改进,又增添了几个阵枢将这两阵合一。也就是说新的万山灵枢大阵运转可以笼罩住整个宅院,主要是防范外界的侵袭,必要时可驱逐恶客。

迎门的大厅就相当于万变宗的祖师殿,只是正中没有供祖师牌位,而是在粉壁上写了一篇玄牝诀。众人分宾主落座,万变宗众高手已悄然间布成四神十二时大阵、春村看了一眼侍立在成天乐身后的火龙果以及她脚边蹲的大乖,微微皱了皱眉。

叶铭昨天和春村喝酒的时候,当然也委婉的提到了万变宗神丹会的事情,叶铭看似随意讲了大乖的来历以及在神丹会上拜入万变宗的经过,其实也是一种提醒。春村假如在万变宗撒野伤着了大乖,事情就绝对不好收场了。

当春村看见大乖就在成天乐身边时,不禁暗中冷笑,心道这位成总真是色厉内荏之辈,果然用这条狗护身。而成天乐注意到春村的眼神,意识到大乖还在厅里看热闹呢,他也没想别的,扭头就冲火龙果道:“你把大乖带到后园去。”

这倒让春村愣了愣,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想法有些不对,成天乐当面把大乖支走了。其实叶铭委婉的提醒春村不要伤着大乖,否则正一门与三梦宗那边不好交待;成天乐又何尝没有这个担忧呢,假如大乖在万变宗无端受牵连被人所伤,他也交待不过去啊。

火龙果领着大乖离开了,春村站起身来拱手道:“成总,万变宗众位同道,小徒李逸风行止不端,几番滋扰万变宗,我在此正式致歉。”

众人皆起身回礼,成天乐说道:“李逸风已死,此事揭过。前辈既已致歉,就不必再提了!”言下之意他已经接受了春村的道歉,这件事情互不追究。修士之间打交道倒也干脆,有时候没必要说太多废话。

春村坐下后又长叹一声道:“春村惭愧,受传人所累,今日拜山还有一个请求。李逸风死则死矣,但历代传承神器飞螭爪应是落入成总之手,请问万变宗怎样才能赐还?”这番话伴随着神念介绍了飞螭爪的来历,春村打算收回之后再传弟子。

现在该成天乐提条件了,春村此番拜山看似空着手,其实等的就是这一出。而成天乐亦长叹一声道:“若是飞螭爪在我手中,这件事也好办。可令徒得罪的并不止我一个人,出手诛杀他的也不仅仅只有我。如今飞螭爪被我一位好友拿走,我还欠他很大的人情。”

这番话也伴随着神念,成天乐解释飞螭爪不在自己手中,而是被相助他的好友拿走,但这位好友没有留下联系方式,目前不知人在何处。但他也答应春村,只要能联系得上,就一定会转告春村的意思并与之协商,看看他需要什么条件才能将飞螭爪还回。

春村的脸色变了,叶铭也不了解这些情况,所以春村来之前没有想到这种变故。在别有洞天中,春村倒是答应了叶铭不登门找万变宗的麻烦,也会协商解决此事,尽量满足万变宗提出的条件、给予补偿。但这有一个前提,就是万变宗能把飞螭爪还回来。

现在事态复杂了,春村的脸色当然不会好看,沉声道:“请问此人是谁?”

成天乐:“是我的好友,我欠他的人情太多,也不想因此事对他产生什么困扰,所以请前辈原谅,我不会说出他的名字。”

春村突然又问道:“是万变宗的客卿长老梅兰德吗?”

春村可不傻啊,成天乐斩杀李逸风的经过他已经打听过了,根据神丹会后众人的行踪判断,假如还有别人参与的话,应该就是那位客卿长老梅兰德。梅兰德的身份在昆仑修行界已不是秘密,曾在淝水知味楼参加过东昆仑法会,又在神丹会上正式亮相。

成天乐暗暗一惊,语气却很平静地答道:“前辈尽管可以猜测,但我不说就是不说。”梅兰德没让他不说出来,这是成天乐自己的决定,这傻小子有时候做事就是一根筋。

春村并没有再追问,语气一转道:“既然如此,成总和万变宗就算揽下此事了。”

成天乐点头道:“是的,此事本就是因万变宗而起,李逸风找的就是我和万变宗的麻烦,却无端牵连了很多人。”

春村:“那你能承诺还回飞螭爪吗?”

成天乐答道:“能,也不能。”这句自相矛盾的话自有神念解释,成天乐承诺只要联系上那位朋友,就会与对方协商,而且保证对方会开出条件来。但所不能的是,他此刻无法和春村当场谈什么条件。

成天乐很了解梅兰德,这位地气宗师什么时候做过亏本买卖?有飞螭爪在手,天下山川畅游,再想吐出来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可是如果牵涉到万变宗的话,梅兰德也绝不会找麻烦,是能答应归还的,只是时间和其他的条件有讲究。

话说到这里其实已经谈完了,春村来的目的没达到。和成天乐打交道有时候很简单,没那么多拐弯抹角,坐下之后不过片刻功夫而已,杯子里的茶还是烫的呢。

春村沉声道:“成总,你不能承诺将飞螭爪还给我吗?”

成天乐:“我只能承诺假如联系上那人,只要前辈答应那人提出来的条件,他就一定会还给你,万变宗可做此担保。”

春村:“你联系不上他,对吗?”

成天乐:“是的,我真的联系不上他,只有等他联系我。”

春村:“那你说这些,又有何意义?”

成天乐:“我只是实话实说。”

春村:“那我是没法谈条件了?”

成天乐:“现在谈,确实没用。”

这时訾浩忍不住开口道:“春村前辈,您知道飞螭爪是被人拿走了,所以登门索回。假如那李逸风自寻死路,自己摔死了或者自杀了,飞螭爪不知遗落深山何处。您又上哪里去找呢,难道问天地去要?”

春村冷冷答道:“那我只有自己去找!但真人不妄言,成总既知飞螭爪的下落,飞螭爪并未遗落山野,此事又因万变宗而起,我当然要来找万变宗了。”

訾浩:“就算成总能联系上那人,人家当初也不是专门为了飞螭爪而杀李逸风,只是给万变宗帮忙而已。假如飞螭爪不拿走,难道就丢在深山里吗?若李逸风该死,那人此举不过是保管遗物,您是不是还得谢谢人家啊?”

春村面现怒容,但仍然答道:“我当然要谢谢,只要是我能答应的条件,都可以满足。但今日到万变宗登门拜山所遇,分明就是还不了,成总当初既然决定这么做了,那么今日就要承担后果。”

这话的含义也不复杂,成天乐既然答应梅兰德把飞螭爪拿走,这就是前因;那么今天春村找上门来,他交不出飞螭爪,这就是后果。至于其他的话,要看对什么人说、对方愿不愿意理解。东西被人拿走了、也不说是什么人、而且联系不上,在春村看来分明也就是不还的意思了。

成天乐解释道:“前辈为何不换一种想法呢?飞螭爪是李逸风所遗失,其实责任在您的弟子,他手持传承之器却不注意行止,便是不尊重师承。有人得到了飞螭爪,暂时保管并使用研究,也无可厚非。您就等等吧,等我联系上他再说,我相信不会用太长时间,几年之内应有结果。”

春村:“我要是不愿意等呢?”

成天乐:“那我也没办法,实情如此,并非故意推诿。”

春村的语气变得凝重起来:“我愿意为找回飞螭爪付出代价,但这代价未必是给万变宗的。既然你不能保证我拿回它,我可以用自己的方式。”

成天乐无奈道:“前辈,您想怎么做呢?我觉得没必要这样吧,我又不是不想帮您!”

春村以树杖顿地道:“凡事有前因后果,既入红尘必有牵扯。来之前履谦、叶铭先后劝阻我,唯恐我找你什么麻烦。我也答应你若能归还飞螭爪,我便以礼相商,可如今却起了变故。人做任何决定,都得承担后果,成总如此,我也一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