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669章、有备无患,料敌从宽

成天乐摇了摇头道:“我也不是没有遇到过麻烦,这里就是人世间,每天都会发生各种事端,遇上了就遇上吧。春村前辈此来,我会尽量把话说清楚的。”

履谦:“春村前辈现在别有洞天中,就算叶铭前辈劝说,无非也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你先答应归还飞螭爪,有此前提再谈条件。否则的话必定不欢而散,我很了解春村的脾气。”

成天乐:“不欢而散?你确定春村不会动手吗?”

履谦:“我当然能确定春村前辈不会在万变宗动手,成总某种意义上说也相当于山野妖修出身,修炼的时日毕竟还短,对很多事情的了解与感悟也尚欠缺。春村前辈再大的本事,若有可能受重创或殒落,他都绝不会轻易出手,除非是逼不得已,我想万变宗也不会逼他吧?但麻烦还是有的,会在事后以别的方式出现。”

履谦说话很直接,点明了成天乐在很多方面欠缺的见识或见知——他目前尚没有用真正的修行高人的心态去思考问题。当然了,成天乐从来也没有把自己当成那些传说中的仙家高人。这番话中还伴随着神念,解释了春村为什么不会在万变宗动手起冲突。

春村这样的高人,远去昆仑仙境清修多年不问世事,所追求的就是仙道超脱。在普通人眼里,他几乎就是传说中的神仙了,早就有脱胎换骨飞天之能,绝不可能有好勇斗狠的习性。

他都活了多少年了?历尽艰难有了如今的修为境界,正在寻觅度过苦海的无涯之岸,怎能轻易跟人拼命?就算他本事大,假如每次动手都有九成把握取胜,只有一成可能受伤或殒落,那么这么多年下来,遇事就动手和人生死相搏,按概率算恐怕也早就死好几回了。

只有极少数山野妖王,才可能会有这种脾气,这也是山野妖修在修行道路上殒落的可能性极大的重要原因。只有极少数幸运儿才能幸存下来,但他们最终也要领悟这一点,否则难有那么高的修为境界,更不可能真正的超脱飞升。

在万变宗,成天乐集合这么多位大成妖修,还有法阵依仗,真动起手来也不是好对付的。假如结阵群殴一个春村,他们可能会出现死伤,但春村也是吃不了兜着走啊。这样的结果不需要分析,谁都可以预见,所以春村是不会直接在这里动手的。

春村是为了飞螭爪而来,但为了一件神器把自己搭进去是不划算的,况且就算这样做了不仅拿不回飞螭爪,而且会威胁到自身,他就绝对不会这么选择。但这并不等于谈崩了他就不再找成天乐及万变宗的麻烦,这种高人有的是别的办法,事先恐怕谁也预料不到。

成天乐听完之后连连点头道:“多谢道友指点迷津,万变宗不知如何感激!”

履谦起身道:“这是我该做也想做的事情,但我现在所能帮的忙,也只有这么多了,毕竟不可越俎代庖,事情该如何解决还是你们双方说了算。假如在此过程中,谁有什么不端之举,淝水知味楼或正一门也只能事后再论。……今天来见成总,只是打个招呼,让你与万变宗先做好准备。我身为主事不能擅离淝水知味楼,今天夜里必须赶回去,这就告辞了。”

成天乐将履谦送到门外,看着他飞天离去消失于夜空,这才想起刚才竟没有留他吃顿晚饭。履谦说了夜里必须赶回知味楼,假如高铁没有时间正合适的班次,他恐怕就得自己飞回去了。

成天乐很感慨也很佩服,不愧是正一门刻意栽培的传人啊!假如将来履谦代表正一门有什么事需要各派协助,只要合情合理,至少成天乐与万变宗是绝不会推诿敷衍的,肯定会尽力支持。正一门是千年以来昆仑修行界的第一大派,不仅要看人家有多么风光,也要看看人家都做了什么。

如今已有人恭称成天乐为一代妖宗,但成天乐真的是吗?至少现在还不是!成就与地位不是说出来的,他所欠缺的东西还有很多,不仅仅是宗门三典而已。

当天夜里万变宗众门人各自定坐涵养神气,养精蓄锐做好准备。第二天苏州园林风景研究会一切如常,看上去很平静,但却外松内紧。南宫玥和毕然旅游度假去了,张潇潇在学校也有课,成天乐并没有让她们也来,而万变宗在苏州的其他弟子全部集合到了宗门道场。

也没有特意通知南京众妖精,只让石双提前赶来,火龙果这段时间恰好正在苏州,当然也留在宗门道场待命。这天上午,众妖在大厅中布置座位,届时每人坐在什么地方都提前演练好,由成天乐、訾浩、任道直、花膘膘、甄诗蕊、兑振华、石双、黄裳、禇无用、吴贾铭、熊向等十一人布成四神十二时大阵。

这座大阵万变宗众妖早已演练纯熟,理论上最少三人就可以成阵,但在高手面前阵式会留下破绽。此次成天乐布阵派出了十一人,也是目前万变宗的最强阵容,却仍故意留了一丝破绽。他的本意并不是想和春村这种高人斗个鱼死网破,就算动手较量,也要有一丝余地。

布阵者有成天乐等七位大成妖修,这阵容已经相当惊人了。假如十二名大成修士布阵且主阵之人是一位脱胎换骨的飞天高手,那么这大阵就可以飞起来甚至布在云端,只是万变宗目前还没这个实力。

根据履谦的估计,若只是演法试探的话,春村和万变宗谁也奈何不了谁;若是生死相搏,万变宗众妖必有死伤,但春村也讨不了好、可能会受重创甚至殒命,所以这位前辈是不会如此的。这番话也算是给成天乐吃了颗定心丸,提前从容布置。

等一切都安排好了,訾浩跑进内堂盯着彩龙鳞壁观察外面的状况,而盛龙有些不满地对刘书君嘟囔道:“四神十二时大阵,成总只安排了十一个人,却没有让我上!”

刘书君小声解释道:“成总派十一人布阵,就是为了让对方知道万变宗既做好了动手的准备,也留了和解的余地。”

盛龙:“我不是这个意思。熊向是新来的、刚拜入万变宗没几天,这种事情却让他上。”

万变宗第二代弟子中,最受重视、对宗门做出贡献最多的就是盛龙,几乎参与了门中所有重大的事件,成天乐出门行游时经常也带着他。如今召集门人布阵,居然特意不让盛龙上,错过了这次为宗门效力的机会,这只金线鼠心里多少有点意见。

刘书君说道:“熊向的修为法力确实比你高啊,御形圆满只差一步便可入妄境,这些年修炼的神通不小,真动手你肯定打不过他,成总让他上也正常。姜璋、郝然不也没加入阵中嘛,只是在一旁侍立,何凡、郝墨还特意被成总叫到后园呆着呢!”

盛龙仍然嘀咕道:“那是成总爱护他们,何凡与三梦宗、轩辕派关系非浅,郝墨又是燕山宗弟子,万一有冲突误伤了也不好。至于其他人,修为与诸执事相比还差了一些。”

刘书君:“说的不就是嘛,你的修为比熊向也差了一些,而且成总也爱护你啊!”

他们俩正在这里说悄悄话,而火龙果领着大乖在前院散步,成天乐从后面走进大厅道:“盛龙、刘书君,你们俩也别闲着,这就带着大乖去小剑池洞天值守,那里现在没人。”

盛龙一愣,没想到成总不仅不让他参与大阵,甚至不让他留在这宅院里,有些不满地说道:“小剑池没人就没人呗,又有什么要紧的?”

刘书君在耳边小声提醒道:“成总是要我们带走大乖,看样子他绝不希望你和大乖出任何意外。”

成天乐如此安排,看上去有些谨慎过头了,但这也是他的习惯,先按最坏的打算来。原本还没有想到盛龙和大乖这一出,但看见盛龙和刘书君在这里嘀咕,又临时决定也把他们支走。

就在这时,訾浩从内堂跑出来叫道:“来了,来了,春村来了,正从巷子口走过来呢,穿着草鞋和古装,手里还拎着一根小树苗,和履谦说的一模一样。……他也披着长发耶,成总,和你的头发差不多长!”

再让盛龙和刘书君带大乖出去已经来不及了,春村此刻已经到了门外。万变宗众高手全体出动,站在前院假山前迎候,齐刷刷的一排各色妖怪啊。这既表示对对方的重视,也展现了万变宗的实力。

春村走到门前时,大门是开着的,成天乐已站在槛内抱拳行礼道:“春村前辈吗?晚辈是万变宗掌门成天乐!万变宗已得到淝水知味楼的消息,集合门人恭候多时,前辈快请进!”

这是春村第一次亲眼见到传说中号称妖宗的成天乐,看上去此人的笑容很憨厚有点傻乎乎的,给人的感觉很开朗温暖,如此看来,很可能是笑里藏刀之辈啊。但人家既然按礼数迎门相候,春村亦拱手道:“成总,春村惭愧,门下弟子不肖竟得那样的下场,我今日来是拜山致歉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