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662章、作茧自缚,指地为笼

原本吴贾铭等妖修是很难追踪到线索的,但此时就看出陆吾神仑丹的灵效了。他们不久前都服用过一枚陆吾神仑丹,此丹可以极大的增强天赋神通能力。那獾妖并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在山野中还是断断续续的找到了他所走过的路线,最终追到了山外的一条公路旁,线索在此中断。

看来那獾妖早就准备好了退路,将周峰引到远处甩掉,然后穿山而出坐车走了。他们又原路返回,这时胡卫华又想起另外一件事,可以追踪的不仅仅是那獾妖啊!有人进了题龙山的宗门洞府取了东西又离开,理论上也会留下痕迹。

他们清楚题龙山宗门洞府的大概方位,来之前史天一就说过,于是又赶到了那小洞天之外。当时点睛小筑的门户已关闭,他们当然没有进去,而点睛小筑内的众高手恰好都在祖师殿中举行新掌门升座仪式,也没注意到他们出现在山野中。

但是这几人恰好察觉到附近有什么东西经过所留下的痕迹,野地中有树枝和草叶被折断,还有荆棘丛曾在不久前被人移开。这些发生在热闹的公园里很正常,但在无人的野地中又不像寻常野兽所为,就值得追踪了。

然后他们从点睛小筑附近向另一个方向追查,找到的其实就是刘漾河等人前来以及离开的路线,翻过两座山到达最近的盘山公路,公路旁边就是绝壁河谷,追到这里线索也断了。

大成真人可以收敛神气,施展敛藏之法不暴露任何气息,但只要尚无飞天之能,提着很重的东西穿行这片山野,痕迹总会留下一些的。而这片山野中又没有别的人活动,所以还能查得出来。众妖与胡卫华由此得出一个结论,王天方那边应该是分兵两路,先派一名妖修去引走周峰,然后在约定好的时间进入与离开点睛小筑。

胡卫华说完之后,吴贾铭又吸了吸鼻子说道:“我闻到了很多气息,大多是各种灵药所散发,已经非常淡。而甄执事分辨湿地上偶尔留下的印迹,判断来者有三个人。”

成天乐追问道:“除了灵药,你还闻到了什么特别的人或物的气息?”

吴贾铭:“也有,但是很繁杂,尤其是人的气息,已极淡难以察觉,而且是断断续续出现的。他们曾在两个地方放下东西休息过,所以我还能感知到。……其中最特别也是最明显的,居然是纸墨的气味,与一般的书不同,而且还是两种!”

宇文霆点头道:“那是他们拿走的器物谱与饵药丹典。”

史天一惊讶道:“吴道友,你连这都能分辨出来!”

吴贾铭玩笑道:“想当初我是一条狗的时候鼻子就很灵,但也没有这么夸张。修炼成妖之后,嗅觉已成为一种神通,但也没这么神奇。不久之前服用了一枚陆吾神仑丹,如今才可以勉强分辨出这些。不瞒你说,中文字典和英文字典,我用鼻子就能闻出来。”

史天一惊讶:“你的鼻子会翻译?”

吴贾铭笑出了声:“只是和史掌门开个玩笑,打个比方而已。那两本典籍存世已经很久长了,历代以来有不同的人翻看过,混杂了各种气息形成了独特的特征。它们所用的墨是一样的,但书写的年代不同,纸质也微有区别,所以我能闻出来差异。”

丹果成插话道:“假如下次你再闻见,还能认出来吗?”

吴贾铭想了想才点头道:“应该能,但须距离足够近、气息足够明显。”

成天乐点了点头道:“如此甚好,今日得出的线索将来或许会有用。”

张乐道又说道:“追踪到公路上线索就断了,那獾妖应该是沿盘山公路或者是坐车走的,也许有同伙接应。而王天方等人也从另一个方向到达了公路,要么就是穿过了断崖河谷,要么就是早已准备好了车。附近公路上每天经过的车不多,可以查查最近两端收费站的记录,说不定还有视频资料。虽然能发现线索的可能性不大,但也值得试试,我想办法找关系去办吧。”

追查线索不仅可用神通,也可用现代的刑侦手段啊。张乐道的话不禁使成天乐又想起了梅兰德,而梅兰德好像最擅长干这些了,可惜现在联系不上。

宇文霆说道:“这里的事情已经差不多,该去收拾周峰那个逆徒了!”

……

题龙山弟子平常的修炼道场并非在小昆仑结界之中,这片道场周围被一座迷踪法阵环绕,约有两座体育场加起来大小,还保留着两百年前题龙山宗门最为兴旺时的规模。有竹木搭成的亭台,也有小桥流水点缀山石翠林,还有好几片成排的居所,其中有静室厅堂。

这是题龙山普通弟子平日修炼、演法之处,史天一与王天方少年时也曾经在这里跟随夜游先生修炼。而这几年来,周峰一个人住这么大的地方确实也够寂寞的。此人虽不堪,但毕竟有修行,换做普通人话,恐怕都得闲疯了!

在这样寂寥的环境中,周峰平日没事也只有修炼,环境折磨人的同时也锻炼人。还真别说,他这几年修为也是有长进的,听涛山庄正传法诀十八重,他又精进了两重次第。若以成天乐的修为来类比,已经相当于外景、内息、辟谷圆满,突破风邪劫成为大妖了。有这清修道场的迷踪法阵掩护,突破风邪时也没有受到太多袭扰。

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周峰早就想走了,但一方面因为心里没底,另一方面也是想再修炼一段时日出山更稳妥,所以一直犹犹豫豫等到了现在。四天前突然有一位姓关的修士来访,说是王天方约他在山中相见,并出示了王天方的信物,周峰喜出望外、兴冲冲地跟着走了,结果……

三天前他又在附近巡视了一圈,但是毫无发现,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这两天正在苦恼呢,已经决定不管怎么样先离开这个地方再说。跑到人烟中一躲,听涛山庄也未必能找得着他,已有一身神通修为,悄悄的过小日子也能混个逍遥自在。

既然抱了这种想法,他就开始收拾行装了。来的时候只背了个旅行包,两套换洗衣服如今都破旧了,还好钱包里的银行卡都在,有的还不是用自己的名字和身份证办的,将来应该不会被听涛山庄查出来线索。再说了,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当年不过是一点小破事,不会有人还在追查他吧?

周峰突然想明白了,仿佛是一种顿悟。继续和王天方搅在一起,则永远无法从往事中解脱,还不如隐姓埋名而去,这些年的等待真是太傻了!还好也没白等,至少修为有所精进,这几年也是一场难得的闭关修炼过程。

周峰并不清楚这几年所发生的事情,那位姓关的修士那天也没和他详谈。成天乐在苏州聚集一批妖怪折腾的时间不短了,说不定已经出了什么事、早就被看不顺眼的高人给灭了。假如是那样的话,他就更不用担心还有谁会继续追究自己了。

一边尽量往好处想,一边尽量将这道场中能带走的东西都打包。这片道场中也有药田,周峰采取了药田中所有已经成熟可用的灵药。将来就算隐姓埋名不再冒头,他仍得继续修炼啊,说不定还能成为一代高手呢,到了那时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他的行装还没收拾好呢,突然听见一片呼啸之音,环绕道场的迷踪法阵一阵晃动,门户似被人打开了,而且还施展了强大的法术,仿佛是一种示威。他吓了一跳,本能地想是不是王天方又来找他了,急忙纵身跳出屋外抬头望去,却被唬得魂飞魄散,当场双膝一软就跪下了,伏地道:“掌门师叔恕罪!”

已经有一群人走进了这片修炼道场,为首的正是听涛山庄掌门宇文霆。宇文霆面沉似水道:“恕罪?我在听涛山庄等了你这么长时间,你一直都可自行回山领罚的。如果是那样的话,或许还有从轻发落的机会。但是你自己错过了,白白让你师父、让听涛山庄等了这么久!”

周峰颤声道:“弟子这些年也很后悔啊,一直在反省自己的错误,已经决定回听涛山庄认罪领罚了!掌门师叔若不信,你可以看看旁边的屋子里,我连行李都收拾好了!”

胡卫华已经进了屋子搜查了一番,出门道:“周峰师叔,你确实在收拾行李,想回听涛山庄领罚的话,为何又要把人家道场里成熟的灵药都给打包了?你若将这些东西偷回听涛山庄,恐怕有辱宗门吧?”

甄诗蕊亦说道:“周峰,你数日前被人惊扰,担心继续呆在这里不安全,终于决定要溜了吗?世间之大你想躲哪里都可以,可是偏偏不会回听涛山庄,对不对?”

周峰无言以对,只得抬头眼泪汪汪地看着宇文霆道:“掌门师叔,我在这里受了这么多年的罪,感觉苦不堪言啊,时间越久便越后悔,也等于一直在受罚!今日您来了,也是我的解脱,我愿回听涛山庄认过领罚,只希望……”


阅读www.yuedu.info